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南十字星旗飘扬——澳洲人的民主觉醒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4日 转载)
    
    
    i.pagespeed.ic_.8ICywMv0WI.jpg
    
    (此文原写在7/1后,载于主场新闻。一个多月后, 主场已经消逝,而香港继续在风雨中漂摇。如今中共正式否决了普选,令港人只剩下两个选择– 忍受或者抗命。历史好像不停重复一样,此文提到的故事,现在好像又更切身了。这里略作改动,再分享一下这个一百多年前澳洲人抗争的故事。)
    
    即使80万人投票,51万人示威,对于中共的强权来说也只是以卵击石。有什么用? 有人如是说。中共大权在手,区区700万人的小城,它绝对可以无情地碾过。
    
    不知大家有没有去过澳洲的墨尔本? 经常蝉联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世界最宜居城市的墨尔本,受到地产商和投资者的垂青。墨尔本近十年来楼市发展兴盛,在其市区及周边地区也纷纷兴起了不少大型房地产项目。其中市内最受发展商欢迎的算是阰邻市中心旳Yarra河南岸(Southbank)。在南岸中最高最触目的,是一座名为Eureka Tower 的高层住宅。
    
    i.pagespeed.ic.0J-DlJgsBz.jpg
    南岸的Eureka Tower
    
    翻查字典,Eureka 源自古希腊语的heurēka,其大意是'我找到了',是形容人找到了渴望的东西时所发出的狂喜呼喊。 Eureka Tower 楼高297米,在2006年落成时是世上最高的住宅大厦,由本地建筑师公司FKA设计。
    
    Eureka Tower 的命名,位置和高度,骤眼看很商业。然而在这繁华的标志背后其实蕴含了人文价值,且与维多利亚州及整个澳洲的历史甚有渊缘。
    
    风雨如晦
    
    160年前,维多利亚正值淘金热之中,华人奉这里为新金山。年轻的殖民地以金矿业为主业,吸纳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人口开始膨胀。首府墨尔本的人口,在短短15年内由1万人上升到12万人。当时维多利亚的黄金,主要出产自巴拿域(Ballart) 和宾迪格(Bendigo) 两座金矿城市。
    
    1850年代时,巴拿域及邻近地区住了大概二万人,其中绝大多数是贫苦的矿工。和很多英国在非洲的殖民地相似,当时维多利亚殖民政府管治腐败,官员贪污及滥权严重,民怨四起。在基层集中的金矿地区,零星的反抗不时发生。殖民地政府为了防止居民组织反抗和维持秩序,委任了金矿委员会(Gold Commission) 来管治矿业兴盛的几个城镇。金矿委员有地方行政及部份司法权力,通常是由缺乏经验的英国的大家族所担任。他们待遇极尽奢华,曾有委员描述他的工作时说:
    
    "我们薪金非常丰厚,而且一切生活开支全由政府支付。要多少仆人也不是问题,费用全由政府付责。我们什么也不用做,却什么也可以买,由政府包单。"
    
    金矿委员有其直属警察,但随着民间反抗力度增大,政府其后直接用上了军队维持秩序。在高压下,金矿工人每月需向殖民地政府支付高昂的金矿凭照费(Gold License Fee) 才可以进入金矿工作,没有有效凭照的工人最高可以被判监禁六个月。有不少人的工资谨够维持自己的凭照,而且金矿工作环境极差,工人生活可谓苦不堪言。
    
    政府的高压统治,腐败和社会上的种种不公义终于在1854年爆发。当时维多利亚总督Hotham 下令加倍收集凭照费用。对部分矿工来说,一年支付12磅的凭照费用根本没有可能​​。警察为了收集费用,屈打成招的事件常有发生。 1854年10月,一名矿工在巴拿域的Eureka酒店内被人虐打致死。种种证据显示酒店主人就是凶手,可是因为酒店主人和当地法官相熟,案件最后竟然不了了之。
    
