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邛老:贫血的太阳——校园拾荒之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25日 转载)
    年轻的时候,伟大领袖美言我们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可是,正当风华正茂,本也该指点指点江山的我们,却运交华盖,成为倒霉的一代。人民公社,大跃进,大办钢铁,大饥荒,大文革,大文革中大上山下乡,“革命”花的甚么样玩意儿,都栽到了我们头上。这等“太阳”,在“低标准,瓜菜代”的岁月,在长身体长知识的关键时刻,“糠菜半年粮”的生活,“半工半读”的教育,生理和知识都严重贫血,可谓一代贫血的太阳。似水往事,四十余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但许多在学生时代被磨练的情节,时时还浮现在梦魇中。
    
     大跃进锣鼓声仍余音绕梁,大饥荒的魔影已笼罩神州大地。人人购粮的米簿都被控制在共产主义的公共食堂里,我们的也由中学饭堂统管。在共产风盛刮的年代,公务劳役司空见惯,饭堂拉夫学生也顺理成章。因此运米背柴养猪种菜就成了我们课外的第一重任。除每周雷打不动的校园劳动外,周末还得远去二三十里外运米背柴。没有蓋上完成任务的章,即使有饭菜票,也打不到饭菜。

    
    所有劳动中,打猪草最轻松。一把刀,一个背篼,在食堂领了中午的馒头,与同窗好友三三两两,悠悠晃晃地出了城,在田间地头一边玩一边找猪草,东一把西一把地瞎捞。偶尔发现能进口的草莓野果,就毫不含糊地敬供那缺少油荤的五脏庙。如是鱼腥草之流的野菜,则採入小挎包,留待晚饭加个凉拌菜。如若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暂且忘却肚儿造反,任性撒野狂歌,待日影西斜,匆匆把枝枝叶叶,凑够指标,打道回城,过称交差万事大吉。
    
    背米则是最频繁的劳作。那时机动车辆罕见,学校运输皆靠板车人力,学生则是天然劳力资源。近千师生员工及家眷的口粮,全依赖一般发育不良的花儿朵儿,车拉人扛运回学府。只要一声令下,十来人吆吆呵呵拉上板车,就去粮店运回数十麻袋。有时粮站没米,还得远征乡下粮仓。而出兵之处,若未通车路,肩挑人扛,长途跋涉之事常常发生。所用工具最原始的没过一条裤子,裤腰裤管一扎,尽可容纳三五十斤米粮,据说这还是老革命的传统。
    
    有次得到紧急通知,城里粮仓快空,动员全城去山区运粮。来回几十里崎岖山路,需起早摸黑才行。那天五更时,我们已到达一峡口,沿着峡谷的小路盘旋而上。山崖下巨石嶙嶙,白浪轰鸣,河水急泻而下。还未到半崖,就听得前边人声嘈杂,走近了一看,才知出了事。两个民兵守在崖边,晨曦中,隐隐约约可见崖下的大岩石上,玩具样地躺着个女的,白色的围巾和米口袋钩在崖下的树梢上,留下一个问号!也不知她的生死,也不见有人救援,民兵只催促人们赶快通过失足的现场。许多年后,背米的细节都忘了,那白色的问号却深深地刻在记忆中。
    
    食堂烧柴,耗费很大,一月半月就轮到我们背柴。大约司务长特钟情高山峻岭,采办柴火的地方,多为遥远的山区。司务长短小精悍,瘦骨如柴,所買柴火也如其人,枝枝叉叉的很难侍候。我们背上几十斤柴火,在林间小道上钩钩挂挂,拉拉扯扯,翻山越岭,爬坡上坎,几十里山路,整得我们皮塌嘴歪,叫苦不迭,我们常常恨他恨得牙痒。很多时候山路狭窄,必须竖起背柴, 柴火长度超过了身高,这对我是特别的苦难。因营养不良,个头矮小,柴背低了,刺着脚肚,背高了,重心前栽。上坡虽痛苦,下坡更危险,遇到直上直下的石梯,往往顾前顾不得后,僵硬着膝头,一步步往下拖,柴火碰着石阶,一路发出剥剥声, 被高个的同学嘲笑为“敲木鱼”,真是苦不堪言。有次从河边断崖绝壁上的羊肠小道下来,回头一看,吓了一跳,真不敢相信自己竟能把七八十斤的柴火从上面弄下来。
    
    为减轻和应付这要命的劳役,久而久之,我们也想出了些古灵精怪的办法。遇到陡坡,飞起一脚踢将下去;碰上顺路水渠,牵着它漂上一程;七弄八弄地少了斤头,路边弄点树枝凑数;有时在城外小河里与它共游一阵,拉上岸晒干表面,重量准保超额;更有一仁兄干脆偷偷跑到河里游够了,消耗完干粮,美美地睡足,再摸到近处的建筑工地,拉几块丢弃的烂棺材板去交差,好在记称的工友只要重量,并不拘泥是何等柴火。我等得知都夸他绝了。
    
