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336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姚琮:老右派李慎之放在今天 能被习近平所容纳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21日 转载)
    
    姚琮:老右派李慎之放在今天 能被习近平所容纳吗

(李慎之与右首的王飞2001年在春节期间会面。图片来源:Qixing Wang)
    
    李慎之,资深新闻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他以要求民主自由的言论出名。最出名的是他的言论遭到毛泽东亲自点名。具体过程是1956年发生了“波匈事件”,整个社会主义阵营为之震惊,毛泽东想到他得到的有关消息是从“参考资料”里来的,就派秘书林克向时任新华社国际部主任王飞和副主任李慎之了解看法。因为他们负责编写“参考资料”,两人大谈苏东问题,李慎之更进一步提出当时的根本问题在于没有在革命胜利后建立起一个民主的制度,联系到中国,他认为,“中国人民没有多少议政参政的权利,这是跟苏联模式学习的结果,中国必须实行大民主,即人民对国家大政方针有讨论的权利与自由,以免重蹈苏联的覆辙。”李慎之更提出“应当成立宪法法院,中学小学要设立公共课或宪法课,新中国每一个小公民都要清楚自己的权利和义务”等主张。
    
    他的这番以天下为己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充满为国为民担忧的肺腑之言,后果是什么?请参看毛泽东选集(第五卷323页),其中有这么一段:“有几位司局长一级的知识分子干部,主张要大民主,说小民主不过瘾······”这里讲的就是李慎之,接着,他就被打成极右分子,开除党籍,劳改教养。
    
    李慎之的这些主张,放在今天,能被习近平所接受容纳吗?
    
    李慎之1923年生在江苏无锡,2003年在北京逝世,他被誉为中国世纪之交思想领域的领军人物。他为了反专制,要自由民主而投身革命,参加了当时为反专制要自由民主而成立的中国共产党。自由和民主是他一生所追逐的目标,共产党掌权后,他没有变,仍然追逐这个目标,但是他没有想到,他所参加的这个党变了,反专制要自由民主不再是共产党的目标,而是打压的目标,再也不能容忍他的为自由和民主所发表的言论。反党反人民的右派帽子扣在他头上,折磨了他的一生。他被迫写的检讨书、认罪书,在他逝世后被他的儿子李三达编辑成了一本书,分上下两册在香港出版——《李慎之的检讨书,1957-1999,向党向人民请罪》。这本书成为有中国特色的检讨文化的第一手史料——是一部在高压情況下,不得不违心的洗脑文化的结晶。
    
    我这里摘用一段李慎之1965年11月12日在“关于服罪问题的检讨”一文。他所担忧的事情,他的远见卓识,是他被定为极右分子的根据,不幸的是,他当时所担忧的事情,现在件件都变成了现实。“我污蔑党的权力太大会使社会主义国家成为极权国家,由阶级专政成为一人专政,党会成为既得利益集团,社会主义社会会退化成为国家资本主义,···我要求实行‘大民主’,‘全民的民主’,‘直接民主’,社会主义的政权要归‘全民所有’,希望开放‘学术自由’,‘新闻自由’,和‘干部自由市场’。我希望党向资产阶级民主学习,效法资产阶级的三权分立,议会民主,文官制度······”他的这套所谓的右派言论,和对国家前途的担忧,与当下的社会现实情况对比,能被习近平所容忍吗?
    
    李慎之1973年从劳改场所调回北京,仍然戴着右派帽子,任新华社参编部翻译、校对。1979年摘右派帽子,恢复党籍。1980年调中国社科院美国所任所长。1988年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党组成员。1990年又因本性难移,在“六四”问题上发表了支持学生的发言,被免去社科院副院长、党组成员职务,1995年离职休养,在郁闷中度过残年。
    
    我和李慎之认识是在1980年,是他被恢复党籍、任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的第二年。当时他在筹组美国所的人员班子,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任驻苏联临时代办的戈宝权是社科院苏东所的研究员,也是我在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当时简称“和大”)共同接待外宾时认识的老朋友,向他推荐了我。
    
    我原来1948年从北京美国学校毕业。1952年从天主教的辅仁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外交部,同年北京召开保卫世界和平大会,我被调到“和大”,接着,经过一段抗美援朝的生死考验后,复员专业又回到“和大”,是资中筠的同事,文革时我在和大被关、被斗、被打。耳鼓被打穿,顺着耳朵流血。文革后虽然平反,恢复工作,但似乎仍然有什么事未了,我要求调工作,(当时和大已改名“对外友协”)人事部门总是对我说,外友协需要你带一带欣翻译,而不愿放任。我心情不舒畅,忧郁得了膀胱癌,手术后在家疗养。这时戈宝权通知我,他已向李慎之推荐了我,他那里希望我去。这是1980年的事。
    
    我听后,非常高兴,心里有了底气,赶紧找到人事部门,提出:我现在虽然心情平静,没有什么,但是文革中打我的人还在我们单位,说不定哪一天我看见他,越看越有气,勾起他打我时的情景——文革时我是阶下囚,双手被拉在后面,“坐飞机”不能还手,现在我是革命群众,看见他,气打不从一处来,怒火上来,也许会冲上前去打他一顿。人事部门赶紧说,别,别,你千万不能动手,你调工作好商量。这时恰好社科院美国所来要人,我就这样顺利地调到了美国所。
    
