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马双有:毛泽东——你们要容许我犯错误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07日 转载)
    
    来源:共识网 作者:马双有
    

    摘要:毛泽东在八届十中全会的讲话,不像有的讲话和文章,语言流畅,结构谨严,而是零零散散,断断续续,纵横联系。在这纵横零散的语气中,贯穿着不可动摇的主题,那就是推脱大跃进责任——一是推到“许多人没有知识”上,二是推到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头上,三是推到彭德怀头上。
      
    
提起毛泽东在1962年9月八届十中全会的讲话,人们只注重关于“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著名论断,以为这是推动中国走向阶级斗争风雨、继而掀起“文革”风暴的肇始。其实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的其它讲话也十分耐人寻味,发人深思。下面就撷取几段用意深刻的讲话予以分析,看伟大领袖的政治目的是什么。
      
    【原话】国内形势,过去几年不大好,现在已经开始好转。1959、1960年,因为办错了一些事情,主要由于认识问题,多数人没有经验,主要是高征购,没有那么多粮食硬说有;瞎指挥,农业、工业都有瞎指挥。还有几个大办的错误。
      
    
【今评】这恐怕是毛泽东在公开场合第一次承认大跃进的错误,让人听了耳目一新。去年(1961年)的八届九中全会上,毛还没有意识到大跃进的错误,认为出了一些乱子(“信阳事件”“通渭事件”等),那是国民党残渣余孽在兴风作浪,地主富农阶级企图复辟。现在终于承认是我们自己工作上的失误了,终于承认那几年“形势不大好”了。
      
    这让人忽然想起在1959年8月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在怒斥那些批评大跃进错误的“右倾分子”时说:“现在是一个太平世界,形势很好。开会前,我10天走了4 个省,天下太平,四方无事,情况很好,这4 个省可以代表全国。”当时谁说1959年形势有问题,谁就被打成右派。现在却说1959年形势“不大好”,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大跃进有哪些错误呢?毛泽东说主要是“高征购”“瞎指挥”还有“几个大办”。这种说法是不错的。但是,说得太笼统了,太空泛了,太缺乏具体分析了。比如说“高征购”是由浮夸风引起的,那浮夸风是如何刮起来的?谁是浮夸风的始作俑者?彭德怀在“意见书”中说,“浮夸风不可思议地吹遍了各个单位”。你对这一句十分恼火,在会议上对彭德怀冷嘲热讽,猛烈抨击。而且一再坚定地申明,浮夸风、共产风早已经解决了,彭德怀揪住不放就是要反党反社会主义!现在却说,1959、1960年出现了浮夸风和“高征购”!那在庐山会议上,究竟是彭德怀说错了,还是你说错了?
      
    还有那几个“大办”:大办钢铁、大办食堂、大办水利等,每一个大办,都是牵动全国的劳民伤财、破坏生产、胡乱折腾的运动,都是伴随着亿万劳动人民血和泪、令人刻骨铭心的“胡闹”。这几个“大办”都应做一深刻分析:这些“大办”是如何兴起来的?明知其不可为,为什么还要那样做?不少有识之士对这几个“大办”都提出过批评意见,我们为何要对这些有识之士痛加挞伐?这些“大办”给了我们什么经验和教训?······
      
    想当年在庐山会议上,毛抓住彭德怀批评大跃进的“右倾论调”,高调反击,反复批判,深挖细查,纵横联系,上纲上线,深文周纳,非把他批倒批臭不可!而此次披露大跃进的错误,却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这让人如何认识大跃进的错误?如何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
      
    【原话】(对这些错误)1960年下半年开始纠正。说起来就早了,1958年10月第一次郑州会议就开始了。然后11月武昌会议,59年2、3月第二次郑州会议,然后4月上海会议,就注意纠正了。这中间1960年有一段时间这个问题讲得不够,因为修正主义来了······。
      
    
【今评】大跃进兴起以后,毛泽东面对乱象一直在纠左,连续召开4次(实际为6次)中央会议,连续写了5封《党内通信》,可谓不辞劳苦,语重心长。但却收效甚微,甚至劳而无功。却是为何?
      
