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钱定榕:想起了66年前的往事——“太子”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7日 转载)
    
    
     不知怎么搞的,最近突然想起了66年前“太子”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的往事。

    
    1948年,国共内战形势急转直下,国民党军不仅丢了东北,华北也变得岌岌可危。不仅如此,连黄河以北广大地区,国民党军队也只能控制若干大城市及连接各城市的铁路沿线。更有甚者,战争费用创造出了巨额预算赤字,国库空虚,而投机客却借机操纵市场,引起通货膨胀,从中图利,大发横财。国统区的物价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不断飙升。1947年7月24日美联社发了一条电讯,给出了一个很具讽刺意味的物价比较:法币100元可买的物品,1937年为两头牛,1938年为一头牛,1941年为一头猪,1943年为一只鸡,1945年为一条鱼,1946年为一只鸡蛋,1947年则为1/3盒火柴。对许多中国老百姓来说,当前的头号大敌并不是共产党,而是弄得民不聊生的飞涨的物价。对此,不少忧国忧民的有识之士纷纷呼吁:“赶快收拾人心! ” 
    
    看来,若要扭转颓势,非有大决心和断然措施不可。终于,风雨飘摇中的国民政府决心在上海滩展开了整顿经济行动。此举的目的有二:一是稳定物价,赢得人心;二是推行“币制改革”,为内战筹集资金。1948年8月20日,蒋公子经国被蒋介石派往上海进行整顿。年少气盛的蒋经国对党国腐败早已是深恶痛绝,他率领了身边的一批国民党内部的青年精英,在兆丰公园(今中山公园)举行了十万青年大检阅,宣告成立由三百人组成的“行政院戡乱建国大队”和“大上海青年服务总队”。会后还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据说有一百多辆摩托车开路,几十辆轻型装甲车和一千多匹战马紧随其后,再后面是数万人的游行队伍。队伍沿路高喊 “严格执行八一九限价” (以八月十九日的物价为准,一律限价,不得涨价)、“不准囤积居奇”、“打倒奸商”、“只打老虎,不拍苍蝇”。声势可谓浩大。几天后,蒋经国两次率领上海六个军警单位,到全市的商品库存房、水陆交通场所进行搜查。为了掌握真实的物价,他还微服私访小菜场,抄录当日的蔬菜鱼肉价格。此外,他还在上海贴出公告,凡检举违反经济管制者,经查属实,可以得到没收的黄金、银子、外币或囤积物资价值之三成作为奖金。为此他在上海街头设立了检举箱,老百姓可以把密报消息直接投进街头检举箱。
    
    老百姓觉得,由”太子“出头来整顿,这个市场也许会有一线希望,通货膨胀的势头多少会被抑制一点,个个引颈相盼。不久,“太子”果然不负众望,以金融投机罪处决了财政部机要秘书陶启明。又下令逮捕了杜维屏(上海黑社会老大、蒋介石多年老友杜月笙的的三公子),交特刑庭公开审理。对此,百姓议论纷纷,认为老蒋和“太子”这回是动了真格了。在蒋经国的铁腕打击下,上海的物价果然在一个时期内保持了稳定,守住了“八一九防线”(以八月十九日为准的限价),岌岌可危的财政金融危机也似乎有所缓和,对此,舆论已是一片赞扬之声。与此同时,“币制改革”也在严厉地推行,市民们只得按照要求乖乖地排队将手中的黄金、美钞换成金圆券。在随后一个多月里,又有多名参与投机的商人被关入监狱。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张亚民、第六稽查大队大队长戚再玉、林王公司经理王春哲等人,因舞弊勒索和囤积居奇等罪行,也都被公审枪决。我听说,有一次在四川北路抓住了银元犯,就地枪决,急得银元犯刑前高呼“打倒国民党!”对此,有的报纸称蒋经国是国民党的救命王牌;有的甚至称颂他为“蒋青天”、“活包公”;有的外国记者则称之为“中国的经济沙皇”。
    
