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李鹏《六四日记》 揭露邓小平十宗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17日 转载)
      “六四事件”可谓中共近三十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作为事件参与者、时任总理李鹏的《六四日记》,对这一政治事件有着详细评述。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姚监复在《李鹏揭露邓小平十大罪恶──评李鹏〈六四日记〉》一文中认为:李鹏提供了把邓小平钉在历史的耻辱十字架上的十根铁钉。全文如下。
    
      读了李鹏《六四日记》后,我想此本日记乃是“后来”编写的,加入了“后来得知”的情节与分析。不过,此日记的价值在于李鹏提供了一些有利于自我表扬和诿过于人的重要史料,特别是自作聪明,傻乎乎地揭发了邓小平的十大罪行与恶行。对于这些事实,我相信是真的。李鹏提供了把邓小平钉在历史的耻辱十字架上的十根铁钉。

    
     现摘录李鹏《六四日记》中揭露的邓小平十大罪行与恶行部分内容如下:
    
      一、李鹏揭露,邓小平说要准备流点血。邓小平是“六四”开枪杀人的罪魁祸首,犯了反人类罪
    
      在李鹏《六四日记》中,李鹏揭发,正是邓小平杀气腾腾地多次讲到“不怕流血”、“打压”、“快刀斩”。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日记,李鹏透露,邓小平说:“我们必须是快刀斩乱麻,为的是避免更大的动乱”、“支持地方放手处理”、“采取把动乱打压下去”、“不要怕被人骂,不要怕人家说名誉不好”。
    
      【“傍晚,温家宝电话请示邓小平讲话中有些敏感问题是否先不传达,李鹏当即表示同意。”因此,邓小平四月二十五日谈话的“敏感问题”肯定是比“打压”、“斩”等更狠的手法,希望李鹏能全文公布,忠实于邓小平原文。】
    
      “四个坚持中有一个人民民主专政,这个手段要用起来。当然,要运用得当,注意缩小打击面。”“要尽力避免流血事件。”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邓小平说:“扭转动乱局势,我提出戒严。戒严步骤要稳妥,要尽量减少损伤,但是要准备流点血。”“流血!”这是手狠心辣的邓小平的语言,也是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动员令和军令。这样,“六四”在中国进行的血腥屠杀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李鹏日记》供出了重要罪证,可以肯定邓小平是“六四”屠杀平民的罪魁祸首,犯了反人类罪的。
    
      二、李鹏揭露,邓小平调军进京早有预谋,并且早在一九八九年四月已调动军队进入北京
    
      邓小平任军委主席后,只有经邓下令才能调动军队,才能进京。李鹏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的日记中透露,“为防止万一,军委调三八军一个团进驻中南海。”“从驻防在保定的三八军的两个机械化师中抽调一千五百名兵力,日夜兼程,赶赴北京。一个团进驻中南海,其余兵力布置在中南海四周,保卫中央首脑机关的安全。抽调的都是老兵,赤手空拳,不带武器,以避免与学生发生流血事件。”
    
      四月二十五日邓小平说:“我们还有几百万人民解放军,我们怕什么?”
    
      四月二十八日李鹏去尚昆处,他认为局势仍然紧张,已调入北京的三八军武装力量还不能撤回。
    
      因此,在和平时期,调动国防军进入首都的大事,并不是在五?一九戒严以后,而是在此之前,早在四月二十一日三八军战士已经进京的既成事实了。这是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决定,此事没有经过政治局、军委、人大、国务院、党中央正式开会研究通过。因此,按《李鹏日记》调军队进京是由邓小平个人负责的。
    
      三、李鹏揭露,早在一九八八年九月,邓小平、李先念密谋要搞赵紫阳下台
    
      一九八九年四月三十日李鹏说:“我也听到一些传闻,说去年(一九八八年)九月开妇女大会时(后面又说工会大会),在大会堂休息室小平同志和先念同志单独谈话,议论到赵是否应下台的问题。但小平同志说苦于无人替代,下不了决心。”
    
      四月二十八日,邓小平三月下旬会见外宾就不点名地对赵紫阳处理经济工作的不满。他说:“我们现在的问题是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得太快,给国家和人民都带来了困难。这个难题在三年前就出现了苗头。如果把现在克服困难的措施放到三年前,问题就不会这么大,解决起来会好办得多。”
    
      李鹏揭露,邓小平、李先念早在一九八八年就准备把赵紫阳搞下台,不过没找到合适的时机、藉口与替代人选。因此,“六四”是早有预谋的。
    
      四、李鹏揭露,邓小平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按要求写出引发争论的“四·二六社论”
    
      四月二十五日去小平同志处。他听完我们的简单汇报后,讲了话。他确定当前是一场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动乱,必须态度鲜明尽快地加以制止。“这一场动乱完全是有计划的阴谋活动。……要害是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这次动乱一出现就是全国性的,我们不可低估。要发一篇有分量的社论。”(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报》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成为以后这场斗争的争论焦点。)社论认定,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场动乱,其实质是从根本上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不坚决制止这场动乱,将国无宁日。”“为坚决、迅速地制止这场动乱而斗争!”
    
