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刘少奇临终惨状:躺地板上,嘴和鼻都已变形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28日 转载)
    
     本文摘自《中南海人物春秋史》 作者:顾保孜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中南海外,几十万人围集四周,一百多个高音喇叭发出刺耳的喧叫:“打倒刘少奇!”
    
      1967年4月1日,国内各大报纸登载了署名戚本禹的长篇文章《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刘少奇读后,气愤至极,他狠狠地把报纸摔在桌上:“假话,这篇文章有许多假话,我什么时候说过那个电影(指《清官秘史》)是爱国主义的?什么时候说过当红色买办?不符合事实,是栽赃!党内斗争从来没有这么不严肃过,我不反革命,也不反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是我在七大提出来的,我宣传毛泽东思想不比别人少。”“我早在去年8月的会议上就讲过五不怕,如果这些人无所畏惧,光明正大,可以辩论嘛!在中央委员会辩论,在人民群众中辩论嘛!我还要为这个国家、人民,为我们党和广大干部讲几句话!”
    
      6日晚,中南海的造反派高喊着口号冲进刘少奇办公室,向他宣布如下勒令:必须自己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改变作息时间(过去刘少奇习惯夜间工作,上午休息),并按戚本禹文中所列的所谓“八大罪状”提出质问。
    
      刘少奇早就渴望能有一个机会让他公开答辩,虽然现在是个非常场合,但毕竟有了把话说出来的机会。他逐条驳斥戚文对他的污蔑,有理有据,义正词严,当造反派质问到“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时,刘少奇一下子怒火冲天,白发上竖:“这个问题简直是岂有此理,六十一人出狱是经过党中央批准的,在日寇进攻华北时,必须保护这批干部,不能再让日寇把他们杀了,他们都是党的宝贵财富啊!这事,中央许多领导同志都知道,早有定论嘛!”
    
      第二天,刘少奇交出一篇关于“八大罪状”的答辩,工作人员把原件上送,并抄成一份大字报在中南海内贴出,不料,几个小时之后,竟被撕得粉碎。
    
      一连串的莫名打击,使刘少奇精神上极为痛苦,加上突然改变作息习惯,限制安眠药用量,他几天都没能睡着,身体变得很弱。偏偏在这时候,清华大学造反派们要组织30万人的大会批斗王光美。
    
      刘少奇急了,怒了:“我有错误我承担,工作组是中央派的,光美没有责任。为什么让她代我受过?要作检查,要挨斗,我去!我去见群众,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死都不怕,还怕群众?”蕴纳在心中的积怨终于如火山一样爆发了。
    
      “我没有搞过阴谋诡计,工作是大家一起做的,要我承担责任,可以!但错误得自己去改!”“别人就是一贯正确的吗?要一分为二,为什么不许人家向中央文革提意见?有不同意见就把人抓起来?!”说到这里,他把手中的汤勺猛地摔在桌子上,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
    
      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在家的几个孩子叫拢过来,缓缓地说:“将来我死后,你们要把我的骨灰撒在大海里,像恩格斯一样。大海连着五大洋,我要看着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你们要记住,这就是我给你们的遗嘱。你们一定要在群众中活下去,永远跟着党,永远为人民。”多年斗争磨炼出的感觉告诉他,下一步,将会变得真正残酷起来。
    
      1967年7月18日晚,依据江青、戚本禹的提示,中南海造反派和几十万群众联合批判刘少奇。中南海外,几十万人聚集四周,他们携带的一百多个高音喇叭奏出高调的喧闹声;中南海内,造反派把刘少奇、王光美分别揪到两个食堂内批斗,同时抄了他们的家。刘少奇被强按着头,弯腰站在会场前,不许他说一句话,否则就用语录本敲他的脸和嘴。批判持续近两个小时,年近七旬的刘少奇已难以忍受,汗珠不断地从他脸上渗出,他抽出手掏出手绢想擦一下汗,不料站在他旁边的人狠狠一掌把手绢打落,他的汗水也随着震动流在地上对刘少奇的批斗逐步升级。 
    
