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武健华:叶剑英、汪东兴密谈处置四人帮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08日 转载)
      粉碎“四人帮”至今,虽然已经过去36年了,有些专家、学者认为某些历史真相仍属未解之谜。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韩钢2011年12月12日在《北京日报》发表的文章就提出了许多重要问题。他说:“汪东兴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之一。虽然汪迄今从未公开忆述此事,但从其他当事人的回忆看,汪起了无可替代的作用。”“至于详情如何,目前仍然不得而知。”
    
       我在汪东兴领导下,参加了粉碎“四人帮”的全过程。在未对“四人帮”采取行动之前,汪东兴同华国锋副主席、叶剑英元帅之间的酝酿活动我也知道一些。因为凡与粉碎“四人帮”的有关情况,汪东兴在华、叶处商谈后,回来都与李鑫和我通过气。现就我所知,照实地写出来,如能为党史工作者及广大读者提供些参考,我将会感到极大的宽慰。

    
      9月14日夜,汪东兴和李鑫两人向华国锋进言:要设法除掉“四人帮”
    
      毛主席逝世以后,9月10日晚,将毛主席遗体送到人民大会堂,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隆重吊唁仪式期间,汪东兴日夜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值班和休息。我作为吊唁期间主管人民大会堂警卫工作的工作人员,也同他一起在人民大会堂值班。
    
      1976年9月12日和9月14日深夜,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李鑫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看望汪东兴。他们一起谈到“四人帮”近几天的活动:9月9日凌晨2时在政治局讨论治丧问题会上,江青哭闹着要开除邓小平党籍的问题;9月10日王洪文在紫光阁擅自开设中央办公厅值班室的问题;姚文元他们还动员不少人向江青表忠心,写劝进信等等。李鑫还说:“我在钓鱼台工作过一段时间。这伙人在钓鱼台经常聚会碰头,每次开政治局会议前,他们都先开小会,讨论对策。现在主席不在,他们肯定会造反夺权。我们要早下决心除掉他们,免得被动。”
    
      汪东兴说:“我们对‘四人帮’的了解和分析,很多想法是一样的。你同我谈的情况,提的意见很重要,你找个时间去华国锋同志那里,把我们两个人的想法和意见同他谈谈,主席遗体在,我不好离开大会堂,让他对‘四人帮’的这些情况有个了解,对‘四人帮’的处置意见请他下决心。”
    
      李鑫于9月14日晚去了东交民巷华国锋家,和华国锋谈了“四人帮”在钓鱼台频繁活动的情况和最近的动向,并代表汪东兴提了除掉“四人帮”的意见。李鑫在华国锋家里吃的晚饭,边吃边谈。当天夜里,李鑫又到大会堂福建厅汪东兴那里,他说:我把我们两个人对“四人帮”的看法和处置意见,都对华国锋讲了,他听进去了。虽然他没有明确表态,但也没有表示反对的意见。
    
      9月12日上午到10月4日下午,叶剑英元帅与汪东兴进行了四次密谈
    
      第一次密谈。1976年9月12日,毛主席吊唁仪式的第二天,党和国家领导人继续参加吊唁和守灵。上午中间休息的时候,叶剑英元帅(以下简称叶)到了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他一见到汪东兴(以下简称汪)就说,一方面我来看看你,一方面来听听你对形势的看法。又说,自9月9日以来,你是日夜的忙,没有很好的休息过,可不能把身体搞垮哟!很多事情还等着我们去做呢!
    
      汪:事情的确很多,瞻仰毛主席遗容还在进行。全国要求来京参加吊唁治丧的人民来信来电像雪片一样,秘书处忙于答复。追悼大会正在抓紧准备。遗体保护问题专家们正在研究,去越南取经的专家尚未回来,预计遗体保护的问题可以解决,请叶帅放心。
    
      叶:毛主席逝世是一件很不幸的大事,我们都很悲痛!可是还有人不顾大局多方干扰。江青在讨论毛主席丧事的会议上,闹着要开除邓小平的党籍。姚文元跟着起哄,不必去说它了。而政治局中竟有人毫无根据地说主席脸色发紫,怀疑是医生害死的,弄得医生们很紧张。好在王洪文、张春桥都参加值班,不然又要颠倒是非了。
    
      汪:毛主席逝世时,正好是华国锋和张春桥值班。我们在毛主席那里值了几个月的班,亲眼看到医生、护士高度负责,全力投入治疗和抢救,怎么可以无根据地怀疑他们呢?
    
