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红色高棉兴衰系列(1)西哈努克复辟和共产主义渗透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16日 转载)
     作者:史实 华夏文摘
    
    (作者附言:本文长篇,开始部分枯燥叙述较多,后半部分会精彩。请读者耐心。本文的参考文献出处有2千多条,全部删掉以简洁文章)
    
    柬埔寨,亦称高棉,是东南亚南端的一个热带农业小国,领土18万平方公里,西部东部和北部分别与泰国、越南及寮国(老挝)接壤。柬埔寨有着两千年历史,佛教(Buddhist)是柬埔寨国教,来自印度文明的传入,街上来往的和尚披著鲜黄耀眼的袈裟,民众的问候礼节是僧人般的双手合十,每家安放吉祥神龛。
    
    十六世纪末期,柬埔寨的邻国越南(Vietnam)和泰国(古称Siam)逐渐强盛起来。柬埔寨则轮流成为泰国或越南的属国,也导致泰国与越南之间的长期敌对。1847年泰国再次控制了柬埔寨,泰国人废黜了传统柬王,另挑一位名叫诺罗墩(Norodom)的高棉人,扶植为柬埔寨的傀儡国王,即今日的柬埔寨国王诺罗墩•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的祖先。1863年柬埔寨确认法国对柬埔寨的宗主权和保护义务。法国远征军开进柬埔寨,从此柬埔寨享有了百年安宁。此时越南皇帝也寻求法国保护。1892年法国征服寮国,把越柬寮三国合并为“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法国允许越柬寮三国各自保留其王朝政体及官制。二十世纪中叶,法国试着把民主制度逐步引入印度支那殖民地,在越柬寮三国的君主制中加进一些宪政雏形,消减了君主权力,使得政府开始建立并具有职能,民间获得出版自由。
    
    柬埔寨生产力低下。法国人不干涉柬埔寨的宗教与民族文化,只把法式文化引入柬埔寨,培育了柬埔寨人对法国的感情和对宗主国的认同。法国人还在柬埔寨建设了公路铁路桥梁和发电厂、自来水厂、造纸厂等。此时,金边只有为数不多的法国开办的学校。代表柬埔寨最高教育水准的是金边的西索瓦高中(Sisowath High School),它由柬埔寨皇家和法国殖民当局所共建。日后柬埔寨的许多风云人物都出于西索瓦高中,包括朗诺(Lon Nol)、施里马达(Sirik Matak)、宋双(Son Sann)、乔氏姐妹(Khieu Ponnary,Khieu Thirith)、英萨利(Ieng Sary)、宋成(Son Sen)、乔森潘(Khieu Samphan)、胡宁(Hu Nim)、康克由(Kang Khek Ieu)等人。
    
    当诺罗墩家族的第三代国王去世后,继任国王莫尼旺(Monivong)与他的60位妻妾傧妃的性活动,间接地对二十世纪的柬埔寨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其一,莫尼旺的一个女儿哥沙曼生了个王子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其二,莫尼旺的一个儿子拉塔里生了个王子施里马达(Sirik Matak);其三,莫尼旺在60岁时纳了个17岁的皇家午蹈团女演员为应招妃,日后此妃的一个小表弟沙洛沙(Saloth Sar)间接地借助这个关系从乡村来到金边生活。
    
    从十九世纪起,人类在整体上面临了社会的大转型,即从王朝专制社会向民主自由社会的转型。现代的人在基本权利上的平等要求,推动社会对权力建立起监督、制衡的机制,从而发育出现代的民主政治。民主与自由导致社会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富有活力和智能性、又具备抗风险能力和自我修复功能的复杂系统。在二十世纪里,“众生平等,生而自由”成为不言而喻的普世公理,而公平、公正、人权、民主等等都由此获得天然的合理,普世价值观由此产生,成为全球的共同追求并深入到人类生活的各个层面。
    
    在“共产主义”开始渗入东南亚的时期,一个土头土脑的少年从柬埔寨的磅通省乡下来到了金边。这个其貌不扬,嘴巴半开,说话慢声细气的人,如今被介绍道:“请仔细看看这个人(照片)。你可能对沙洛沙这个名字感到陌生,那么提起他的化名就有如巨钟一样轰响······”
    