    可是,事情的发展并不一帆风顺,不久就碰到真老虎了。
    
    杜维屏被逮,杜月笙哪里会善罢甘休?但他隐忍不发,等待时机。“太子”不是号召检举吗? 时机到了,于是他向蒋经国透露,自己掌握“四大家族”以及若干华北军事将领在上海从事经济犯罪的证据。蒋经国得知后立即向父亲报告。蒋介石即刻发电报给杜月笙:“我兄若能协助经国在上海经济管制工作,无任感荷。”杜月笙接电后,心里有了底,立即拜会蒋经国,交给他一份非法囤积物资的公司名单,其中就有扬子发展公司。这扬子发展公司的总经理是孔令侃 (孔祥熙和宋霭龄的长子,蒋经国的表弟),是一只不折不扣的横行在上海滩上的“大老虎”。九月底,蒋经国在浦东大楼召集沪上的工商业代表开会,重申“打虎”宗旨。与会的杜月笙见时机成熟,起身说道:“犬子维屏违法乱纪,是我管教不严,无论蒋先生怎样惩办他,是他咎由自取。不过,我有一个请求,也是今天到会各位的一致要求,就是请蒋先生派人到扬子公司查一查。”杜月笙言简意赅,言罢落座,全场鸦雀无声,目光齐聚在蒋经国身上。杜月笙这一招的确老辣,他抛出孔令侃,就是要给蒋经国一个难堪:你敢抓我杜家三公子,这回看你敢不敢打真正的“老虎”,敢不敢抓你蒋经国的姨表兄弟!而且还把全体到会的人都拉到自己一边。小蒋当即朗声回应:“扬子公司如有违法行为,我也一定绳之以法。” 事后蒋经国调查发现,在过去的几年里,扬子公司一直是倒卖外汇、走私商品的最大官倒企业,自金圆券改革以来,它又是上海最嚣张的囤积大户。10月7日,蒋经国终于对扬子公司动手了,他下令搜查扬子公司上海总部并查封该公司的所有仓库。第二天,国内各大报争相报道“扬子公司囤积案”,“清算豪门”之声陡起。
    
    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没有生育,对孔令侃这个大外甥视如己出,最是宠爱,在得知扬子公司被查后,大吃一惊,立即赶到上海,乘中秋节日,把这姨表兄弟两人约到永嘉路孔宅面谈。宋美龄劝说道:“你们是表兄弟,我们一家人有话好说“。蒋经国也以国之大业开导这位玩世不恭的小表弟,但孔令侃听不进,俩人大吵一场。最后,孔令侃指着蒋经国大喊:“你不要逼人太甚,狗急了还要跳墙呢!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孔公子这一声威胁,让宋美龄听了顿时脸色发白,手脚发抖,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事还还惊动了宋子文和孔祥熙。原来这蒋、宋、孔、陈四大家族,谁都不干净,而且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若是孔公子发了疯,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情急之下,宋美龄立即给当时在北平的蒋介石打了个紧急电话。当时,东北战场上国共两支大军的争斗正处于白热化阶段,华北局势也很吃紧,蒋介石正在北平主持紧急军事会议,与傅作义等人商议偷袭平山县中共中央所在地的事,正在这时,蒋介石的侍卫官进来报告:“先生,有夫人的电话。”
    
      蒋介石接过电话,话筒里传来宋美龄焦急中又有几分恼怒的声音:“你必须马上到上海来一趟,十万火急!否则就来不及了!”
    
      蒋介石一惊,急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你的大公子把令侃的扬子公司给查封了,他打老虎打到我阿姐的头上来了,这件事只有你亲自来上海一趟才能解决。”
    
      蒋介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我现在有重要军务在身,令侃的事等我回去再谈!”
      “不行!这件事已经威胁到我们蒋家与孔家的关系,如果不及时处理,令侃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大令,他对我们家的底细一清二楚。这种时候,我们可不能大意失荆州啊!”
    
