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苏联女兵用日军俘虏解决生理需求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6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苏联男多女少,女兵用日军俘虏解决生理需求
    

      [提要]连续的战争使苏联失去了数千万精壮男性,也使千千万万苏联妇女成了寡妇。于是在劳改营日本战俘与苏联女看守之间便迸发了难以遏止的爱情。苏联妇女之所以愿意跟外国战俘同居,原因复杂,或因为纯洁的爱情,或因为生理方面的需要,或因为精神上的孤寂,或因为物质上的诱惑。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本宣战,一周后,日本无条件投降,二战以法西斯轴心国的失败告终。然而,连年的战争也让苏联失去了千千万万精壮男性公民,苏联男女性别比例严重失调。本文讲述的便是这一背景下,在苏联国土上发生的异国情恋故事。

  战争造就千千万万苏联寡妇
    
      1945年秋,几十万日本战俘陆续被从中国东北押解到苏联境内,开始了漫长的劳役岁月。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曾刊文《日本武士的俄国坟墓》说,最初,日本战俘踏上苏联国土的时候,随身携带的行李里藏有橡胶女娃,用于自慰,解决本能需求。可是,他们一下火车就遭到了早在车站等候多时的苏联居民的轰抢,因为战后的苏联百姓也非常贫穷。因此,日复一日枯燥而繁重的劳役生活让日本战俘对异性的渴求越发强烈。
    
      连续的战争使苏联失去了数千万精壮男性,也使千千万万苏联妇女成了寡妇。据统计,苏联集体农庄男女性别比例由1940年的1:1.1拉大到1945年的1:2.7,于是在劳改营日本战俘与苏联女看守之间便迸发了难以遏止的爱情。
    
      俄罗斯坦波夫州莫尔尚斯克市附近的卡列利村曾经有一个战俘营,最初只关押日本关东军军官战俘,从1946年开始,其他日本战俘以及德国、意大利战俘也陆续被运到此地。日本战俘虽然身陷囹圄,整天在矿井、矿场劳动,却不忘搞好与苏联农村姑娘的国际友谊。现年近80岁的原战俘营看守人员斯维里多夫回忆说,一个日军少佐看上了一个名叫维拉的女看守,“我那时虽然只有15岁,却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有一次,他请求我帮忙:请您换一下夜班,让我和维拉在一起吧,她已经同意到我的帐篷里去了。我知道,这是不允许的,但我开始可怜他们了,这毕竟也是爱情,我就同意了。”
    
      苏联妇女之所以愿意跟外国战俘同居,原因比较复杂,或因为纯洁的爱情,或因为生理方面的需要,或因为精神上的孤寂,或因为物质上的诱惑。有俄罗斯研究人员说:“劳改营女管理人员有时出于'物质上的意图'跟外国战俘同居。比如,有一个劳改营的女护士请一个战俘帮她搞一块手表,很快她就得到了手表,在得到手表的同时她还收到了一张字条:'我给你手表,不过你应为此跟我保持亲密关系。'”一些战俘藏在身上或者行李中的稀罕小物件,此时派上了用场。
    
      然而,苏联妇女与外国战俘同居注定要冒极大的风险,原因很简单:这是在跟原先的敌人苟合。实际上,早在1944年,苏联红军的欧洲战俘营里就发生了这种事情。当时,苏联内务部战俘和被拘留者事务管理总局要求各地遏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各战俘营和劳改营还专门开设了一些课程,向全体管理人员灌输“对希特勒侵略者的刻骨仇恨”,而一旦发现有苏联女管理人员跟外国战俘有暧昧关系,立刻首先将其定性为“阶级觉悟幼稚”,一旦被发现跟外国战俘有染,将处以开除党籍的处分。1945年8月,苏联内务部发布命令,再次强调要防止苏联女管理人员跟外国战俘同居事件发生,并且要求将所有“思想道德不坚定的妇女”从战俘营里开除出去。
    
      跟外国战俘有染的苏联妇女不仅冒着被开除出党、开除工作的风险,还有健康受损的风险,因为她们深知自己的行为不为纪律所允许,不为舆论所支持,所以常常偷偷堕胎。尽管如此,苏联妇女跟外国战俘保持密切关系的事件却始终屡禁不止。

  少数日本战俘被允定居苏联
    
    
      俄罗斯观察家日尔诺夫认为,当时,苏联政府对待各国战俘的态度存在着一些微妙的差别,比如,苏联允许一小批日本战俘同苏联妇女结婚,日本战俘也是唯一被允许留在苏联定居的外国战俘。但是,苏联却不允许德国、意大利、匈牙利等国的战俘同苏联妇女结婚,不允许他们在苏联定居,来自这些国家的战俘后来被全部遣返。
    
      俄罗斯史学杂志《祖国历史》2008年曾刊登一份档案材料称:1946年秋天,德国战俘马克斯·哈尔特曼给苏联内务部战俘和被拘留者事务管理总局寄去了一份请求允许他加入苏联国籍并同一名苏联女公民结婚的申请书,此前他已经给斯大林写过3封信。但他的请求被拒绝了,而且还被重新看管起来,他的苏联情人则被打发到别处,并被国家安全机关监控。
    
