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决定中国命运 李鹏六四日记曝高层决策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10日 转载)
    来源:史海钩沉 
    
    
决定中国命运 李鹏六四日记曝高层决策内幕

    1989年5月16日,邓小平设宴欢迎戈尔巴乔夫访问中国
    1989年六四事件期间,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于5月17日决定在北京实施戒严。《李鹏六四日记》中罕见曝光了当时中共高层决策戒严的内幕,镇压六四事件的决策人邓小平在1989年5月17日的会议中对戒严表态称:实行戒严如果是个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们打倒,我自已倒下来。我现在认识到,我在这个时候恰恰不能倒下来,文件我可以不看,但不要让身体出了毛病,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账上。
    
    5月17日
    
    下午4时,小平同志召集会议,讨论当前局势。赵、李、乔、胡、姚和尚昆参加,王瑞林也在。这是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次会议。
    
    赵讲,目前惟一办法是否定4月26日社论,与学生妥协,缓和下来。
    
    我讲,26日社论是正确的,本来形势已逐步好转,但紫阳同志5月4日跟中央调子不一样,又重新点起火,以致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惟一办法是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乔石认为4月26日社论是正确的。
    
    依林说,这场动乱是赵的错误造成,他完全赞成李的意见。
    
    胡对局势感到忧虑。他说,我们想的与广大群众想的差得太远。
    
    杨尚昆认为不能从《社论》中后退,现在目标是邓,只有旗帜鲜明反对动乱。
    
    邓讲话,委托出在党内。紫阳5月4日讲话是转折,制止动乱惟一办法是戒严。
    
    邓说,你们的办公室有奸细,看看是谁走漏出去。
    
    晚8时,常委再次碰头,定了戒严时间为5月21日,19日晚开动员大会。赵说,我的时间已结束,已写好信向常委请假。
    
    5 月16日晚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继续开到今天凌晨,总算达成一项决定:由赵紫阳代表政治局常委公开发表书面谈话,实际上是一封公开信。信中说,“现在我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同志向同学们讲几句话。”信中首先把常委的名字都列出来,这在过去是绝无仅有的。信中肯定了同学们的“爱国热情”是可贵的,“希望同学们保重身体,停止绝食”,要求学生“顾全大局,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
    
    上午,我接到小平同志办公室的通知,小平同志邀请全体常委于下午4时到小平同志处开会。这是一次正式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全体常委: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同志出席,杨尚昆同志列席,王瑞林同志担任记录。这是一次决定中国命运的会议。
    
    赵紫阳首先发言,他说,解决目前困难惟一的办法是否定“四·二六”社论,与学生达成妥协,使局面缓和下来。我第二个发言,对赵的意见表示坚决反对。我说, “四·二六”社论是正确的。《社论》发表后,形势本来已逐步好转,但赵紫阳5月4日讲话,跟中央调子不一样,又重新点起火来,以致发展到今天这种混乱地步。当前惟一办法是中央常委团结一致,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乔石同志发言明确表示“四·二六”社论是完全正确的。依林同志发言说,这场动乱是赵紫阳的错误造成的,他要负完全的责任。胡启立同志说,他对目前局势感到忧虑,他说中央的同志与广大群众想得差的太远了。尚昆同志认为不能从《社论》后退,现在学生斗争的目标已指向小平同志,只有旗帜鲜明反对动乱,国家才有出路。
    
    小平同志听完大家发言后,作了重要讲话,以下是根据我当场笔记整理的摘要。
    
    小平同志首先分析了当前的形势:
    
    形势很严峻,问题出在党内。全国出问题都是受到北京的影响,因此,要解决问题,先从北京解决起。继续发展下去,肯定很快就蔓延到全国。如果我们按照4月26 日的社论精神,加强工作,进行对话,那么,积极分子就已经组织起来了,搞动乱的开始害怕了,形势已经向逐步稳定的方向发展。
    
    小平同志一针见血地指出:
    
