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段协平:张伯苓与周恩来、蒋介石的两段情谊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1日 转载)
    
    
     摘要:像张伯苓这样的人,在天地玄黄后,一准“寿多必辱”。他躲过了不久就要袭来的镇反风暴,躲过了随后不几年的那场“阳谋”。不然,等到他看到卢作孚辈一个个自杀,特别是看到后来许多熟人在反右运动中自虐和虐他,还不知道心里有多悲催与惊恐。更无论“文革”了

    
    1949年前,作为一位私立大学校长,同时与周恩来和蒋介石过从甚密,甚至不乏知遇之恩者,大概就只有张伯苓了。
    
    张伯苓是南开大学之父。没有张伯苓,就没有南开大学。近代著名诗人柳亚子的哲嗣、旅美散文大家柳无忌在其《《张梅两校长印象记》中这样评价张伯苓:“张校长有如一座巍巍南山,令观者不胜仰止,生着尊敬的心情”。
    
    恩师
    
    张伯苓年轻时就向自己的恩师、清朝二品大员、学部左侍郎严修表态:“宁以身殉,不为利诱,终身从事教育,不为官。”随后,他就在严修的全力支持与帮助下创办了南开中学,时为1904年。为了创办这座新式学校,张伯苓东渡日本考察,购置教具和教科书,把全部精力和满腔热情投入到南开中学这座新式教育学校的经营中,筚路蓝缕,终于使南开中学声名鹊起,以至于1911年,直隶提学使傅增湘下令,将天津两所业绩不善的中学并入南开,同时每年拨入经费3600两白银。1913年,周恩来进入南开中学就读。
    
    从此,周恩来与张伯苓结下了不解之缘。据《先生》一书介绍,“周恩来在南开求学时家境不富裕,常在校外小摊上吃一碗白水煮豆腐充饥。张伯苓知道后,免除了他的学费。”在南开中学,享受这个待遇的,只有周恩来一人。张伯苓常请学生到自己家里吃饭,想来,作为家境不富裕但学业优秀的周恩来,不能不是张家的常客吧。1917年,周恩来以优异成绩从南开中学毕业,东渡日本求学。也是在这一年,张伯苓决意创办南开大学。为此,他辞去南开中学校长职务,到美国著名的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求学,先后参观考察美国大学和中小学近50所。“归国时途径日本,南开中学的优秀毕业生周恩来前来探望恩师。张伯苓骄傲地对他最疼爱的学生说:‘以后你可以回天津,上南开自己创办的大学。”(引自《先生》)
    
    1919年9月南开大学正式开学,周恩来如约而来,成为南开大学第一批96名学生中一员。经张伯苓特许,周恩来免试进入人文科。但只在这这里读了四个月,就因为领导天津各校学生数千人赴直隶省公署请愿被捕。
    
