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大官嫖名妓是国粹 旧上海名媛也玩车震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2日 转载)
    
    
大官嫖名妓是国粹 旧上海名媛也玩车震

    据说是30年代上海名媛唐瑛最时髦的照片
    
    一个个央视大牌女主播和“军旅歌唱家”被抓,中央电视台变成“养鸡场”。官僚嫖名妓原来是中国的国粹,十九世纪上海的名媛和名妓没有区别.
    
    正当国内“打老虎和苍蝇”不亦乐乎之时,一段某高官和央视新闻女播音员“车震”的八卦消息重复出现在国内外网站上,不仅吸引千百万眼球,更极大地“鼓舞”了无数业余作家们灌水的兴致。一位是我们从小被洗脑,应该尊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另一位是十四亿人口的国家最大电视台,受万千观众仰慕的女主播。
    
    不难想像,此类消息在社会上的爆炸程度。不过,随着一个个央视大牌女播音员和中央一级那些所谓“军旅歌唱家”被抓,并被揭发出同时和多少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有不伦的性关系,很难阻止全国十几亿的平民百姓对我们的中央电视台有一种是某类“养鸡场”的幻觉.
    

十九世纪上海名妓也玩车震
    
    大多数现代中国人或许忘却、又或许有所不知的是,和清朝末年相比,当今中国的官员骨子里喜欢嫖妓或嫖名妓的DNA并未因谁当了皇上而有所变化。一位美国作家Catherine Yeh(叶凯蒂)写了一本书:《Shanghai Love》(上海·爱),详细地描述了1850至1910年这段时间上海的名妓和十里洋场男人们的瓜葛。当年那些名妓的名声和如今的电视台女主播们的境况很相似,她们属于公众人物,整个上海市就是她们的舞台。为了钱她们不仅在闺房里和男人上床,与男人坐在马车里也需接受男人的性要求。
    
    一八八五年,有一幅名为『贪性忘命』的石版画刻画了百年前上海妓女与她的“客户”在马车里“车震”的故事。据说那个嫖客兴奋得难以自持地大呼小叫,知道引起了路人的注意也停不下来。为了让这个男人安静一下,跟车的姨娘建议此妓咬一咬那个男人上唇的穴位。可是,因男人“运动”太猛烈,名妓不幸咬伤了嫖客的鼻子。虽然这件丑闻后来上了报,却没想到的是,此名妓随后的知名度大增,生意反而更加兴隆了。难怪中国人喜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成语呢!
    

名媛在服饰化妆上向名妓看齐
    
    正如CCTV播出的那个把中国红十字会的名声搞得奇臭无比的郭美美。她身着囚服,脸不红、心不跳,且表情淡定地在镜头前炫耀自己“从不缺少主动要包养和想与之睡觉的有钱男人”。以前,只有上网的人才可能知道她是谁,现在,CCTV免费给了她展示生意的最大平台,现在华夏大地都认得她了。外国人实在不明白这样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孩,为什么搞得全世界都知道她——他们不知道还有多少龟头正急切地盼望着她出来后要嫖、包或靠她出名呢!这就是一个从里到外已经烂透了的社会的现实。
    
    大清朝的法律制度对服饰的方面要求比较严格,比如,商人不可以穿戴标志官员品级的服装和颜色,虽然这些规定主要限制出门在外的男性,但还是可以看到那个社会有一定的规范,而且人们也确实遵守。不过,上海的妓女们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勇敢“撞色”,她们就要与众不同地“扎眼”,要刺激人们的神经,什么颜色鲜艳,就穿什么.为了能够出风头成名,她们使出浑身解数,在外面和官、商男人以性交易赚钱,私下又用钱包养戏子。
    
    在服饰方面连德国人都被上海女人搞晕了,因为当年的出身富贵人家的女子和普通的良家妇女都在服饰和化妆上向名妓们看齐,甚至连走路的姿态都极力模仿那些妓女,以至于德国媒体慨叹那些女人和名妓没什么差别了。对这一现象连反清人士和一些思想稍微保守的官员都受不了。他们认为名媛穿的得像名妓是一回事;但是名妓胆敢穿成朝廷高官一样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当年嫖客不少高官富商大学者
    
    如果这些人看到他们身后百年,高官和妓女全光腚,还自豪地自拍,会怎样地感慨呢?和中国第一代记者王韬同一时代的一位叫毛祥驎的作家,在一本介绍老城厢妓女的等级和规矩的书中写到“名媛才是最高级的妓女”。难怪如今两岸三地的众多“名媛”们都有着令人怀疑的背景。用一句流行话说:你懂的!
    