      8月5日,为了与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百万人大会相呼应,江青、康生等人又策划了批斗刘、邓、陶大会,分别在各自家院内举行。几个彪形大汉把刘少奇、王光美架进会场,他们一会儿强按下刘少奇的头,把他的手扭到背后,强迫他做出卑躬屈膝的样子,又让他做喷气式;一会儿又揪着刘少奇稀疏的白发,强迫他抬头拍照;最后,他们把刘、王押到会场一角,硬把他们按下去向两幅巨型漫画上的红卫兵鞠躬。此时的刘少奇已被打得鼻青眼肿,他的鞋也被踩掉,只穿着袜子。在神圣的祖国大地上,在庄重的中南海院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竟遭到这种侮辱性对待!王光美的心流血了,她不顾一切,挣脱造反派的手,扑向刘少奇,刘少奇也不顾拳打脚踢,与王光美的手紧紧握住,也许,这是最后的告别!执手相看泪眼,怎不凝语哽咽?他们传递友情、温暖和鼓励的手终于被暴力分开。 
    
      批斗会后,刘少奇被押回办公室,他虽疲惫已极,但余怒未消,立即按铃叫来机要秘书,拿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严正抗议说: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你们怎么对我个人,这无关紧要,但我要捍卫国家主席的尊严,谁罢免了我的国家主席?要审判,也要通过人民代表大会,你们这样做,是在侮辱我们的国家,我个人也是一个公民,为什么不让我讲话? 
    
      从这夜开始,小院内外,如临大敌,戒备极严,事先被告知执行紧急任务的医护人员从此失去“自由”,不许外出,不许写信,不许同家人有任何形式的来往,形同软禁。由于刘少奇在担架上没穿衣服,到开封的当天夜里,他的肺炎就犯了,高烧39°,呕吐厉害,但林彪在河南的同伙却汇报称:“一切均好,病情无异常变化。” 
    
      11月5日,刘少奇再次高烧,抢救两天以后才降到37.2°。当时在他身边的人都说:“他虽然不说话,但特别配合治疗。他还是希望活下去,活到他等待着的那一天”。 
    
      11月8日,专案组下令:凡北京陪同来的人,立即撤回北京,一个人也不准留。北京带来的药也不准用。临走之前,专案组的人还特意去火化场看了看,然后,向当地负责人训话说:“要激发对刘少奇的仇恨,保留活证据。” 
    
      11月10日晚,刘少奇再度发高烧,试体温表,五个小时后才取出,体温为39.7,虽不能确诊是否肺炎,但按肺炎治疗,不准送医院抢救。到11日深夜,刘少奇嘴唇发紫,两眼瞳光反应消失,体温40.1?。但直到第二天早晨6点40分才发出病危通知。五分钟后,即公元1969年11月12日6时45分,刘少奇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6时47分,值班医生和护士赶到现场。 
    
      8时47分,“抢救”小组人员到达现场此时刘少奇已被转移到地下室里,厚厚的铁门上了锁。 
    
      刘少奇的老卫士长李太和闻讯后火速从北京赶往开封,直奔老首长身旁,只见刘少奇躺在地下室地板上,身上盖着一个白床单。一尺多长的白发蓬乱着,嘴和鼻子已经变形,下颌一片淤血。
    
      李太和偷偷抹去夺眶而出的眼泪,蹲下身去,给刘少奇剪去一尺长的白发,刮去长而稀疏的胡子,又找一身普通的衣服给他穿上,然后就被人支开了。15日深夜12点,六七个人把头部面部全都用白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刘少奇拖到一辆吉普车上,开向开封市东郊的火化场。车厢装不下他那高大的身躯,两只脚露在车厢外。 
    
      火化场已得到通知,将要火化一个烈性传染病患者,工作人员忙着喷洒消毒剂。20多个军人在火化场外实行戒严。吉普车到达后,刘少奇的遗体被匆忙地送进了火化炉。与此同时,他生前在开封的遗物也付之一炬,灰飞烟灭,留下的,只有一张骨灰寄存证: 
    
      骨灰编号:一二三 
    
      申请寄存人姓名:刘源 
    
      现住址:××××部队 
    
      与亡人关系:父子 
    
      死亡人姓名:刘卫黄 
    
      年龄:七十一 
    
      性别:男 
    
      职业:无业 
    
      死因:病死 
    
      这就是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之死!没有亲人哭声,没有白花黑纱,没有鲜花哀乐,没有党旗覆盖。 
    
      惨啊,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之死! 
    
      冤啊,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之死! 
    