    原来,毛泽东倡言纠左,却对最大的极左——大炼钢铁、大办食堂却只字未提,甚至予以鼓励。更主要的是,下面官员们揣摩到了毛主席的脾性:好大喜功,喜欢“冒进”;喜欢左,反感右;左比右好,宁左勿右;左倾者升大官,如柯庆施、李井泉、吴芝圃等;右倾者倒大霉,如潘复生、彭德怀、张闻天等。在这种政治风气的诱导下,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纠左成功。甚至他在这里不停地纠左,那里的极左浪潮却滚滚而来。对此毛泽东一直没闹明白,却在这里炫耀自己纠左的努力。岂不知那些极左大员正在下面偷笑呢!
      
    【原话】因为修正主义来了,压我们,注意反对赫鲁晓夫了。从1958年下半年开始,他就想封锁中国海岸,要在我国搞共同舰队,控制沿海,要封锁我们。然后是1959年9月中印边界问题,赫鲁晓夫支持尼赫鲁攻击我们,然后于布加勒斯特会议围剿我们,然后两党会议,26国起草委员会,81国莫斯科会议,还有一个华沙会议,都是马列主义与修正主义的争论。1960年一年,与赫鲁晓夫打仗。你看,社会主义国家马列主义中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其实根子很远,事情很早就发生了,就是不许中国革命。那是1945年,斯大林就是阻止中国革命的,说不能打内战,要与蒋介石合作,否则中华民族就要灭亡。当时我们没有执行,革命胜利了。革命胜利后,又怀疑中国是南斯拉夫,我就变成了铁托。以后到莫斯科签订《中苏同盟互助条约》,也是经过一场斗争的。他不愿签,经过两个月谈判,最后签了。斯大林相信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呢?是从抗美援朝起······。
      
    
【今评】这一段如同“意识流”创作手法,情不自禁地由此及彼,大谈苏联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对中国的封锁,斯大林对中国的压制。好家伙,我们搞大跃进的时候,赫鲁晓夫竟然要控制我们,围剿我们,叫我们如何搞建设?当然也就有了中国的反抗和斗争,并取得了胜利。环环相扣、林林总总的历史知识,让人大开眼界。不过却令人生疑:此时不是在讲大跃进失败的教训吗?怎么却云山雾罩,大谈起历史来了?
      
    原来,这是一种“障眼法”。这曲折尖锐的历史,既显示了领袖的英明正确,让人们再来一次崇拜,又同时说明,大跃进之所以“办错了事情”,都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搞的鬼;1960年,我们只注意和赫鲁晓夫“打仗”,耽误了大跃进的纠左工作,所以出现了失误。在座的中央大员如果不看现实,单听这紧张激烈的历史,也会禁不住发出感叹:我国发生三年大饥荒,饿死那么多人,原来是由于赫鲁晓夫搞了破坏!还不仅是撕毁合同、撤走专家那么简单,而是在1958年就企图控制我们,封锁我们,攻击我们,真是该死,该死!
      
    【原话】我也犯过错误,去年我就讲了,你们也要容许我犯错误,容许我改正错误;改了,你们也欢迎。
      
    
【今评】一贯英明伟大,被人们奉为神圣偶像的毛主席,居然一再说自己“犯过错误”,确实让人惊讶而感动。但是毛主席究竟犯了什么错误?却无人能说出来。“去年我就讲了”什么?毛泽东在去年(1961年)的八届九中全会说,由于“死官僚”封锁了消息,由于没有像战争年代那样搞调查研究,致使我们“情况不明,决心不大,方法不对”。究竟什么情况不明,什么方法不对,什么决心不大,人们也是一头雾水。人们只知道,大跃进的错误主要是“共产风”“浮夸风”为害甚烈,但这些风是如何刮起来的?谁应该为这些风负责任?大炼钢铁是谁让搞起来的?公共食堂为何能祸害老百姓整整三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要求继续纠左,你说经过9个月的纠左,已经成功了,“一个指头”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应该反右了,谁再提出纠左就是“图谋不轨”,就是“犯上作乱”!那连篇累牍的批判彭德怀右倾的言论现在拿出来看一看,究竟有没有错误?······
      
    说是自己有错误;中央有错误,自己要负第一的责任,但究竟是什么错误,谁也不敢乱猜。而人们清楚地记得,在几个月前的七千人大会上,林彪发言说,毛主席从来没有错误,毛主席一贯正确;大跃进之所以出现一些错误,那都是没有正确执行毛主席的政策;毛主席总是不脱离实际,围绕着实际,谁脱离了毛主席的思想,谁就会犯错误。毛主席听了此言,十分高兴,批示让全国人民学习林彪讲话。在这里,毛主席竟然说自己也“犯过错误”,要大家容许他“改正错误”,改正了错误要大家“欢迎”他。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毛主席要当“知错改错”的典范,让大家学习?
      
