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刘少奇之女文革被关少管所 遭污蔑欲劫父投苏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10日 转载)
    
    摘自:《人民文摘》2007年第8期 作者:王文
    

    原标题:共和国公主的今生往事
      
    刘少奇的女儿刘平平在1998年患脑溢血长期昏迷后,被弟弟刘源接到自己家中照料,而刘平平的儿子则由妹妹刘亭亭抚养。我不禁深为感叹:有多少兄弟姐妹能有这样的手足情?特别是作为弟弟,在繁忙的工作之外,还要悉心照顾多年瘫痪的姐姐。我不禁再次感叹刘平平父母对子女教育的成功,也回想起了一桩桩往事……
      
    一
      
    从1956年到1962年,我和刘平平是北京实验二小的同班同学。小学时的平平朴实大方,热情宽容,憨厚懂事。她的穿着打扮和班上不少女生比起来都格外朴素不起眼,只是偶尔有特殊活动时,才见她穿一套咖啡色并带有白罩裙的苏联小学生制服,非常新奇而好看。
      
    平平的父母对子女要求很严格,非常注重培养他们的独立生活能力。每周一她坐儿童车返校,都只带回一些炒黄豆。困难时期平平说过:“爸妈立了新规矩,以后家里不给做新衣服了,小的捡哥哥姐姐的衣服穿。”的确,那几年平平穿的衣服都是短短的,裤腿都是吊吊的。
      
    老师经常在班上读同学们写的“范文”,以增进大家的写作水平。五年级时,关老师在班上读了平平写的《和毛主席一起游泳》:“我像小鱼一样在毛主席身边游来游去,尽管主席脚下拍起的浪花溅到了我的脸上,我仍然紧追不舍……”哪里想得到,这条活泼快乐的“小鱼”,几年后却经历了她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
      
    二
      
    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那以后,因为各种原因我一直未能见到平平。
      
    直到1972年,我因患心肌炎从内蒙生产建设兵团病退回京,和部分同学、老师在颐和园举行了一次聚会,才又见到了平平,那时她刚刚坐完四年牢。我们都从小毛孩儿进入了青年时代,尽管平平浓眉大眼纯朴的美没有变,但令我吃惊的是她脸庞消瘦,头发几乎掉了一大半,连小辫子都不能梳了,只能在两边松散地各打一个结,显然是精神上受了重大刺激的结果。
      
    后来才听说平平在年满18岁之前被关在少管所,18岁以后被江青无理指控“企图将其父刘少奇劫往苏联”,进了北京第一监狱。在监狱里,她住的是无窗单间小黑屋,没有书报杂志,而且常常是半年没有一个人和她讲话。所以她就盼着提审,好能见到人并说句话。刚进“一监”的几天,她常听到走廊里有熟悉的脚步声,好像是一个老太太每天去倒尿盆。尽管看不见,但听到老人回应看监人催促的声音后,她知道老人是自己的外婆董洁如。她不敢喊外婆,因为怕他们把外婆迁到离自己更远的牢房去。后来,这蹒跚的脚步声也在平平的牢房外消失了。这位获有高等女子师范大学学位的中国女权运动倡导者、优秀的幼儿教育家,就这样孤独凄惨地离开了人世。
      
    三
      
    自从颐和园一聚,后来的几年大家时常来往。我们在一起聊天、摄影、学缝纫、学英语……
      
    当时我已有了男朋友。看着平平气度高雅,人又漂亮,可还没有男朋友,我就张罗着帮她介绍了一个不仅长得帅气,而且多才多艺、很有头脑的朋友,是一位大作家的儿子。尽管他们互相很有好感,特别是平平,可还是没成——男方对女方的家庭背景十分敏感,不敢背这个中国最大的“家庭包袱”,让我觉得十分可惜。直到80年代出国前,平平都30多岁了,却连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
      
    1974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大约10点多钟了,我在楼下煎中药,忽然听到有人轻轻敲门,开门一看,竟然是平平。我心里很奇怪,她为什么这么晚来,而且外面还刮着风。平平不好意思地告诉我,她今天晚上要坐夜车赶回山东军马场,但没有买火车票的15元钱,问我可不可以借给她。我赶紧到楼上向父亲要了50元钱,父亲说不让平平还了。平平不肯多拿,我死说活说,她才收下,然后就背着行李猫着个腰在黑暗中告别而去。
      
    “文革”中,虽然平平和弟弟妹妹们互相极其关爱,可我知道她一个人远在异乡,没有同学伙伴,内心是极其孤独的。正因如此,便用知识来充实自己。她告诉我,在军马场白天一天劳动下来,熄灯后她常常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书,因为这样查房的人不大容易发现。假期回到北京,她每天也要花些时间来看书,思考问题。那时候,刘、邓、陶还都是“死老虎”,一点儿翻案的消息都没有。然而有一天她对我和父亲说:“我爸爸的问题10年之内肯定能翻案……”她此话之后只用了5年,这个当代中国最大的冤假错案就翻过来了!
     