      宋美龄的警告提醒了蒋介石,他反复斟酌之后,将北平的军务托付给傅作义,急急忙忙登上飞机直奔上海而去。蒋介石见了宋美龄,才知道大外甥已被宋美龄领到南京“保护”了起来,为了挽回面子,他一到下榻处便对在场的官员们说:“我认为,扬子公司的汽车等货物并非日用必须品,并不触犯囤积禁令,不得查封!”一听这话,蒋经国沉不住气了。因为蒋介石看似随口而出的一句话,就等于宣布了经济管制的失败。他脸色一变,正待开口辩解,不料却被宋美龄以“总裁长途南来,身体疲乏”为由给止住了。等迎接的大员们都告退之后,蒋介石才极不满意的对儿子说:“未免太过火了!”蒋经国满腹委屈地反驳:“我不过是秉承您的旨意行事的啊!”
    
      在一旁的宋美龄摇了摇头,把孔公子的威胁复述了一遍,话毕把一份刚收到的电文递到蒋经国面前:“你先看看这个。”
    
      蒋经国接了过来展开,那电文是:“姨父,姨母,如果经国兄一意孤行,六亲不认,逼人太甚,我将请爹公布你们在美国的财产数目–大卫(孔令侃的英文名宇)。” 这就是蒋介石之所以放下紧急军务不顾,仓惶飞赴上海的主要原因。原来蒋宋夫妇二人在美国的所有财产都是委托孔祥熙照管的,孔令侃在关键时刻突施这一招“杀手”,正中蒋氏夫妇的要害。在孔令侃的“杀手锏”面前,老蒋和小蒋只得妥协,“打虎行动”只好就此收手。最后孔令侃做出和解,交罚金600万美元,然后前往香港,再转赴纽约。杜月笙也离开上海,前往香港。法院终审判刑杜维屏六个月,杜象征性地交了一点罚金,以罚代刑,放人了事。至此,历时仅仅七十天的上海的“打虎行动”以失败告终。
    
    对这段往事,后人不胜惋惜。实事求是地讲,蒋经国的确有些“励治图新”精神,正渴望凭着自己的力量帮助父亲去扶持即将颓倾的王朝大厦。他早年在苏俄的经历使他对平民百姓的艰难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和同情。就在“打虎行动”期间,蒋经国还在读马克思主义书籍。据说,有位部属到他住所进见,看到他在读俄文本的《列宁全集》。但是,决心再大,也终究绕不过一个无可奈何的事实:要想使经济状况“起死回生”,就必须与国民政府的台柱子四大家族和江浙财团作彻底的决裂与斗争,否则,“新经济政策”就只能是一纸空文。可是这又谈何容易!逮捕杜维屏、查封扬子公司,使蒋经国从“打老虎”变成了“骑老虎”,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据民国著名记者曹聚仁记载,那些日子蒋经国“几乎天天喝酒,喝得大醉,以至于狂哭狂笑“。从10月起,上海物价再度飞涨。1948年11月1日,国民政府正式宣布停止“经改”,取消了“限价”。商品上市了,物价也随风猛涨起来,同时,金元券飞速贬值,几乎成了废纸。升斗小民们这才发觉上了国民政府的当,用黄金、白银、外汇从国民政府手里换回来的只是一些花花绿绿的废纸片!11月5日,蒋经国回到上海,召集亲信话别,痛哭流涕地说:“现在,我们失败了。我不晓得我们应该往哪里去,也不晓得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以后可能就知道。将来各位应维持纪律,照顾好自己。我不确定我们是否会再一起工作。”私底下,他对自己的幕僚沉痛地说: “我是尽孝不能尽忠, 忠孝不能两全啊!” 1948年11月6日,蒋经国黯然离开上海,回到杭州寓所。一场声势浩大的“打老虎”运动就这样收场了。
    