    【原话】我劝同志们,无论是里通外国也好,搞什么秘密反党小集团也好,只要把那一套统统倒出来,真正实事求是地讲出来,我们就欢迎,还给工作做,绝不采取不理他们的态度,更不能采取杀头的办法。
      
    
【今评】听到这里,我们才恍然大悟:毛主席是用“知错改错”样子,诱导彭德怀反党集团承认错误,乖乖就范。
      
    大家知道,八届十中全会之前,中央已经决定,彭德怀等5位中央委员由于“太坏”不能参加会议。此时彭德怀等肯定不在会场。毛泽东依然这样讲话,既有显示胸怀博大之意,又有敲山震虎之势。让有关人员立即督促彭德怀承认错误。
      
    但这两个错误,历史已经证明,是有人强加的,编造的,诬陷的,彭德怀怎么能承认呢?
      
    众所周知,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被打倒,罪名就是反对大跃进,反对大炼钢铁,反对公共食堂,把大轰大嗡的群众运动比为“小资产阶级狂热性”,认为纠左比反右难,等等。党中央就是因此把他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然而大跃进过去,全国发生了三年大饥荒,国民经济三年大倒退,这些活生生的实践充分证明,彭德怀的意见是完全正确的,毛泽东在庐山会议发动的对彭德怀的批判是完全错误的,八届八中全会所作的关于彭德怀反党集团的决议是完全错误的!
      
    面对无可置疑的错误,无可推卸的责任,正确的做法是,应当对庐山会议对彭德怀的批判做出深刻检讨,应当推翻八届八中全会关于彭德怀反党集团的决议。彭德怀若有其它错误可以另外再批判,但是在大跃进的问题上,彭德怀绝对正确,没有错误。
      
    令人困惑的是,在明明知道彭德怀关于大跃进的意见是完全正确的时候,就是不给他平反。当彭德怀通过调查,写了大量农村情况调查报告,想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时候,等待他的是更加严厉的批判;当他拼了老命写了八万言书,要求给自己平反的时候,等待他的却是批判的不断升级,严厉的专案审查。而这一次审查,大跃进的问题却略去了,专门审查他的“里通外国”“组织反党集团”的罪行(还有“篡党夺权”“大国沙文主义”,太可笑,故略去)。
      
    这两个罪名,看起来可怕,实际上荒诞无稽;几个月就能查个水落石出,可查了三年了却什么也查不出。彭德怀率中国军事代表团赴苏联访问,和赫鲁晓夫谈过话;他不懂俄文,必须要有翻译;赫鲁晓夫不通中文,也需要翻译;只要有翻译,二人的谈话就要登报。二人谈话究竟是什么内容,是不是“里通外国”,找到那时的苏联报纸,一查不就清楚了吗?现在彭德怀要求翻庐山会议的案,毛便突然拿出“里通外国”的“杀手锏”,逼彭德怀就范。现在居然要求彭德怀“统统倒出来”,对这些无端捏造的罪名,他又如何“倒”啊?他“倒”不出来,那就只好长期审查和拘禁了——这不能怨中央,而是由于他不老实、不认罪,这是罪有应得——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原话】近来的平反之风不对,真正错了再平反,搞对了不能平反;全错全平反,部分错了部分平反,没有错的部平反。不能一律都平反。1959年的反右倾不能一风吹。彭德怀就不能平反。
      