    据南开大学前校长侯自新《周恩来与南开大学》文章讲,周恩来被捕后,“南开大学校长办公室秘书伉乃如立即通知张伯芬校长, 张、伉一起去誉察厅拘留所看望周恩来等。后来学校迫于当局压力虽然将周恩来等除名, 但严修、张伯苓等对周一直怀有深厚感情。周恩来等人胜利出狱后, 严、张商议以‘范孙奖学金’资助周赴欧洲留学,并征求了校董们的意见。事后, 周恩来亲到严宅拜谢,周又写信给严修请其代写出国介绍信, 转天,严修即给驻英公使顾维钧写信, 并附函周恩来。南开和严修给予周的帮助为他的前程提供了一个契机。严修为资助周恩来, 特在严家帐目上为周单立了户头, 除第一年的用款是用支票交周携走外, 以后他在欧洲多年都是寄款, 每半年一次, 准时不误。如年严修日记载有‘李琴湘来, 余将补助李福景、周恩来之学费华币八百元, 交伊持去。’严修和南开在经济上对周恩来的帮助, 不仅使之免受饥馁之苦, 而且周不必像其他旅欧青年那样花很多时间从事体力劳动。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写道‘ 周在欧洲时, 他本人的经济支持者是南开大学一位创办人严修。与其他中国学生不同, 周在法国时, 除短期在雷诺厂研究劳动组织外, 并未参加体力劳动。他从一位私人教师学习法语一年后, 即以全部时间从事政治活动。’周恩来在欧洲一直与南开及严修、张伯苓、马千里等保持着通信联系, 学校刊物时常登载他的信息周恩来加入共产党后, 有人曾向严修进言, 不要再资助已经是共产党的周恩来, 严修不为所动, 以‘人各有志’作答, 仍然继续给周寄款。对此, 周恩来始终感念不忘。”周恩来到了延安,在接受天津一家英文报刊华北明星报的外国记者的采访时说,我在天津南开读中学、大学。这个学校教学严格, 课外活泼, 我以后参加革命活动是有南开教育影响的。请你回到天津后, 在南开大学张伯苓校长前代我问候。”周恩来留学归来,参加革命,或隐蔽上海,或进入苏区,十几年间,与张伯苓断了来往。1936年5月15日,周恩来于瓦窑堡致函张伯苓,信一开头便说:“不亲先生教益,垂廿载矣。曾闻师言,中国不患有共产党,而患假共产党。自幸革命十余年,所成就者,尚足为共产党之证,未曾以假共产党之行败师训也。”此前,严修于1927年去世。
    
    1937年“七七”事变不久,南开大学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组成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张伯苓因为要为重庆南开中学筹款,奔走重庆、南京、汉口、长沙等地,与周恩来有了见面的机会,通信也更多起来。据梁吉生文章介绍,1937年10月,南开大学学生辗转到达南京,一些同学要求投笔从戎,张伯苓立即写信给周恩来,介绍他们去南京傅厚岗八路军办事处接洽,周恩来都妥为安排。
    
    1938年5月,张伯苓为重庆南开中学筹款来到武汉。周恩来作为中共中央代表团和中共长江中央局负责人,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也常驻武汉。张伯苓到武汉后,南开校友奔走相告,他们集合了108名校友在汉口金城银行二楼欢迎张校长。周恩来偕邓颖超及刘清扬联袂而至。
    
    抗战胜利后,国共内战重启,周恩来回到延安。此后,张、周师生天各一方,二人之间的关系也渐行渐远。
    
    知遇
    
    张伯苓与蒋介石既非同乡同学,也没有师承关系。让他们走到一起且结下深厚情谊的,还是南开。
    
    张伯苓在创办了南开中学和大学后,又相继创办了南开小学和女中,声誉日隆。据江沛先生的《蒋介石与张伯苓及南开大学》介绍,1928年冬,国民政府秘书钱昌照奉蒋介石之命考察平津高等教育。钱氏回南京后,在向蒋介石汇报时,称赞南开大学办得好。蒋介石立即电令张学良补助南开大学经费,令张伯苓十分感激。12月18日,张学良在沈阳与即将出访美国的张伯苓会面,并允诺捐20万元,分10年付给,每年2万。这是目前看到的蒋介石与张伯苓交往的最早记载。
    
    此后,蒋介石对张伯苓在南开教育上,几乎是有求必应。现将《蒋介石与张伯苓及南开大学》中有关这方面的情况摘录如下:
    
    1930年12月24日,张伯苓应邀赴南京参加全国运动大会筹备会议,拜会了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等党政要人。蒋介石“对南开校风及张伯苓三十年如一日的办学精神尤为钦佩,更同情南开的经济状况,答应将设法补助南开”。此后,张伯苓多次致信蒋介石,声言南开“经济维持目前实无能为力”,请求“中央特别谖[援]手”。蒋介石电请张学良代为“拨款为助”。
    