    李慎之是所长,我和他一见如故,相见恨晚,非常投机。由于我一直是做英文口语翻译工作的,所以到美国所来访的美国客人,一般都是我接待,这样,美国的和我们美国所相类似的智库单位的访客,一般都和我打过交道,譬如说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等,还有许多美国的著名学者,如美国著名的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他们了解到,虽然我一直做美国方面的工作,但我从来没有去过美国。这些单位和人士,不断来信邀请我访美。我把邀请函交给李慎之,但李慎之一直没有动静,我去问,他总是说,美国所需要你,不能走。我心里很清楚他为什么不放我走,因为我的家庭出身是资产阶级,从小读的外国学校(法国、英国、美国学校都读过),有国外社会关系(姐夫是台湾孙立人的机要秘书,姐姐在美国大金融机构高盛集团任职),还有天主教的宗教背景。我曾经傻傻地,早在抗美援朝当兵的时候,也写过入党申请书,不批准,对我不放心,还在我的档案里写了一条,“只准国内使用,不准出国”。这些我都清楚,共产党只是要我做驯服的工具,而且是要在控制下使用,李慎之要批准我出国是要担风险的。
    
    有一次,1983年,我又收到邀请信,我把信交给他时对他说,“这个地球上没有了谁,地球也照样转,我知道我档案里的那句话,‘只准国内使用,不准出国’,你如果批准我出国,万一我不回来了,你一定受牵连,但是我是讲哥们儿义气的,你如放我走,我冲着你,我绝对不会不回来,不能害你为我吃掛落。”我说完这段话后,他沉默了下来,半天后抬起头来说:“我非常欣赏你的坦率,我就是怕你不回来,因为我知道你档案里的这句话,我要是批准你出国,我是会受牵累的,但是我知道你在国外有亲属,你为什么不办探视手续出国呢?现在探亲出国的很多,你探亲出去,将来不回来,与我无关。”我对他说,“我不是不考虑办探亲手续,我考虑过探亲,但是探亲是要自费的,我没有经费。美国的邀请,是美国出资的。他接着就建议说,“你可以办探亲手续出国,但你还是可以接受他们的邀请,这样就两全其美了。”
    
    我大喜过望感谢他的指点,在他的这番启发下,我接受了美国鲁斯基金会提供的机会(The Henry Luce Foundation——美国《时代》周刊创始人亨利·鲁斯办的基金会),1983年底到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做访问学者。我去后,留了下来,任经济学教授,讲授我写的一本书,“第三世界发展经济的策略”。
    
    自从我留在美国后,一直没有和李慎之联系,因为到底是他的帮助,我才能出国的,我不回去了,总是觉得会对他有所不利,共产党很善于抓小辫子,我不愿给他添麻烦。但我一直很关心他的现状。他也很关心我。我的美国所同事、著名翻译家董乐山来美国访问,李慎之还专门嘱咐他来我家看我。我离开美国所之后,李慎之又从对外友协挖去了我“和大”的老同事资中筠,把她调去任美国所的所长。
    
    我在美国呼吸到自由的空气,这是我人生中的一大转变,李慎之使这个转变成为可能。他是我的贵人,我怀着感恩的心情追悼他。(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姚琮) (博讯 boxun.com)
43423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慎之:无权者的权力和反政治的政治
·李慎之M 重新点燃启蒙的火炬
·李慎之:毛主席是什么时候决定引蛇出洞的
·李慎之M 回到五四 重新启蒙
·老右派李慎之放在今天,能被习近平所容纳吗? (图)
·崔卫平:怀念李慎之先生
·施亮:最后一次谈话——李慎之先生逝世十周年祭
·重温李慎之 展望新外交/ 石门洞
·佚名:迎六十年大庆,我们朗读李慎之的《风雨苍黄五十年》
·《中国党内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序言
·纪念李慎之先生逝世五周年李锐致辞
·吴洪森:李慎之、王元化高下之分
·怀念李慎之 推进新启蒙——纪念李慎之逝世五周年/杜光
·于浩成:盛世危言,恍若昨日—纪念李慎之去世五周年
·在弥漫的“虚骄之气”之中回望李慎之/丘岳首
·邵燕祥:李慎之的“服罪”和“不服罪”
·李慎之晚年的悲凉——与许良英43封通信的解读/傅国涌
·陈奎德: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博客最新文章: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胡志伟《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生命禅院爱含量与生命的层次\沁心草
  • 陈泱潮11.11.國運逆轉的教訓必須牢牢記取!否則,中共國滅亡在即
  • 谢选骏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谢选骏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张杰博闻三股反对力量的集结正在拉开中共大败局的序幕
  • 胡志伟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谢选骏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 滕彪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 谢选骏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论坛最新文章: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陆汽车销售连续第17个月下滑 新能源车销售亦降
  • 杜鲁多二次执政会制定什么样的对华政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