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3376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天安门母亲追求「真相、赔偿、问责」决心不变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29日 转载)
    天安门母亲追求「真相、赔偿、问责」决心不变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张先玲在「六四」中失去儿子,她的丈夫王范地前年离世,她许诺会继续肩负责任,为儿子讨回公道。(罗君豪摄)
    
    1989年4月中旬,北京爆发民主运动,学生涌至天安门广场,要求民主自由。6月3日晚上到6月4日凌晨,解放军清场,大批市民阻止军队入城,士兵开枪镇压,至清场完毕后,北京城内依然枪声处处。不少人成为枪下亡魂,死难者家属组成「天安门母亲」群体,要求「真相、赔偿、问责」,追求公义的代价,是多年来不断受打压。
    
    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之一张先玲、发言人尤维洁在北京接受《香港01》专访,诉说守灵三十年的苦路。
    
    张先玲子中枪埋尸天安门旁
    
    张先玲今年已81岁,退休前是航天部高级工程师。一年半前,他的丈夫、中国著名琵琶音乐家王范地病逝。张先玲说,丈夫临终前有一只眼睛没有闭上,她许诺完成丈夫未完成的心事,继续肩负天安门母亲的责任,之后就把丈夫的眼睛闭上。
    
    1989年,张先玲儿子王楠只有19岁,是北京月坛中学的学生。三十年前与儿子的最后对话,令她自责至今。「6月3日那天晚上,他问我:『妈妈,你说会开枪吗?』当时我不该跟他说『不会开枪的』。他想当摄影记者,说要看看历史的真实情况,带着相机和录音机就出去了。」
    
    这一别成为永诀。六四镇压后,王楠失踪,到6月14日张先玲才找到儿子遗体,「他在(天安门西面)南长街南口遇难后,被埋在二十八中学的墙外。」6月7日,中学投诉尸体发臭,戒严部队把遗体挖出来,因为王楠刚结束军训,穿着旧军服,被误认是士兵,「他那个坑里埋了三个人,另外两个是无名尸,肯定被烧掉了。这也是老天爷有眼,让我们知道天安门广场旁边还埋了人。」
    
    张先玲后来才知道,子弹射穿王楠的头盔,他左前额中枪,子弹从左后脑射出,戒严部队威胁群众不能救人,有跟在部队后面的医学院学生帮王楠包扎,但失血过多,回天乏术。
    
    那一夜的枪声和救护车鸣笛声,张先玲至今依然无法忘记。「一眨眼三十年过去了,事情还没解决,我心里非常痛苦,这是在世界眼前杀人的惨案。一个大国家的执政党不敢面对自己所犯过的罪行,只能说执政党自己的怯懦和没有人性。」张先玲把王楠中弹的头盔捐给香港的六四纪念馆,让世人记得军队的暴行。
    
    天安门母亲追求「真相、赔偿、问责」决心不变


    「天安门母亲」成员尤维洁在「六四」后失去丈夫,独力抚养儿子。四年前她接棒担任发言人,并在全国各地寻找和探访难属,无惧打压,走到最前。(罗君豪摄)
    
    尤维洁夫膀胱中弹伤重不治
    
    1989年,当时只有35岁的尤维洁在北京印染厂从事科研工作,她的丈夫杨明湖在国家机关做贸易,二人有一个五岁的独子。同一个黑夜改变了他们一家的命运。
    
    6月4日凌晨,枪声惊醒了杨明湖,因为惦记学生,决定到广场看看,尤维洁在家中照顾儿子。尤维洁听了彻夜枪声,但没有等到丈夫回家。当日早上,一名年轻人到他们家中,告知杨明湖中枪受伤,「他说用车拉了七个人去医院,其中五人已当场死亡。」尤维洁无法忘记当时在同仁医院看到的一幕,「每个房间都是市民和学生,身上都是血淋淋的。」杨明湖膀胱中枪,骨盆粉碎性骨折,手术只能修复膀胱。「他醒来后说自己在(天安门东面)南池子中枪,从公安部出来的军队开枪扫射。」
    
    杨明湖大量失血,但医院的血库只能留给受伤军人,尤维洁要到街上找陌生人捐血。她本计划待丈夫康复后才问中枪的细节,「我一直以为他会好,但原来他骨盆出血,医生处理不了,6月6日早上8时他就走了。」丈夫的病历,由枪伤被改成泌尿系统疾病。
    
