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曾问:全国知道我和江青离婚会怎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8日 转载)
    
    
    
毛泽东曾问:全国知道我和江青离婚会怎样

    张玉凤(1944年-),女,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1960年代曾任职于牡丹江铁路局的餐车服务员,广播员。图为1966年7月,身着泳装的张玉凤陪同毛泽东最后一次游长江。
    
    本文摘自:新华网,作者:佚名,原题:《晚年毛泽东唯一一次主动谈江青 话题是离婚 》
    
    1976年毛泽东的身体每况愈下。随着身体时好时坏,他的情绪也随之变化,变得急躁,容易发火。
    
    这天上午,毛泽东提出要看看当天的大参考报。小孟赶紧把报纸拿来,又给主席换上看书报用的眼镜,然后搬过一把小沙发椅子,坐在主席对面,用手举着报纸给主席看。
    
    这是习惯的做法。因为毛泽东的手抖得厉害,所以自己看书看报时,就让小张或小孟给他举着。小孟一边举着报纸,一边注意着主席的目光所及,随时调整着位置。不知是累了还是疏忽,上升的速度超过了主席阅读的速度。“啪”的一声,毛泽东用手把报纸打掉在地。小孟吓了一跳,赶紧从地上捡起报纸,连忙说:“主席,对不起,是我不好,您别生气。”“滚出去。”毛泽东大声地吼着,脸也涨得通红——这是主席心情烦躁的表现。
    
    这天,毛泽东又在那里似睡非睡地靠在沙发上发呆,右手的拇指还在不停地弹着食指。心里装不下事的小孟,终于压抑不住好奇,轻声地问:“主席,您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事?”
    
    毛泽东把微闭的眼睛睁开,苦笑着回答:“要说不舒服,这段时间是天天不舒服,许多事情,身不由己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看来,我的本钱已不多啰。”
    
    毛泽东忽然沉默了一会儿,便又接着说起来:“有人说,我的话一句顶一万句,言过其实,说过了头嘛。不用说一句顶一万句,就算一句顶一句,有时也办不到。我说要把有的人撵出政治局,分道扬镳,硬是撵不动,分不开嘛!”
    
    听到这里,小孟知道主席是在讲江青了,这是小孟始料不及的。突然,毛泽东向小孟提出个意想不到的问题,语调依然那样缓慢而平和:
    
    “孟夫子,如果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我和江青离婚的消息会怎么样?”
    
    好像并不等小孟回答,接着便自问自答了:“孟夫子,你是答不上来的。离婚,我到哪里去起诉哟。离婚,总要办个手续吧。到那时,不知道是法官听我的,还是我听法官的,那可能要大大热闹一番。”
    
    这是小孟自进中南海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听主席主动谈江青。
    

“古角灯前老泪多” 反对身边女护士人工流产
    
    在小孟刚来主席身边的时候,他身边有两个工作人员,除了张玉凤是他的生活机要秘书,还有个护士小李。小李性格爽朗,心直口快,走路一阵风,说话嘎巴利落脆,颇有点男孩子气。有好长一段时间,她负责护理主席的生活。
    
    一次,主席侧躺在床上看书,小李看他出了很多汗,就用毛巾给主席擦擦背。她用毛巾上下噌噌地来回擦了几下,不知是因擦得太重,还是打搅了他读书,主席生气了。主席一声不吭,本来他用一只手把书卷成个小纸筒似地转着看,这是很久以来形成的习惯。这时,他迅速地用卷着的书向后一打,正打在小李的手背上。当时小李心里好不是滋味。后来她对张玉凤诉苦:“我好心好意地去给主席擦背,他却用书打我,他有意见就说嘛,干吗对我这样。”张玉凤还给她解释:可能你的动作太生硬了,主席岁数大了,也有些怪脾气。过了几天,小孟、小张和主席在一起吃芒果,刚吃几口,主席说:“把这些留给小李吃吧。”当张玉凤把这些告诉小李的时候,小李说:“主席还想着我,我还以为他讨厌我。”又过了几天,主席见了小李,主动向她赔礼道歉:“那天是我脾气不好,请你原谅。”小李说:“您要对我有意见,您就跟我说,我会注意。”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有一天,主席与小李聊天,顺口念了两句诗:“风云帐下奇儿在,古角灯前老泪多。”小李听着,没有完全听懂,便说:“主席,您把这两句诗写下来给我看看。”于是主席拿起铅笔,在一张白纸上认真地写了出来,然后递给小李。小李这下子看清楚了,她一边读着,一边问:“这是您自己的诗,还是引用的诗呢。”
    
    主席说:“这是我借用的诗句,这两句诗正表达了我此时的心境,我见到你们,见到你和小孟的心情就是这样的。”小李,小孟,都是毛泽东多年不见的朋友,她们都经历了磨难,度过了坎坷。毛泽东会感到她们是“风云帐下奇儿在”了。
    
    而老年的毛泽东,在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也感到了精疲力竭。各种事件的冲击,亲人的相继离去,久病缠身的痛苦,都使他产生了“古角灯前老泪多”的孤寂、苍凉之感。
    