    这篇社论是正确的,转折点是赵紫阳5月4日的那篇讲话,使人们看到了共产党中央不一致,学生就闹得更激烈了,很多的人向学生靠拢。因此,问题出在党内,解决的办法,党内要一致,首先中央要一致,错了大家负责。没有这一点精神,还争论干什么,自己宣布垮台算了。其实,问题看得一清二楚。现成的例子就是匈牙利,一闹就让,让了一步再闹,再让第二步,还是不满足,再让第三步,永远不会满足,除非共产党垮台。中国搞自由化的人也一样,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如果他们的目的达到了,那么,要不要中华人民共和国,要不要社会主义制度,要不要共产党。如果中央旗帜鲜明,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发展到了很难收拾的地步。你越让,他就越要闹,事情还在发展。不采取紧急措施,肯定是顶不住的。上海江泽民同志那里,现在还可以顶住,再发展下去,他们也顶不住了。现在没有时间来争论,谁的缺点和谁的责任,这些问题可以慢一点解决。第一步是坚决制止动乱的发展,第二步逐渐加以消化。如果中央认识不一致,态度不坚决,采取什么措施也是没有什么用的。
    
    接着,小平同志提出了实施戒严的任务:
    
    措施不坚决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办法是戒严,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在较短时间内是动乱平定下来。在戒严期间要打击坏蛋,不打击这一部分人是不行的,但是人数不要多,少数几个人。戒严就是要动用军队,军队也要教育好,只要不搞打砸抢,军队也不还手。如果冲突起来,碰伤一些人也是难免的。北京警力不够,要恢复正常工作秩序、生活秩序、学习秩序,只有宣布戒严。动作要快,准备好了就立即实行戒严。目的是为了保护大多数,不要让更多的人卷进去,陷进去。
    
    戒严也是保护大多数,但有些人硬要闹,而且让它扩大,也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如果听其自由发展,比如成为全国性动乱。要安定全国,必须首先安定北京。戒严首先要保护党中央、国务院、重要的政府部门的安全,要保护公用事业的安全,要保护通讯部门和电台的安全。现在社会一片混乱,什么坏人都出来了,搞打砸抢的也出来了。所以,我们的行动要越快越好。态度要比前更加鲜明,戒严的风不能过早放出去,否则效果就差了。
    
    小平同志提出戒严后,会场的空气变得十分严肃,是各位常委对此决定中国命运的重大决策表态的关键时候了。我首先表示:我完全同意实行戒严,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姚依林同志也表态同意戒严。乔石同志点头表示同意。胡启立同志还是那一句话,对当前局势感到忧虑。只有赵紫阳表示反对,说这个方针我执行不了。
    
    各位常委表态后,小平同志说:
    
    戒严的事由李鹏、乔石、尚昆同志主持,卫戍区、公安、武警参加外,还有调一些部队进北京。
    
    接着,小平同志以大无畏的精神指出:
    
    实行戒严如果是个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们打倒,我自已倒下来。我现在认识到,我在这个时候恰恰不能倒下来,文件我可以不看,但不要让身体出了毛病,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账上。已经不能考虑别的办法了,不能再让,再让中国就完了,很快就发展成全国性动乱。
    
    北京变成全国性动乱,比“文革”还厉害,“文革”实际上是有领导的,是毛主席领导的。现在好像是来了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但共产党放弃了领导。动乱的真正口号出来了,就是丢掉共产党,丢掉社会主义。我们这一代人为之奋斗了一生,这个责任我们是担不起的,我们这两代人都担不起这个责任。许多老同志对现在的形势很焦急,这是理所当然的,是一种对事业感情的表达。
    
    赵紫阳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有决断比没有决断要好,但对现在这个决策我很担心。
    
    小平同志强调:
    
    政治局常委会只能少数服从多数,作出决定共同承担责任,常委一致,政治局一致才是根本的保证。大家统一行动,说话一个口径,错了大家共同负责,这是关键所在。
    
    这时,赵紫阳说:“对常委大多数人的意见,我只能组织服从,但是我保留意见。”
    