    随着“自然灾害”的推移,粮食供应减少,为解决肚儿闹革命的问题,我们发扬了老红军的光荣传统,品尝草根树皮不当一回事,食堂也经常推陈出新一些新产品,印象最深的是老虎姜馍馍和小球藻馒头。“老虎姜”是山沟水边的野姜,根部很大,味道略苦,有姜和草药的浓郁气味,纤维很丰富,猪都不光顾的。毛泽东说“群众是创造历史的英雄”,饿慌了的“英雄”们,从野外挖回上千斤的野姜,砍下头来,打碎和米磨成浆,做成馍,虽然难以下咽,药味晕头,但丰富的纤维,增加了体积,安慰了饥肠,延长了“进口”的过程,同时却也延长了“出口”的时间,往往几天才能拉出像羊儿拉的干粪球,此间痛苦,只有过来人才能得知。
    
    食堂还发明了青苔米糕, 要同学们在小河里捞回如长发一样的水草,弄碎后和米浆拌匀,蒸成淡绿色的米糕, 味道尚可,只是带腥,有些像海带,但长发飘逸的水草中,总会加杂些纠缠不清的小钉螺和细沙,口感欠佳。
    
    最绝的是小球藻,据说是党中央推广的先进产品。党委挂帅,生物老师督阵 在橱房旁建了几个又大深的池,灌满尿水,几天温暖的阳光下,色彩渐渐变绿,液体渐渐变浓,一个多星期后,汤汤水水的舀进厨房,和面做成了小球藻馒头。天真烂漫的“小太阳”们,吃着带膻味的馒头,真的相信党的话,“这种科学的食物,营养极大丰富”,党的温暖克服了我们的恶心。
    
    挖野姜,捞水草只是小打小闹,种菜成极其重要的事项。随着大饥荒的发展,我们每月的口粮减少到十几斤,在“瓜菜半年粮”的革命号召下,校内停了一切课外活动,挖了所有的运动场,平了花坛,统统种上了救命的作物。萝卜南瓜,红苕青菜,甚么高产种甚么。校内种满,附近已无寸土可挖,又向高山进军,建农场。几百师生刀耕火种,在山林间烧出一片空地,撒上了包谷。生物老师原也不是务农材料,却出山挂帅,号令三军。但所选的山高水寒之基地,只瞎闹了一季,颗粒未收,一半未出土,一半孝敬了老熊山猪。只可惜了我们几十里山路背上去的肥料。
    
    校内有一肥料场,把大粪用草木灰拌了,堆得尤如小山,老远就闻到其味熏天。每逢送肥上山,不分男女同学,每人满满的一背篼。尽管都有烂衣烂布扎成的厚厚的背垫,粪水和汗水仍然浸透了内衣,顺着背心流下。我们的队伍一过,三十里路香不断,人人侧目掩鼻。
    
    在饥荒横扫下,农村劳动力大削弱,公社大片土地丢荒,我们才有幸借用他们无力耕种的荒地,开办农场,不用再与高山上的老熊猴子争夺了。
    
    开荒种菜刚有了些成效,又得守夜防盗。那个冬天公社的食堂多已断粮,城里的人已把米糠芭蕉根当成救命宝贝,人们饿疯了,我们的农场自然成其最佳目标。同学们轮流缺课,日夜守卫在田边地头,与来犯之敌展开阵地战,游击战,拉锯战。为避免监守自盗,每班起码两人,互相监督举报。为了奖励守夜人员,每晚发二两额外的夜餐粮,但这丁点东西那顶得住彻夜巡逻耗的能量。好在允许我们采些老菜叶菜梆煮菜粥充饥,只要不染指红薯萝卜等有块莖的角色,就不祘作奸犯科。但此纸上规定,实在抵挡不住这些植物对噜噜饥肠的诱惑,时时会发现整齐的菜地缺了窝,在偏僻处又找到未被彻底灭跡的红薯萝卜皮,直到查办了几个嫌疑犯,偷吃红薯箩卜的事才有所改变。有一次,视察菜地的老师发现情况,东一颗西一颗的萝卜无精打采,浇水施肥都没用,菜叶很快就枯萎,连植物老师也百思不得其解,判定为疑难怪症。直到连拔几个起来,土下的萝卜头都不见了。我正在一旁心跳加速,旁边一战友忙向老师报告,发现老鼠洞,老师仔仔细细地查看了鼠洞后说:“好利害的田鼠啊!居然会打地道战!”他哪知道这正是那仁兄的杰作。有次值班,那老兄当着我面,一面拧下萝卜头,再把尾巴插入土中,一面告诉我,田鼠光顾过的萝卜才最甜,我当然也不拒绝品尝田鼠留给的甜点,反正第二天交班时仍是满园春色,毫无破锭。
    