    事件导致众怒,巴拿域随即在10月17日爆发大规模示威。民众在酒店附近聚集,要求当局重新起诉酒店主人。集会开始的时候其实相当和平,但当示威者听到警方即将强行清埸时,一部分愤怒的人群冲过了警方的防线,放火烧毁了Eureka酒店。警察其后在人群中随机逮捕了三名示威者,但却无法找到证据来证明他们直接与纵火有关。
    
    i.pagespeed.ic.faqQC6rJH0.jpg
    火烧Eureka酒店,Ballarat Fine Art Gallery
    
    殖民地政府为了平息众怒,下令逮捕酒店主人和调查当地的贪污情况。可是开始了的民间运动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事态的发展快得令政府凑手不及。
    矿工中有不少人是来自英国,受了英国工人宪章运动的启蒙, 切身了解到政治制度上的不公平是暴政的根源(注1)。要改变现状,就只能着手改革政治制度。加上受了长期的屈怨,政府的象征式回应已经无法平息巴拿域市民长久以来的积怨以及对自身权利的诉求。 10月尾,居民自发组织起来,开始了废除金矿凭照费,要求释放示威者和争取公民权利的运动。
    
    改革联盟
    
    在10月尾到11月头短短十几日间,巴拿域发生了三次超过3000人的大型示威。 (当时巴拿域人口大概只有二万人)然后在11月11日,超过一万名居民响应当地报章的公告,聚集到巴拿域政府军营外的Bakery Hill。在这次集会中,大会选出了几个参与过英国宪章运动的工人为领袖,成立了巴拿域改革联盟(Ballarat Reform League),并正式呼吁维多利亚政府取消凭照费,进行改革以及实行普选。联盟扬言如果政府不能回应他们的要求,将带领维多利亚脱离大英帝国。大会同时通过决议,宣告”在制定需要格守的法律时拥有发言权,是每一个公民不可剥夺的权利。而缴税却容不下公民代表权的政府,施行的正是暴政。”若干年后马克斯回顾这段历史时,总结出改革联盟抗争的精神,其实和美国独立宣言的本质一样。
    
    南十字星旗飘扬——澳洲人的民主觉醒


    巴拿域时报上的公告,Public Record Office Victoria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联盟和政府就有关被逮捕的示威者,取消凭照费,选举权,民主改革,以及解散金矿委员会等几个重要问题进行谈判。起初政府表现积极,在谈判开始后几日随即任命了一个皇家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 专责处理金矿地区的问题。然而专员到达巴拿域后非但没有着手处理联盟的要求,反而大幅增加当地警力并从墨尔本召唤增援,令事态更趋紧张。 11月28日,一队来自墨尔本的增援受到矿工突袭,当中有人受伤。政府以此为借口,谎称一名士兵被杀(注2), 作为拖延谈判和扬言追究的手段,暗中却增派更多兵力到巴拿域。到了11月30日时,大英帝国的陆军第12和第40步兵军团早已进驻政府军营。
    
    受困于毫无进展的谈判,愤怒的矿工决定开始全面抗争。 11月29日,改革联与1万2千名矿工烧毁了自己的凭照,决志抗命。翌日当局强硬回应,动用大多数军力进行牌照搜查,在群众反抗下象征性地逮捕了8人。
    
    这次搜查使局势一发不可收拾。事件促使改革联的领导层发生变化,矿工们由主张用道德力量促成改革,变成主张以武力抗争。
    
    南十字星旗飘扬
    
    在愤怒和怨恨之中,激进派的领导者Peter Lalor 当选成为改革联的领袖。在Lalor的领导下矿工捡起了武器,并开始了反抗英军的武装行动。 12月1日,在Eureka的Bakery Hill上,一张饰有南十字星,以蓝白色为主体的旗帜徐徐升起,Lalor 和改革联盟在旗下庄严起誓,决志捍卫象征独立的南十字星旗以及彼此作为公民的权利和自由。
    
    i.pagespeed.ic.1Z4rPqT4yM.jpg
    向南十字星旗起誓,画作现存放于Ballarat Fine Art Gallery
    
    i.pagespeed.ic.ufmNWfP8oA.jpg
    原南十字星旗,现存于Ballarat Fine Art Gallery
    
    改革联盟在Eureka内围起了大概一英亩的地方,开始设防和堆起路障,暂且建成了一个极简陋的城寨。同日改革联派出了一个代表团前往政府军营,要求政府释放被逮捕的矿工和停止进行牌照搜查。早已得到增援的政府不为所动,断然拒绝了矿工们的要求,并指摘改革联盟的行动只是一个煽动民主革命的动乱。
    
    谈判破裂,改革联盟已经没有了退路。在所谓的城寨中,联盟断水断粮,步枪也只有50支。面对全盛时期,统治半个地球的大英帝国,所有人也知道这只是以卵击石。就那50支步枪,血肉之躯,怎么可能动摇日不落帝国这庞大的国家机器? 然而在那个历史时刻,改革联盟拒绝投降,寸步不让。 Lalor随即决定如果英国进攻Eureka城寨,他们将撤退寨中的高地,并在那里作出他们最后的抵抗。
    
