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国务院前副总理揭中共高层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05日 转载)
    来源:多维新闻网
    
     作为国务院前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陈永贵,他谈了他所经历并知道的一些客观事实和他的一些真实认识,特别是谈了他对华国锋、江青、张春桥、邓小平、胡耀邦、汪东兴、吴德等领导人的看法,披露了一些重要事件的历史真相。文章作者名叫秦楚,是陈永贵的老朋友。本文最早(2006年4月13日)在《历史研究》发表。

    
    我(秦楚)在1989年5月,再次见到陈永贵。我请他给我介绍一下他到中央以后的情况,他说:都过去了,似一场梦,不过我不后悔,我这一辈子能够和毛主席连在一起,也算是不枉活一场了。人总是注定要死的,我没有给毛主席丢脸。我作为一个农民,成为党中央的政治局委员,谁能想得到呢?我敢说我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个农民。今后,再也不会有像毛主席那样伟大的领袖,能把一个农民,作为国家的主人捧到那样高的地位的人了。不怕你笑话,我这个人是有造化的人,活了这么一把年纪,我在任何社会下都能风雨无阻,到了我这个地步,你想,一个大老粗,容易吗?!
    
    我(秦楚)问陈永贵,你说,毛主席到底信任谁呢?根据你在中央工作的几年观察,毛泽东和张春桥究竟是怎么往来的?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录音机,摆出一付采访的架子。陈永贵把我的录音机关了,说:你说你是和我一起研究党的历史,怎么想起录音了呢?我只是说说而已,并不供你马上发表,这样会引起是非的。他在我收起录音机后,才认真地说:我现在没有任何压力了,所以我给你说点真实的东西。
    
    陈永贵说:毛主席并没有讨厌张春桥,而是非常器重他,还有姚文元和王洪文。只是王洪文这个人不争气罢了。张春桥在中央的地位很高,政治局委员都怕他。他和江青都是说了算数的人物,因为毛主席是重视支持他们的。
    
    陈永贵说:1970年8月召开的庐山会议以后,毛主席曾经召集我和纪登奎、吴德等人开了一个会,他对我们说:陈伯达在会议上的矛头是对着张春桥的,实际上是对着我的。只不过他们现在不敢而已,将来是否公开反对我,也说不定。林彪、陈伯达这些人的脑子都很聪明,他们看出我在培养春桥和文元。不错,我是在培养他们。也不光是他们嘛!在座的我都在培养,只是春桥、文元有他们自己的优势罢了。他们的文章写得好,是我们无产阶级的理论权威。这两个人我看要比陈伯达强得多,水平也高出一筹。永贵在华北组的会议上,也讲天才,也要楸什么反对我的坏蛋。其实,真正反我的就是他们,而不是春桥,也不是康生,是那几个要我当国家主席的人。下来以后,毛主席还一再对我说:“你可以拜春桥、文元为师,让他俩教你理论,你教他们实践,互相学习嘛!”这些话我记得很清楚,永远也忘记不了。只是在当时的环境下,特别是打倒他们以后,这些东西我没有再公开罢了。
    
    当问到“毛主席逝世后,政治局研究过江青的问题没有”时,陈永贵说:哪里来得及呢!毛主席的逝世,虽然很突然,但是中央最高层还是有所准备的,就在毛主席逝世的前几天,华国锋就给我打招呼。他悄悄地对我说,老陈,毛主席可能不行了,老人家不知道会不会留下遗嘱,我最担心他的话对我们封锁。那么一来,我们就可能掉进陷阱了。人家手里拿着尚方宝剑,想怎么就怎么。我可怎么办?我说:你是党中央第一付主席,兼国务院总理,谁能不听你的呢?他说:那不一定,现在党中央派别很多,我最担心的是邓小平的复辟势力还有很大的市场,你也要帮助我听些消息。有事就告诉我,我们毕竟是山西老乡呀!这话他可是从来没有这样和我讲过。这时,我估计他在考虑着他自己的打算了。
    
