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保护方励之,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战战兢兢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02日 转载)
    
    来源:明镜网
       

    方励之来美后曾表示,李洁明(James R. Lilley)是一位很能干的外交官,「我们是在进了大使馆后才认识他」。在大使馆那段时间,他和李洁明大使的交往,主要涉及美方和中方就方励之夫妇如何出大使馆所进行的谈判。方励之说,李洁明告诉他,中方当时负责谈判的是外交部美大司负责人、后来升任副部长的刘华秋。
      
    方励之说,李洁明后来告诉他,以往和中方谈判,美国往往是吃亏,「但是在你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吃亏!」
      
    中情局出身的李洁明在2003年4月在台北出版了「李洁明回忆录」,叙述他一生在中情局工作,以及代表美国派驻两岸的外交生涯,其中重点说明了1989年,他刚到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就遇上震惊世界的六四天安门惨案。李洁明在自传中说,出任驻中国大使这段经历,是他事业的顶点,其中最重要的要算力抗北京压力,保护方励之夫妇的经过。
      
    以下摘自「李洁明回忆录」,对照「方励之自传」所述,可以拼出当时较完整的图像。
      
    方励之事件最紧张的一段时间是1989年6月底、7月初。中国政府对美方决定庇护方氏夫妇怒气未消,于6月11日颁布逮捕令,指控两人是「反革命分子」,这个罪名等同叛国,可以判处死刑。
      
    方励之事件事实上是美方与中国在人权议题争执上一个活生生的象徵。自从双边关系正常化以来,美方与中国在这方面便已对峙良久。只要方励之夫妇仍留在美国大使馆接受保护,中美已受到相当伤害的关系,要再修复可就更难喽!
      
    屠杀过后的头几个星期,北京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下。老百姓静默地办丧事、奏輓歌;北京彷彿冬眠,悄悄地默哀悼亡……当局在全国展开缉捕反政府人士的行动,还发动宣传工具消毒,中国百姓陷入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但与文革动乱时期不同的是,当年中国人和住北京的外侨少有联系,被吓得噤声不语;而1989年,中国人民虽然沉默不语,但他们晓得北京的外侨把一切全看在眼里。
      
    政府反覆宣传固然可以模煳对天安门屠杀的记忆,但真相已镌刻在中国人民心中。批评美国在背后支持反革命分子的官方说法,或是指责美国人企图煽动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说词,旨在影响当时多数中国人的看法。然而,我相信天安门广场上的沉痛经验,已使外国人和中国人产生一种连结。我在6月15日向国务院呈报的电文里记下:「这一点虽然很微妙,但在现今和25年前之间,已有了重大差异。」
      
    中国人民和美国侨民之间的连结,见证了天安门事件。北京的中国人和身历血腥镇压的外侨,都不会忘掉天安门事件。6月4日绝不会无声无息落入历史的一隅。邓小平的新中国已因人民解放军双手沾满工人、学生的鲜血而蒙羞。
      
    (1990年)5月间,布什总统宣布他将无条件延续中国享有的贸易最惠国待遇。我们在北京亟需这项助力来重新激活放行方励之的交涉。
      
    自从1989年底史考克罗和伊戈柏格二度秘访北京之后,我们就在较广泛的议题范畴下,与中方针对方励之问题进行交涉。布什不顾国会相当大的阻力,做出此一决定,把中方带上谈判桌。我在中国外交部的交涉对手刘华秋,邀我一起吃午饭。他要美方确实保证,方励之获释后,华府方面会有回报的举动。这顿午饭开启了一系列紧密会谈,釐清释放中国最敢直言的异议人士之细节。
      
    难就难在如何敲定协议。5、6月间,与中方进行一连串秘密交涉,我争取准许方励之离境的条件。此事费神又费时,因为我的角色挺像搅进家务纠纷的中间人。我得把我和中方讨论的结果,向方励之报告,再把他的立场带回谈判桌和中方交涉。
      
    中方担心的是,方励之一旦离开中国,会放言批评中国,成为反华活动的明灯。他们见到的乔治城大学得奖感言,恐怕还抵不上方励之到了西方安全处所之后大肆抨击的凶勐。中国政府要我们保证,会让方励之消音。
      
    他们对我说教:「你们有责任遏止他的反中国政府活动。」
      
    我拿出美国宪法条文第一修正案辩护:「如果他到了美国,我们不能控制他的言行。」
      
    中方又拿出一份声明要求方励之签字,承诺不批评中国政府。这下子我们被将军了。
      
    方励之告诉我,他绝不签署任何文件限制他批评北京领导人的自由,以及从事反中国政府利益之活动的自由。后来我们妥协,在声明中采用「中国」这个一般字眼。选择这个字眼,使得方励之离境之后的言行自由不受限制。方励之告诉我:「我不会做任何不利中国的言行,但是,我将抨击统治中国的这些王八蛋!」
      