    百年前,上海的名妓们喜欢坐着马车,在最繁华市区招摇过市,互相攀比谁的相好、嫖客和“朋友”多。如今的电视台女主播们、歌星们也都一样,互相较劲谁噼腿的那位官职更高,给自己的钱更多,给自己买的房子更大。当年,名妓们的客户大都是最高级的国家官员、最着名的学者,以及最有钱的商人。其中赫赫有名的大嫖客康有为,虽然早已妻妾成群,仍尤喜嫖妓,而且不给钱还想白嫖呢。提了裤子,就跑到外面道貌岸然地提倡“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多亏他没成功得到更高官职位,否则三千佳丽也不够他用呢。
    

当年名妓有贡献多是纳税大户
    
    当年,有热血的知识份子对妓女公开挑战社会传统现象愤懑不已,认为这个腐败的社会“虽然生活方式已经有了这么大的改变,但政治改变还是很难实现.”这些知识份子所提的政治改革显然推翻清朝统治,向西方民主自由发展,由民众监督政府,这样,官员才不会自以为是,随心所欲公开嫖妓,淫乐无度。百年后的今天,一党专制下,情况难道不更变本加厉!社会制度不改,一切口号都是假大空。
    
    大官嫖名妓——原来和吃鸦片一样,成为中国传统的国粹。清末的名妓和今天靠和高官性交易赚钱的名主播及军旅女歌星最大不同之处是,那些名妓对社会有贡献,是纳税大户。据叶凯蒂的《Shanghai Love》这本书介绍,一八六二年,上海法租界42%的税收来自那些名妓。真是盗亦有道,妓亦有道。可是今天共产党培养和消费的美女名妓,个个都是贪官污吏的共犯,她们是社会腐败的支柱,比鸦片还厉害。
    
    来源:开放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3203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西黑老大张新明握有刘亚洲奚晓明嫖妓录像 (图)
·百姓想上央视就去嫖妓(组图15张)
·李银河:薛蛮子夫妻恩爱 嫖妓可能是行为艺术
·上海法官集体嫖妓 爆料人称接到威胁电话
·《赤壁》摄影徐伟疑因帮艾未未被“嫖妓” (图)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胡适拉着徐志摩一起去嫖妓
·法治中国的美梦:法官集体嫖妓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由释永信“嫖妓”传言想到/杨道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钟馗/倒霉鬼阿贵: 相亲遇节妇, 嫖妓遇烈女
·中国名教授嫖妓史/饱醉豚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 《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 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 美国有虚伪的言论自由而中国真真无言论自由
  •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卜少夫傳
  • ABC神学的蔓延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 谢选骏政府就是毒贩
  • 高洪明红色基因传承的困境及其大概率的和平演变
  • 陈泱潮14.为中国开万世太平者,有望成为空前绝后的世界级聖君
  • 曾节明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二)
  • 谢选骏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 明暗經緯錄國有國格黨有黨尊
  • 谢选骏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 陈泱潮13.渴望憲政公平正义的中国人,应当明确认定和约定
  • 谢选骏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 李芳敏14400017想靠馬得勝是枉然的;馬雖然力大,也不能救人。
  • 张成觉書生見識,學淺才疏-評李偉東《、、、、、、戰略檢討》
  • 陈泱潮12.中国爲什麽和怎样才能实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
  • 上官天乙西方欢呼“和理非”下的香港白热化暴乱
  • 吴倩你们的耶稣:咒骂我的人将被詛咒。
  • 谢选骏哥伦布的GDP
    论坛最新文章:
  • 一美国华裔海军军官涉泄密罪今出庭
  • 管他送中还是贸易战 中国流行熊猫狗
  • 港台一宗错综复杂的政治司法案使林郑月娥伤透脑筋
  • 澳大利亚学生起诉中国外交官煽动死亡威胁
  • 追求储蓄稳妥 法国人依旧不愿尝试有风险的高回报理财
  • 泰式宫廷剧 国王再开6宫廷臣官或涉被黜贵妃争位
  • 北京蔡奇新规遭指驱赶“中端人口” 或有再卖土地大略
  • 伦敦附近发现卡车藏尸39具 未确定是难民
  • 在港有乐园 迪士尼老板小心不对反送中说是与不是
  • 刘鹤开会要求清欠民企账款 工信部:将进一步对外资开放
  • IMF下调了亚洲经济增长预期 陷10年最低速
  • 滴滴出行扩展在日本市场
  • NBA湖人传奇侠客奥尼尔勇挺火箭队总经理所言有理
  • 港人发起声援加泰罗尼亚示威集会 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 英下议院拒速审脱欧协议 10月31日协议脱欧可能性无
  • 陈同佳案:管浩鸣指只是一个小孩子 不要用死刑吓唬他 陈今
  • 陈同佳今出狱为“弥天大罪”向潘女家人及双亲和港人道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