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1942年河南大饥荒:吃死尸杀食活人屡见不鲜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8日 转载)
    
    来源:光明网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在许多地方还出现了“人相食”的惨状,一开始还是只吃死尸,后来杀食活人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在洛阳,有个荥阳籍的灾民不忍心家人在饥饿中煎熬,亲手杀死他的一妻二子后投井。
    
    灾民刨树皮充饥。 图片来源:光明网
    1942年河南大饥荒:吃死尸杀食活人屡见不鲜


    本文摘自:光明网,原载于《辽宁日报》,作者:佚名,原题为《惊人的河南大饥荒:吃死尸杀食活人屡见不鲜》

“人相食”的河南饥荒
    
    从1941年的夏秋两季开始,河南本该是雨水充沛的季节,却连一滴雨都没下。昔日肥沃的土地已经龟裂成块,最后变成沙化的土地,完全不适合耕种。
    
    1942年,大灾来临,河南境内成千上万老百姓的生活陷入饥饿境地。灾民们宰杀了他们平日爱如生命的鸡犬、耕牛,卖出他们的土地,最后割下他们的心头肉——卖了儿女,卖老婆。末了还是被死神衔去。大公报主笔王芸生在1942年的一篇《看重庆,念中原》的社论中写道:“饿死的暴骨失肉,逃亡的扶老携幼,妻离子散,挤人丛,挨棍打,未必能够得到赈济委员会的登记证。吃杂草的毒发而死,吃干树皮的忍不住刺喉绞肠之苦。把妻女驮运到遥远的人肉市场,未必能够换到几斗粮食。”灾民开始吃草根、树皮,而且很快草根也几乎被挖完,树皮几乎被剥光,灾民开始贫血,瘦弱,疾病,然后面部浮肿。在许多地方还出现了“人相食”的惨状,一开始还是只吃死尸,后来杀食活人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在洛阳,有个荥阳籍的灾民不忍心家人在饥饿中煎熬,亲手杀死他的一妻二子后投井。
    
    因为日军破坏、蒋介石炸开花园口毁坏良田,再加之天灾,1942年河南出现严重大饥荒,甚至出现人吃人的现象,造成300万老百姓饿死。这个数字相当于中国军队在抗战中死伤人数的总和。而国民政府不仅隐瞒真相,还变本加厉地征丁征粮。各县公务人员不放一粒余粮给灾民,看着灾民饿死。

1942年的河南在饥饿
    
    中煎熬。据当时的国民政府统计,1942年,河南大饥荒造成300万老百姓饿死。这个数字相当于中国军队在抗战中死伤人数的总和。如此大的民族灾难当时却在国民党政府的新闻封锁下湮没在历史深处。
    
    即将上映的冯小刚电影《一九四二》讲的正是这段时期发生的故事。河南历史上干旱的记载并不少,但饿死三百万人的惨剧却罕见。今天,越来越多的史料证明,人祸是1942年河南大饥荒的主因。
    

战争——在中日军队反复争夺中,农业受损严重
    
    八年抗战,河南是中日对决的主战场,遭到战争的反复蹂躏。得中原者得天下,河南是屏障川陕大后方的最后一道防线。“七七事变”后华北沦陷,日军加紧了对河南的占领。战争中,炮火灼烧、军队践踏往往会毁掉成片的庄稼,而且日本军队每到一地总是会在撤退前有意识地破坏庄稼。河南在中日军队的反复争夺中,农业受损严重。
    
    1937年,国民党军队在日军的凌厉攻势下节节后退,直到依托黄河天险才略有喘息,豫北全境沦陷。为了阻缓日军的疯狂进攻,蒋介石密令炸开郑州花园口黄河大堤,任由汹涌的黄河水向东南奔腾而下,夺淮入海。黄河决堤泛滥后,淹没了河南、安徽、江苏三省所属44县5.4万平方公里土地,89万百姓在水中丧生。“以水代兵”只能暂时阻挡住日军进攻的步伐,却给下游百姓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害。黄河水退后,形成了一片长达400多公里的黄泛区,豫东平原的万顷良田沃土变成了沙滩河汊,无法耕种。此后黄河水连年泛滥,频繁决口。黄泛区土地经过大旱炙晒后,撂荒的土地又成为蝗虫迅速孳生的温床。1942年河南继大旱之后,许多县份遭到蝗灾。
    
    灾情恶化后,各地受灾百姓与战争难民一起大批涌入国统区,加快了国统区社会生态的失调,国统区百姓的粮食负担进一步加重。
    
    参战部队本身也消耗了大批粮食。民国时期,中国还没有能力构筑机动化的军事后勤体系。军队沿用的是几千年来中国军事后勤的古老方式,即包括军粮、马草甚至是兵源补充在内的军事后勤,大部分由军队驻扎省份供给,即所谓的“就地取材”,以节约运输损耗。河南境内在抗战时期,长年有数十万国民党军队驻防,这构成了压在河南人民身上的沉重负担。
    