    陈永贵说:那时江青好象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她表面上很轻松,实际上很紧张。毛主席重病的时候,亲自给他身边的人交代,要他们请江青立刻回京。江青接到绝密电报后,手都发抖了,但别人一进去,她马上就恢复了常态。吆喝大家打朴克,以等待火车。我亲眼见她几次出牌都出错了,她虽然打牌,但是在紧张地不停地看表,我就知道她在控制自己的感情。有人说,她在毛主席病重的时候,高兴得要死,这不乎合事实。
    
    陈永贵说:我们要实事求是,现在江青已经判刑了,我主张恢复历史真相,这样可以让人们更加清楚地辨别经验教训。江青这个人,她由于长期在毛主席身边,同样有着许多在今天看来都应该是很难得的好传统和好的作风。比如,她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礼品,我从大寨回来给她捎带点特产,她从来都是付钱的。她这样对我说:老陈,我们都是毛主席培养起来的干部,我们要自觉地接受和服从党的纪律,抵制资产阶级法权的侵袭。我们不要搞那套请客送礼的资产阶级作风,但是买卖公平还是许可的。钱我一定要付你,送的东西我也要收。我们之间的交往完全在党的原则和范围内进行。
    
    陈永贵说:据我了解,江青不但是对我这样,对其他同志也是这样。就是他和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之间也是这样的。我亲眼见到的一件事情:一次,王洪文给江青从上海带来一些药品,大概是他没有给上海付钱。江青一直追问他付钱没有,最后江青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三百多块钱,交给王洪文,一定要他把钱给厂家。你们都知道,江青是喜欢照相的,但她使用的相机和胶卷都是她自己掏钱买的。她对我说:我每月的工资除付了伙食费和外出花销外,几乎全买了书和胶卷了,我的钱实在是不够花呀!但是我绝不多占国家一分钱的光,我要以身作则,做一个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
    
    陈永贵说:我到中央才知道,我们这些大老粗并不是搞政治的料,我们抓具体的工作,搞经济和农业还可以,搞那些歪门邪道不行,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华国锋也不行。我几次看到他在中央的会议上,气得手在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比如,给刘少奇平反的前几天,我到他家,他当着我的面,给毛主席的画像鞠躬说:主席,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吧!他处于紧张为难的状态。
    
    我(秦楚)对陈永贵说:有人认为华国锋这个人,其实并不老实,他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就是逮捕了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和王洪文这些人,他的动机不是为了中国的前途,也不是为了给老干部平反申冤,而是为了他自己当党的主席,为了他自己的权力,你对这个事是怎么看的?你参加和讨论抓江青这些人的会议了吗?
    
    陈永贵说:我哪有资格参加那样的会议啊!其实并没有召开什么会议,完全是华国锋和汪东兴他们自己决定的,他们研究后,通知了叶剑英。叶剑英早就想动手了。叶剑英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这样讲过:“抓四人帮是顺从民心和天意的,早在毛主席病重期间,许多人就和我商量,也和小平同志研究,乘毛主席不在北京的时候,把江青、张春桥这些人抓起来,然后再和主席商量。我们考虑再三,觉得没有把握。除非周总理和我们配合,我曾经试探过总理的口气,但周总理对毛主席忠心耿耿,我只要一提起江青,总理就断断续续地说:要听毛主席的话,相信毛主席。他很厌烦和我讨论江青的问题。”
    
    陈永贵说:好人呀!总理是好人呀!这些话都是在政治局会议上讲的,我亲耳听到的呀!你大概不相信,我这个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在中央其实是个陪衬,真正的大事,都是人家研究好了后,在我们面前过一下,并不是真正听取我们的意见。没有粉碎江青之前,绝大多数都是江青她们研究好了后,拿到会议上通过。这个情况我是向毛主席作过反映,毛主席到了政治局会议上,就对江青说:不要搞小圈子。要搞大圈子,政治局会议就是一个大圈子,革命就是要多团结一些人好嘛!江青我已经警告过你多次,不要总以你的名义办事,要以中央和政治局的讲话嘛!
    