    当年杨明湖并无走在民运前线,但心系学生,中枪前几日从广州出差回来。三十年后,尤维洁展示丈夫出差时拍摄的相片,记者认出拍摄地点,她才知丈夫去过今日被归属为大湾区的佛山等地。她觉得当局三十年来不提六四镇压全因心虚,「对国民用残忍方式镇压,政府心知肚明,自己所做的是反人类罪行。」
    
    李鹏辩称家属不愿公布死者名单
    
    张先玲和尤维洁一家均在六四中失去至亲。她们原本独自承受痛苦,后和丁子霖等组成天安门母亲群体,多年来寻访和联合其他死难者家属,争取「真相、赔偿、问责」。丁子霖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丈夫蒋培坤是同系教授,二人的儿子蒋捷连在1989年只有17岁。那年6月3日晚上11时多,蒋捷连在天安门西边的木樨地中枪,子弹从后背左侧穿胸而过,伤及心脏,送院前已死亡。
    
    张先玲回忆说,当年总理李鹏在记者会上被问及六四死亡人数和名单时,称家属不愿意公布人名,「我和丁子霖听了后很反感,就想找这些人作证。」丁子霖和张先玲决定寻访其他难属。尤维洁之后到万安公墓拜祭丈夫时,看到张先玲儿子王楠的骨灰,便留字条联络,「上面写着他死于那一天。我想对他们说我们是同命运的人,想认识他们。」那已经是六四后两年,三家人就此联系上。
    
    1994年,丁子霖和张先玲已联络到96名死难者家属及49名因六四受伤致残的见证者,透过香港传媒公布死伤者名单。1995年,他们以「天安门母亲」的名义向全国人大发公开信,要求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开调查结果,向死者亲属作个案交代,有二十多人签名。天安门母亲群体走上前线,打压随之而至,丁子霖夫妇先后被褫夺教席,发起人屡次被跟踪监视,限制外出,甚至遭到软禁。
    
    天安门母亲追求「真相、赔偿、问责」决心不变


    天安门母亲成员,早前在六四三十周年之际,悼念死难者。(天安门母亲)
    
    难属寻同路人交棒予新一代
    
    寻访难属之路不易走,原本只集中寻访和联系北京的家庭,但六四中有不少外地学生和市民客死京城,尤维洁等五名成员开始到广东、四川、内蒙古等八个省份,找到21名难属,找回一块一直被遗忘的历史拼图。尤维洁曾说:「将他们的伤口再打开,我自己都觉得非常不人道,但为了历史的见证,必须这么做。」天安门母亲至今找到200多名难属并整理成死难者名单,记录家庭背景和遇难情况。
    
    丁子霖现时已83岁,丈夫2015年去世后,她的健康愈来愈差,亦婉拒接受访问。而随着死难者父母丁子霖、张先玲等年纪渐大,丁子霖决定把担子交到死难者妻子或丈夫的一代人中,天安门母亲发言人的重担就交到尤维洁身上。尤维洁在传媒面前曝光,遭受的监控愈来愈多,工作单位甚至受压,幸上司理解才能维持生计。但她和张先玲都觉得,死难者子女一代仍未到接班的时候,因为这一代人仍是青壮年,若走到最前线,随时饭碗不保。
    
    当局曾试探以个案谈赔偿丁子霖拒绝
    
    成立以来,天安门母亲成员一直争取「真相、赔偿、问责」,但多年来发给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均没回音。2016年,丁子霖收到一名神秘男子电话,声称会在2017年「十九大」后与家属商讨赔偿,但丁子霖以他不是代表官方为由拒绝。尤维洁亦透露,更早前有警察找过一位难属谈赔偿,「是试探性的,没谈具体内容,丁子霖明确拒绝这种暗箱操作的方式。」
    
    张先玲觉得,当局试探要求难属不以群体名义商谈赔偿,是政府向来分化、瓦解、收买的手段,她会坚持追求真相和责任。但她亦承认,天安门母亲是一个松散的群体,若个别成员愿意私下接受政府的赔偿,群体不会反对。
    
