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杨桂香(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7日 来稿)
    
    口述人:杨桂香(女,1942年出生,河南省临颍县大郭乡大郭村村民)
    

    采访人:郭睿(女,1988年出生,草场地工作站驻站)
    
    采访时间:2014年1月10日
    
    采访地点:杨桂香家
    
    采访笔记:
    
    今年1月10号,我回村第二天,去村里各处送照片,送给去年采访的老人们洗出的照片,遇到了杨桂香老人,按辈分她叫我小姑,她今年70多岁,去年我就想采访她,听说她在“吃食堂”期间,还是十几岁小闺女,在娘家埋过死人,据我在村里采访获得的信息,埋死人的很多妇女,都是中年,第一次听说小姑娘埋死人的。我很好奇,去年就想采访她,只是她说她家“掌柜的”(丈夫)瘫痪在床,还没死,等他死了她就有时间了,可以采访。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年离村时未能采访她,今年回村遇到她,她邀我去她家,说她一人跟孙子住,儿女在外打工,老伴不在了,利索了。于是有了这次采访。
    
    她说话语速快,确实像“竹筒倒豆子”,不到半小时就把想讲的都讲了,她说知道什么说什么,就这些。虽然讲得快,但是一些细节还是触目惊心,她说埋死人没力气挖大坑,坑里装不下整个人,就把胳膊撅折了埋进去。还说她为了给家里省吃的,她偷偷吃过石灰(应是墙灰)。以及她母亲想把她送人逃活命,她不肯,说死也要死在母亲跟前、、、、、、现在写这些,她花白头发在眼前浮现。在路上碰到她总是笑眯眯,爱说爱笑,讲这些时,她表情严肃,哀痛欲落泪,让人一起难过叹息。
    
    口述正文:
    
    上到四年级不上学了
    
    我上学那时有六岁,我上四年级有八九岁吧,八九岁哩,这是霜打麦哩,俺爹,叫我拉下来了,不叫我上(学)了。又接着,合了大块地,搁(在)一堆种,打打麦了,搁(在)一堆分哩,分那芽子麦,吃哩都有病,这芽子麦是叫吃饱(也吃不饱)。转到这合大伙(吃食堂),合大伙,吃哩啥饭。
    
    没啥吃,拾坏红薯,勒麦苗
    
    接着吃大伙(吃食堂),吃哩啥呀,苇根,茅根儿,麦秸,荞麦壳。这吃大伙哩,不叫吃饱,吃不饱,吃不饱吧,又接着深翻地,深翻地哩,也是吃不饱,吃不饱吧,那时有这红薯,煮了,烧点咸茶喝喝。这又下地去了,队里送哩饭,一人半碗,我那时在家应(当)闺女小,大人是一碗,俺这就是半碗饭。饿哩呀,那坏红薯都拾着吃了,拾着吃了。
    
    一家一户都没啥吃,摸那地里勒点麦苗,拾点大雁屎,拾点秫杆疙瘩,回来烧锅,勒点麦苗回来炸炸,炸炸了吃起来了。不见面(粉)。那就是,太饥了,就想点儿吃哩,没啥吃。
    
    娘说叫我送出去,我说死也死在娘跟前
    
    俺娘说,老天爷,闺女这么可怜人,咋弄哩,叫你寻(送)出去吧,我说不寻(送)出去,我不出去,我还在你跟前,我死也死到你跟前,娘。就一个闺女,你供应俺哥上学哩,我还得摸地里给你拾点坏红薯弄点啥,你在家翻饬翻饬,俺吃吃。她说那咾忍饥啊。我说忍饥就忍饥,人家都能喘,咱也能喘。最后了说着,她说,噫,那样吧闺女,那还不胜(如)叫你逃个活命,我说不逃活命,我都多大闺女了,也记事儿了,娘养活这么大了,忽然叫我寻(送)出去,她就一个孩儿,没有闺女,将来以后谁养活她呀,谁伺候她呀。还想到这儿。我说咋样我都不寻(送)给人家,咋说不寻(送)给人家,你看看,老了赖好给你洗个衣裳,给你弄弄。
    
    吃大伙,儿不儿,闺女不闺女,各顾各
    
    那时吃大伙,孩儿不孩儿,闺女不闺女,儿不儿,啥不啥,都是各顾各吃哩,一家,好比说,你是我哩闺女,咱俩打饭,你打你哩,我打我哩,好比说,就跟俺大(伯,指我父亲)跟你样,你打你哩,他打他哩,各吃各哩,谁不吃谁哩。搁(在)一坨打咾,这吃哩多了那吃哩少了,有哩吃哩多了,有哩吃哩少了,不是想着,跟偏心哩样。各打各哩,就是那样哩。
    
