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李鸿章临终:身着殓衣,呼之能应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0日 转载)
    
    
李鸿章临终:身着殓衣,呼之能应

    (书摘)1900年12月底,李鸿章开始生病,一个月后高烧不退。1901年7月,李鸿章病情加剧,不能视事。9月,又患上伤风,“鼻塞声重,精神困倦”。《辛丑条约》签字后,李鸿章的病情急转直下,饮食不进。两个月后,部下周馥接到李鸿章病危的消息,赶到贤良寺前来探望。李鸿章此时已病入膏肓,身着殓衣,呼之能应,口不能语。1901年11月7日中午,周馥哭号着说:“君有何放心不下,不忍去耶?公所经手未了之事,我辈可办,放心去吧!”李鸿章忽然嘴唇喃喃颤动,两行清泪从眼窝中滚出,须臾气绝。终年78岁。本文摘自《重读李鸿章》一书,作者牛贯杰,东方出版社出版。
    
    1901年11月7日,李鸿章在屈辱和病痛中辞世。生当“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李鸿章,生前身后都遭到诟病。毁者云其因循守旧,苟且偷安,不思进取,丧权辱国;誉者则曰他尽心竭力,为民担忧,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梁启超在其皇皇大作《李鸿章传》中写道:“鸿章必为数千年中国历史上一人物,无可疑也。”一个政治人物,能在近四十年的政治漩涡中始终屹立不倒,着实不易。李鸿章却在内忧外患的近代中国做到了。
    
    李鸿章是中国历史上的悲剧人物。作为政治家,他在各个方面都遭到了“惨败”。军事上,由于任人不当,没有依靠专家治军,尤其甲午一战,二十余年之苦力经营付诸东流;洋务上,因难以作出实质性改变,企业终未获得独立性而听命于官僚;外交上,由于昧于世界大势,频频被洋人所欺。
    
    纵观李鸿章一生,他是个失败者。他并未使中国走向富裕与强大,甚至临死时也没见到独立自主的中国。梁启超对此做了精确的总结:“知有兵事而不知有民政,知有外交而不知有内政,知有朝廷而不知有国民。曰责人昧于大局,而己于大局先自不明。曰责人畛域难化,故习难除,而己之畛域固习,以视彼等,犹不过五十步笑百步也。”
    
    细细体味梁氏所说的李鸿章之不足,其实是当时的中国人普遍面临的困顿迷茫。李鸿章个人亦无法逃脱时代套在他思想上的枷锁。正是这剪不断、理还乱的诸种矛盾交织困扰,构成了近代中国人的特殊心态,李氏一生莫不如此。
    
    1900年,八国联军发动对华战争。联军很快攻占天津,进入北京。慈禧带光绪帝出逃西安。逃亡途中慈禧以光绪名义发布“罪已诏”,授予李鸿章为全权大臣,令其迅速办理谈判事宜,朝廷“不为遥制”。李鸿章再次临危受命,北上调停。李鸿章首先致电英、法、德、俄、日五国公使,提出“先靖内乱,再议善后”的解决方案。列强表示同意李鸿章北上。李鸿章离开广州时,曾对南海知县裴景福感叹:“内乱如何得止?我不能预料,惟有竭力磋磨,展缓年分,尚不知做得到否?我能活几年,当一日和尚撞一日钟,钟不鸣了,和尚也就死了。”
    
    李鸿章于上海启程北上,由俄国军舰护送抵达天津。李鸿章垂暮之年,看到熟悉的天津城如今残破不堪,不禁放声痛哭。其幕僚梁肯堂曾记曰:“相公时下忧时泪,谁道而今非哭时?譬以等闲铁如意,顿教捶碎玉交枝。皇舆播荡嗟难及,敌垒纵横不敢驰,曾是卅年辛苦地,可怜臣命已如丝。”
    
    李鸿章马不停蹄,赶至京城。此时的北京城亦是一幅惨景:“京师尸积遍地,腐肉白骨路横”;“火焚数千万家,昼夜烈焰腾空”。李鸿章在京城下榻于贤良寺。京城各国驻军只承认奕匡和李鸿章两位全权大臣的居住之所为中国地方,其余均为“外国辖境”。其实,奕匡住宅外有日本兵持枪护卫;李鸿章住所亦有荷枪实弹俄国兵把守,外国报纸评论云:奕匡“如一囚徒”;李鸿章“实际上是受到礼遇的俘虏”。
    
    经过9个月的艰苦谈判,1901年9月7日,李鸿章与列强签订了近代以来最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签约之后,李鸿章在给朝廷的奏折中写道:
    
    臣等伏查近数十年内,每有一次构衅,必多一次吃亏。上年事变之来尤为仓猝,创深痛巨,薄海惊心。今议和已成,大局少定,仍望朝廷坚持定见,外修和好,内图富强,或可渐有转机。譬诸多病之人,善自医调,犹恐或伤元气,若再好勇斗狠,必有性命之忧矣。
    