    1936年1月,张伯苓感到南开学校在天津面临日军的极大威胁,致信蒋介石与教育部长王世杰,提出“拟在重庆购地建屋,先开办南开中学第一分校”,请求政府支持。“蒋介石当即写信给教育部,联系当时的四川省主席张群,让他先垫付5万块钱给张伯苓。于是,张伯苓亲自入川,在巴渝大地的嘉陵之津先后购地800余亩,创办了后来被千百万重庆人赞誉为‘人才的沃土,院士的摇篮’的重庆南开中学。”(见《先生》)1月20日,张伯苓受邀赴杭州参加蒋介石任校长的航空学校第五期毕业式。30日,在南京与蒋介石、吴铁城共进晚餐时,张氏再向蒋氏提出,抗战建国必须建设四川为根据地,而四川的建设必先从教育、实业、交通入手,蒋介石言听计从,张伯苓甚为感动。
    
    所以,当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后,南开教授会立即发出谴责张学良的电文。张伯苓同时致电张学良,呼请释放蒋介石。12月16日,行政院长孔祥熙致电张伯苓,以“吾兄与汉卿相知甚久,此时一言九鼎,当有旋转之效。可否即请尊驾径飞西安,力为劝导,抑先飞京,面商进行之处”。张伯苓慨然赴京,与孔祥熙等国民政府要员协商解决事变方案。后因局势复杂,张伯苓暂回天津等待时机。12月26日,得知蒋介石返京,张伯苓去电致贺:“我公平安抵京,举国腾欢,同申庆祷,特此慰问”。
    
    1937年2月,张伯苓应国民政府邀请赴江西参观访问,蒋介石亲电江西省主席熊式辉予以接待。5月,得知重庆南渝中学办学成功消息的蒋介石,委托南开出身的行政院政务处长何廉转交张伯苓在川办学补助费,明确表示“如川省未列预算,准由中正设法另拨”。1937年前,国民政府已有建设西南基地的构想,蒋介石曾有请张伯苓出长四川大学的设想,但被张伯苓以“在先与严范孙先生有誓约,愿终身办理南开”婉拒,蒋介石也只能作罢。
    
    1937年7月29日,日军轰炸被视为眼中钉的南开大学,损失惨重。8月1日,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约见平津教育学术界人士张伯苓、蒋梦麟、胡适、梅贻琦、陶希圣等。会谈中,张伯苓慷慨陈言:“南开已被日军烧掉了,我几十年的努力都完了。但是只要国家有办法,能打下去,我头一个举手赞成。只要国家有办法,南开算什么?打完了仗,再建一个南开”。蒋当即安慰张伯苓:“南开为中国而牺牲,有中国即有南开!”这个许诺后来成为张伯苓向蒋介石申请经费时必提的一句话:“南开师生都感念领袖对南开的承诺,有中国即有南开。”言下之意,办学又缺钱了。(见《先生》)
    
    自1937年11月起,教育部总务司开始拨给南开大学国立经费,补助费2333.1元;12月经费计法币5000元,另有补助2333元。1938年,南开大学全年经费13500元,1939年度补助费30800元,1940年度补助费30800元,1941年度补助费29501元,均由教育部发给。南开大学得以在政府支持下艰难重生。1942年2月13日,张伯苓拜会蒋介石并就南开复校问题进行了初步沟通。蒋介石“仍本‘有中国即有南开’之诺言,允对我校复校时,与国立大学同等待遇”。
    
    蒋介石十分敬重张伯苓及其所创事业。1944年1月,国民政府授予张伯苓一等景星勋章。4月5日,张伯苓70寿庆,蒋介石亲书“南极辉光”条幅祝寿并附长篇贺词。10月16日,蒋介石探望病中的张伯苓时称赞:“希望中国的学校都能办得象南开这样好”,“要推广南开的教育精神和方法”。抗战结束之际,张伯苓向蒋介石推荐曾在战前任天津市长的张廷谔为战后天津市长,蒋介石准其所请。陈果夫等人提出反对意见,蒋介石以“有关天津的事要尊重张伯苓先生意见,马上不能改变,以后我再想法调整”为由,拒绝收回成命,蒋介石对于张伯苓之尊重,可见一斑。
    