    你说现在多得(劲)哩。要想想现在活不够,闺女。呵呵呵呵。
    
    八个小闺女去水库挖河
    
    这接着深翻地,俺又去白水库,挖河去了。到那儿了,去了四天,到那儿也是吃秫杆疙瘩。他(干部)说,噫,你们大队没有人,你们是哪的。俺说俺是葛岗大队,大郭公社。他说你们劳力都死完了,就来你们八个小闺女。俺在那儿四天,那干部也不赖,一人给俺五块钱,俺跑回来了,跑回来。
    
    平顶山水库离这多远,跑回来了,噫,看着,老饥。走到哪儿啊,走到丁庄,走到丁庄了,一个老头儿看棉花哩,看棉花哩,俺一人拽了一大包子棉花,拽了一大包子棉花哩,俺都燎燎,使衣裳甩甩,着透的,没着透的,一人包点子回家。回家了俺娘说,呀嗨呀,我哩闺女,你从哪儿弄哩棉籽,人家打你不打你啊,我说俺从丁庄那儿偷哩。那老头儿说你们是哪儿的,俺说就是桥北沿的。他说,噫,这么近,赶紧走吧,你们光跟我磨赖。我是看棉花哩。他是看花哩,说着你们赶紧走吧,回家了人让你妈赶紧给你弄点红薯秧了啥了,给恁搓搓,拍成饼子吃咾吧。
    
    俺八个么,一个队哩闺女跑水库上去了,家里没有劳力了,去顶任务数哩,不是有哩饿死了,有哩逃跑了,就是这,顶任务数去了,摸(去)那儿。好比是你这一个队(应该)来几个,劳力都跑了,叫俺去顶数去了。
    
    吃石灰
    
    我说着光(会)哭,闺女,我咾叹心。
    
    想想,我要说平寨子哩,平那圆圈咱那寨子,平了了,你想想,我(要是)不饥,我拾点子锅石灰,墙上垒那白石灰不是,我拾那一包,搁(放)那儿,吃那石灰。我吃得黄皮寡瘦哩走不成。争(差)点饿死我。
    
    俺这四个人打这几斤面了,还舍不得吃,爹娘都舍不得吃,都顾俺哩,叫俺吃哩,养俺哩。娘说那咋弄哩,这小孩儿,这么可怜人。我说娘你别管我了,我有啥吃,她说你吃啥呀,我扒开那床头一看,俺娘说呀嗨呀我的闺女,你咋吃点子锅石灰,我说我不吃那我咾饥,我说我不吃那石灰我咾饥。石灰,老天爷,猪圈那埋埋汰汰那红薯,俺拾回来俺都淘淘,弄点苟叶了啥了,俺都揣揣,拍成馍,现在猪吃扔那食儿也比那时食儿好吧,闺女。
    
    你说啥办法,现在我过到这一步也不算赖。我现在过得,孙子也有,孙女也有,媳妇也有。我在家应闺女时想着我都难过到这一步。就这些,别往下说了。呵呵呵呵。中了吧姑。
    
    吃石灰是家里没啥吃啊!拾那坏红薯都是叫老哩(老人)吃,顾老哩(老人)哩,小孩儿啃点石灰。哎,那坏红薯有点营养不是,多少有点面么,这石灰咾寡么,就是那样。过去那大寨门,你也不记得那大寨门,过去那大寨门,扒那大寨门上那锅石灰,咱这那寨门,过去可高啊!墙上,垒那寨门上那墙。
    
    那你咾饥,嚼得碎碎的咽下去么,那你咋咽下去呀,那你不是饿哩没法了。也不苦,碜,吃吃心沉,那会咾得(劲)了吃那石灰?不烧胃,那就抻了劲了,你不知石灰跟那土,两三丈,当固灰哩它都粘那儿了,那有土有石灰,两搅,那都抻了劲了不烧哩慌了。
    
    不埋人吃不成饭
    
    你不知那多可怜人啊闺女,说着说着我就想掉泪,想想多可怜人。回来了,又接着埋人,饿死那人,你不埋那人,你就吃不成饭,你吃不成饭哩。噫,老天爷,这么可怜人这小闺女,埋人去哩。那干部说着,你娘那骚逼,你不埋人,这几个兔孙闺女吃不成任啥。干部骂俺哩。俺说俺就埋,埋了就吃点。
    
    又接着平坟,那时不是兴平坟么。那坟平平,都盖成宅基地,盖房子哩,叫坟平平。平了了,又挖坑塘,接着挖坑塘,挖坑塘哩,那坑塘也深,挖多深那沟,那时那小闺女,跟你样那么大,有力没力啊小姑?那就那样。
    
    挖坑塘,挖了了,又接着深翻地,深翻地,翻了地了,这还该啥了老天爷,又摸咱这窑那儿,北地那儿,那猪场那儿,打猪圈哩,窝泥蛋哩,打了猪圈回去,这接着,一分这小伙了,分着小伙了,一家一户分起小伙了。
    