      叶:我们都能理解,我想你能顶得住压力!
    
      汪:叶帅,压力我是不怕的。你知道,他们早就想把我搞掉。1967年1月,江青一伙就在幕后策划,在中南海内掀起“火烧”“油炸”汪东兴,在国务院小礼堂几次召开大会批斗我。主席知道后说话了:烧烧炸炸都可以,但不要烧焦了!这才把他们的气焰压下去了。后来江青一伙又给我戴上“特务头子”的帽子,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调离我在毛主席身边的工作,撤掉我办公厅主任的职务等等。所有这些都被毛主席识破了,制止了。
    
      叶:你在主席身边工作多年,经历了不少难办的事情,这也是不可多得的一种锻炼。我虽然老了,但锐气还是有的,看来,我们与他们的这一仗,已是不可避免的了!
    
      汪:对这伙人多年来我是看透了,他们搞分裂党的活动,是决不会罢休的。我们这些人,只要不倒不死,将永远是他们的对手。
    
      叶:现在江青他们还在中南海活动吗?
    
      汪:江青这两天在中南海跑到毛主席住地,要看毛主席那里的文件,被拒看后江青大为不满。她又要闹事了。主席逝世后,他们的活动更加频繁,更加明目张胆了。
    
      叶:对于这一点,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现在双方都在搞火力侦察,选择突破口寻找时机。好,我们改天再谈。
    
      第二次密谈。1976年9月15日,在京的外国同志和朋友以及外国专家,同首都群众一起瞻仰毛主席遗容。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在毛主席遗体旁守灵,并在吊唁大厅分别接见前来吊唁的各国朋友。会见外宾后,叶剑英元帅和汪东兴由吊唁的北大厅,来到东大厅南侧的一间办公室里,又开始了交谈。
    
      汪东兴把近日江青要华国锋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毛主席处文件处理的问题,并且提出她、姚文元、毛远新和汪东兴都要参加常委会的事情向叶帅作了汇报。
    
      叶帅听后说:他们气势逼人,向华国锋出难题,逼他表态。
    
      汪:那天因为夜已深,没有打扰你。国锋同志同我商量后决定改为,中央常委会听取江青、姚文元和汪东兴对毛主席处文件处理意见的汇报。
    
      叶:好主意,我们不能上当。他们正在挖空心思向华国锋施加压力,向中央常委会要权力,想挤进中央常委会内。做不到!今年我们党先后有三位领导人与世长辞了。“四人帮”乘机作乱,中国革命处于危难之中。
    
      汪:江青一伙是一个反革命阴谋集团,党中央同他们的斗争是势不两立的。
    
      叶:他们背离党中央,背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搞阴谋诡计,搞分裂,我们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中国革命就会遭受挫折,甚至倒退失败!
    
      汪:主席生前在政治局会议上,几次讲过周勃、陈平平吕氏乱,巩固汉室的这段历史。我看主席这话是有所指的。
    
      叶帅点头说:老实说“四人帮”的罪恶比吕氏尤甚!他们迫害致死多少老同志啊!真是“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当叶帅谈到批判刘、邓、陶的问题时,汪东兴对叶帅说这个问题我了解是这样的:
    
      1967年7月9日晚8时许,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118”房间,召集周总理等一些老同志和中央文革小组的人一起开了一个会。会上毛主席说他要离京外出一段时间,并谈了他离京后的工作问题。江青一伙不让我随主席外出,理由是我是办公厅主任,走了谁来抓这一摊工作?主席没有同意他们的意见。主席说办公厅主任可以找人代理嘛!又说可以叫戚本禹代理中央办公厅主任。主席说了话,就这样定下了。
    
      主席对参加会议的同志说:“对刘、邓背靠背地批一批是可以的,不要搞什么面对面的批斗。”当时参加会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会后我马上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中央办公厅工作会议,传达了“118”会议有关的重大事项,并要求大家认真贯彻执行。
    