      少数日本战俘被准许同苏联妇女结婚的原因很简单,纳粹德国侵入了苏联本土,给苏联人民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害,而日本人在二战期间并没有侵入苏联本土。不过,苏联政府也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给日本战俘开绿灯,只有那些为苏联的利益效力的日本战俘,才有可能被允许留在苏联定居。相当多因为爱情的缘故而希望留在苏联的日本战俘则被拒绝,并被遣返回日本。
    
      2005年5月20日,在俄罗斯布里亚特自治共和国的剧院舞台上,首次上演了一出以当年的日本战俘与苏联妇女的爱情为主题的戏剧,这出戏中的女主人公叫做多尔戈尔·桑德科娃,她爱上了一个日本战俘。多尔戈尔·桑德科娃知道,世俗环境不容许他们这么做,他们不可能永久地在一起,但她还是毅然迈出了这一步,并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孩。后来这名战俘回到了日本,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他们才得以重新相见。
    
      这出戏是以战争年代的真人真事改编的,但是,正如俄罗斯记者纳娜·巴杜耶娃在《俄罗斯人与日本人的爱情成为戏剧情节---日本战俘的俄罗斯后代期盼寻根问祖》一文中说的那样:“假如说艺术手法使得这出戏可以用美满的结局来结束的话,那么现实的情况则要悲惨得多。”因为,这出戏女主人公的原型后来不止一次地跑到地方当局打探她的日本男人的情况,最终,她得到了答复:到苏联地方当局交涉,请求加入苏联国籍的日本战俘被运到苏联远东地区,从那里返回日本。在乘坐大驳船回国途中,他们淹死了,据说是因为日本政府不能宽恕、原谅背叛祖国的人,他们是根据日本政府的命令被淹死的。
    
      近来,俄罗斯媒体又披露了一例这类爱情悲剧,悲剧的男主人公叫做蜂谷弥三郎,当年被关押在西伯利亚战俘劳改营,女主人公克拉夫季娅·诺维科娃是一名苏联妇女。尽管存在着民族差异以及其他诸多因素,但他们始终彼此心怀真切的情感。后来,蜂谷弥三郎回到了日本自己第一位妻子蜂谷久子身边,蜂谷久子一直在苦等丈夫归来,因而始终没有改嫁。蜂谷弥三郎为此写了一本书---《为战争而哭泣的两个老婆》,来纪念他一生中两个最亲密的女人。
    
      爱情总是甜蜜的,但特殊年代的异国恋情和婚姻,却往往是很脆弱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32231213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48年西野千人被马家军俘虏 暴动失败被砍死400人 (图)
·古代妓女密不外露的房中之术:男人无不成俘虏
·酷刑让我生不如死!美大兵被日军俘虏的日子 (图)
·忆重庆武斗:我亲眼见造反派毙掉女俘虏 (图)
·日军俘虏为何称中国远征军是国际上最厉害的?
·亲历者忆西北军杀俘虏:有些脖子不硬 砍几刀才死
·侵华日军后人公开大屠杀日记 证实杀300俘虏(图)
·毛岸英用英语审讯美军俘虏:态度和善还管点烟 (图)
·朝鲜战场上被俘虏的志愿军战俘(图)
·被越南俘虏的我军指导员的自述
·福建村妇俘虏防暴特警 脱光女公务员衣服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苏轼的汉奸哲学
  • 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 严家祺2020-1-20写好298页新书博客报道
  • 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 欣赏“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2019岁末游香港
  •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博客最新文章:
  • 独往独来猛料来了,武汉肺炎的来龙去脉
  • 谢选骏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 少不丁如何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 谢选骏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 生命禅院面对瘟神008疫情每日祈祷心经/雪峰
  •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 刘蔚刘蔚WeiLiu:武汉封城,全民起义,推翻中共—唤醒国人之56
  • 曾节明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
  • 谢选骏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 李芳敏14400026他常常慷慨借給人;他的後裔必定蒙福。
  • 陈泱潮紫薇聖人(人子/彌勒)痛斥匪共無神論邪惡文章
  • 谢选骏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 陈泱潮中共國八刀革命目錄
  • 谢选骏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 曾节明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 谢选骏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 张杰博闻习近平为什么不敢去武汉慰问?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新冠病毒:潜伏期体温正常也能传染
  • 肺炎肆虐:北京婴儿感染上海首死 京津沪长途客运全停
  • 中国政府宣布暂时禁止买卖野生动物
  • 武汉医院物资告急 劣质防护服“一穿就裂”
  • 武汉医院病人苦苦等候向法新社倾诉绝望和无奈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六)理性与疯癫之三
  • 欧伯:日本为居民免费发口罩,中国呢?
  • 武汉新冠病毒死亡升至56人 感染者超2000人
  • 台湾宣布湖北返台及接触者可能面临拘捕强制隔离
  • 研究指武汉肺炎1传2或3+ 钟南山称快临床试新药
  • 武汉肺炎扩至加拿大 澳门新增3人南韩也拟撤侨
  • 香港提升疫情应对至最高级别 被批过慢过少
  • 法国卫生部:三名感染新型肺炎患者“情况良好”
  • 冠状病毒:德国专家呼吁德国做好治疗准备
  • 美据报包机飞武汉撤侨 法俄或采类似陆路行动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