    元旦将临,在我们几个月辛苦下,山上的萵笋长势喜人。食堂准备用来过节加餐,要我班加紧看守。尽管山高路远,我们不分昼夜地前往巡逻。团支书记和我当夜班的那天下午,我们未上完课就往山上赶。大半天山路,仅用了三个多小时。到目的地,满天的晚霞仍照在守夜的茅棚顶上,而我们的心却掉进了冰窟里。眼前景象惨不忍睹,我们辛苦种的菜地已被洗劫一空,劫后余生的只是几颗老弱残兵。在满地碎叶间,还可见许多草鞋和光脚板印。不用猜测我们都知道是谁干的。附近早垂唌我们菜地的社员,瞄准我等换班之机,扫荡了我们的莴笋。支书忿忿地叫苦不迭:“这个夜还有个球守头!”。对着周围那些饿疯了的农民伯伯们,我们俩未成年的中学生,除了大喊大叫骂了一阵,在这荒坡野地黄昏之时又有何法呢?
    
    吃饱了菜叶粥,我们缩进草棚里蒙头大睡,半夜被“空-空-空”的声音惊醒。爬出草棚,四面月光如水,群山如烟似雾,幻影般展现眼前。那种很有节奏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空山谷里,月光下,显得更加诡異。顺着响声我们摸上山梁,发现对面山坡上,一对夫妻正一锄一锄地在开挖丢荒了的菜地。我们一下全明白了,心里激起阵阵酸楚······
    那时流行一句标语:“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公共食堂是心脏······”。这“心脏”砸了千家万户的资本主义小锅灶,“桥梁”兼并了亿万农民的土地。尽管饿蜉遍野,赤地千里,上好的田地荒芜,农民要种点小菜救命,却斥责为走资本主义。他们失去了世世代代耕种的土地,失去光天化日之下劳动的权利,只能在月黑风高之夜,偷偷摸摸的在荒坡上求食。比起来,我们城市人口,虽也在饥荒中,仍有十多斤吊命口粮,死人之事虽经常发生,但是,首先被共产主义“桥梁”大批地送上“天堂”的,却正是生产粮食养活我们的农民!想到此,早些时候,由菜地被洗劫一空所引起的恨自然消失,泪随着一下一下的挖地声淌了下来。
    
    2015-6-20定稿于佛州奥城
    
    来源: 华夏文摘 (博讯 boxun.com)
37310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跃进”的真相!
·历史回顾:一、从“抗美援朝”到“大跃进”— 档案库节目回放
·高华:大跃进运动与国家权力的扩张—以江苏省为例
·大跃进 中国受高等教育人数增长500%
·京津冀42万亿投资,大跃进又来了?(视频)
·张闻天庐山泄愤大跃进 叫板毛泽东 (图)
·中国又搞铁路“大跃进” 一天新建4条
·农业部:土地流转不能搞大跃进
·历史虚无主义——庆毛诞避谈大跃进和文革
·中国军火出口大跃进 “北约”惊呆
·景山议政:辩论大跃进饿死四千万人谁之过!?
·清华学者:计划生育危害性比大跃进和文革更大 (图)
·胡祖六:中国城镇化盲目模仿 满街汽车处处大跃进
·中国高速公路负债超千亿元 与长年大跃进建设有关
·冯骥才炮轰“文化大跃进”
·文联冯骥才狠批各地在搞「文化大跃进」
·南都报揭秘大跃进安徽饿死500万人
·洪深:人民日报副总编承认大跃进饿死3000多万人
·衰李克强启动核电大跃进
·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 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牟传珩
·造楼大跃进产生多少抗震隐患屋/田嘉力
·高校大跃进培养的是奴才与愤青/ 张鸣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阿尔及利亚大选投票率不足40% 公民社会呼吁抵制
  • 25届气候大会:寻求进入碳中和世界 延长一年谈判技术细节
  • 12中国公民应邀参加美使馆国际人权日活动被拘
  • 五千名大陆官员透过「专业交流」假邀请函赴台观光台湾要全
  • 欧盟2050年碳中和计划 波兰为啥不同意
  • 台湾大选“中国因素”如影随形 美助理国务卿吁北京勿扰
  • 法国日化香精公司——乐尔福在中国投资建厂
  • 英保守党立法选举获压倒性多数,约翰逊承诺如期脱欧
  • 抗争化整为零 破坏变野猫式 今早数十人步行上班抗议 多区
  • 达赖喇嘛:从香港局势可见极权制度不适合中国
  • 玻利维亚前总统抵达阿根廷 计划长期政治避难
  • 韩国瑜提出支持立难民法 蔡英文竞选办回应:勿选举炒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