    今天看来,蒋经国“打老虎”的初衷还是好的,方法也没什么不对,其铁面无私的表现甚至令人敬佩。然而,事情很清楚,真要打老虎,就会触及既得利益集团。其实,当权在位的人,哪个不在利益集团?就算个别人还有一点良心,但他管得住自己,却管不住自己的家族、子女、和亲友,这利益的诱惑似乎是不可抗拒的。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锐意改革的人终究还是绕不过情面,也斗不过利益集团。这个集团是社会变革的死敌,它永远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国家和社会的利益之上,其成员早已丧失了起码的为人的道德准则,他们对社会的伤害就像癌细胞之于健康的人体,不到把人折磨到油尽灯枯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个集团甚至比人体内的癌细胞更可怕:癌细胞和人体共存亡,而利益集团在窃取国家和社会的利益的同时,就已经把钱财和家属都转移到国外了,时刻一到就开溜,那管国内洪水滔天!历史是一面镜子,66年前的往事告诉我们,在一个以人治为主,看重人情而且缺乏法制的社会里“打老虎”,如果不改革法制,对自己只不过是一场闹剧,对老百姓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骗局。
    
    从此,国民政府贪腐之风愈刮愈烈,人心涣散,直至结束在大陆的统治。既得利益集团中的多数人去了欧美各国,在那里他们早已置备了产业,积存了一辈子都用不完的钱财,少数人去了香港,只有很少数人跟随国民政府去了台湾。
    
    闹剧闭幕,人去楼空,留下的只是满目疮痍!
    
    2014年8月,加州硅谷
    
    —— 原载: 华夏快递 (博讯 boxun.com)
15709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党媒谈“打老虎”:中纪委发力 忙坏中组部 (图)
·周永康之后更大的老虎和打老虎的法制 (图)
·打老虎不能厚此薄彼 影帝这事也得管 (图)
·"打老虎"能换来幸福吗?茅于轼们给你答案 (图)
·北戴河会议近期召开:当前是打老虎和保增长节点
·北戴河会议召开在即 打老虎保增长成焦点 (图)
·北戴河会议近期召开 当前是打老虎节点
·“习打老虎周落网反腐是否有望”? 法广网友议论纷纷
·周永康原下属全都“叛”了 支持打老虎 (图)
·拳打老虎脚踢东洋,“国平”来头有多大
·习打老虎周落网反腐有望?
·敬一丹:打老虎也需条件 看你是不是武松 (图)
·习近平晋升四上将 打老虎提亲信兼顾 (图)
·打老虎羊遭殃 吴玉芬将由沪押送北京审理 (图)
·习近平说服家人抛商业投资 “打老虎”或面临巨大压力 (图)
·盘点江西打老虎:姚木根赵智勇等高官落马 (图)
·又打老虎又扣异己 近期中共为何疯狂抓人?
·电力系统打老虎 多少豪门权贵受牵连
·中纪委反腐时间特点:周一"拍苍蝇"周末"打老虎"
·打老虎不能错过他——张重庆
·习近平真正的打老虎下一个应是李鹏!“中国控诉”(406) (图)
·监察厅打老虎 厅长竟是大老虎
·徐宥箴:习总要打老虎吗?有老鼠打不打? (图)
·中国官场有如黑社会 打老虎谈何容易
·兰江:习肯定江胡地位 打老虎暂时休兵 (图)
·边界:作为「打老虎」喻体的《绣春刀》 (图)
·姜维平: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郭清华:遍地是老虎,狐假虎威——打老虎却不能让张小玉无罪释放
·姜维平: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图)
·习近平这次“打老虎” 随时发生戏剧性的变化 /罗好 (图)
·杜阳明: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珅相同——非腐败是政治斗争2
·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珅相同——非腐败是政治斗争/杜阳明
·姜维平: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图)
·重新定义习近平的打老虎、拍苍蝇/杜阳明
·拍苍蝇、打老虎的反腐是换一批狗官 纪念6.4随笔/杜阳明
·王岐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姜维平 (图)
·上海是勤拍苍蝇,拒打老虎/钱征鲁
·浦志强携十万博粉打老虎/视频
·王建勋:治春运倒票“黄牛党”,打老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