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张小庚(河南)口述:“大跃进”口述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19日 转载)
    
    口述人:张小庚(男,1930年出生,河南省灵宝市函谷关镇西寨村)
    

    采访人:张开拓(男,1991年生,西安美院影视摄影专业2011级)
    
    采访时间:2013年1月21日
    
    采访地点:张小庚家
    
    口述整理:吴文光
    
    口述正文:
    
    吃食堂
    
    叫我看 ……58年后半年开始吃食堂饭,9月份。这你家里,筷子碗,剩下啥都不是你,还锁门,谁还锁门?人家把门环啥都拽了,拿去搞钢铁嘛!
    
    先开始是干部先吃。为啥干部先吃?因为上面有指示,说干部带头,先挖干部的粮食,米面入食堂,叫干部先吃了两天,这才集中全生产队,集中农民吃食堂,吃了一顿,才把农民的面米全部集中到食堂。吃到……把那个吃完了,这生产队人家才出粮食,才磨面,才让吃,这是一开始几个月就是这样。
    
    那时人凑合能吃够,食堂刚开始,都到咱一家一户,不管你麦、谷、玉米,不管你啥东西,全部集中到食堂。头到五九年,那队下有粮食,那不管啥粮食,反正凑合还能吃好一点,就是说谷,红薯,玉米,还能吃,说是吃麦,说那白馍啥,就没有。
    
    大跃进
    
    反正不管咋说,屋里就没人,屋里就不像现在说把门户弄紧一点,看你门锁了没,那时谁锁门?大门也没人锁,谁还偷谁那?家里都没人,像这房子门,刚刚都给你说了,把这啥都拽了,你还锁啥?
    
    人家就给你讲的很清嘛,这碰到哪里都是你的家嘛,不管你跑到哪里去,你这被子背着,筷子碗拿着,就行了。今天跑东家,明天跑西家。除了在外面搞钢铁的人不说,凡是你在家的人,晚上让你跑坡寨,一个人拿一个铁锹,被子背着,到坡寨干,人家可就让你拐回来又跑到东寨,晚上给人家背干草,背两个干草垛,天就明了,回来又让你摘花(棉花)。就是这嘛。
    
    再反过来,人家还把一个人定出勤哩,你一月几天出勤,你出勤一月不够这个数,人家还要罚你。以后人家还定这个“三基本”,就是这一个月多少天数,二十八天,要挣二十八个工,一天是十分嘛……这“三基本”我都忘了,反正你都得弄够,一个数不够,人家还罚你。
    
    炼钢铁
    
    搞钢铁把咱那箱子、桌子那个(铁销)都给拽了,有铜有铁都给弄走了。那时候,唉,就没法说那事,特别可怜,特可怜。屋里又没人,人都搞钢铁了,家里没人,像这,凡是你能跑腿能走了的,都让你搞钢铁去了,先头一次在扒娄(地名)扒娄,在月子口这两个地方搞钢铁哩。那搞几个月,搞完以后才跑到这陕县那铁路沟又搞了几个月。
    
    搞钢铁,像年轻人走时把像样的东西都拿走。不像现在这项链、戒指啊啥,那时只要有个洋布的啥东西,就是像样的,把把被面包一包,这么大一疙瘩,背上走。
    
    军事化
    
    搞钢铁那时,全民皆兵嘛,好家伙,人家就军事化,六零年那时就是军事化。分三个连嘛,一个“青年连”,一个“壮年连”,一个“老年连”,人家这三个连。“青年连”是建炉子的,建钢铁炉子哩,“壮年连”是搞运输的,“老年连”是拉风箱的。
    
    “青年连”人家是搞那个建炉子哩,虽然说搞炉子,搞啥炉子?几个月把一个炉子搞不成,人家老是唱歌,天天老是唱歌,黑了,一夜你就别想睡觉,黑了就不让你睡觉。“壮年连”搞运输的,就是说咱到上湾背煤,不管天阴下雨,背煤,背耐火土。
    
    实际来说,老年连是最可怜的,拉风箱,人家不是像咱这么长的小风箱,人家的风箱像咱们的床这么长,这么宽,这么高,里面拉风箱那心子这么壮儿,你坐这头,我坐那头,我拥你拉,你拥我拉,大风箱嘛,又不敢停时,你是一个劲儿拉。你一停,人家是炉子嘛,炼铁炉子,马上就炼住了,一炼住,这一炉子就作废了。一作废,人家还斗你哩,人家马上就开会,轻了是斗你,重了,还打你。
    
    虚夸风
    
    是虚夸风。不管毛主席那个孬,还是好,主要是底下人坏,一直虚夸。哎呀,说:我这一亩地收多少麦,收几万几万斤麦,一亩地收三十五万斤红薯,收玉米多少多少,一直上报,就是虚夸。
    
    中央是考虑底下丰收了,多征一点,政府给你派任务都要大,你生产队一下给要光球了,生产队没办法,这才开始叫农民胡抓乱挖。
    
    人家可知道下面农民可老是美,实际下面就是咱刚刚说,搞虚夸风搞得太厉害,虚报,没有收下那些,实际一亩地能收多少?实际一亩地才收一百多斤、二百斤,二百斤就是好收成。给人家报,就不是二百斤,就讲几千斤、几万斤,就是这个报法。
    
    上面总知道农民有办法,主要说来说去,是那时候这上级没有调查,对不?你要是现在这,国家叫私访,如果人家下来私访,那就知道农民可怜,主要他不私访,只知道下面就收这些,实际上农民就这么可怜。唉,好家伙!
    