    陈永贵说:毛主席批评江青,我看完全是对她的一种爱护,绝不是要打倒她;这些,我们政治局的同志都看得很清楚。华国锋也看得清楚。他也曾当着江青、张春桥的面讲过:江青同志,我永远听你的,当你的忠实助手。对主席的一家,我们世世代代都要忠于和爱护,在任何时候都不做损害主席一家的任何事情。我听到了都感到好笑,华国锋就象小孩子讲话一样。后来我对华国锋有了看法,特别是我们下台以后,我就知道华这个人的下场也好不了多少。尽管现在我不想多说他了,其实全国人民都知道。
    
    当问到“你到中央后当时是怎么想的”时,陈永贵说:我调到中央后本着一条原则,毛主席怎么说我就怎么办。我原来以为到了中央以后,就能经常见到他老人家,谁知到了中央也很难见到他。每次见到毛主席他都要和我握手,关切地问候几句。江青倒是经常见面,我每次问主席的身体状态怎样,她都回答:主席的身体非常健康。直到主席逝世前几天,她还对我说:主席身体很好。谁知两三天后,老人家就永远离开了我们。后来我还为此问过江青,她对我说:党内走资派一直想用主席的身体状态做文章,要是让他们知道主席的身体状态,他们会挺而走险呀!
    
    陈永贵说:我望着主席的遗容,几次放声大哭。记得最后一次见到主席的时候,他又问我:“怎么样?习惯吗?我们共产党人无论到了什么工作岗位,可不是为了当官,而是为了革命。过去革的是地主、资本家的命,现在要革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命。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你说能革吗?”我回答:只要有毛主席领导,一定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老人家笑了,又问:“我死了以后呢?”我一下子楞住了,没敢回答。现在想起来,毛主席完全是有预见和准备的。
    
    当问到“你对江青这个人的印象怎么样”时,陈永贵说:老实说,我看不出人家有什么不对的。我在粉碎她们以后的讲话,都是按中央定的调子来说的。江青对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是不错的。1976年9月,江青到大寨就对我说:“毛主席亲自树立的大寨这面红旗,就是中国的未来。红旗究竟能打多久?将取决于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如果中国出现资本主义复辟,他们要砍掉的,首先就是这面红旗!树立大寨,是经过长期的两条道路和两条路线斗争的。现在,我们除了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斗争以外,没有别的道路可以选择。你说资本主义复辟了,你们怎么办?”我说斗争吧。
    
    谈到华国锋时,陈永贵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以为他真有毛主席的两下子呢,没想到他是个松包。他没有毛主席的千分之一。把毛主席交给他的好端端的江山,丢了个一干二净!我早就对他说:华主席,你千万不要把邓小平给放出来!要是把他解放出来,人家要说我们是毛主席的叛徒,是背叛了毛主席的事业的。再说,邓小平出来,能把你放在眼里吗?而华国锋还给我做工作说:“毛主席给了他(邓小平)一个机会,我也给他一个机会,他会对我感恩戴德的。等于我给他一条生命嘛!”你看看华国锋他多么傻瓜!后来也就在华国锋下台后,我和他谈话时,他才对我说:我们这些人,搞政治就是不行!抓些具体工作还可以,搞阴谋诡计不行。我说那还不是你把四人帮搞掉的嘛!他脱口而出:“因为他们(四人帮)不是真正搞阴谋的,如果他们搞阴谋诡计,我们也搞不过人家。”以前我还相信他,看来他也是个鬼。
    