    很幸运,我们有了保留颜面的措施,可以说服中方同意。他们终究会推翻原先要逮捕方励之、办他反革命罪名的成命。他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说法。春天时,我们得到一个好理由。方励之向茱蒂抱怨胸部疼痛,我们立刻想到最坏的状况──他有心脏病!茱蒂安排他接受断层扫描,查证是否心律不整。在交涉的初期,我提到方励之的健康状况,刻意夸大他的病情。
      
    方励之起先反对以此作文章,但是我说服了他。我告诉他:不管你喜不喜欢,「你是得了心脏病!」然后,我向中方提出:若是以人道理由准许方励之出境,他们可以赚到宽悯的面子。可是,他们对方励之仍然有意见,建议可以让中国医生诊治。
      
    我为了大目标,不得不瞒隐真相,向中方强调方励之可能有性命危险,需要出境诊治。检查结果,方励之并没有心脏病,只是消化不良,可是却给了中方需要放人的借口。
      
    最后的安排是,美国空军调来一架C-135运输机,把方氏夫妇送到英国,方励之接受了剑桥大学天文学研究所客座教授的聘书。
      
    6月25日上午10时半左右,方励之夫妇藉一辆卡车为即将举办的酒会送椅子来的机会,离开大使官邸。中国公安护送他们到北京郊区的南苑军用机场。我奉指示,全程陪伴方励之夫妇。到了机场,中方告诉我们,方氏夫妇必须独自办理出境手续。机场官员指出在走道末端有一个出境检查柜台,已有公安人员团团围住。这下子我可为难了。
      
    依指示,在他俩登上C-135运输机之前,我不能让他们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可是,中方坚持让方氏夫妇独自穿过海关检查,以挽回颜面─他们要藉此展示在中国领土的主权!
      
    我身为方氏夫妇保护人逾一年,晓得自己已变得非常呵护他们。可是,如果中方在这一刻突然食言,逮捕他们呢?我盘算了一下,决定让他们自己走,因为我研判中方若是撕毁辛苦交涉才达成的协议,损失可就严重了。方励之出境,攸关美中关系改善至深且钜。纵使如此,我还是战战兢兢地望着方励之孑然一身步向灯光幽暗的走道尽头,把护照递给出境检查官员。好在这只是一道官僚手续。检查人员问了几个问题,在方励之护照上盖了章,让他顺利通关。
      
    抵达伦敦之后,我们辛苦保护的这位贵宾,接受NBC新闻采访,竟然抨击布什政府在人权议题上有双重标准,对苏联严格要求,对中国却轻轻放下——我可不能原谅他竟然这样抨击布什政府。
    
    本文来源:明镜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31919703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方励之自传回忆:89年月3日晚上,大屠杀开始 (图)
·方励之避难美使馆 惊心动魄的13个月 (图)
·前驻华大使李洁明回忆:方励之投奔大使馆前后 (图)
· 方励之:金婚年感恩节致友人
·钱伟长曾出卖刘宾雁、方励之,费孝通也滑头(图)
·陈光诚事件“激活方励之记忆”
·图片:访民悼念方励之 (图)
·屹立不倒的巨树 - 缅怀中国民运领袖方励之 (图)
·仁之初:驳环球时报社评——悼念民主先驱方励之先生
·《零八宪章》论坛:方励之先生永垂不朽!
·上海访民谈兰英、许国治、沈莲满等悼念方励之和胡耀邦/视频 (图)
·孙文广:悼念方励之——兼评《环球时报》社论(附多图) (图)
·四川民众悼念方励之先生 (图)
·方励之:89年元6日写给邓小平“大赦天下”的公开信
·方励之庇护案VS王立军要求庇护被拒 (图)
·环球时报突然发表社评批评方励之
·忍三天刀出鞘 官媒笔伐方励之
·中通社发布方励之死讯 提及六四
·内幕:方励之夫妇 曾引爆中美情报战
·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沉痛悼念民运先驱方励之先生
·中国官方严厉封锁有关方励之过世言论 (图)
·如果方励之不出走 六四的结局会不同
·温克坚:沉痛悼念方励之先生
·中国全面封锁方励之死讯
·方励之小传
·方励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导师和榜样(二)∕郑恩宠
·方励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导师和榜样(一)/郑恩宠
·郑恩宠:方励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导师和榜样(一)
·方励之是坚持真理至死不渝的伟大科学家/吴学灿
·方励之是当代中国民运的先驱/淳于雁
·曹长青:方励之等和《深圳青年报》
·方励之等和《深圳青年报》/曹长青
·民主不是自上而下给予的——悼念方励之先生/张柏涛
·刘逸明: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悼方励之/陈尧
·敬悼方励之教授/林保华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陈维健
·方励之逝世引发的讨论之一:平反也是一种专制行为/网络游戏
·方励之教授在敏感时刻逝世/林保华
·民主自由必胜——悼念方励之先生/朱荣
·与方励之老师同行 回顾纪念民主墙10周年/任畹町
·仲维光:忠实于科学与道德规范的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
·北京观察:方励之永远是八九一代的良师 (图)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