    沙洛沙,高棉人,日后成为“红高棉”的一号兄弟(化名波布,即波尔布特)。他身世极度神秘,其毕生唯有两次接受西方记者的采访,两次采访相隔20年之久,而两次记者们提出的第一个迫不及待的问题竟然完全相同:你是谁?
    红色高棉兴衰系列(1)西哈努克复辟和共产主义渗透
    今日,靠着访问他的同胞兄弟沙洛生(Saloth Suong)、沙洛内布(Saloth Nep)和姐姐沙洛荣(Saloth Roeung),以及CNN记者瑞得勒 (John Readler) 深入沙洛沙的出生村庄收集到的信息,世人才对他的身世有了虽然不多但较清晰的了解。
    
    他的亲人分别证明他是1925年1月25日出生在磅通省泼瑞斯博村(Prek Sbou)。他父亲家庭有孩子5男3女。据沙洛沙的亲人们所讲,童年的沙洛沙“小时候胆小而温顺,看到家里杀鸡也会躲得远远的”。1931年他6岁时被父母送往金边,靠一个曾是老国王莫尼旺的“应招妃子”之一的表姐接应。沙洛沙被送到莲花寺庙学习巴利文和佛经,兼当杂工。那个寺庙阴森肃穆,迄今接待了无数对沙洛沙身世好奇的访客。从现有资料来看,少年时的沙洛沙从心理到行为都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在金边,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出生于1922年10月31日,他个子矮矮,比例匀称,精力充足,性情乖张,反复无常。1941年5月初西哈努克登基为新国王。在四十多个王子中,为什么是西哈努克?原因很简单:法国殖民当局“相信一个年轻的花花公子是比较容易被操纵的”。有了时间和王位,西哈努克的色欲爆发,到处寻花问柳,乐此不疲。他甚至不放过老国王莫尼旺的妃子、还有他的表妹(哥沙曼太后妹妹的女儿)和他的姨妈。他曾在24小时内分别与两个女子举行婚礼,他不挑食,大龄妇人和少女,他都不嫌,但睡过后就连名字也遗忘。他很快就有了8男6女共14个孩子。这一系列泛滥的性活动,直到他娶了莫尼克(Monique)之后才停止。莫尼克,1936年出生,法越混血女子,她谨慎稳重,对政治没有兴趣。
    
    二战后,民主与专制这两种潮流发生了直面碰撞,形成在世界范围内两大政治军事阵营的对抗格局。美国主导世界进入了“自由与开放”的国际环境。1946年美国作出榜样,把从日军占领下收复的美属菲律宾给予独立并施以援助。英国受到国际格局变化的压力,终于雍容大度地放弃海外殖民权,用自己对文明的理解,结束了殖民时代。美国倡导国际新秩序,组建了联合国组织(UN)。而法国仍坚持殖民主义,1945年10月法国远征军重返印度支那。
    
    在英属殖民地纷纷获得独立的鼓舞下,印度支那地区要求结束法国殖民统治的民族独立运动也在兴起。到了1947年底,柬埔寨的东部“亲越共”游击队与西部亲泰国游击队,联合组成“伊沙拉阵线”(IUF),武装反抗法国殖民当局。
    
    柬埔寨的亲法势力由皇室势力(代表人物是西哈努克)及保皇派(代表人物是施里马达和朗诺)组成。保皇势力追随皇室立场,但不亲法。保皇势力在乡村拥有支持者:出于长达千年的君主观念和王朝传统,柬埔寨人民普遍认为一个没有国王的社会是不正常的。
    
    1947年10月柬埔寨举行政党竞选。由于民主党拥有知识阶层资源,金边学生走上社会为民主党助选,其中包括沙洛沙。他厌恶学习,没有继续读高中,而是进入金边技校学习木工。22岁的沙洛沙精力充沛,话语不多,肯干。就在这一年(1947),在与“金边学生联合会”的助选学生相互串联时,他结识了一个17岁的西索瓦高中学生英萨利(Ieng Sary),两人从此结下终生不解之缘。
    
    英萨利,1930年出生于越南南部三角洲的交趾支那地区,华裔血统。他高身材、长脸型、额头宽,一幅华人相貌而不是身短肤黝凸额的高棉人相貌。1943年他全家移居金边,改换了高棉名字“英萨利”。英萨利头脑清晰,心机敏捷,出言慎重,喜怒不露,也是个天然的学生领袖,他所到之处总有一些追随者。
    