      “这场动乱,有后台,有黑手,方励之夫妇是个典型。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在适当的时候就要予以处理。”
    
      “现在的性质变了,我们必须快刀斩乱麻,为的是避免更大的动乱。……只有态度鲜明,措施坚决、支持地方放手处理,就能及时把这场动乱制止下去。”
    
      这样,四·二六社论,以邓小平对学生运动的错误定性为标题:《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制造了一九八九年新的社会矛盾,挑起长期争论和不断升级的冲突。邓小平罪责难逃。
    
      五、李鹏揭露,邓小平动用二十万大军威慑人大委员会和中央全会,堵死反政变的渠道
    
      五月二十一日李鹏透露:“我给王瑞林打电话,请他报告小平同志。我建议于近日内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从组织上解决赵的问题。晚上,邓小平同志处传达他的意想,要等大军进入北京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样可以避免冲击和干扰,才能开得更有把握。”
    
      李鹏公开透露出的这个“六四”的绝密情报,揭发出邓小平调动二十万大军进京的阴恶的真实目的就是“要等大军进入北京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因为邓小平担心在政治局、中央委员会、军委、人大常委会中他得不到支持。没有二十万大军进京,难以“避免冲击和干扰”,会议“才能开得更有把握。”
    
      调动大军进入北京,就是为了威慑、压制、控制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军委委员、人大常委会委员,以免受“冲击”、“干扰”。邓小平害怕朱可夫帮助赫鲁晓夫成功地反夺权的政治斗争局面再出现,本来在政治局莫洛托夫是多数,结果反而被赫鲁晓夫召集中央委员会把莫洛托夫打成反党集团。因此,邓小平讲要调动大军,“才能开得更有把握”。同时人大常委会委员们提出撤销李鹏的戒严令,计划六月二十日开常委会,多数委员长也支持,邓小平也担心。
    
      而调动大军进京的表面上的理由就是北京出现动乱,具体就是天安门广场有学生静坐。这样才能师出有名。而学生宁死不撤。赵紫阳五月十七日代表常委承认学生爱国,可继续对话后,学生仍坚持不走,结果给邓小平决定调大军进京提供了藉口,事与愿违。当然,可能后面还大有文章,青年学生中了奸计。
    
      六、李鹏揭露,邓小平决定戒严
    
      李鹏揭露:五月十七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小平同志提出了实施戒严的任务。邓小平说:“只有宣布戒严”。“戒严首先须保护党中央、国务院、重要的政府部门的安全。”“戒严的风不能过早放出去,否则效果就差了。”“调一些部队进京”。李鹏还揭露:“邓小平以大无畏的精神指出:‘实行戒严,如果是我的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们打倒,我自己倒下来。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的帐上。’”五月十九日邓小平又说:“扭转动乱局势,我提出戒严。只有戒严才能保护人民。”
    
      李鹏如实供出邓小平的原话,真是想把“六四”的帐,全写在邓小平的帐上。但是,冤有头,债有主,各人有各人的帐,老百姓心知肚明。
    
      七、李鹏揭露,邓小平诬陷无辜公民
    
      五月十七日《李鹏日记》揭露:邓小平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警告我们:“戒严一事,在公布以前要绝对保密,以便军队顺利进入北京。”小平同志尖锐地指出:“你们常委办公室里有奸细。我倒要看看,这次是谁走漏消息。”
    
      【据赵紫阳《改革历程》回忆,李鹏在这次会上指出,鲍彤是坏人。后来鲍彤被捕,以泄露戒严罪判刑。但第二次法院宣判时,又取消了这个罪名。证明邓小平、李鹏对鲍彤犯了诬陷罪。】
    
      五月十九日《李鹏日记》揭露,邓小平说:“在前头闹的勇敢分子,不是核心人物,真正的核心是那些摇羽毛扇的。要让这些核心的人,在戒严时期露出头来。赵紫阳周围的人还要搞名堂,这很危险。鲍彤先隔离起来,切断他的对外联系。”(陈云同志插话:“该隔离的,不只鲍彤一个,搞内外勾结的还有若干人,要立即采取措施,打乱学生的指挥系统。”)“对头,什么‘高自联’、‘工自联’,都要宣布非法、取缔,绝不能手软。开一个名单,尽量全一点。”
    