    提到胡耀邦的时候,陈永贵非常生气地说:他是一个胡日鬼,好多鬼点子都是他提出来的。我过去不知道他和邓小平那些人怎样,后来我才知道他对文革没有半点感情,开口就是造反比日本鬼子还要坏。我曾经当着他的面问道:“究竟是毛主席打出来的江山?还是你打出来的江山?”他对我说:“是千千万万的革命先烈打出来的江山。”这话哄鬼,千千万万的先烈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毛主席打江山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儿。我和他在中央开会的时候还公开吵过架。我说:“中国革命的经验告诉我们,离开了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任何事情都会失败。”他对我说:“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实事求是,而不是从抽象的定义和条条出发。”唉!现在想起,我真是糊涂,人家是要全盘否定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的理论呢,我还闷在鼓里和他争论什么定义!
    
    陈永贵说:在处理我和吴德等人的时候,胡耀邦和邓小平就一再对我们说:“你们作为一名党员,可以有自己的意见,可以保留自己的观点,但是必须服从党的纪律,就象当年我们服从党的纪律一样。如果背着组织搞阴谋,那就不是一个共产党员,那就是要按党纪国法来处理一切问题。比如对四人帮的处理,就不是党内矛盾的方法来处理,而是用刑法来处理。”应该说,这话对我们是有威慑作用的。华国锋幻想在他让步以后,邓小平会让他继续当任党的主席,我给他打几次电话,他都不接。他害怕人家说他在搞小动作,有意和我们拉开距离。
    
    陈永贵说:吴德就对我说:坏了!我们都让英明领袖给出卖了,这个人可是个极端自私的人。我还不相信,说:“你应该相信华主席是有办法对待和处理这个事情的。”吴德说:“屁,他有什么经验。这两年尽是胡耀邦、邓小平牵着他的鼻子走。他在左右开弓地自打嘴巴,把人都丢尽了,他还要再说什么?”我当时也问过汪东兴,他说:“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华主席应该心中有数。”但是,没几天汪东兴也沉不住气了。他也对我说:“看来华国锋这个人靠不住,他把我们都甩出去,他自己也是保不住的呀!”
    
    陈永贵说:一天,华国锋对我说:你去问问邓小平,看他还要不要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究竟还要不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的理论还算不算数?
    
    陈永贵说:有一次,在国务院开会完毕后,我要求和邓小平谈话,就在人民大会堂他的临时办公室里,我问了他那几个问题,邓小平听后笑了笑,我看他笑得非常可怕。他对我说:你以为还是“四人帮”在台上的时候吗?提的问题这样可笑,简直象三岁小孩那样幼稚。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我是最有资格讲这种话的人。什么是毛泽东思想?我最有发言权。你才加入共产党多久呢?永贵同志,我希望你还是按照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首先检查一下自己吧。一听这话我就头发胀了!我对他说:你不要忘记你站出来时你的检查,你不要对党中央耍两面派,你应该考虑一下,现在你应该走什么路线的问题。邓小平不等我说完这些,就提上他的皮包走了。事情到这个地步,我简直是没有办法了。
    
    秦楚最后写道:就在陈永贵生命垂危的时候,他终于恢复了他作为一个农民的本来面目。我和一些山西老乡去看他,他几次对我们说,“我梦见毛主席了,他要我到另一个地方和他一起干。想一想毛主席也够可怜的:战争年代,他献出了六位亲人;在建国后的社会主义革命年代,他又献出了几位亲人。我料定华国锋将来也不会好死,他把毛主席一家子弄到这个地步,缺了大德……”
    
    我们没有一个人敢附和他这些言论,但是也不好说他什么,只是听他说话。
    
    “象毛主席那样英明的领袖,将来是不会再有了。中国说是要进入到法制社会。这也好,但是在法律面前能够人人平等吗?你们看看现在的高干子弟到处经商、做买卖,挣的是谁的钱?还不是中国人民的血汗!毛主席那时就提出来要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英明地预见工人的一部分,农民的一部分,党员的一部分,都有发生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的。现在社会上的分配不平衡,是不是毛主席预见的那种情景呢?毛主席那时候主张靠发动群众来纠正社会的黑暗现象,现在靠法律,我就怀疑:现在的法律能不能真正在所有的人民面前平等?中国今后怎么办?我是看不到了,但是你们也许可以看得到……”
    
