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我的六四:援京团团长:我知道中共会有真正的杀戮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22日 转载)
    

    反映八九民运的小说《爱尔镇书生》的作者曹旭云
    
    曹旭云在1989年学运期间,是中华各界人士赴京声援团团长。六四事件发生三十年后,曹旭云在美国出版了自传体长篇小说《爱尔镇书生》,书写了他们那一代人的心路历程和情感。请听本台记者王允对曹旭云的专访。
    
    用小说记录八九经历
    
    记者:曹先生,您为什么会想到通过小说的形式,来回顾自己在1989年学运期间的经历呢?
    
    曹旭云:当年我在4月17日进入北京之后,写了一本日记。日记里对现实场景有很真实的记录,但被当局搜缴,我身边就不再有第一手资料了。三十年过去了,许多记忆已经变得模糊,用小说的形式更加灵活,不需要点点滴滴都100%真实。
    
    记者:据报道,您当时是外省援京团团长,您是怎么加入这个团体的呢?
    
    曹:它准确的叫法应该是“中华各界人士赴京声援团”,这是民间自发的行为。
    
    5月20日北京戒严之后,5月23日北京市发动了百万人的大游行,主要是市民、学生、知识分子等各界人士。他们都是以声援团的形式(参加游行)。
    
    也有很多从外地过来的各界人士,甚至包括僧侣团体,这些人就需要一个组织把他们组织起来,迅速地传递下面的一些情况,然后把广场和北京的情况及时地给下边反馈,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中华各界人士赴京声援团就应运而生了。
    
    在广场上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记者:您在六四事件中,最后撤出广场是在什么时候?
    
    曹:我最后撤出的时候,是6月4日临晨,当时军人象潮水一样,密密麻麻涌入广场,应该是临晨3、4点的样子。
    
    他们进来之后,就一顿棍棒,一顿乱拳,用枪托、石块等等东西,往我们身上砸,并驱赶2000多留在广场上的人员。
    
    记者:当时您也受伤了吗?
    
    曹:当时我的头上、身上被棍棒多次砸伤,流了很多的血。我是在昏迷之中,被白衣大夫和学生抢救过来的,然后从担架上送到了医院。我到了北京医院,大概是两天一夜才苏醒过来。
    
    1989年6月4日凌晨,学生救护装甲车士兵。(六四档案图)1989年6月4日凌晨,学生救护装甲车士兵。(六四档案图)
    记者:你没有被枪击,是吗?
    
    曹:我没有被枪击,要是被枪击,就活不到现在了。
    
    记者:那你看到了被枪击的情况吗?
    
    曹:枪击的情况是这样的。6月3日从下午开始就有枪声。到6点后,枪声就更加密集了。
    
    大概9、10点钟,广场上的灯被打灭,广场上的广播电台就及时广播(死伤的情况),象木樨地、月坛,还有南三环一带,包括的信息有哪个地方、什么时候等等。
    
    有些人死亡后,有他的姓名,有些人没有,还有些人只告诉是否是市民,长成什么样的模样等等。
    
    至于在天安门的开枪,我的印象是大概在晚上10点或11点之后,靠近天安门广场附近,有密集的枪声。当时有人惊叫,“开枪打人了”,“死人了”,这种情况是有的。
    
    记者;当你最初听到有枪击事件之后,你相信所谓的“人民军队”会向老百姓开枪吗?
    
    曹:广场上还是以学生为主,学生们还是非常单纯的,他们认为,党就是妈妈,妈妈怎么会杀自己的孩子呢?很多人认为是空枪,或者是橡皮子弹。
    
    当时我26、27,比一般学生年长,而且我在社会上工作了6、7年,对于中共执政的逻辑、执政的历史比较了解。我就认为,会有真正的杀戮的。
    
    但是,无论如何,留在广场上的2000来个学生和市民,还是抱定一个信念,你就是开枪,我死也要死在这里,因为不服气,因为自始至终都是非常冤屈的。
    
    记者:当时,你们当中很多人是有赴死的决心的,是吗?
    
    曹:是,是,是,绝对是的。
    
    记者:您在广场上,是不是也曾经想过,今天晚上之后,你就······
    
    曹:这是百分之百的,否则我不会把自己的日记交给任畹町先生。
    
    广场上没有密集开枪
    
    记者:从您刚才的叙述,您并没有亲眼看到军人开枪,是吗?
    
    曹:我可以这样说,在天安门广场上的2000多名学生里边,是没有开枪的现象的。但是在外围的枪声是非常激烈的。
    
    当时在天安门广场的东北角上,有坦克或装甲车的爆破声,还有天安门前大火燃烧的声音,那个时候也绝对是有枪声的。零星的也有往广场方向的扫射,这是绝对有的。
    
    记者:还有报道说,当时有装甲车或坦克去撞人,这样的情况你看见过吗?
    
    曹:都有传说,但都是在外围。那个时候,枪声很密集,而且广场上灯光被打灭之后,周围全是火光。枪声就像爆竹声一样,天空中是一片火光。从我的角度讲,我相信那是百分之百的。
    
    记者:您刚才说,您比较了解中共的执政逻辑,您当时了解的中共执政逻辑到底是什么?
    