      五月三十一日《李鹏日记》透露,邓小平说赵紫阳:“不能留在政治局”。他还说:“胡赵各有一个小圈子,你们以后不能学他们。”
    
      邓小平绝不手软,按“尽量全一点”、“赵有小圈子”的名单,把清查变成肃反扩大化,迫害、诬陷大量无辜公民、党员、干部。这是一笔有待清算的血泪帐。《李鹏日记》提供的罪证,可以确认邓小平是主犯。
    
      八、李鹏揭露,邓小平违反党章,指定江泽民为总书记
    
      李鹏揭露,江泽民不急于当总书记,担心胡耀邦下台,赵紫阳上台的非程序更迭、违反党章,为后人诟病。
    
      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五日《李鹏日记》:“江泽民同志多次向我表示,他绝不能接受一九八七年初通过批胡耀邦同志,让赵紫阳上台的那种做法,总书记上台、下台都没有按照党章规定,由中央委员会免职和产生。所以,他一直要求我在第一线主持中央工作。”
    
      早在五月十九日《李鹏日记》就揭露了邓小平的霸道决定:“新班子基本定下来。李鹏继续当总理。我提出江泽民当总书记,江泽民这个人有思想、有能力、也有魄力,可担任这个责任。”
    
      邓小平违反党章,自己作主一言堂以宫廷政变方式搞掉了两任党的主席、总书记华国锋和胡耀邦,一九八九年又以武装政变方式搞掉赵紫阳。但是,江泽民担心名不正则言不顺,要求经过中央全会正式组织手续再上台,而且避开了“六四”开枪杀人的领导责任,证明江泽民确实比起傻乎乎的李鹏多几个心眼。
    
      九、李鹏揭露,邓小平是阴险狠毒的两面派
    
      对照李鹏《六四日记》和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可以发现,李鹏与赵紫阳一直都是真诚地相信,邓小平这个婆婆是真诚、坚决地信任和支持自己的。没有发现看透邓小平是地地道道阴险狠毒的两面派。
    
      邓小平五月十七日常委会上对要求辞职、不同意戒严的赵紫阳所讲的最后一句话是:“总书记还是你,赵紫阳。”
    
      而李鹏《六四日记》揭露出的事实是,邓小平五月十九日已经确定:“我提议江泽民当总书记。”邓小平个人指定江泽民取代赵紫阳。《李鹏日记》证实,邓小平真是两面派。
    
      为了利用和稳住李鹏,五月十九日《李鹏日记》透露,邓小平说:“这次动乱问题出在党内。中央有两个司令部,名义上看是李鹏和赵紫阳,实际上是我(邓小平)和赵紫阳。”
    
      可悲的李鹏,为邓小平拼死拼命、出头露面打前锋,自认是代表邓小平的统帅,到最后论功行赏、加官进爵时,李鹏还是李鹏总理,原地踏步。而总书记却是江泽民,不调军队没流血的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天津李瑞环也捞上一个管意识形态的常委。李鹏心里不服气,从李鹏《六四日记》全书看,只为自己的一贯正确、评功摆好、涂脂抹粉,以镇压“六四”领导人自居,企图树个人权威。而错误全推给赵紫阳,镇压“六四”的责任和决定、全推给邓小平,李鹏似乎一点错误或悔恨都没有。原来自认为可以当上总书记了。无怪乎邓小平警告李鹏、姚依林,对江泽民不要不服气,领导人要有改革形象。而李鹏要出版《六四日记》,仍然是不服气的表现,还想在历史上争地位,但不料爆出邓小平的罪证来,邓小平如在世,定当训这个傻小子。至于赵紫阳,也太天真,至死还认为邓小平一直是支持他的。
    
      十、李鹏揭露,戒严部队的真正指挥员不是杨尚昆、杨白冰,是XXX、迟浩田和周依冰
    
      五月二十一日李鹏《六四日记》:“十时,……城区戒严部队由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依冰指挥,整个北京戒严部队由总参谋长迟浩田指挥。”(因此,戒严部队的实际指挥权是迟浩田,周依冰掌握。杨尚昆、杨白冰充当公开露面、中间传话,最后当替死鬼的可怜角色。有人认为,他们后面的督战官和戒严部队真正的指挥员是刘华清、迟浩田、周依冰。)
    
      因此,无论“二杨”如何表现对邓小平的忠诚,最后免不了被废黜的可怜命运。因为邓小平一定掌握着赵紫阳在一九八九年四─五月同杨尚昆密切联系,并得到支持的情报,利用完了再“烹走狗”。但是,杨尚昆并不甘心在历史上、政治上的死亡,在他的生命晚年向蒋彦永公开自己的内心想法:“六四”是我们党历史上最大的错误,希望平反。杨尚昆最后也希望他的灵魂得到救赎。
    