    12月3日的凌晨,在大部分矿工熟睡下,英军终于出动巴拿域的所有兵力,连同警察围剿Eureka。面对数目众多,久经训练的英军,以平民和矿工为主的改革联盟迅间就被突破防线,馈不成军。不用一个小时,英军已经消灭了寨内所有抵抗。战斗中不少改革联盟的领导层战死沙埸,而领导者Lalor也被流弹击中,身受重伤并失去了左手,由支持者救出后逃亡到墨尔本西南面的一个小镇。改革联盟就此瓦解。
    
    在这场围剿行动中英军的行为什为残酷,伤亡的矿工中超过六成战死。死亡率如此高,是因为英军和警察在矿工投降后,仍然无差别地杀害没有抵抗能力的俘虏。当时英军的第二指挥官Charles Pasley 因为厌恶屠杀手无寸铁的俘虏,下令停止刺死俘虏并威胁把任何继续参与屠杀的士兵枪决。英军最后俘虏了大约120人,并逮捕了支持改革联盟的巴拿域时报(Ballarat Times) 老板,控以煽动颠覆罪。这场Eureka的起义,以英军的胜利告终。
    
    胜利
    
    胜利的消息迅速响彻整个维多利亚,然而政府的军事胜利却成为了它的公关灾难。当时维多利亚的人民普遍同情和支持矿工,在知道政府的恶行后不少人终于鼓起勇气抵抗。在政府实施戒严下,墨尔本有成千上万的人涌上街头,谴责当局暴行及要求实行改革,而其他维多利亚的城市也纷纷出现了大批公开支持矿工的民众。任何市长或议员只要支持政府,旋即会受到当地市民的蔑视和唾弃。在巴拿域,只有一个人愿意响应政府的号召成为临时警察,在经济挂帅的墨尔本也只有1500人响应号召,政府的管治岌岌可危。
    
    1855年1月,13名比较有名的改革联盟俘虏被押解到墨尔本以叛国罪起诉,若罪名成立他们就会被处决。在第一名疑犯John Joseph接受裁决的日子,上万名民众涌到法院声援。陪审团审议了大约半小时后,最终宣布Joseph无罪,当庭释放。在宣布Joseph无罪的一刻,法院内掌声雷动,重获自由的Joseph在外受到热烈欢迎,在欢呼声此起彼落下他由群众抬上一张椅子,凯旋走向墨尔本的街头。其余的犯人也在掌声下一一被法院宣判无罪。政府无奈下取消了仍然在逃的改革联盟成员的通缉令。
    
    法院的判决令殖民地政府颜面尽失,在强大的民意和管治危机下,政府知道大势已去,终于妥协。政府随即着手撤销凭照费,推行更合理的黄金销售税,增加参议院的民选议席,容许金矿地区代表参选参议院,废除黄金委员会和大幅削减金矿地区的警察。在一年内,几乎所有改革同盟的要求也得到了解决。 1855年年尾,独臂的改革联盟领袖Lalor当选成为巴拿域城的参议员,其后更成为了众议院的议长。
    
    起义的3年后,1857年11月24日,维多利亚两院通过了选举法,成为澳洲第一个达成男性普选的地方,走出了民主的一步。改革联盟以卵击石,却一石激起千重浪,唤起了更多人对民主的渴望,最终一起促成了社会的变革。美国作家Mark Twain 在1895年到访Eureka 后,在书中感触地提到这起义是澳洲历史上光荣的一页。它的规模虽小,蕴含的意义却非常深远- 是一场自由和原则对不公义和压迫的抗争,也是一个人民败了一仗却赢得胜利的例子。
    
    承传
    
    时移世易,百多年后的今天,当日象征反叛的南十字星旗已经成为了澳洲人的国民认同,是他们的”民主战旗”。每当澳洲站起来向政府说不时,不论左右,你准能在人群中见到南十字星旗的身影。而Eureka,则被视为澳洲民主的发源地。
    