    小平同志警告我们,戒严一事,在公布以前要绝对保密,以便军队顺利进入北京。小平同志尖锐指出:
    
    你们常委办公室里有奸细。我倒要看看,这次是谁走漏消息。(注:影印件此处的裁剪导致此页末尾文字有遗漏。)
    
    小平同志最后说:
    
    没有万全的方案,什么都很稳妥也不可能。要阻止外地人到北京来,也不要让动乱蔓延到外地去。攻新华门难道不是动乱,攻大会堂难道不是动乱,动乱已经是事实了嘛,不要再这个问题再争论了,常委一致起来,少数服从多数,团结一致,聚精会神把动乱处理好。
    
    下午6时左右常委会结束。我们从小平同志家出来,我的精神为之一振,赵显得垂头丧气。我向常委提出,晚8时常委再次开会,落实戒严措施。
    
    两个小时以后,常委会在中南海勤政殿小会议室举行。赵紫阳一开头就说,我知道我的时间已经结束,已经写好信向常委请长假,因为我留在常委会妨碍你们的工作。尚昆同志劝他不要这样做。会议确定,5月19日晚召开在京的党政军干部动员大会,北京戒严时间初步定在从21日开始。军队的调动则由尚昆同志具体安排。
    
    会后,我分别找罗干、温家宝、严明复同志到办公室来谈话,就今天常委会关于戒严的决定向他们作了通报,因为他们在第一线处理动乱,有必要立即把这个重要决定告诉他们。
    
    全国已有27个城市的170多所高校发生游行示威,武汉搞动乱的学生占据长江大桥,京广铁路被堵塞。北京社会秩序已陷于混乱,“高自联”等非法组织继续占据天安门广场,声称已有3000人绝食。街上不时出现游行队伍,不时高呼“打倒邓小平”、“拥护赵紫阳”、“赵紫阳万岁”的口号。
    
    非法学生组织纠察队阻拦来往天安门和中南海附近的行人和车辆。小平同志家住地安门,离中南海很近,平常我们坐汽车去,不过10分钟。今天为了避开学生非法“纠察队”“检查”,我从小平同志住处绕大道穿小胡同而行,我的坐车行了半个多小时,才回到中南海。堂堂12亿人的中国合法政府,此时此刻似乎已成为“地下政府”。
    
    后来才知道,赵紫阳从小平同志那里回来后立即把鲍彤找来,向鲍泄露了常委会开会的情况。赵对鲍说:“下午常委在小平同志家作了决策,我保留了意见。”紫阳要鲍彤立即起草一封致常委、政治局并报小平同志的辞职信。鲍彤加快这封信的大致内容为:
    
    今天下午常委作出的决策,我服从。但我仍担心事态难以平息,且有可能继续扩大和恶化,由我来负责组织执行这一决策,将会是不得力的,因此,我请求解除我党的总书记和军委副主席之职。
    
    这里,赵紫阳两次担到下午常委的“决策”,这一“决策”又是什么内容呢?很显然除了“戒严”而无其他。
    
    赵紫阳在以后的检查中,以及以后鲍彤在法庭的辩词中,都矢口否认赵紫阳向鲍透露过“戒严”,而鲍彤也极力否认,说他不知道“戒严”的决策。其实,就在晚上的党委会进行之时,鲍彤也在政治改革办公室召开了一个有13人参加的告别会议。曾经参加此次会议的顾云昌讲,此时鲍情绪低沉,会场气氛紧张。鲍彤向大家透露了今天常委会的情况。鲍彤说“这可能是我同大家最后一次谈话了”,鲍警告到会者不要当叛徒,做“犹大”。鲍在会上还慷慨激昂地念了一首诗:“曾为大梁客,死报信陵君”。赵紫阳是河南滑县人,这里他表示了对赵紫阳的忠心不二。
    