    从1937年抗战爆发到1942年河南遭灾,在这五年多的时间里,河南出兵出粮的数量都位列全国第一。这样的沉重负担,即使是风调雨顺,河南农民在交粮纳赋之后,也只能靠野菜杂粮勉强度日。
    
    军队向民间的过度索取,使民间的抗灾能力已经接近于零,许多农民早已陷入破产的边缘。一旦天灾来临,饥荒的爆发也就在所难免了。

舆论——在国际压力下才开始救灾
    
    1942年10月,临近冬季,灾民死亡率急遽上升,河南省赈济会推选杨一峰等代表赴重庆,吁请国民党中央免除灾区征实配额,蒋介石拒不接见。豫籍国民参政员郭仲隗在重庆召开的国民参政会上,痛哭着陈述河南灾情,仍然得不到积极回应。
    
    事实上,不是蒋介石对灾情装聋作哑,而是他对河南战争形势太过悲观。蒋介石基本上把河南当成一块随时需要放弃的领土。因此,“不让粮食资敌”的心理使蒋介石一方面尽量在河南搜刮,另一方面打算在最后时刻来临时甩手把千疮百孔的河南抛给日本人。《大公报》重庆版刊发了发自灾区的报道后,立刻遭到了国民政府停刊三天的严厉处罚,同时对灾情相关的信息严密封锁,加大新闻审查力度。新闻管制引起驻重庆的外国记者一片哗然,美国《时代》杂志记者白修德决定亲赴灾区采访真相,他在河南灾区深受震动,大街上、田野中倒毙者随处可见,无主的野狗肆意啃咬死尸。在当地传教士的陪同下,白修德从灾民的口中听到了人吃人的恐怖故事,对当地灾民来说,人吃人已不鲜见,问题只在于是吃死人还是吃活人。
    
    白修德的灾情报道首先在《时代》杂志上刊出,此时宋美龄正在访问美国,而且在美国国会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讲表达对印度饥荒的同情,更讽刺的是宋当时的身份是印度灾荒救灾委员会主任。
    
    1943年3月底,一心希望面陈灾情的白修德辗转找到宋庆龄,在她的帮助下才终于见到蒋介石。蒋介石完全否认了白所说的关于灾区的一切,当白向他展示野狗刨咬死尸的照片时,蒋介石才不得不尴尬地承认灾情确已严重。
    
    白修德的报道引起了美国人的强烈关注。为了向美国展示其开明的形象,也为了给国内舆论一个交代,蒋介石顺势给自己找了台阶下,一面夸奖白修德比他的任何一个调查员都称职,一面开始高调救灾。
    
    事实说明,一旦政府有所行动,灾民的死亡便会迅速减少。几个月后,白修德收到了那位灾区传教士的来信,信中感激地写道:“自你回去以后,突然从陕西运来了几列车粮食。在洛阳,他们简直来不及很快地把粮食卸下来。这是头等的成绩……”省政府忙了起来,在乡间各处设立了粥站。军队也拿出一部分余粮,全国忙着为灾民募捐,现款源源不断地送往河南。

酷政——弃民保军、假救灾真夺粮
    
    其实在1942年年底,国民政府已经同意拨给河南2亿元赈灾,但又同时强调军粮征收不能减免。这显然是一个社会管理与军事诉求相冲突的政策。中国自古代起,就强调先免后赈的救灾顺序,赈济的同时不免赋税无异于折腾灾民。2亿元的数字听起来很大,但是当时灾区的粮价飞涨,2亿元即使全买成粮食,只能购得2000万斤,300万灾民每人只能分6斤多。国民政府的银行系统在此期间还曝出数起特大发国难财的贪污案,2亿又被各级贪污官员刮走了一层。
    
    而在征粮方面,国民政府却沿用了之前的刚性征收措施。在军民交困的情况下,为了保证军人口粮,蒋介石采取了舍民保军的残酷政策,到1943年元月底,国民政府从河南共征收170万大包小麦,300万灾民人均被抢走了110多斤小麦。河南省政府分派大员到各县去,一面视察灾情,一面督促征粮。政府派人到乡间逼粮,农民交不出粮食,地方的保丁便到农民家“坐催”,住农民的,吃农民的,逼着农民卖掉所有能卖的东西去纳粮,甚至出现过百姓把仅有的一点麦子交军粮后全家服毒自杀的惨剧。
    
    蒋介石在河南大灾中弃民保军、假救灾真夺粮的做法,引发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此时,中国共产党的陕甘宁根据地接收了不少河南灾民。
    
    蒋介石的爱将、31集团军军长、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汤恩伯兼任鲁苏豫皖四省边区总司令、边区党政军分会主任等职,集军政大权于一身。在抗战抗灾的紧急机制下,汤恩伯在重灾区拉夫抓丁,不但大建官署,还驱使大批灾民修筑黄河新堤,累死饿死的农民工不计其数。汤恩伯还利用权力囤积走私,大发国难财。河南百姓将他列为造成河南大灾的“四害”之一。各县县长及公务人员在大灾面前也毫无担当精神。1943年春季小麦长势很好,灾民只要能坚持到麦收,就能吃到新粮活下来。但在1943年3月至4月救灾的紧要关头,各县县长却怕冒风险,紧捂公仓,不放一粒余粮给灾民,看着灾民饿死。