    从党派的私利出发,民主党政府把法国提供的奖学金的一部分名额,直接给了支持民主党的金边学生们,目的是为民主党培育后备力量。其中一个名额给了为民主党积极助选的沙洛沙。1949年底,沙洛沙奔赴巴黎的一所无线电技术学校。在法国,沙洛沙的学习记录是:起初尚能出席课程,不久便开始缺勤,再后干脆不去上课,他没有通过考试,当然奖学金也就停发了。
    
    此时,苏俄的“共产国际”在法国设立据点,输出共产主义。1950年夏,英萨利也得到奖学金去了巴黎学习建筑学,他在法国一直呆到1956年。那时,赴法学习的柬埔寨青年有数千名之多。英萨利有着策划才干和组织能力,他聚拢了一些思想激进的柬埔寨学生,在巴黎的莱特利尔路(Rue Letellier)15号,那是一家咖啡馆楼上的小旅店的一个房间。他们谈论社会新思潮和柬埔寨的独立问题,这些年轻人对很能迷惑人的马克思理论难免会感到新奇。英萨利组织了一个“马克思主义小组”,成员有沙洛沙、乔氏姐妹乔彭娜莉(Khieu Ponnary)和乔提丽特(Khieu Thirith)、宋成(Son Sen)、秀木(Thiounn Mom)和秀蒲拉西(Thiounn Prasit),侯荣(Hou Youn,中国译为胡荣)、乔森潘(Khieu Samphan)、胡宁(Hu Nim,中国译为符宁)等人。这些人在日后都成为柬埔寨共产主义者。沙洛沙是其中唯一的学业失败者,而侯荣是柬埔寨留法学生明星。
    
    法国共产党把许多的印度支那青年引入了共产主义组织。英萨利、沙洛沙等十几个柬埔寨留学生不久后成了法共党员。在法共的影响下,英萨利“小组”所接触到的共产主义实践样板是斯大林主义。1952年英萨利与乔提丽特相爱了。几个月后,他们挑选了法国巴士底(Bastille)革命纪念日的那一天,在巴黎的一个舞厅里结婚。是年,英萨利22岁,乔提丽特20岁。按法国人的习惯,婚后乔提丽特随了夫姓,叫做英提丽特(Ieng Thirith)。
    
    在柬埔寨,1950年3月22日,越共南方局副书记黎德寿在越柬边界的一个小镇召见柬埔寨的几支“亲越共”游击队领导人暹亨、山玉明、杜萨木(3人都是越共党员),讨论筹建柬埔寨共产党组织。11月,越共下令在柬埔寨和寮国分别组建共产党,指定暹亨为柬共总书记,指定苏发努冯为寮共总书记,还规定柬共寮共必须接受越共的指令和协调。
    
    越共为达成建立河内共产主义政权之目的,借民族独立之名,开场了法越战争。得力于中共的大力帮助,到了1951年越共武装的实力膨涨已超过了驻印度支那的法军总数。法越战争情势开始转变。1954年3月,法军在北越奠边府(Dien Bien Phu)战役失利,法国国内要求法国撤出印度支那的呼声铺天盖地,巴黎只得同意结束在印度支那的殖民统治。1954年7月21日“日内瓦和平协议”签署,法国撤出印度支那。按照日内瓦协议,到1954年10月底,柬埔寨各派游击队也须自行解散,包括总数3千多人的“亲越共”游击队,其中2千人由山玉明带领去北越,受训练并成为共产党干部,组成“柬共河内帮”;剩下的1千人留在柬埔寨,组成“柬共本土帮”,越共指定暹亨为“柬共本土帮”总书记,杜萨木为副书记。“柬共本土帮”在未来几年内没有活动,形同冬眠。越共似乎忘记了柬共,因为他们正在兴奋地忙于自己国家(北越)的“社会主义”建设。
    
    沙洛沙在1953年8月回到金边。有资料说是他的亲兄、越共分子沙洛查(Saloth Chhay)引领他与柬共接上了头,并教给他“革命”技巧。他在磅占省乡村从事了共产主义的秘密活动。温威自述文件提到:1954年4月他作为学生旅行到磅占省三特村(Santey Village),偶然与形迹诡秘的沙洛沙等人同住一个木屋。
    