    今天,胡绩伟、江平等24位人大常委写信建议中央立即召开人大常委紧急会议,研究当前局势。
    
    中国民盟、民建会、民主促进会、九三学社等民主党派致函赵紫阳,认为“这次学生的行动是爱国行动”。
    
    团中央、全国青联、全国学联发出呼吁书,“恳请同学们珍惜和爱护自己的身体,停止绝食”。
    
    美国参议院外委会通过决议,要中国政府避免使用武力,否则,将严重损害同中国的关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5205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图:六四后,洛阳民众抗议示威“绞死李鹏” (图)
·难忘六四 从胡耀邦之死到天安门的枪声 (图)
·历史今天胡耀邦逝世引爆震惊世界”六四” (图)
·六四后央视春晚变政治骚 江泽民现场督阵 (图)
·李鹏《六四日记》 揭露邓小平十宗罪
·天下围城,纪念六四-中国茉莉花革命
·无法容忍,邓小平和赵紫阳六四摊牌真相 (图)
·祭六四先烈文
·惨不忍睹:“六四事件”暴力清场黑镜头 (图)
·揭秘:解放军六四在北京曾使用开花弹 (图)
·揭秘:死于戒严军人枪下的第一个六四遇难者 (图)
·“六四”前后我和江泽民曾庆红等的接触/沙叶新 (图)
·六四参与者夏文治提供的六四照片 (图)
·六四拒绝屠杀 28军被中共消声匿迹 (图)
·亲历者张子斌: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的过程 (图)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图)
·301医院六四参与抢救医生:必须承认六四大屠杀
·六四亲历 共军被吃药 退伍兵掩护万人撤退最近时40米 /博讯跟帖
·“六四”前后的权力大玩家杨尚昆
·六四肃杀氛围 高瑜是杀一儆百最佳人选 (图)
·外媒:北京六四之前大抓人
·民间团体举办纪念六四活动 伊力哈木获荐竞逐郁金香人权奖 (图)
·89六四25周年届临 北京处处警车消防车
·六四研讨会至少3人被拘 浦志强在其中
·北京六四论坛 与会者都被喊去“喝茶” (图)
·见证、记忆和诗性正义的求索──六四诗选序/孟浪
·今年五四我不过 六四聚会天安门 (图)
·北京公民举行纪念六四研讨会促调查真相 (图)
·中国变相解禁六四 微博疯传4.26社论 (图)
·柴玲再谈六四公开信:我不是要推卸责任! (图)
·維權者批柴玲辱六四死者
·胡耀邦儿子言下之意 就是要习近平为六四平反
·胡耀邦忌日胡德华质问六四学生何罪之有 (图)
·胡耀邦死忌子斥政府双重标准 掩盖六四真相对死难者欠敬畏
·胡锦涛抵胡耀邦故居 中央对六四另有看法 (图)
·六四前夕,胡錦濤突瞻仰胡耀邦故居
·香港议员梁国雄拒绝脱六四衣服 上海被拒入境 (图)
·视频:营救六四学生和异议人士的“黄雀行动”前线总指挥六哥(陈达钲)先生谈话
·中国民间人士举行公祭,拉开纪念六四序幕
·期待回歸人性的改變--六四綠卡引出的沉思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章小舟:习近平“平反六四”之说纯属妄言
·【六四大家谈】(1)一码归一码,说说柴玲错在哪/潘晴
·习近平是否会为“六四平反”破冰?
·六四25周年:宽恕是真相的披露/紫竹
·六四天下围城—我的美丽中国梦/冯立凯 (图)
·章小舟:中共之首的漫画作秀不挡六四屠城
·爱的见证:六四大屠杀25年后的柴玲
·柴玲应为六四悲剧负责
·查建国:缅怀耀邦,悼念六四英灵(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01)
·胡锦涛:胡耀邦和六四没有关系 (图)
·走过「六四」二十五年/王岛
·解龙将军:邓小平预感挫骨扬灰——纪念六四大屠杀25周年
·吴金圣:关注六四英雄李英之 (图)
·質疑习近平:《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湯美華
·徐沛:“六四”十八周年与袁红冰笔谈
·莱文:我为何倡议公开纪念六四25周年 (图)
·费良勇:六四纪念十大战
·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图)
·六四纪念十大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