    那时候——就没法说,说来说去,不怨人家老毛孬,只怨底下做孬了,虚夸风太厉害了嘛!那时候主要是一直虚报啊,虚报这个数字,顶头可知道,一直给你要,一直征(粮食)。那时候怕怕嘛!那时候像咱这队下,一年给你要还是两次两粮,夏季,给人家交多少万斤麦子,秋季给人家交——不管你玉米吧、红薯片吧。
    
    我日他妈哩,一亩地三十五万斤红薯,这一亩地才顶六百多个平方……好家伙!那时候人都是偷偷说,一个字不敢胡说。只说了,就说你是搞破坏啊。都是两个人偷偷在那说。
    
     “割尾巴”
    
    噢,还有“割尾巴”,那是啥时候,在这个食堂饭前面哩,“割尾巴”是叫你干部摸个底,叫交余粮嘛,除了你的口粮,能掏多少,大致摸个底,给人家这一报。
    
    人家把这些人全集中到大队,让你自报哩,其实人家有干部在掌握着嘛!一方面是叫你自报,才动员说:你还是交了对,交了是亮眼,你不交不行,唉,没法,逼得。一方面是动员,一方面是逼。
    
    你报的差不多了,这人家到明天开会就不让你来了。凡是没报的人,还让你在这里。那个“割尾巴”也弄十几天。你报多少,你给人家送多少。人家还看你家庭(成分)怎么说,你家庭成份不中的,更心狠一点,更要把你逼逼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31919221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来国(陕西)口述:“大跃进”口述
·杨奎松:我们今天应当怎样反思大跃进
·揭秘:“大跃进”后为什么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动乱?(三)
·揭秘:“大跃进”后为什么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动乱?(二)
·揭秘:“大跃进”后为什么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动乱?(一) (图)
·"大跃进"与"反右"中的独臂将军余秋里 (图)
·毛泽东私下谈"大跃进":我是受了别人影响 (图)
·大跃进四川饿死人1000万
·“大跃进期”间毛泽东因何事上了谭震林的当? (图)
·《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年》序/胡绩伟 胡績偉 遗作
·陈云忆:大跃进后我主张包产到户 毛主席很生气 (图)
·大跃进公、检、法三家变成一家:妇女也能“鸡奸”
·“大跃进”时的神奇判决书:妇女也能“鸡奸” (图)
·"大跃进”时的神奇判决书:妇女也能“鸡奸”
·毛泽东谈大跃进饿死人:右派拿鸡毛蒜皮当旗帜进攻党 (图)
·林彪反对大跃进 私下里说毛泽东“凭空想胡来” (图)
·大跃进时某副总理谈公社食堂:有猴头 燕窝 海味 (图)
·“妇女赤膊化”的疯狂大跃进年代
·1961年云南省委书记反思大跃进:我们欠了农民的债 (图)
·历史虚无主义——庆毛诞避谈大跃进和文革
·中国军火出口大跃进 “北约”惊呆 (图)
·景山议政:辩论大跃进饿死四千万人谁之过!?
·清华学者:计划生育危害性比大跃进和文革更大 (图)
·胡祖六:中国城镇化盲目模仿 满街汽车处处大跃进
·贵州仁怀“大跃进式”违规建酒厂
·冯骥才炮轰“文化大跃进”
·文联冯骥才狠批各地在搞「文化大跃进」
·南都报揭秘大跃进安徽饿死500万人
·洪深:人民日报副总编承认大跃进饿死3000多万人
·实体书店死中求生 网上书店进入“大跃进”时代
·大跃进的后果:中国在建高铁线九成停工
·7·23事故何以祸起信号:不愿意搞大跃进马上被拿下 (图)
·大连:填海“大跃进”
·洪深:国务院正式承认高铁大跃进制造人祸 (图)
·《毛的大饥荒》获奖 大跃进灾难生动重现 (图)
·中共功罪评说之八:大跃进和大饥荒饿死多少人? (图)
·院士批官员有点傻:中国核电大跃进不顾安全 (图)
·纽约时报纪思道:中国大跃进式的倒退
·造新城,终成“大跃进”/苑柍 (图)
·“城镇化”又是一场政治挂帅的“大跃进”/陈金晖
·城市化大跃进无法成就中国改革红利/徐笑冬
·安邦:地铁“大跃进”将使不少城市深陷财政泥潭
·胡績偉 遗作《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年》序
·“神九飞天”胡坠地——“胡最美”大跃进传承文革DNA
·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现象之一瞥(下)/宋永毅
·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现象之一瞥(上)/宋永毅
·郎咸平:大跃进的疯狂之后 高铁时代的提速恐慌
·新能源汽车“大跃进”导致“海市蜃楼”
·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 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牟传珩
·两头不负责的高铁大跃进恐导致浪费/童大焕
·造楼大跃进产生多少抗震隐患屋/田嘉力
·抢笔省长李鸿忠在湖北要搞毛泽东式“大跃进”(图)
·大造楼就是“大跃进”/彭兴业
·孔子学院“大跃进”的表象/顾村言(图)
·“博士大跃进”泡沫令人担忧 中国博士超美国?
·寒山:从“丰碑”到墓碑 —《大跃进--大饥荒:历史和比较视野下的史实和思辩》评介
·学历大跃进,用权力换文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