    李鸿章为签订和约竭尽了全力,离死亡越来越近。
    
    1900年12月底,李鸿章开始生病,一个月后高烧不退。1901年7月,李鸿章病情加剧,不能视事。9月,又患上伤风,“鼻塞声重,精神困倦”。《辛丑条约》签字后,李鸿章的病情急转直下,饮食不进。两个月后,部下周馥接到李鸿章病危的消息,赶到贤良寺前来探望。李鸿章此时已病入膏肓,身着殓衣,呼之能应,口不能语。
    
    1901年11月7日中午,周馥哭号着说:“君有何放心不下,不忍去耶?公所经手未了之事,我辈可办,放心去吧!”李鸿章忽然嘴唇喃喃颤动,两行清泪从眼窝中滚出,须臾气绝。终年78岁。
    
    李鸿章的一生,他自己曾这样概括:“予少年科第,壮年戎马,中年封疆,晚年洋务。一路扶摇,遭遇不为不幸。”
    
    是的,就仕途名位而言,李鸿章是幸运的。他抓住了时代提供给他的所有机会,青云直上九重霄。然而,这时世的艰难困顿,既是他一切荣耀的来处,也是他一切屈辱的源出。
    
    这古老的中华帝国,穿越千年历史的尘埃,终于接近了她的终点。她是如此的疲惫、衰老,在英气勃勃的现代文明之前,这般的捉襟见肘,窘迫难堪。然而,她还不甘心就此退却,她还试图挣扎。但这挣扎愈是激烈,其结局愈是凸显出命运的无奈与历史的无情。
    
    在滔滔历史洪流前,人只是沧海之粟,所有的反抗总是无力。李鸿章也是无力的,这是他的不幸。这也是适逢其时的每一个中国人的不幸。
    
    时局惟艰,干戈未息。临终前,李鸿章依然无限牵挂,吟诗一首:
    
    劳劳车马未离鞍,
    
    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乱,
    
    八千里外吊民残。
    
    秋风宝剑孤臣泪,
    
    落日旌旗大将坛。
    
    海外尘氛犹未息,
    
    诸君莫作等闲看。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08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百年前李鸿章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实录(图)
·刘仲敬:自以为和被以为重要的李鸿章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 陳正人玩弄花旦汪
  •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陶鑄霸佔有夫之婦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 冥想者(二)
  •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 素食者更残暴
  •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 高崗搞女人無數蕭華強姦聶榮臻侍女葉向真罵乃父老不正經
  •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 劉少奇心恨手辣殺恩人
  • 戚本禹披露:鄧小平罔顧人倫誘姦父妾
  •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 博客最新文章: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倾吐心思
  • 胡志伟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 谢选骏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 胡志伟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 谢选骏英国的海盗大学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 少不丁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 刘蔚挣不到美元,共产党多半垮台
  • 谢选骏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 胡志伟田家英罵皇帝被殺汪東興向毛下跪求饒
  • 廖祖笙廖祖笙:“二中央”部署打脸习近平
  • 谢选骏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 张杰博闻华春莹“泼妇骂街”羞辱了谁?中共与恐怖主义蛇鼠一窝
  • 三鞠请安听听广州市委宣传部是如何睁着眼睛说假话的
  • 谢选骏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 生命禅院一团有关“性”的迷雾/雪峰
  • 滕彪美国大学生指控「抖音」海外版窃取用户数据并传回中国
    论坛最新文章:
  • 欧洲议会外交安全报告忧专制政权网攻破坏台大选
  • 法专家:欧洲一带一路协议签署国贪腐指数均超高
  • “黑色星期四”启动法国反退休改革示威
  • 华为二次控告美国政府将其排除其参与联邦补贴项目“违宪”
  • 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起步 公交全面瘫痪
  • 港警奉旨“止暴制乱”半年抓了5856“暴徒”四成是学生
  • 法新社:女友要香港警察男友辞职否则就分手
  • 意国会不满陆阻黄之锋作证通过调查港警暴决议
  • 港泛民25名立法会议员动议弹劾特首林郑月娥
  • 大选临近的台湾 民主风景这边独好
  • 德国有可能法律禁止华为参与5G
  • 肯尼亚中资铁路 进口商被迫使用反提升运输成本
  • 大罢工登场 法国国铁:90%高铁列车将停驶
  • 全法大罢工前两天 游客请不要前往凡尔赛宫
  • 法国将迎来黑色星期四 巴黎出动6000名警力
  • 当心!政府推广“清洁煤” 河北多人中毒死亡
  • 美专家:王立强非共谍却让外界窥见中共情报系统运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