      1967年7月中旬,陈伯达在一件关于批判刘少奇的“请示报告”上圈阅同意,并将刘少奇三个字中“少奇”两字勾掉,又在“刘”字后面加上“邓、陶夫妇”四字。7月18日,北京的一些群众组织数万人,在中南海西门外召开批斗刘少奇誓师大会。以后又有一些群众组织在中南海周边“安营扎寨”,要求“刘少奇滚出中南海”。
    
      当时毛主席住在上海。武健华同志得知戚本禹在组织大会批斗刘、邓、陶夫妇后,先后两次打电话报告了我,我当即报告了毛主席,主席让我马上给周总理打电话,请周总理告诉他们,对刘、邓、陶等人不要搞面对面的批斗。总理说:“主席的指示我知道了,你最好直接和戚本禹讲讲。”我又把主席的指示用电话通知了戚本禹。
    
    来源: 《炎黄春秋》杂志 | 来源日期:2013年第2期 (博讯 boxun.com)
7417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审查四人帮:有人推测张春桥一旦夺权 江青会被其弄死 (图)
·四人帮认为华国锋人老实魄力差 可以轻易搞掉他 (图)
·1974年四人帮中唯一能和毛泽东说上话的是谁? (图)
·晚年毛泽东:“四人帮”问题不大 不要小题大作 (图)
·《决裂》宣扬反智 四人帮倒台后被定为阴谋电影
·粉碎四人帮后叶剑英如何助胡耀邦完成“中兴大业” (图)
·毛泽东死后谁掀起了向四人帮写“效忠信”的风潮 (图)
·新华网:1968年四人帮杀害林昭向其母要5分钱子弹费 (图)
·揭秘1977年为“四人帮”自杀的北京市公安局长 (图)
·陈永贵怒斥四人帮:人都要被打死了 什么群众运动 (图)
·1971年陈毅谈四人帮:敢兴风作浪 就是林彪的下场 (图)
·《人民日报》记者爆出“四人帮”制造天安门事件内幕 (图)
·1976年周恩来与“四人帮”的最后一搏为何失败? (图)
·华国锋叶剑英深夜向中央报捷:把四人帮统统抓了 (图)
·粉碎四人帮后新中央军委为何有利邓小平:都反文革 (图)
·人民网:“四人帮”被粉碎后中南海纷争再起 (图)
·四人帮调不动中央一兵一卒:汪东兴出了大力 (图)
·毛泽东选华国锋为何选对了:他领导粉碎四人帮 (图)
·华国锋揭秘抓捕四人帮原因:不抓 一定打内战 (图)
·姚监复比较审判薄熙来和四人帮、两陈
·明天开庭的谷开来案成继四人帮后最有社会影响的庭审
·谷开来受审 唤醒对四人帮记忆
·洪深:北京日报哀京城涌动为“四人帮”翻案风潮 (图)
·任何政权逆民心都会被粉碎──记“人民的胜利──纪念粉碎‘四人帮’35周年”讨论会
·“粉碎四人帮”35周年官方低调 中共元老后人聚京再评历史
·毛新宇:爷爷发动文革是为了消灭四人帮和林彪 (图)
·著名法学家马克昌逝世 曾为“四人帮”主犯辩护
·“粉碎四人帮”是伟大的人民革命?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姜维平
·薄熙来案是继四人帮案后第二起最高审判/孟渊沛
·行西式毛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祸国民/陈今农
·要为四人帮平反:北京“乌有之乡”开出社会药方
·廖承志批四人帮「染红」港报/杨奇
·华国锋为什么抓捕“四人帮”?/冼岩
·华国锋:推翻四人帮改变中国命运
·恽仁祥:抓捕“四人帮”贡献的争夺战
·“四人帮”可能是史无前例的第一大冤案/应天
·郭沫若从吹捧个人崇拜到欢呼打倒四人帮/古更
·毛泽东两次被捕出卖同志,“四人帮”中三个是“叛徒”
·朱学渊:应该学习纪念“一举粉碎四人帮”
·我怀念四人帮时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