      杨尚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走了重要的一步,认错,要求平反“六四”。李鹏的《六四日记》,证明他至死也不想走这一步,拒绝认罪,拒绝忏悔,拒绝平反,决心为邓小平殉葬。愿上帝保佑李鹏平静地走入地狱。
    
      至于邓小平作为军委主席,他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五月十七日决定戒严和六月四日,他领导的军人向平民开枪时,邓小平已经把自己钉在历史罪人的耻辱的十字架上了。赵紫阳的《改革历程》从正面打入铁钉,把邓小平钉牢在十字架上了。现在李鹏的《六四日记》又从反面,钉上几颗铁钉,让邓小平更紧密地固定在罪恶的十字架上了。邓小平早有预见:“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的帐上。”不是将来,而是现在,赵紫阳和李鹏都把“六四”的帐,写在邓小平的头上了。不过,“六四”的帐不能简单地归结于邓小平一个人,而要看到一个坏的制度的强大作用。只要不废除“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的法西斯独裁制度,中国还将出现新的“六四”,必将出现邓大平、邓中平。中国共产党的第N届总书记,也必将成为又一个被软禁终身的赵紫阳。不是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制造了独裁制度,而是不民主的法西斯专制政治制度产生了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式的政治人物。因此,必须废除“最最最最革命的理论同最最最最专制的传统相结合,形成最最最最黑暗的毛泽东思想的统治”的极权主义制度(李慎之语),必须废除毛一代、邓二代,一代又一代延续至后代的法西斯专制统治制度。
    
      二○一○年六月十一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6403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八九纪事之绝响——序封从德《六四日记》(图)
·李鹏《六四日记》:邓小平十大罪行与恶行/姚监复
·李鹏“六四日记”高层名单曝光,内容严重扭曲
·《李鹏六四日记》没有怎麽提到李瑞环
·李鹏六四日记:中国现任领导人也不清白
·《李鹏六四日记》引发争论:谁出卖了邓小平?
·吴仪闺中好友泄密, 爆李鹏要出版六四日记(图)
·《开放》:李鹏六四日记,看点、要害、李鹏智商(图)
·借势“六四日记” 温家宝成最有实权总理
·《李鹏六四日记》被叫停 当事人鲍朴称已尽力
·政治权力、宪章制度与历史悲剧——李鹏《六四日记》初读/吴国光(图)
·李鹏六四日记被河蟹 中国开始封杀谷歌手机服务(图)
·李鹏六四日记的出版价值(图)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 卸责邓小平,频为自己辩护(图)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始末 鲍朴出版,要给李鹏版税(图)
·李鹏六四日记力图撇清责任:邓小平拍板戒严
·李鹏出版‘六四日记’,意在制造新的“两个凡是”/赵岩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计划取消,是欲擒故纵/刘梦溪(以此为准)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天堂的失落
  •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 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 台湾小小妮支持香港抗爭到底
  • 胡志伟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 陈泱潮《民主墻運動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特權論》不容抹殺》附
  • 张杰博闻将有大事发生香港人在为中共挖一个大坑
  • 谢选骏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 张成觉八十感懷(修訂版)
  • 吴倩你们的耶稣:天主不会再传授其他教义,因祂的圣言早已给了
  • 谢选骏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 苏明张健评论习蠢货在巴西发狠话,暴露出它失去了权力
  • 谢选骏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我执
  •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 曾节明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 喻智官《殉葬者》尾声归宿
  • 曾节明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
  • 谢选骏“中国”的地缘价值
    论坛最新文章:
  • 日众院批准日美贸易协定 并指禁止国家要求企业公开密码
  • 香港真假信息战 仇恨恐惧与不解
  • 扎克伯格遇麻烦夹在美国会人权批评与中国雇员爱国怒火中
  • 理大遭封锁 纽时指抗议者父母上前呼"不要杀我的孩子"
  • 中国呈第二强经济体 获援助贷款利息亦涨
  • 联合国人权机构关注香港理工大局势望和平解决
  • 法国彩票私有化民众购股热情高于政府预期
  • 香港建制派学招发动群众清路障 未见轰轰烈烈
  • 显北京仍挺香港 阿里巴巴持9988吉号港股二次上市
  • 进入理大只为拯救中共高干亲戚?曾钰成抵死不认
  • 津巴布韦忽略中国巨额援助惹怒北京
  • 郑文杰秘寻庇护 该案引动中英外交抗议
  • 法官称国际新闻已很多香港报道遂禁止黄之锋赴欧演说
  • 理工大自首学生900 遭暴动罪拘
  • 北京或尴尬 传朱镕基孙女参加理工大示威抵抗被特别救出
  • 港高法能否判违宪吵翻天 北京或观动向
  • 港警2000精锐为何铁通围攻理工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