    1954-1955年,西哈努克打败了柬埔寨民主党,完成了专权复辟。他精力充沛,到各地视察,即兴拜访平民,只为愉悦地检阅自己的权力和权威。他高兴地收下农民的诉状,并且必定责骂官员。这期间,西哈努克自任首相10次,还换来换去地任免首相和内阁40多次。他的春风得意,使他的乖张、轻佻、傲慢、反复无常和异想天开,逐渐加深。西哈努克的最重要的支撑者是坚定反对“社会主义”的施里马达、朗诺等人。朗诺担任军队总参谋长,他发挥了军事才能,依靠美国提供的军事装备援助,在其后几年里把弱小而缺乏训练的皇家军队,改造为柬埔寨国防军,扩展至2万多人。朗诺从此掌管军队,长期担任国防部长。朗诺,少言寡语,沉静威严,体恤下属,深孚众望。施里马达担任警察首脑,负责全国治安。
    
    1955-1965是柬埔寨经济发展的黄金时代。金边有了宽阔的柏油大街、高大的楼宇和体育场,银行、货栈、商店、餐馆林立。汽车穿梭于街道。许多新建的中学小学出现在城市与乡村,还把“西索瓦高中”扩建为柬埔寨历史上的第一所大学“金边大学”。60年代初,柬埔寨繁荣达到鼎盛,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访问金边,羡慕地说“希望未来的新加坡建设得象金边一样美丽壮观。”
    
    在苏联,赫鲁晓夫当权为苏共总书记。他出身于乌克兰的煤矿工人家庭,毕业于莫斯科工学院。他是在30年代斯大林恐怖清洗中幸存下来的少数高级干部之一,他目睹了恐怖清洗的全过程并深为反感。1956年赫鲁晓夫开始触动斯大林主义。2月25日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做了一个震惊世界的《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党内报告,列举大量事实谴责斯大林搞“独裁暴政”、残酷清洗同党,也使数百万无辜的俄国平民丧生等等。他的报告,击垮了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也展示了人性的初步复苏是怎样启动了苏联共产党的改良过程。这一天,理应是共产主义运动最暴虐阶段的终结。但赫鲁晓夫的报告,无意中触发了另一个共产党领袖的一连串的思考、谋略和行动,成为一个更加暴虐的“激进革命”诞生的起始点。未来的事实将展示这个“激进革命”是怎样出现于国家政策上,开启了一个长达二十多年的“链式反应”,使得某些文明悠久的民族比其历史上的任何时刻都更接近于死亡。

(博讯 boxun.com)
1205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于洪君:红色高棉运动始末
·郝建:红色高棉杀戮者——自豪与忏悔 (图)
·中共情报人员笔下的红色高棉
·西哈努克的5个孩子和14个孙子被红色高棉杀害
·审判红色高棉/孔寒冰
·从红色高棉看中国外交历史
·红色高棉--以革命的名义大屠杀
·红色高棉在柬埔寨行凶的史实
·张圳常: 红色高棉瓦解的内幕
·红色高棉时期柬埔寨华人的遭遇
·红色高棉四十年兴亡路 (下)
·红色高棉四十年兴亡路(上)
·为民主柬埔寨(红色高棉)辩护 /汉斯·伊萨克森
·从“红色高棉”到粪青“义和团”匪帮暴动。[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貌强
·刘大生钢铁人口论与红色高棉钢铁婚姻论大比拼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学习就像雕刻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世界律师大会”:对法律与人权的嘲讽
  • 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博客最新文章:
  • 孟泳新陈奎德先生必须给个说法
  • 胡志伟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 谢选骏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 胡志伟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 谢选骏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自由理念/经纬草
  • 谢选骏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谢选骏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 胡志伟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论坛最新文章:
  • 德国5G:执政大联盟打算阻止华为
  • 法国西南暴风洪灾釀1死5伤 6万家庭断电
  • 香港5青少年被拘捕 涉环卫员工被砖砸死案
  •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有待正式批准签署
  • 朝鲜声称再次进行了“重大试验”
  • 厦门豆腐渣工程引关注
  • 香港未来:近半在职青年穷 忧反修例运动后加剧
  • 陆商贸分析平台封四成反修例消息 难达兼听则明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阿尔及利亚大选投票率不足40% 公民社会呼吁抵制
  • 25届气候大会:寻求进入碳中和世界 延长一年谈判技术细节
  • 12中国公民应邀参加美使馆国际人权日活动被拘
  • 五千名大陆官员透过「专业交流」假邀请函赴台观光台湾要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