    陈永贵讲这番话的时候,你很难说他就是一个农民。只有在毛泽东时代的农民领袖的口里,才能讲出这样的语言。
    
    毛泽东曾经这样对陈永贵说:“中国的农民就需要你这样的共产党人来领导,农民受压迫、受剥削数千年了。只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他们才翻了身的,他们不跟共产党走是没有出路的。跟共产党走,就需要不断地革命,不断地斗争,一直到实现共产主义。只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救农民自己。你说对吗?”
    
    “对,对着哩!”陈永贵连声地说。是的,在毛泽东面前,他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真正从心眼里拥护。只要毛泽东一声令下,他会拼命奋斗的。正是在毛泽东的指示下,大寨创造了一系列的紧跟形势的发涨和时代前进的经验。不,岂只是紧跟,简直是率先。大寨的动静,总是和毛泽东以及他为首的党中央的战略部署紧密相连的。
    
    这个浑身热血的庄稼汉,凭着朴素的阶级感情来跟着中国共产党干革命,确实代表了我国绝大多数农民群众的愿望和意志。但是,正是这种朴实的性格和觉悟,他不可能对任何事情都形成他自己的认识。他的唯党中央之命而是听的信念,使他的后半生都是和中国的主潮流紧紧地结合在一起的。他的一生印有整个时代的烙印,印有毛泽东的标记。他一生的悲剧,也可以说是整个农民阶级和整个中国人民的悲剧,完全地推到他身上是不公平的,当整个时代飞速发涨的时候,我们再回过头来回忆这一段历史,认真地吸取经验和教训,不是也很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和历史义吗?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国务院 陈永贵 多维论坛 多维新闻 (博讯 boxun.com)
12286101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贵曾苦劝华国锋:千万别放邓小平出来!
·副总理陈永贵:好多事弄不懂但画圈快
·“大老粗”副总理陈永贵:好多事弄不懂但画圈快 (图)
·陈永贵怒斥四人帮:人都要被打死了 什么群众运动 (图)
·陈永贵骂胡耀邦“乱邦” 胡耀邦为其保留高干待遇 (图)
·陈永贵之子谈父亲抗战任伪代表:客观上保护大家 (图)
·陈永贵弥留之际:邓小平是好人 没把我关起来 (图)
·陈永贵的生活情趣:爱看晋剧宫廷戏 琢磨其中门道 (图)
·陈永贵骂胡耀邦是“胡乱邦”(图)
· 世界上唯一的半文盲国家副总理陈永贵
·陈永贵去世后如此凄凉:只有华国锋到来送别
·政治腐败最典型的杰作----陈永贵发迹史(图)
·改革中的冲突:陈永贵骂胡耀邦是“胡乱邦”(图)
·陈永贵谈华国锋江青张春桥邓小平胡耀邦
·半文盲总理陈永贵轶事:办公方式世界一绝
·陈永贵对付胡耀邦
·“汉奸”陈永贵是如何过关的
·大寨红旗陈永贵 儿子涉毒污名遭洗清
·前副总理陈永贵之子就“被刑拘”报道告赢报社
·视频:探访山西昔阳县大寨——陈永贵故居 (图)
·探访山西省昔阳县大寨——陈永贵故居(更多图片) (图)
·从陈永贵的发迹史看毛泽东政治腐败/梁木生
·习近平把所有的干部都变成陈永贵?/ 杨子
·习近平带薄瓜瓜回国 这个陈永贵/杨子
·习近平带薄瓜瓜回国 这个陈永贵/杨子
·习近平情商智商等于陈永贵/ 杨子
·比起当过汉奸的总理陈永贵温家宝风度多了(图)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