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487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2000张冒险带出的"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30日 转载)
    
    
    
    去年底的一天,刘建无意中问他17岁的女儿:“你知道 ‘六四’吗?”
    
    女儿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六四’是什么节?”
    
    刘建觉得自己身上一根特别敏感的神经突然被触动了。
    
    “这么一场轰轰烈烈的,政府连枪都动用起来的(运动),居然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下,这些中学生连‘六四’都不知道,”他对美国之音说。
    
    那一刻的震撼让刘建想到了那些压在箱底,被他遗忘了近30年的底片。
    
    “ ‘六四’我真真切切地参与了。我那时候一直在天安门,我费了巨大的精力去拍的2000张图片,”他说。
    
    三年前,刘建和家人移居美国。 他找到一位在北京的朋友,翻出这些陈年的底片,藏在行李箱里,提心吊胆地带出中国。
    
    在异国的土地上,刘建开始悉心地一张张扫描这些底片。 当年记录下的时代光影第一次被放大呈现在眼前。30年前的回忆扑面而来。
    
    1989年,刘建20岁,是北京一所大学二年级的学生。这个生长在军队大院的北京男孩从小淘气、爱打架,也爱画画和摄影。
    
    “那个时候学校也不上课了,我就带着相机,每天都去天安门,”刘建说。
    早上醒来,刘建背上他的尼康相机,骑上自行车,从翠微路一路蹬到天安门广场。
    
    “当时觉也睡得不多。在那种大运动里,我觉得睡觉就是耽误机会,”他回忆说。
    近两个月中,他拍了大约60卷胶卷,2000张照片。
    
    刘建说,自己那时也还是个孩子,对政治很懵懂。他只希望从一个摄影师的角度全程记录这场运动。
    
    1989年春夏之交,一些转瞬即逝的场景被刘建的镜头定格成永恒:
    
    北京街头,身穿白衬衫的女生高举胜利的手势,青春的脸庞上满是乐观与憧憬;
    
    新华门前,年轻的学子走向站岗的武警,用手扶住他的臂膀,他的话语让那位头戴钢盔,同样年轻的武警垂下了眼帘;
    
    人民大会堂前,《人民日报》的女记者对着高音喇叭大声疾呼,在她身后,游行队伍拉起“新闻非改革不可”的横幅;
    

    1989年4月27日,为抗议政府的《四·二六》社论,数百万学生和各界人士在北京发起4·27大游行
    
    在广场,用白布条封住嘴的绝食学生迷茫地望着远方,目光中似乎写着对国家前路的拷问
    ······
    
    刘建捕捉着每一个撼动他心灵的瞬间,他也不由自主地被眼前的氛围感染着。
    
    “4月27日大游行,当时那种场景是让人心能到嗓子眼的。 真的,太兴奋了!每个方队过来都是欢呼啊,好像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一点,我们又多了一些支持,”他说,“我觉得真的是一种特大的力量,真的是什么都阻止不了的。当这么多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政府很脆弱。”
    
    这种兴奋一直持续到“六四”镇压前的最后一分钟。哪怕是听到军车一点一点向市中心逼近时,刘建也丝毫没有感到害怕。他想,“第一批军车已经被市民拦截下来了,已经调头了,再来一拨又怎样?”
    

    1989年天安门运动期间,北京市民围堵军车
    
    “当时根本没想到是坦克,是装甲运兵车。再怎么样也不会想象居然在天安门,在北京,在中国首都的长安街上会有枪,有冲锋枪、有机关枪的枪声。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这种最没有人性的手段去镇压这场民主爱国运动,”他对美国之音说。
    6月3日晚,刘建在家里听到街上响起枪声。他没带相机,空着手跑到外面,道路已经被封锁。
    
    “那个时候已经过不去了。从长安街往后面跑的都是人。那边的枪声是很可怕的。 当时也不敢往前跑。我能看见坦克和军车,速度很快的。这个真的没有想到,还以为坦克很慢的,”刘建回忆道。
    
    第二天,他去了翠微路附近的水利医院。在那里,他见到了20年人生中从未见过的惨状。大约二三十具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全部是中弹身亡的。 刘建拍了几张照片就落荒而逃。
    
    “太害怕了,无法忍受。当时我闻到了血腥味,真的, 闻到了血腥味,”他说,“有几具尸体我没拍,是脑子被子弹打开的,一半没有了。太惨了。”
    
    “我觉得再怎么心狠也不会对学生下这种手。学生也好,市民也好,他们手里什么都没有。 他们也没有反对共产党,就是提出一些要求,就枪杀了。他们也都很年轻啊,可能前两天也在天安门。 但是他们就躺在那儿,就没了生命了。我觉得这太恐怖了,”刘建对美国之音说。
    
    6月5日,戒严部队完全控制了北京城。当天,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告全国人民书,将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几天后,当局发布通缉令。搜捕、清查,中国大地风声鹤唳。
    

    1989天安门广场上的运动参与者
    
    “政府的打压是非常严重的。 手里头有‘六四’的传单、实物、影像都要上交。 但我当时没有上交,因为我们大院里还是稍稍好一点。 不像街道。街道居委会的人可以直接到家里找,也有邻居去举报的,”刘建说。
    