    毛泽东在小李刚来时,也是与之相处不错的。他也经常与小李开玩笑,说长论短。小李进中南海时,刚刚结婚,并且很快怀了孕。她考虑刚来工作就怀孕,工作会受影响,便决定去做人工流产。当主席知道此事之后,便表示反对,并说这样对身体不好。主席还是对小李满意的,关怀的。
    

喜欢玫瑰红裙子钟爱杨开慧式发型
    
    一天下午,小孟穿着一条米黄色的裙子出现在主席面前,主席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她。然后摇摇头说:“这条裙子颜色不好看,你去做条红裙子穿吧,玫瑰色的,算我送给你。”
    
    小孟去“红都”做了件红色凡尔丁的连衣裙,做好之后,立刻穿起来给主席看。主席看着,已显得灰暗的眼睛里放出了光彩。他说:“我就喜欢这样的玫瑰红,好看。”小孟穿着这件连衣裙,工作在主席身边,像一朵俏丽的玫瑰花在主席的房间里闪着光。
    
    1975年的那个时代,中南海的外面,还是灰色、蓝色的海洋,还是时髦的绿军装统治着人们的服装。小孟穿着玫瑰红的连衣裙走在外面,使人们投以惊奇的目光,即使在舞台、银幕上,也难见这样的形象。
    
    天气渐渐热了,依旧梳着短辫子的小孟很想去理个发。问毛泽东:“主席,我和张姐(对张玉凤的称呼)想去理个发,您看理什么样的好?”“剪个短发好,前面有刘海,后边齐齐的那种样子很好看。”主席回答得十分具体。
    
    小孟没想到,主席对什么样的发式也有研究,她只是随便一问罢了。那么大一个领袖哪里关心这些呢,但是她想错了。
    
    后来张玉凤跟小孟谈起了发式的事,张玉凤说,主席多少年前就喜欢他说的那种发型,不知为什么。小孟说,主席讲的就是杨开慧的那种发型,可能是怀念她吧。
    
    也许是吧,杨开慧,主席自由恋爱的第一个幸福伴侣,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尽管不长,但杨开慧的形象永远留在毛泽东的心里。杨开慧,永远是青春的化身,她过早地离他而去,但她永远给他留下了青春的明丽。
    
    杨开慧式的短发,玫瑰色的红裙子,与一代伟人毛泽东似乎不能联系在一起,但这一切的发现,又是多么符合人之常情。
    

  爱动感情常流泪无力出席总理追悼会痛哭
    
    晚年的毛泽东,内心世界更是矛盾重重,各种心态交替出现。他常常喜怒无常,一点儿的事情,就使他激动。
    

唯一一次主动谈江青话题是离婚
    
    有一次,小孟给毛泽东读当天的报纸。主席一般要求读些各地区的新闻。小孟便选择了河南的一段新闻。这段新闻报道了河南水灾的情况有几十人丧生,几千人离乡背井。读着读着,小孟听到了抽泣声,她很奇怪,也很害怕“主席,您怎么了。”
    
    只见毛泽东眼睛里饱含着泪水,极为伤心的样子,小孟赶紧拿起沙发旁小桌子上的消毒毛巾,给主席揩揩眼泪。主席说:“没事儿,你接着读报,我这人感情越来越脆弱了。我一听到天灾人祸,就忍不住伤心。”
    
    早在延安时期,毛泽东看到他的妻子贺子珍要走,而极力挽留她,又留不住时,毛泽东曾对贺子珍说:“我这个人平时不爱落泪,只有在三种情况下流过眼泪:一是我听不得穷苦老百姓的哭声,看到他们受苦,我忍不住要掉泪。二是跟过我的通讯员,我舍不得他们离开,有的通讯员牺牲了,我难过得落泪,我这个人就是这样,骑过的马老了,死了,用过的钢笔旧了,都舍不得换掉;三是在贵州,听说你负了伤,要不行了,我掉了泪。”
    
    毛泽东的这些话,在他晚年的生活中,也得到了印证,他确实是个爱动感情的人。
    
    总理的追悼会在1976年1月15日下午召开。在这之前,轮椅,氧气袋,一切抢救的措施都准备好了,准备主席去参加追悼会。14日的晚上,早已病重的主席,身体又多次出现反复,他根本坐不起来,更不用说是站立了。
    
    小孟打电话请示汪东兴:总理追悼会的事,要不要告诉主席参加?汪东兴回答说:“政治局未发出通知请主席参加追悼会,你们就不要问主席参加不参加了。”就这样,毛泽东没有去参加周总理的追悼会。
    
    人们曾流传着这样的故事,总理在住院期间,主席去医院看望总理,还给总理送了营养品,只不过没有登报,发消息。但这只是人们希望,这是人们在渴望中编出来的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罢了。人们多么希望总理的追悼会毛主席会去参加啊,哪怕只露个面。
    