    四
      
    伴随着经济改革的洪流,平平终于结束了多年只身远在军马场的生活,调到了食品研究所。我毕业后在北工大,偶尔见面闲聊,平平告诉我,她对祖国的食品研究很有兴趣。她还每天用英语和几个同事对话,并且准备出国留学。不久我们先后到了美国,后来当我听说平平终于有了伴侣,生了孩子时,心里别提多替她高兴了。
      
    1992年我到美国东部任教,听一个同学说起早些年去纽约看望平平的事情。她那时还没有毕业,住在一个条件很差的地下室里。让同学感到好奇的是,她家地板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毛线团儿。见到老同学,她高兴极了,又买菜,又做饭,忙活了半天。饭后聊天时她手上不停地织着毛衣,一问才知道,是给毛衣店老板打工用来维持生活的。美国妇女一般不会织毛衣,所以手织毛衣在美国卖的价格比较高,但店老板只给平平35美元一件的极低报酬。她在读书之余,除教中文外,还要不停地织才能赚到一点儿钱。
      
    到美国后,平平不靠父母的名气,隐姓埋名,给自己起名叫“王晴”。直到她的博士论文完成之后,导师才从报道中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并为之深受感动。
      
    平平在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的博士学位后,毅然回到了曾使她深受伤害的家乡,倾心竭力地投入到了四化建设之中,后来又升任外贸部科技司司长、全国妇联副主席。她两次谢绝了单位分房,和母亲、儿子住在复兴门外80年代的两套单元房里,常常忙到深夜。
      
    好好的一个平平,健康、漂亮、开朗、博学多才,但由于长时期的精神刺激和过多的学习工作压力,使她患病后一直昏睡着。每当想到这儿,我心里就无限难过。
      
    历史的放大镜反射着灼热的阳光,聚焦在共和国的“公主”身上。对于历史而言那只是一瞬,而对于镜下的苍生而言,那则是一生。我常盼望,她只是熟睡中的“公主”,有一天一位英俊的王子会来将她唤醒,使她重见这片她和父母为之呕心沥血的土地!
    
    本文摘自:《人民文摘》2007年第8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7191980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究竟是什么时候决定撤换刘少奇的 (图)
·张志新式文革英烈汤玲瑛 因拥护刘少奇被执行死刑 (图)
·王光美:刘少奇不是没10年好活 是被浩劫夺去生命 (图)
·刘少奇之女被污参与天安门事件 防迫害偷渡去缅甸 (图)
·杨尚昆回忆:刘少奇谈为何不能给彭德怀平反 (图)
·1967年毛泽东谈群众斗刘少奇:这样搞捞不到油水 (图)
·安子文向刘少奇“状告”:饶漱石想把我赶走 (图)
·“文革”期间邓小平和刘少奇为何会被“区别对待” (图)
·原江青秘书:文革初工作组是毛泽东给刘少奇设“套” (图)
·张云逸不满“打倒刘少奇” 大骂“丢×× 乱来” (图)
·晒一晒刘少奇要和毛主席“死磕”的两张照片 (图)
·林彪康生在打倒刘少奇过程中为何不积极:难忘高岗 (图)
·文革迫害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致死的始作俑者是谁? (图)
·文革初期的激烈斗争:刘少奇与康生互相拍桌子 (图)
·文革刘少奇:为什么有不同意见就把人抓起来? (图)
·王光美劝刘少奇:这个国家主席辞了算了 我养活你 (图)
·刘少奇死后被半夜火化 专案组办酒宴庆祝完成任务 (图)
·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觉察大跃进错误为何不能反对
·刘少奇下台序幕:毛泽东指责其“在北京专政” (图)
·湖南刘少奇故里花明楼将斥资42亿建国际度假城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罕见书法作品曝光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党内民主和团结是党的生命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出手 解放军中将涉贪被免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誓言铲除解放军腐败
·刘少奇之子刘源:从公社第十七把手到上将 (图)
·刘少奇长女冒雨回乡祭拜 潸然泪下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调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 (图)
·为18大铺路 刘少奇子之子刘源要入中央军委?
·为十八大铺路 刘少奇之子刘源升官
·毛新宇携全家祭奠刘少奇:献给敬爱的刘少奇爷爷!(图)
·毛新宇携全家祭奠刘少奇 (图)
·刘少奇对三年自然灾害中的一段讲话
·刘少奇的九个子女:有将军有老板
·刘少奇女儿刘亭回忆老爸(图)
·刘少奇女儿刘亭亭回忆爸爸
·刘少奇的女儿刘亭
·朱仕强:刘少奇密令张克侠制造七七事变! (图)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么泪/姜维平
·刘少奇冲毛泽东嚷:饿死这么多人历史写上你我
·毛新宇拜祭刘少奇是行为艺术/张可夫
·谎言破产: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
·为陈水扁说几句公道话--他像极了文革时的刘少奇
·叶铭葆:刘少奇对“闹事”问题上几种错误观点的批判
·倪洋军:刘少奇,为什么高干子弟就不能当工人?
·石天河:纪念刘少奇诞辰110周年有感
·从陈水扁、刘少奇、彭德怀、几张照片想到的/李悔之
·日本博客:七七事变是刘少奇一手导演!
·王宁:六四=法轮功=达赖喇嘛=刘少奇=地主
·也谈谈不为人知的刘少奇与王光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