    
【今评】1961年后半年和1962年前半年,党中央在纠正大跃进错误,实行八字调整方针的同时,对1959年庐山会议后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各级干部和群众,进行大规模的甄别、平反活动。共为350万干部平反昭雪,为400多万群众摘了帽子。作为最高领袖,亲自发动了批判彭德怀的斗争,亲自领导了“反右倾,鼓干劲,再掀起大跃进高潮!”的浩大运动。这场运动,使无数的干部群众蒙冤受屈。他们都是出于好心,出于正义,给错误的大跃进提了点意见,给冒险的公社化提了些缺点,竟因此被打成右倾反革命分子,受尽了磨难,有的为此死于非命。每一个冤案,都有一段血泪斑斑的痛苦历史。后来大跃进遭到了失败,铁的事实充分证明,那些“右倾分子”都是正确的。最高领袖每念及此,应当感到万分羞愧和内疚。不说像古代皇帝那样下“罪己诏”,最起码要在报纸上登一篇检讨和道歉的文字吧!
      
    但是,我们的最高领袖不仅没有为此道过谦,认过错,反而认为庐山会议反右倾是正确的。在此,竟然气呼呼称之为“平反之风”(即翻案风)。说“错了就平反,不错就不平反”,好像是实事求是,这当然不错。但那350万右倾分子的平反,有几个是搞错了?自己的一个错误政策,就制造了这么多冤案,难道就不惊心、不惭愧?自己坚持“没有错不平反”是什么意思?说来说去,还是认为彭德怀冤案没有错,不应该为彭德怀平反。但扪心自问,抛开咱们虚构的“里通外国”罪名,单说在庐山会议上他“光揭缺点,夸大缺点”就是分裂党、破坏社会主义,这种罪名能成立吗?难道不应该平反吗?
    
    【原话】工作问题,还请同志们注意,阶级斗争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1959年第一次庐山会议本来是搞工作的,结果出了彭德怀,说:“你操了我40天娘,我操你20天娘不行?”这一操,就被扰乱了,工作受影响,20天还不够,我们把工作丢了。这次不可能,这次传达要注意,各地各部门要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工作要与阶级斗争平行。阶级斗争不要放在很突出的地位。现在已经组成一个专案审查委员会,把问题搞清楚。不要因阶级斗争干扰我们的工作。
      
    
【今评】据说,毛泽东听取了刘少奇的建议,认为抓阶级斗争不要忘了经济工作,要把工作放在第一位,阶级斗争不要放在很突出的地位。这当然是正确的。这比后来在文革中提出的“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的口号,更符合实际,有利于国民经济的恢复。
      
    但是,对庐山会议的分析,认为是彭德怀“操娘”干扰了工作,则是完全错误的推卸责任,完全是违背事实的。
      
    按毛泽东说的,在彭德怀写信以前,也就是1959年7月14日以前,毛正领导着与会人员在搞“工作”。搞什么工作?可能是纠左。毛提了19个问题让大家讨论。那些大员们游山玩水之余开起了“神仙会”,讨论问题时,一提起大跃进的成绩,便夸夸其谈,随声附和;谁提一点大跃进的缺点,就会遭到批判、围攻,此后便噤若寒蝉。后来秘书们搞了个“议定记录”,也是“成绩伟大,前途光明”,大跃进的问题只是“一个指头”,而这一个指头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这就是庐山会议前期的所谓“工作”。
      
    而国内大跃进的形势到底是怎么样呢?实际上,大跃进的问题绝不是“一个指头”,而是“九个指头”,而这九个指头的问题不仅没有解决,且正在蔓延、扩大。彭德怀之前在陕西、湖南、安徽等地作了深入调查,所到之处,都是一片萧条,十室九空,满目疮痍。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张恺帆在7月份到无为县调查,只见路上行人面带菜色,摇摇晃晃;公共食堂的大锅饭里,尽是野菜树叶之类。据县委统计,全县浮肿病人已达20多万。一群骨瘦如柴的农民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道:“救救我们吧!再不解散食堂,人都要饿死啦!”在这种情况下,张恺帆才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大无畏精神,解散了全县的公共食堂,实行“三还原”政策,既吃饭还原、房屋还原、自留地还原。张凯帆“大闹无为20天”,解救了全县人民。却遭到在庐山的毛泽东一阵痛批,将其打成反党右倾分子,逮捕入狱,受尽磨难。由张凯帆当时的所见所闻和所作所为,可知全国大跃进的形势是多么严峻,人民遭受的的灾难是多么严重!
      