    Eureka Tower 顶部的金冠,代表的是淘金热中的黄金。金冠上的红色条纹,代表的是改革联盟的鲜血。大楼蓝底白间的设计,正是南十字星旗的底色。这座市内最显眼的建筑物,南半球最高的住宅大厦,其实也是迄立于市中心旁的一座巨形纪念碑,俯瞰着墨尔本的一切,当中安住了过千人。建筑师想带出的讯息不言而喻- 我们今天能安居于此,建基于前人的牺牲。
    
    一个多世纪后,回顾这段历史,到底是决志和统治半个世界的大英帝国周旋到底,以卵击石的改革联促成了社会的进步,还是成千上万声援运动,付上较少代价的的维多利亚人? 这其实很难说得清。社会上总有些人为了公义,可以去到好尽,也有很多人只求安稳。可是社会的进步,或多或少需要不同的人作出不同程度的牺牲。对有些人来说,付出的是生命,灌溉的是青春,而坐享其成的却是求安稳的人。
    
    这其实不要紧,寻求安稳的人,很多时候都是大多数。社会的进步,需要的是大多数人在关键时刻多走一步,就像当年维多利亚人群起声援民主运动,向强权说不。今天香港面对的中共虽然强大,却不见得比当年统治半个地球的大英帝国要强。香港人虽在弱势,却不见得比当年的维多利亚人要弱。我们没有革命的本钱,却比维多利亚人更有有争取自由民主的条件,毕竟我们当中有50万不介意多走一步的人,和500多个决不退让的人。
    
    牛顿曾说过我们之所以看得远一点,是因为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自由,民主不是古以有之。今天我们在社会上享有的种种权利,也是前人用牺牲和智慧,一步一步,一代一代地雕刻出来的结晶品。社会上喜欢安稳的您,在将来的关键时刻如能多走一步,我相信我们能够为下一代建造出一个更安稳的肩膀,让他们看得更远更高。
    
    i.pagespeed.ic.o01D-licgm.jpg
    披上上南十字星旗的澳洲人,澳洲时代报(The Age)
    
    注1: ​​宪章运动是1840年代英国发生的工人运动。其目的是工人们要求取得普选权,以参与国家的管理。工业革命后英国国力强大起来,工人的生活却没有太大改善。社会上的不公,资本家的特权和官商勾结最终导致了社会上爆发了大规模的维权运动。宪章运动虽然以失败告终,但其影响深远,是英国走向民主宪政的第一步。
    注2: 那名士兵其后被发现一直服役到1860年。
    References:
    
    Bate,Weston,Lucky City: the first generation at Ballarat,1851-1901,Melbourne University Press,Carlton South,1978.
    
    Cultural Heritage Unit,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Australian Government Website: Australian History and Stories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26311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徐文立緊急呼籲全世界大學生,共同抗議香港警察圍攻大學暴
  •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 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
  • 博客最新文章: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八)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天堂的失落
  • 陈泱潮11.刻意封殺民主墻運動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特權論》,
  • 李芳敏14400018耶和華親近心中破碎的人,拯救靈裡痛悔的人,
  • 谢选骏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 曾铮自古英雄出少年——謹獻給香港大學生及所有反抗中共暴政的
  • 谢选骏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宽恕
  • 谢选骏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高洪明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谢选骏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曾节明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谢选骏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陈泱潮ZT制度转型的前提是改变信仰/罗慰年
  • 谢选骏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 紫电灭绝人性的抽象劳动理论
  • 谢选骏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论坛最新文章:
  • 亲北京家族候选人赢得斯里兰卡总统大选
  • 教宗方济各即将走访泰国与日本
  • 陆新招抗击台独港独「融一」思维提供国民待遇
  • 63% 的法国人已经不去治病了
  • 香港再爆警民冲突,一名警员腿部中箭
  • 陆航母过台海 美日紧跟 专家研判尚未形成战力
  • 港民坐满遮打花园祈祷 不同意警方过分使用武力
  • 威尼斯水患持续:新海潮来袭 水高1.6米
  • 黄背心周年抗议 巴黎中国银行被涂撑香港标语
  • 伊朗逮捕40多名参加反政府游行的示威者
  • 区选可能如期举行 建制吁投白票 泛民促投票
  • 理工大成新战场 警散 军戒备 全港学校明续停课
  • 驻港解放军自动清路障 外媒及美议员忧有后着
  • 中国首艘国产航母穿越台湾海峡
  • 斯里兰卡:拉贾帕克萨宣布赢得总统大选胜利
  • 德国有计划派军舰通过台湾海峡和南海以示反对中国的领土主
  • 东盟国防部长非正式会议聚焦南海问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