    「这是国家正规军,在国家明令下,开着坦克,拿着机枪,杀和平示威、要求反腐败的老百姓。如果不镇压六四,后来的腐败不会这样泛滥成灾的。」张先玲没有想过,抗争会持续三十年,但她坚持要公开真相,才能彰显公义,「六四是特殊的惨案,要通过立法赔偿,要公布真相,杀人的真相,杀人对不对?杀了多少人?杀的这些人都是什么人?」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每年六四都会举行烛光悼念集会,张先玲和尤维洁说,感谢香港,「维园的烛光温暖我们的心,照亮我们艰难的路程」。
    
    天安门母亲追求「真相、赔偿、问责」决心不变


    1989年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解放军戒严部队在长安街向天安门广场推进,向途人开枪,市民、学生中枪身亡。(Getty Images)
    
    香港01 (博讯 boxun.com)
1318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生离死别 天安门母亲尤维洁口述亲人遇难过程
·我的六四:戒严部队军官:“不惜一切代价”抵达天安门 (图)
·法媒评论: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图)
·儿子遭子弹穿头天安门母亲张先玲 抗争之心30年如一日 (图)
·重回六四现场 北京高校悼念转至天安门中共中央起疑心 (图)
·64后多名港人内地被拘 英议员天安门示威被抓 (图)
·六四前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发表讲话完整影像
·英国揭秘外交档案 证实六四天安门屠杀超万人死亡
·邓小平忆天安门事件:支持我的也不少
·天安门事件后 许家屯是如何秘密出逃的 (图)
·纪念六四专题:三小时纪录片《天安门》
·1976年的中国:西方记者目击四·五天安门事件 (图)
·学生目睹六四开枪 坦克在天安门广场将母婴辗成肉酱 (图)
·李鹏被查 公安怀疑他在天安门广场放火 (图)
·65年前天安门阅兵 变国共暗战
·中国政府如何篡改天安门运动历史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图)
·回到1989年春夏之交的那个天安门 (图)
·当年躲天安门公厕上目击镇压的谢志峰今天称仍“爱国” (图)
·为什么天安门又挂孙中山像? (图)
·六四30周年:天安门母亲坚持集体祭奠 张宝成被公安带走 (图)
·天安门母亲:事实不能永远掩埋仍要求​​与政府对话 (图)
·支联会说天安门母亲今年更早遭当局拘禁 (图)
·六四30年前夕 天安门母亲群体被严密监控 (图)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几乎集体被失踪 (图)
·六四30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遭监控
·六四敏感日近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人被监控 (图)
·严家祺喊话王沪宁:看看六四天安门母亲 (图)
·严家祺隔海呼: 王沪宁会探望天安门母亲吗 (图)
·痛失至亲频遭骚扰天安门母亲艰难走过30年 (图)
·《我的六四》:“天安门纠察总长”用连环画纪念六四 (图)
·六四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图)
·六四30周年在即 天安门母亲继续抗争要求为六四正名 (图)
·天安门母亲寄语港人:有限时日争取更多权利 (图)
·六四临近 天安门母亲:当局监控严于以往 (图)
·百姓清明悼念赵紫阳 “天安门母亲”遭监控 (图)
·民众清明悼念赵紫阳 “天安门母亲”遭监控 (图)
·两会刚刚闭幕 天安门附近惊爆斩人案 (图)
·天安门附近商场爆斩人案距人民大会堂仅一地铁站
·加拿大人对天安门坦克人的诠释 (图)
·解放报:天安门-镇压之夜的30年后 (图)
·六四渐被遗忘坦克人摄影师:天安门永不会消失 (图)
·纽约大型六四纪念会:继承发扬天安门自由民主遗产 (图)
·严家祺喊话老友王沪宁:去看看六四天安门母亲吧 (图)
·法媒评论 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图)
·天安门事件30周年美学者指228事件可为中国指路 (图)
·解放报:天安门运动在中国产生了深远影响 (图)
·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前,中国狂躁不安 (图)
·高洪明:忍看天安门母亲抱憾老去,党国人性人道何在?
·天安门母亲:致刘晓波、刘霞夫妇
·白丁:“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声明的背后
·我的东土,我的伊斯兰——天安门篇
·廖亦武: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之四)
·当年天安门英勇阻挡坦克人或仍安在 (图)
·谢选骏: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为何要作伪证
·《双调·水仙子·天安门广场》/武振荣
·廖亦武: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之二)
·高洪明:要求中国政府善待天安门母亲,否则罪上加罪
·李平:公民广场俨如梁振英的天安门广场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