    曹:我认为是很残忍、很血腥的,而且对人民缺乏同情。它为了达到政治的稳定,可以不惜一切的手段。
    
    受伤昏迷 被父亲拽回家
    
    记者:您曾经提过,6月9日,您的父亲是把您拽回去的,是吗?
    
    曹:我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应该是6月7日,那个时候,护士、医生对我们照顾得还是很好,就像在广场上一样。但是后来就突然变了,走廊上的医生、护士全部撤得一个不剩。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上面说了,这是反革命暴乱。而且是再一次强调。
    
    6月9日的时候,我的父亲当时61岁,他通过学校打听到我这边的学生,找到我的时候,他真的是非常高兴,然后拽着我,让我一定要回去。我说,我还有事情。他说不行,你的母亲、朋友哭得死去活来,说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抓着我就要走,所以我就跟着他回去了。
    
    记者:您回去后,还跟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有保持联系吗?
    
    曹:联系就很少了。那个时候,一方面是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另外,大家也鸟兽散了。然后,我被社会大潮裹挟到一块儿,去做生意,养家糊口去了。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4907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港媒:“白宫战情室”公开六四档案
·六四背后一场不为人知的军事政变 (图)
·我的六四:戒严部队军官:“不惜一切代价”抵达天安门 (图)
·贝聿铭六四后撰文批中共让对国家充满希望的一代心碎 (图)
·意外卷入六四陷囹圄张铭投身创业忘酷刑 (图)
·六四30年美国战略错误造就红色帝国 (图)
·六四亲历屠城「精神受电击般重创」 郝建救出军人堂弟枪下亡 (图)
·六四引发连环悲剧罹难者遗腹子无处找 (图)
·六四那天 那个阻挡坦克的男子在哪里? (图)
·回顾六四现场 邓小平立新第三代中央集体领导称不再见外宾 (图)
·回顾六四现场 是否撤离学生无共识血腥清场难避免 (图)
·回顾六四现场 清场军队就定位开始平息反革命暴乱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官媒称认清动乱实质戒严清场进入倒数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刘晓波宣布绝食戒严部队完成清场准备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元老面试江泽民新集体领导要五湖四海 (图)
·回顾六四现场 邓开常委会撤紫阳职务李鹏签北京戒严令 (图)
·回顾六四现场 紫阳现身广场对话邓小平决意调军队戒严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局势骤变​​提戒严紫阳披露邓小平幕后掌舵 (图)
·回顾六四现场 戈巴契夫访北京知识界上街声援绝食学生 (图)
·回顾六四现场 紫阳亚银发表不同声音五四游行和平结束 (图)
·六四30年前夕 天安门母亲群体被严密监控 (图)
·六四临近:以中美贸易战转移视线 绑架抗美"爱国"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几乎集体被失踪 (图)
·六四30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遭监控
·六四临近 安徽持不同政见人士沈良庆失联
·六四敏感日近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人被监控 (图)
·六四前夕 民主人士被严加控制
·六四酒瓶照片上载社交网 川维权人士邓传彬遭刑拘 (图)
·“六四”30周年前夕王德邦被约谈
·邓传彬被捕疑与“六四酒案”图片有关 (图)
·四川独立电影拍摄者邓传彬(网名晃晃)疑因推特发布“六四酒瓶”照片遭刑事拘留
·独立电影拍摄者邓传彬推特发布“六四酒瓶”照片遭刑事拘留 (图)
·维基百科在大陆遭全面封杀 疑六四30周年前网络大清洗 (图)
·六四30周年异见人士寝食不安 王默出狱刚满月再被关押 (图)
·六四将临 北京封杀维基百科所有语言版本 (图)
·万润南回首六四(三):习近平把党天下变成习天下 (图)
·万润南回首六四(二):成也小平败也小平 (图)
·万润南回首六四(一) :不能光轰油门不踩刹车 (图)
·一个不应当被遗忘的六四民运重要群体 (图)
·刘晓波: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
·六四渐被遗忘坦克人摄影师:天安门永不会消失 (图)
·六四三十周年回顾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历程(2) (图)
·封从德:记忆的战争从六四屠杀开始 (图)
·六四30周年美学者:中共压制世人对六四记忆 (图)
·安德烈:万润南回首六四 (图)
·万润南回首六四 (图)
·鲍彤:六四随笔 (图)
·鲍彤:“我们生活在‘六四’制度之中” (图)
·六四30周年回顾中国政改历程(1):政改缘起 (图)
·纽约大型六四纪念会:继承发扬天安门自由民主遗产 (图)
·严家祺喊话老友王沪宁:去看看六四天安门母亲吧 (图)
·六四30王超华:习近平靠六四屠城定一尊地位 (图)
·六四30 邵江:大肃清后这代只剩下了平庸 (图)
·看待六四中共3任总书记总理从有声变无声 (图)
·缅怀六四英雄张健先生仗义执言救助落难管桂林 (图)
·抗议对“六四酒案”人的持续迫害
·六四与占中 正义的审判何时到来 (图)
·美前官员:六四导致美中冷战战略合作的终结 (图)
·纽时:“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中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