    大跃进的问题堆积如山,我们的中央大员们竟然听不见、看不到。如瞎子、聋子和傻子一样,在名胜之地盲目乐观,轻描淡写。彭德怀在严峻的压力和高度的责任感促使下,写了一封信给毛主席,就大跃进问题提了一些意见,内容是共产风、浮夸风依然很严重,大炼钢铁、公共食堂问题很多等等,要求毛主席以自己的崇高威望继续纠左。现在把彭德怀的意见书拿出来,用高倍放大镜照上几百遍、几千遍,也发现不了什么问题,但是毛主席却发现,这是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拿鸡毛蒜皮向党发起猛烈进攻!于是就发起了对彭德怀暴风骤雨般的批判,一下批判了40多天。后来又在全国范围展开了大规模的批彭反右斗争,给整个国家带来了沉重的灾难!
      
    在批判彭德怀时,毛泽东一再强调,9个月的纠左,已经取得了成功;共产风已经消失了,浮夸风已经没有了。现在是右倾机会主义猖獗,向我们进攻。毛泽东在8月2日中央全会上说:“现在,这个时候,不是反左的问题,而是反右,是右倾机会主义向党的领导机关、向6亿人民的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事业猖狂进攻的问题。错误、缺点确实多,已经改了,但那不算数,他们抓住那么些东西,来攻击总路线,想把结论引导到路线错误方面去。”
      
    这种说法完全错误,背离事实。说大跃进的错误已经改正了,共产风、浮夸风已经消失了,完全是闭目塞听、盲目乐观和极端唯心主义的判断。所以当时发动批彭反右运动,然后将其推向全国,完全是错估了当时的形势,错判了彭德怀的意图,错误地做出了八届八中全会决议,错误地在全国发动了批彭反右运动,以至酿成了全国性的灾难后果。造成三年大饥荒的责任,只能往自己身上担,不能往彭德怀身上推。
      
    况且,彭德怀提意见的目的是纠左,你们的“工作”也是纠左,这不是目标一致、殊途同归吗?如果你发现彭德怀的意见可能“夸大缺点”,动机不纯,那你就派人到安徽、河南等地作详细深入的调查,看看彭德怀的意见究竟真耶假耶?即使你不想费力气去调查,认为彭德怀的意见是“鸡毛蒜皮”,不怀好意,就可以把他的信置于案头,不予理睬,甚至扔到废纸篓,彭来问,就说要“研究研究”,你照样做你的“工作”,他奈我何!
      
    彭德怀又没有带领舞刀弄枪的士兵来抓捕领袖,没有像张学良制造“西安事变”一样制造“庐山事变”,他就是递来一封信,讲了几句话,何谈什么“猖狂进攻”?如果他再不听话,你就可以把他的国防部长撤了,把他的副总理撸了。这都是十分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在庐山和北京开几十天会议,鼓动你的手下反复不停地批判他斗争他折磨他羞辱他!后来实践证明他是正确的,仍然要拘禁他审查他斗争他丑化他,非要把他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至死不得翻身?大跃进造成了灾难,我们竟又把责任推到彭德怀身上,我们的良心能过去吗?
      
    反正,此时彭德怀已经被囚禁起来了,他不能在会场上咆哮了。我把大跃进造成的灾难都推到彭德怀身上,谁敢说不是?彭德怀的“操娘”无非是在一定环境下“批评”的意思,事隔多年后再次提出来,似乎是彭德怀对领袖的大不敬。那么,整他彭德怀也就应该!
      
    综上所述,彭德怀不写信提意见,大跃进的极左狂潮依然肆虐;彭德怀提了意见后,最高领袖由于错判了形势,错估了彭德怀的意图,居然在全国发动了批判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造成了更大的灾难,这重大的责任不在彭德怀身上,而在我们的领袖和中央身上!
      