    刘建悄悄把胶卷冲洗成底片,塞进底片箱,那是一段他不敢再去触碰的回忆。
    “我不敢想了,我不想了。我什么都不敢想了,因为最后的这个现场让我太恐惧了,”他说。
    
    在那之后,刘建和周围人一样一头扎进生活的洪流。 1989年的青春、热血、理想、壮志未酬通通被抛在脑后。
    
    他说:“后来社会变了,大家可以下海,做生意,总之一点,大家齐心协力挣钱过好日子。共产党不好,但是换了共产党可能更不好。中国不能乱,乱了对老百姓不好。这些东西都已经根深蒂固地在每个人的心里头了。 这些年里,能想起这些底片,想起‘六四’的,不超过十次。真的,我自己都很内疚。”
    
    真正触动他,让他最终决定拿出这些照片的还是那次和女儿的对话。
    
    刘建说,对于他们这一代人, “六四”是一场运动,一场真真切切发生过,震撼了很多人的运动,但是在他女儿这代人看来,“六四”不过是日历上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期。
    
    “我慢慢地有一种负罪感,我后悔是因为这些图片从来没有拿出来过。我觉得应该让更多人知道,”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亲身经历过,我一定要让孩子们知道。他们今后也可能会经历同样的事情。这些中共的事情他们一定要知道。”
    
    来源:VOA
    
    ` (博讯 boxun.com)
14722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三十周年 吴仁华亲睹学生命丧坦克下 (图)
·前中共军报记者亲睹六四镇压: 像见到母亲遭强暴 (图)
·2000张"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图)
·六四戒严军官李晓明: 解放军镇压是犯罪行为 (图)
·法新社:王丹自觉对六四死者负有若干责任和义务 (图)
·意外成六四通缉要犯王丹:与知识分子过从甚密
·李锐六四日记:“事已做绝,何以对天下” (图)
·鲍彤谈六四(五)邓小平是六四镇压"最高统帅" (图)
·毛泽东前秘书李锐六四日记:“事已做绝,何以对天下” (图)
·我的六四:广场义勇军首领:坦克人还有很多! (图)
·五具遗体摆课桌: 吴仁华书写六四的动力 (图)
·赵紫阳次子赵二军六四后流亡首次披露黄雀行动细节 (图)
·六四特辑之一:八九之春 学潮乍起
·香港文汇报的痛心疾首 刘锐绍用良知见证六四 (图)
·六四30年:中国被忽略的“六四抗暴者” (图)
·我的六四:八九民运中,北京人从傲慢变得可爱 (图)
·若重回30年前六四吾尔开希:不会那么笃定行动 (图)
·汉学家林培瑞:让人遗忘六四者自己却没忘记 (图)
·网络博弈:中国最封禁照片:六四坦克人的故事 (图)
·我的六四:援京团团长:我知道中共会有真正的杀戮 (图)
·六四无名英雄被遗忘 经长期囚禁出狱生活坎坷 (图)
·前法国驻华大使马腾回忆“六四”所见所闻 (图)
·维稳之手跨越太平洋 《六四公开信》发起者家人遭国保骚扰 (图)
·「六四」无名英雄被遗忘 经长期囚禁出狱生活坎坷 (图)
·六四三十周年前夕 六名宋庄艺术家失联
·六四30周年前夕六名北京宋庄艺术家在南京失联 (图)
·中国艺术家得奖感言提“六四“ 惨遭封杀 (图)
·六四前夕 北京民主维权人士张宝成被抓 (图)
·六四30周年:天安门母亲坚持集体祭奠 张宝成被公安带走 (图)
·艺术家张玥故宫颁奖典礼提六四30年 遭全网封杀 (图)
·六四前夕 北京民主维权人士张宝成遭抓捕 (图)
·六四临近 中国审查机器人开足马力
·专访李南央 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 (图)
·赵二军断言父亲名誉与六四皆平反不了因是“敌我矛盾” (图)
·六四30周年中国加强网路审查人工智慧扮要角
·六四周年即将到来之际 中国网络机器人加强审查 (图)
·六四3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 中国网络机器人加强审查 (图)
·“六四”三十周年临近,辽宁丹东访民张正廷因拒绝接受维稳补助费被截访
·六四时期防发声 退休检察官沈良庆被刑拘 (图)
·滕彪:六四30周年:极权主义转型之路 中共学到什么? (图)
·储百亮:永志不忘:六四30年,前军官回忆天安门屠杀 (图)
·网络博弈:微信网友对六四禁闻如何反应? (图)
·巴克:六四谢静给河南郑州中原区公安局须水分局对簿公堂的第一役
·鲍彤看六四30年:中共领导人应与邓小平切割
·涵光:紧急援助!通向自由的六四“黃雀行動” (图)
·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史
·揭历史伤口 台湾为何悼念六四?
·忘记了诗忘不掉那场血腥六四启发胡佳维权人生 (图)
·一个未参与者纪念六四
·斯影:六四30周年:“寒冬”前中国记者最自由的三天
·高文谦:六四亲历的两个杀人场面
·六四30周年:极权主义转型之路 中共学到什么? (图)
·林培瑞:六四正在被遗忘但中共记得且害怕 (图)
·黄颖:“六四”三十周年:香港记者讲述亲历“八九” (图)
·刘晓波: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
·六四渐被遗忘坦克人摄影师:天安门永不会消失 (图)
·六四三十周年回顾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历程(2) (图)
·封从德:记忆的战争从六四屠杀开始 (图)
·六四30周年美学者:中共压制世人对六四记忆 (图)
·安德烈:万润南回首六四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