    但人们失望了。又有谁知道毛泽东当时的处境,他当时早已力不从心,参加追悼会,于他来说,是无能为力的了。
    
    追悼会前一天,也就是1976年1月14日的下午,又是小孟给主席读报的时间。小孟给主席读了追悼会上由邓小平同志致的悼词的清样。小孟读着,忍着眼泪。毛泽东不再是默默地听着,他泪如泉涌,失声痛哭,他依旧没说一句话,他又能说些什么呢?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他的痛哭,已诉说了他深厚的情感,这里有对患难与共的战友的哀伤,有对几十年来交往的回顾,有对自己暮年多病的悲凉,有对自己已无力回天的沮丧。
    
    周恩来的谢世,也许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代人的退出。毛泽东大概也感到了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悲伤。
    
    来源:新华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0908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问习仲勋为人 薄一波回答四个字 (图)
·江青究竟对毛泽东有多少真爱 (图)
·1975年毛泽东对邓小平 大骂江青放屁
·毛泽东关心儿媳 江青因此醋意大发 (图)
·秘书田家英之死:一语激怒毛泽东惹祸 (图)
·毛泽东遗嘱竟是传言 政治需要炮制出笼 (图)
·毛泽东有4个亲生女儿 现在只剩下2个 (图)
·毛泽东“孙子”身世之谜正在逐渐明朗
·毛泽东为何深信叶剑英:在“大关节”上靠得住 (图)
·前官员:毛泽东参加斯大林寿宴鼓掌鼓到手疼 (图)
·穿透历史的悲怆:回眸蒋介石、毛泽东最后的日子
·江青在延安相夫教子的日子:毛泽东一刻都离不开她 (图)
·重庆民间纪念国军忠烈,还原抗战历史,评点蒋中正、毛泽东(视频)
·毛泽东贿赂士兵 差点变成土匪 (图)
·都有史实:毛泽东对三任妻子的不同评价 (图)
·高岗自杀前给毛泽东写血书惊人内幕
·此人胆大包天 文革时搜集毛泽东黑材料 (图)
·党史学者:假若没有朱德 毛泽东有可能变成土匪 (图)
·是毛泽东私生子?传华国锋要中央承认 (图)
·解析被毛泽东称为“第一等圣人”的鲁迅 (图)
·毛泽东让了 习近平不妨再让印度一步 (图)
·习近平在毛泽东家乡抓“老虎” (图)
·毛泽东忌日 北京当局罕见沉默
·毛泽东是神还是恶魔?中共官方能“客观纪念”吗? (图)
·红二代祭出毛泽东 网友:他终于办了一件人事 (图)
·真正的普世价值 中国人为何还在怀念毛泽东 (图)
·习近平给毛泽东擦屁股 另有打算
·南非批准用“毛泽东”命名街道
·毛泽东晚年是孤独的 而邓小平不是 (图)
·美联社称毛泽东宿敌蒋介石的形象进入大陆主流社会 (图)
·长沙-韶山红色旅游专列:车厢内挂毛泽东像 (图)
·央视神剧 捉四人帮竟然是毛泽东部署
·盘点:毛泽东亲手打掉的七只大老虎
·习近平名字在党媒出现次数稍逊毛泽东
·习近平被《人民日报》提及的次数超过毛泽东以后中国任何领导人 (图)
·毛泽东为何要把自己骨灰撒长江里喂鱼
·一身兼10大要职 习近平揽权犹胜毛泽东 (图)
·搜狐博客总监赵牧称“毛泽东是全能神”被刑拘 (图)
·上海访民周有兰因悼念毛泽东忌日被拘留五日
·习近平和毛泽东都信谣言?全世界关注 (图)
·全国农民永远的敌人——万恶之首毛泽东/胡常根
·上海高月清不服因悼念毛泽东拘留5天处罚继续申诉 (图)
·上海访民管君丽,吴慧群,姚亚娥为了纪念毛泽东遭拘留
·毛泽东家乡湘潭县农民七一赴京上访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纽约作家:毛泽东自比隋炀帝
·何清涟:1920与2014:毛泽东与伊力哈木遭遇了什么? (图)
·毛泽东14岁时鲜为人知的妻子/张溥杰
·解龙将军:烧毁毛泽东纪念堂——中国脱殖民化的第一步
·叶家林:日本向中国投降仪式日和毛泽东的忌日
·解龙将军:毛泽东纪念堂的外国渊源
·日本向中国投降仪式日和毛泽东的忌日/叶家林
·宋永毅:毛泽东的“三反”和习近平的“反腐” (图)
·毛泽东时期相声就敢真讽刺吗 /廖保平
·毛泽东娶江青的真正原因
·钟国平:用篡改美国历史来合法化毛泽东(反)革命集团的专政
·何仁勇:毛泽东生前有没有部署粉碎四人帮
·杨彼得:邓小平获中央高调纪念了吗?去年纪念毛泽东也如此 (图)
·解龙将军:毛泽东的二奶陶毅、六奶张玉凤
·柯华庆:毛泽东同志的一个严重混淆
·陈维健:《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郭松民:毛泽东的民主遗产
·毛泽东是怎样查封妓院改造妓女的
·我习近平反腐遭遇巨大阻力 招毛泽东阴魂吓死改革派/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