    【总评】毛泽东在八届十中全会的讲话,不像有的讲话和文章,语言流畅,气势贯通,结构谨严,而是零零散散,断断续续,纵横联系。但是,在这纵横零散的语气中,贯穿着不可动摇的主题,那就是推脱大跃进责任——一是推到“许多人没有知识”上,二是推到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头上,三是推到彭德怀头上;同时,极力压制彭德怀的翻案风,这样一来,不仅可以消除一个潜在的威胁,还可以在更大程度上掩盖大跃进的失误! (博讯 boxun.com)
14804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立群:穿透历史的悲怆:如何看待蒋介石与毛泽东
·江青秘书:毛泽东与江青结婚不是“失败选择”
·“炮打司令部”:毛泽东发出的文革总攻令
·索菲:刘少奇对毛泽东说的话,依娃用书应验
·毛泽东受不了的美女护士:文革中生活奢华 (图)
·叶子龙谈毛泽东与会议录音
·毛泽东初见林彪为何就看好他?
·江青遭毛泽东当面怒斥混帐 吓得不敢喘气
·开国大典毛泽东周恩来身后的美女是谁 (图)
·毛泽东竟这样关心江青 临死还挂念她 (图)
·刘少奇对毛泽东说的话:依娃用书应验——明鏡出版《寻找人吃人见证》
·1970年庐山会议:毛泽东震怒的真相
·毛泽东:真实的故事-作为斯大林的“儿皇帝” (图)
·张玉凤揭秘 毛泽东对女性的癖好
·毛泽东为制造原子弹花费了多少钱?(图) (图)
·斯大林曾对毛泽东的粪便一探究竟? (图)
·斯大林下令偷毛泽东粪便 目的是··· (图)
·毛泽东打倒刘少奇 打反政变的旗帜搞政变
·前苏联特工称:苏联曾化验分析毛泽东粪便 (图)
·潜伏在毛泽东身边的国民党特工
·时代封面“揭下习近平变回毛泽东” 喻习将成毛 (图)
·习近平同时参考了毛泽东和邓小平
·毛新宇:敌对势力借网络攻击毛泽东思想 (图)
·中共官方微博:18句习近平引用过的毛泽东名言 (图)
·行不通:习近平从毛泽东的“12条”寻找治党灵感 (图)
·曾骂毛泽东是大骗子的戴煌遗体告别会北京举行
·斥“毛泽东是大骗子” 老右派戴煌病逝 (图)
·拆除毛泽东雕像:郑州上街区工人阶级的强烈抗议
·中共党刊《求是》奇论:想砍掉毛泽东 党决不答应 (图)
·中国象征—毛泽东还是肯德基? (图)
·纽约时报:金色毛泽东像拆不掉的大饥荒记忆 (图)
·官方冷民间热:毛泽东雕像的兴衰与清除红色遗产 (图)
·时事大家谈:推倒毛泽东金像,是谁伤了毛粉的心?
·开封朱氏岗村一座毛泽东雕塑因未经登记审核遭拆除 (图)
·毛泽东巨雕被神秘地拆除 表面原因没有得到批准 (图)
·河南农村巨大金色毛泽东塑像被当局拆除 (图)
·河南农村建36米高金色毛泽东雕塑 被拆 (图)
·河南农村金色毛泽东雕塑已被拆除
·专家:德国人雷克将毛泽东比作希特勒违法
·毛泽东外孙女 孔东梅的4个关键词 (图)
·曾伯炎:毛泽东运动治囯的恶果 (图)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陈维健
·萧功秦:对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另一种解释 (图)
·江岩声:借题发挥——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击知识分子
·曾伯炎:毛泽东以大乱达到大治批判一一文化革命50周年祭之二 (图)
·任迺俊:毛泽东思想绝不能丢
·长平:巨型毛泽东塑像的建与拆 (图)
·岩石:毛泽东热捧秦始皇:反动邪恶之极
·萧天权:希特勒和毛泽东比较
·未普:毛泽东重回神坛的深层原因
·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谢选骏:习近平的领袖气质远超毛泽东
·谢选骏:毛泽东的俄狄浦斯情结弑父淫母
·独孤行:毛泽东是今日中国社会问题的总根源
·卢峰:找毛泽东教英国搞经济的荒谬! (图)
·王康:思与诗: 漫话毛泽东诗词(下) (图)
·王康:思与诗:漫话毛泽东诗词(上) (图)
·余杰:“习近平主义”是马克思加孔夫子,以及毛泽东加普丁?
·湖滨散人:华国锋是毛泽东亲自指定的接班人吗
·刘东:毛泽东才是中国的实事求是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