      斗转星移,岁月悠悠,历史的脚步沉重而又迅速地跨过了一个又一个年头。 
    
      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全面认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中的“左”倾错误,审查和解决党的历史上一批重大冤假错案和一些重要领导人的功过是非问题。 
    
      1980年2月,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作出《关于为刘少奇同志平反的决议》。 
    
      5月17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国旗低垂,气氛肃穆。下午,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首都各方面代表一万多人,来到人民大会堂,出席刘少奇追悼大会。 
    
      刘少奇生前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他去世后遗体火化,骨灰撒在大海里。刘少奇治丧委员会和他的亲属尊重他的遗愿。中共中央书记处将散撒骨灰的任务交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执行。 
    
      5月19日上午,刘少奇的骨灰在治丧委员会代表和刘少奇家属子女的护送下,由北京乘专机运抵青岛军港。 
    
      众多的人民群众和解放军官兵聚集在青岛码头,为这位一代伟人作最后的送行。中午,执行散撒仪式的5艘海军军舰在绵绵细雨中编队驶向黄海海域。午后1时许,在哀乐和21响礼炮声中,刘少奇的骨灰撒向了浩瀚无边、滔滔不息的大海。
    
刘少奇临终惨状:躺地板上,嘴和鼻都已变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462231118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周恩来救出卖为童养媳的刘少奇女儿:不堪折磨曾投井
·七千人大会林彪为何干扰刘少奇纠偏:为当左派昧良心 (图)
·毛泽东因何事决心必须搞掉刘少奇 (图)
·刘源上将忆父刘少奇:他被自己塑造的神坛轧死 (图)
·美国中情局密档:红卫兵如何谴责刘少奇? (图)
·揭秘:周恩来解救刘少奇之女真相 (图)
·刘少奇突袭毛泽东事件:直接导致毛复仇 (图)
·毛泽东为何不杀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 (图)
· 刘少奇之女文革被关少管所 遭污蔑欲劫父投苏
·毛泽东究竟是什么时候决定撤换刘少奇的 (图)
·张志新式文革英烈汤玲瑛 因拥护刘少奇被执行死刑 (图)
·王光美:刘少奇不是没10年好活 是被浩劫夺去生命 (图)
·刘少奇之女被污参与天安门事件 防迫害偷渡去缅甸 (图)
·杨尚昆回忆:刘少奇谈为何不能给彭德怀平反 (图)
·1967年毛泽东谈群众斗刘少奇:这样搞捞不到油水 (图)
·安子文向刘少奇“状告”:饶漱石想把我赶走 (图)
·“文革”期间邓小平和刘少奇为何会被“区别对待” (图)
·原江青秘书:文革初工作组是毛泽东给刘少奇设“套” (图)
·张云逸不满“打倒刘少奇” 大骂“丢×× 乱来” (图)
·刘少奇之子出席毛泽东纪念活动 (图)
·跨国药企爱聘高干子弟 刘少奇孙媳任总裁
·刘少奇子吁习近平别为面子逼民陷保钓战
·刘少奇长子吁习近平别为面子逼民陷保钓战
·湖南刘少奇故里花明楼将斥资42亿建国际度假城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党内民主和团结是党的生命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出手 解放军中将涉贪被免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誓言铲除解放军腐败
·刘少奇之子刘源:从公社第十七把手到上将 (图)
·刘少奇长女冒雨回乡祭拜 潸然泪下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调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 (图)
·为18大铺路 刘少奇子之子刘源要入中央军委?
·为十八大铺路 刘少奇之子刘源升官
·毛新宇携全家祭奠刘少奇:献给敬爱的刘少奇爷爷!(图)
·毛新宇携全家祭奠刘少奇 (图)
·刘少奇对三年自然灾害中的一段讲话
·宪政梦与刘少奇老爷梦 /徐光
·朱仕强:刘少奇密令张克侠制造七七事变! (图)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么泪/姜维平
·刘少奇冲毛泽东嚷:饿死这么多人历史写上你我
·毛新宇拜祭刘少奇是行为艺术/张可夫
·谎言破产: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
·为陈水扁说几句公道话--他像极了文革时的刘少奇
·叶铭葆:刘少奇对“闹事”问题上几种错误观点的批判
·倪洋军:刘少奇,为什么高干子弟就不能当工人?
·石天河:纪念刘少奇诞辰110周年有感
·从陈水扁、刘少奇、彭德怀、几张照片想到的/李悔之
·日本博客:七七事变是刘少奇一手导演!
·王宁:六四=法轮功=达赖喇嘛=刘少奇=地主
·也谈谈不为人知的刘少奇与王光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