    1942年,张伯苓因病前后两次住院,每次蒋介石都专程到院探望,并指定安排张氏到当时医疗条件最好的中央医院就诊,关怀备至。抗战结束后的1945年冬,张伯苓胞弟张彭春自美国归来,见兄病情依旧,遂劝他赴美根治。当时,正巧哥伦比亚大学邀请张伯苓赴美接受荣誉文学博士学位,张伯苓决定赴美。得知消息后的蒋介石,以个人名义赠送张伯苓医疗费1万美元。在美治疗期间,张伯苓不慎腰部摔伤,驻美大使顾维钧又奉蒋介石之命赴纽约慰问,蒋氏再赠医药费5000美元。
    
    1946年1月,蒋介石即通过中国驻美大使魏道明询问张氏手术后的病状。7月,在张伯苓授意下,南开大学再次呈文蒋介石要求其协助解决南开大学复校问题,蒋介石都尽可能地予以满足。1949年1月1日,迫于桂系压力,蒋介石下野,仍对避居重庆沙坪坝津南村的张伯苓给予了关怀。3月23日,蒋介石电令重庆行辕主任张群代其慰问张伯苓,“如其经济困难,请代为核发,当由中归还也”。3月28日,张群奉蒋介石令,赴张伯苓在沙坪坝住处慰问,并代蒋氏送现金200万元。6月30日,蒋介石再电张群并转张伯苓,表达挂念其病身之情。
    
    悲剧
    
    抗战胜利,内战重启,张伯苓与蒋介石的关系走到了尽头,与周恩来的关系也出现了微妙变化。
    
    据《先生》书言,1949年11月,在刘邓大军势如破竹、兵临重庆的危急时刻,蒋介石仍然两次探望危城中的张伯苓,催请他或者到美国,或者“去台湾也可以,无论去哪儿,生活一切等,都由我想办法。”蒋介石离开重庆赴台后,又再令蒋经国:“给先生留下一架飞机,几时想走就几时走”。让蒋介石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张伯苓也接到了周恩来托南开校友带的信:“不让老校长动”。或许他相信有周恩来照顾,自然无忧。况且,张氏年事已高,也不愿远离家乡。张伯苓留下了,这一决定,为他与蒋的关系划上了最后的句号,“也最终导致张伯苓晚年的悲剧。”
    
    1950年4月,张伯苓要回天津,被周恩来安排住进了北京傅作义公馆,直到9月才成行。回津第二天,他去了南开中学,教务处职员带他到会客室只待了一会儿,“就来一个人员说要开会,把他轰了出去。他到南开女中,没几分钟学生就起哄‘张伯苓,张伯苓!’1950年10月17日,是南开校庆日。张伯苓想去南开中学参加校庆,学校方面派来人表示不欢迎。当时他已经穿上雨衣准备出门,听了儿子的劝告,痛苦地脱下雨衣。从此,他变得沉默,常常一人呆坐,以手击头,神情颓丧,叹息不已。”研究张伯苓数十年的梁吉生教授,在南开大学的教师公寓里讲述这段历史时,情绪激动:“张伯苓说,‘我是被新中国抛弃的。’南开是他建的,几乎是他的私人产业。你可知道,1947年,他从国外回到天津时,整个城市夹道欢迎呀!几千人到了条件东站,基督青年会几乎决定整个城市的钟都要鸣响。”(引自《先生.》
    
    在张伯苓客居北京时,没有证据证明周恩来探望过他的恩师,也没有证据证明,在张伯苓回到天津后的凄凉无奈的晚境中,周恩来对他的恩师施以援手。至于张伯苓是否想起过他的得意门生,也不得而知。
    
    张伯苓儿子张锡羊洞察到时局深刻的变化,劝父亲“为了南开,为了家人”,写个表态的东西,比如拥毛反蒋一类。张伯苓犯了傻气:“一是对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还不了解,需要多看一看;二是共产党可以骂蒋介石是人民公敌,可我不应该才和蒋介石分手就和共产党一样骂蒋先生,需要多想一想。”容你看一看,想一想吗?
    