“报复”——河南百姓蜂起截杀国民党残兵
    
    河南大饥荒,蒋介石对国民的不负责任,使国民政府在河南很多地方尽失民心,不少河南百姓视国民党部队为比日寇还要邪恶的敌人。1942年之后的两年,日军在太平洋战场受到重创之后,孤注一掷,发动了意欲打通平汉线的“一号作战”,建成连接中国南北的陆地大走廊。历时38天的战斗中,5万日军击垮了拥有40万兵力的国民党军队,占领了豫中30多个县城。尽管中国军队中有不少爱国官兵浴血奋战,洛阳保卫战等战役也打得异常顽强,但由于失去了民众的支持,国民党军队迅速溃败。
    
    当国民党部队向豫西撤退时,豫西山地的农民举着猎枪、菜刀、铁耙,到处截击这些散兵游勇,后来整连整连地缴获他们的枪支、弹药、高射炮、无线电台,甚至枪杀、活埋部队官兵。参加中原会战的几支主要部队在战后总结中都提出了这个问题。
    
    汤恩伯顺势将中原会战失败的罪责归于河南老百姓,诬蔑河南民众都是汉奸,贴出标语,准备实行屠杀。1944年9月,亲眼目睹了汤恩伯部队临阵逃跑、利用军权走私、侵民扰民行为的豫籍国民参政员郭仲隗,以铁的事实揭露了汤恩伯的罪行。更令人悲愤的是,汤恩伯兵败时,仓库存有的100万袋面粉尚够20万军队一年之用,全部落入日本人之手。
    
    1942年河南大饥荒,事实上是蒋介石在政治上的一场大失败。(据《文史参考》)
    
    本文来源:光明网 (博讯 boxun.com)
361919206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饥荒(1)——天灾还是人祸?
·《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年》序/胡绩伟 胡績偉 遗作
·征收太多导致三年大饥荒:地主贫农都饿死/李建军 (图)
·罕见老照片:河南大饥荒的重灾区 嵖岈山 (图)
·四川大饥荒,为死去的1000万四川同胞默哀 (图)
·《阳光时务》:大饥荒是有意为之/沈达明
·大饥荒中郭沫若的满纸荒唐言
·大跃进和大饥荒年代,竟然用小孩死尸制化肥/蒋学成
·大饥荒,苏联并没有向中国逼债
·大饥荒四千万人饿死时毛泽东的菜单 (图)
·杨继绳:1958-1962中国大饥荒(图)
·1958-1962大饥荒死了多少人?什么原因造成的?/杨继绳(图)
·大饥荒年代迫害上访者史料
·美国记者见证“中原大饥荒”:吃人不鲜见
·杨尚昆披露的大饥荒数字 超中国历朝历代总和
·《共用的墓碑》:吊大饥荒冤魂 铸中国史丰碑(图)
·集体智慧铸就“大跃进”专题研究的里程碑—《大跃进——大饥荒:历史和比较视野下的史实与思辨》评介
·三年大饥荒饿死多少中国人?(图)
·历史回顾:二、大跃进/大饥荒/大革命—档案库节目回放
·中国媒体冲破禁忌谈大饥荒:温家宝曾预示着薄熙来的倒台
·世界报:中国媒体冲破禁忌谈大饥荒
·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否定大饥荒死亡人
·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公开否定大饥荒死亡人数遭各界声讨
·香港作家张成觉谈中国大饥荒发生的原因 (图)
·香港作家张成觉谈亲身经历的中国大饥荒 (图)
·不同寻常 中共高官首提大饥荒饿死3千万
·新结论恐怖:4500万中国人死于大饥荒
·学者新结论:4500万中国人死于大饥荒 (图)
·中国大饥荒震撼了《纽约时报》摄影师杜斌
·《毛的大饥荒》获奖 大跃进灾难生动重现 (图)
·中共功罪评说之八:大跃进和大饥荒饿死多少人? (图)
·谁喝掉了大饥荒年月生产的两千多吨茅台酒?
·胡績偉 遗作《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年》序
·发动文革的目的是为了掩盖大饥荒的罪责
·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现象之一瞥(下)/宋永毅
·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现象之一瞥(上)/宋永毅
·荆楚: 赵紫阳也是惨烈的大饥荒的始作俑者
·冉云飞:反右与大饥荒的关系
·寒山:从“丰碑”到墓碑 —《大跃进--大饥荒:历史和比较视野下的史实和思辩》评介
·严家伟: 大饥荒岁月里的悲惨故事
·陈奎德:问责:大饥荒与毛泽东之责
·胡平:推荐《中国大饥荒档案》网站
·胡平:中国大饥荒研究的奠基之作―推荐丁抒先生《人祸》
·大跃进大饥荒50年---信息核实学的审视/taodax
·胡平: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
·“鬼佬”论“饿鬼”:老外揭中国大饥荒之秘/凌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