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革受难主体是普通人,谁向他们忏悔过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14日 转载)
    来自微博消息:
    
    【文革受难主体是普通人,谁向他们忏悔过】文革后展现的苦难主要是高官、名人的苦难,但武斗、私刑和那时被成批处决的,主要是普通人。这个群体无话语权,即使被迫害而死也属沉默的一群,只存在于冰冷的统计数据中,至今无人向他们忏悔。
    
    文革受难主体是普通人,谁向他们忏悔过


    文革受难主体是普通人,谁向他们忏悔过


    文革受难主体是普通人,谁向他们忏悔过


    文革受难主体是普通人,谁向他们忏悔过

(博讯 boxun.com)
352306413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如来天空:鲜为人知的文革历史
·文革遭迫害,马坚教授与汉译《古兰经》/淳于雁
·文革后期 江青最不堪入目的表演 (图)
·媒体回顾文革:中国史上最大规模的自杀
·文革期间非正常死亡的部分高级干部和著名人士名单 (图)
·文革死人,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图)
·博讯镜头 “文革”时期一群众专案组长的工作手记 (图)
·周吉宜:追索祖父周作人的手稿事关文革流毒
·文革抄家共抄得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毛泽东的孩子:文革领袖蒯大富韩爱晶采访札记 (图)
·陈再道“文革”被落井下石:追随张国焘后又成邓小平黑干将
·文革广州“吊尸”谜团难解 40年来未有当事人披露
·文革毛泽东暴行:宁波溪口蒋氏墓遭到严重破坏
·“文革”期间宁波电影放映情况
·文革中宁波一份油印小报 批血腥老共匪江华
·宁波文革大事记:1966-1976
·文革中湮灭了的精英
·文革:不许农民养鸡,养鸭,种自留地
·“文革”时农民啥也不许干 主粮副食都缺乏 (图)
·宋任穷之女为文革道歉 当年造反得力现为美籍 (图)
·红二代宋彬彬曾打死9个人? 道歉引爆文革话题 (图)
·宋彬彬向文革受伤害老师同学道歉 数度落泪 (图)
·法广专访王友琴:不反省文革历史,如何规划未来?
·历史虚无主义——庆毛诞避谈大跃进和文革
·广州现唐伯虎真迹 文革中裹雨衣掩埋幸存 (图)
·习近平在曲阜谈及文革对传统文化的戕害
·李瑞环亲制家具在广州展出 包括文革时作品 (图)
·三中全会交锋,不否定毛泽东但否定文革
·陈小鲁为文革道歉引“红二代”不满 被批不像话
·陈毅之子:消弭文革戾气树立宪法权威刻不容缓 (图)
·对话陈小鲁:“文革”不可能再现 (图)
·陈毅之子:文革的基因从来就没有彻底肃清 (图)
·陈小鲁相信人性本恶 文革基因从未肃清过
·英媒评薄案:文革以来中国最大的政治丑闻画上句号 (图)
·傅雷夫妇骨灰回到上海安葬 文革中受迫害自杀 (图)
·被包装的“苦难”?傅苹在美国讲“文革”故事 (图)
·专家称近20年文物破坏程度比“文革”时严重 (图)
·王岐山文革经历:曾被扣“恶毒攻击雷锋”罪名
·武汉”文革“受害者夏幼华给武汉中院院长的信 (图)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史平:反省文革,自今日始!
·河南商报温江桦:“文革道歉”是面向未来的一面镜子
·冯敬兰:老三届同学会反思文革 拒绝遗忘 (图)
·习总的新年礼物:习版『中央文革小组』/何岸泉 (图)
·习总的新年礼物:习版“中央文革小组”/何岸泉 (图)
·高西庆:希望文革能够得到正确的关注
·推荐阅读寻访实录《文革受难者》 (图)
·毛与“文革”:中国政治混乱之源-写于毛冥诞120周年
·侯健羽:文革对我这个80后的影响
·从两个“刘亚洲”看文革了犹未了/张二枝
·没头苍蝇习永贵背个文革大包袱/杨子 (图)
·今天为什么仍有人怀念“文革”?
·景山议政:谈文革最高权力的政治争夺/视频 (图)
·三中全会前习近平为文革涂脂抹粉失败 周小川须下台 /吉歌 (图)
·还文革真相,中国才能进步
·唯色:拉萨“红卫兵墓地”与西藏文革疑案
·亲历当年文革的广州红卫兵反省之二/真史诤言
·危险的越权倒退 抓秦火火是文革公安六条/汉评
·张朴:审判薄熙来的过程就是文革的重演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