    张伯苓郁郁寡欢,走向了生命的终点。1951年2月23日,他于天津病故,享年75岁。一代爱国教育家走了,也算善终吧。像他这样的人,在天地玄黄后,一准“寿多必辱”。他躲过了不久就要袭来的镇反风暴,躲过了随后不几年的那场“阳谋”。不然,等到他看到卢作孚辈一个个自杀,特别是看到后来许多熟人在反右运动中自虐和虐他,还不知道心里有多悲催与惊恐。更无论“文革”了。
    
    张伯苓的骨灰,直到1989年,在校友的努力下才迁回南开校园。然而,他的灵魂能在这里得到慰藉吗?
    
    —— 原载: 共识网 (博讯 boxun.com)
40806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伯苓去世后的南开、周恩来、蒋介石 (图)
·宁恩承:中国现代伟大的教育家张伯苓先生(外一种)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8.19”事件的再反思
  • 中国式社会主义军事管理全球开花
  • 中国式社会主义军事管理全球开花
  • 什么是坏政府
  • 紀念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44週年
  • 狗比狼更凶残
  • 大陆网军抹黑香港示威者 推特和脸书暂停大量中国帐号
  • 涓浗璐㈠瘜閮芥槸鍊熸潵鐨
  • 天才是一种命运
  • 天才是一种命运
  • 天才是一种命运
  • 天才是一种命运
  • 若你是国泰航空CEO你会怎样做?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之10)
  • 假新闻创造历史
  • 没有官方认证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河南人把中国人变成了畜生
  • 滕彪"Cetotalitarismehightechestsansprécédent"
  • 百家争鸣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
  • 上官天乙对抗乱港暴力,我们应该更加果决一些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空间
  • 台湾小小妮恨鐵不成鋼
  • 张杰博闻弹棉花与弹钢琴的悲歌
  • 谢选骏川普自己给自己降息
  • 张杰博闻女和尚
  • 台湾小小妮微中子
  • 张杰博闻中共组织部不简单选贤任能无官不贪
  • 谢选骏病猫治国——不得善终的国家才选择独裁制度
  • 台湾小小妮230
  • 少不丁井水不犯河水,河水必犯井水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林鄭能平息風波嗎?
  • 台湾小小妮一群白內障
  • 谢选骏川普自己给自己减税
    论坛最新文章:
  • 巴黎解放75周年狂欢 巴黎街头再现当年
  • G7峰会暴力示威者遭水炮催泪弹 法警拘38人
  • 8.25遭瓦斯水炮 香港示威者背水一战抵抗蚕食
  • 新加坡居住正义启发香港破解政经矛盾
  • 央视没了“暴动”新闻 人民日报称“我的香港朋友”
  • 示威“翻转”九龙警射催泪弹惹更多“拖鞋革命”
  • 持五星旗人士包围香港电台见记者就骂就打
  • 澳门1人“选”特首贺一诚零意外当选
  • 流亡孟加拉国20万罗兴亚难民举行纪念活动
  • 金正恩亲临现场监督朝鲜火箭试射活动
  • 以色列空袭叙利亚境内伊朗目标
  • 韩国在独岛举行军演 日本对此提出抗议
  • 成都秋雨教会长老李英强保释后被遣返湖北
  • 中国爆非洲猪瘟但需求未减 法国养猪业获益
  • 非洲5国和印度应邀参加G7峰会
  • 亚马逊大火:马克龙3条建议
  • 英国驻港领馆雇员获释返港 英政府表欢迎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