    我是散罢大伙来(结婚)了,分罢大伙来了,我在家也是可作难哩,闺女呀。来到这也是没啥吃,棉裤里棉裤表都翻出来穿了。我就这些,别啥也不往下说了。说说我光哭。呵呵呵呵。
    
    挖的坑小,胳膊撅折埋进去
    
    饿死的人呐?饿死的人多了!饿死的人。我都在家埋人呐,我在家应闺女时埋人呐,过去就编那竹竿席不是,苇篾席,就这么宽儿,这么长儿,那时兴包那包席,那人不中,死了,就弄个包席这个劲儿,这边一压那边一压,不管啥绳拉住,也不抬也不咋,反正是,我在家埋人就是咋,包席这边一压那边一压,弄个绳捆住,弄个巴扇(门板)拉住,四个闺女拉这一个人,也不会挖坑,哪儿有人挖那树坑了,你知树坑吧?
    
    那树坑哪儿深了装不下了,几个闺女拉住这(胳膊),撅折,捣那里头,捣那里头埋了,埋了晌午只有那顿饭,不埋都没那顿饭。就这种趟。
    
    那不撅折咋埋里头?这不是一撅,扁着么,叫搁那树坑里头,那反正是,跟人家说,应着一层,也埋不严,反正你咋弄,扔也得埋了,你不埋晌午那顿饭吃不成啊。
    
    哎,在家应小闺女埋人。劳力都去挖河去了,支援河去了。
    
    水库上一天抬出六个人
    
    你想想我去白水库那一年,俺去那几天呐,八天,八天那路,那河沿上,哪一天都抬出四个人五个人,这一个组里头。好比这七队六队就是这样,那一组里都抬出三四个人,在那水闸上。哪儿有沟了,顺着搁那里头,倒着光顺着搁(放)那里头,你没有劲挖,就那不埋还吃不成啥。
    
    在家埋人,那儿都不往家弄(运)了,那都饿死太多了,没法埋了,没法往家弄(运)了,就是撇(扔)那河沿上了。那一天,我总记着,去挖河头一天,那一天撇那儿六个,那一天撇那儿六个,都是俺那儿哩。俺葛岗,俺搁家应闺女哩事儿,这都是葛岗街,
    
    哎,埋了六个,埋水库上啊,我是葛岗街哩。埋那六个哩。你大老远,都是饿死饿活哩,谁往家领(运)他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6613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红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李光祖(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吴珍玉(湖南)口述“三年饥饿”
·钟佐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
·刘自觉(湖南)口述“三年饥饿”
·俞桂娟(浙江)口述“三年饥饿”
·贾有定(河南)口述“三年饥饿”
·张桂芝(河南)口述“三年饥饿”
·民间记忆档案口述412:“三年饥饿”(314)
·三年饥荒时村干部强征粮食 农民不满骂脏话被打死 (图)
·三年饥荒时期中国援外百亿 赠几万吨粮食
·中国媒体重提三年饥荒 从论战看人心所向
·三年饥荒勒紧了谁的裤腰带/李建华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2
  • 李光耀怎樣領導新加坡脫離馬來亞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2
  •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 懼於中國「粉紅軍團」威脅抗議哥倫比亞大學取消講座
  •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文化评论/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胡志伟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日寇武力所壓
  • 谢选骏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 胡志伟戚本禹想染指李訥楊成武秘書同楊女兒春風一度
  • 张杰博闻谁是新疆绝密文件的泄密者?谁是中国当代的辛德勒?
  • 谢选骏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 度北独裁政权覆灭前的悲鸣狂想
  • 上官天乙请撕毁《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 谢选骏大众民主的缺陷
  • 曾节明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
  • 谢选骏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无我无相
  • 谢选骏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 曾节明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论坛最新文章:
  • 台陆委会:1至10月来台居留港人4352人 年增21%
  • 自爆受陆“国保”刑虐 郑文杰承认嫖娼及忏悔视频
  • 港理大仍有近百名示威者被围困 多人情绪崩溃
  • 王岐山:中国面临复杂严峻的内外挑战 成长成熟各有烦恼
  • 图瓦卢外长访台称拒中方援建人工岛:维持与台关系
  • 拼多多三季度巨亏23亿 800亿蒸发 亏损狂飙110%
  • 大马破获“史上最大”网络诈骗集团 逮捕680名中国嫌犯
  • 基辛格:美中冲突没有赢家 盼经贸磋商成功
  • 反中反共是香港青年身份认同的核心部分
  • 已有四百多位港生教授申请到台各大学附读或当访问学者
  • 曾钰成再惹批评“假营救真围捕”及“吃人血馒头”
  • 香港英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在中国的恐怖遭遇
  • 香港理大仍有示威者固守 警方伺机抓捕
  • 马尔他逮捕涉及谋杀著名记者的大亨芬内克
  • 北京回应英方关注郑文杰控刑求:不接受交涉
  • 美国政府向部分公司发放向华为供货许可证
  • 法国政府提应急方案因应法国公立医院大罢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