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在林彪“家族”中有没有毛泽东的“内线”?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7日 转载)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荀真
    
    “九一三事件”之前,毛泽东最后一次和林彪见面,是在1971年6月3日。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率领党代表团访华。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康生等人在人民大会堂118室与他们举行了会谈…[详细]
    
    核心提示:“九一三”事件后,有一些人很纳闷,林立果策划武装政变,毛泽东怎么知道的?否则他在南方的行动为什么那么神秘,他为什么提前回京?他们猜测:毛泽东一定在林彪家族安有内线。
    
    在林彪“家族”中有没有毛泽东的“内线”?


    本文摘自:《学习时报》2012年10月15日第9版,作者:荀真,原题:《在林彪“家族”有没有毛泽东的“内线”》
    
    “九一三”事件后,有一些人很纳闷,林立果策划武装政变,毛泽东怎么知道的?否则他在南方的行动为什么那么神秘,他为什么提前回京?他们猜测:毛泽东一定在林彪家族安有内线。十几年前,有人写书说林彪的卫士长李文普就是毛泽东、周恩来安插在林彪家族的内线。对此,李文普于1999年2月的《中华儿女》发表《林彪卫士长李文普不得不说》,驳斥了这一说法。
    
    李文普此文发表后,说他是毛、周内线者归于沉寂。然而,在林彪家族有毛泽东的内线的论调仍不绝如缕。有的学者继续寻觅这样的内线。于是又锁定了一位姓李的,即林立果小舰队的成员、后来被判16年徒刑的李伟信。寻觅者提供了三条论据。
    
    第一,引用汪东兴回忆录中所说“现在想来那时的形势是极其危险的,但毛主席并没有把他知道的危急情况全部告诉我。他老人家没有作声,他沉着地待机而动”(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第197页,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1月第2版),以此来说明毛泽东在林彪处有内线,“对林立果一伙的活动了如指掌”。但是引用者对汪东兴所说“当时毛主席还不知道林彪的那个手令,也不知道林彪一伙进行武装政变的计划”这句话则全然不顾。
    
    第二,引用汪东兴回忆“专列一到上海,我就把上海当地的警卫部队全撤到外围去了,在毛主席主车的周围全换上中央警卫团部队,以防不测。在离我们的专列150米远的地方是虹桥机场的一个油库,要是油库着火了,我们的火车跑都跑不掉,所以我特别派了两个哨兵在那里守卫”,以此说明“汪东兴此举是因为林立果等曾秘密提出炸虹桥机场的油库”。但是对汪东兴在回忆录中所说“所有的这些(笔者注:指林立果一伙炮制《五七一工程纪要》,策划谋害毛泽东),毛主席当时都不知道,也根本不可能知道”则全然不顾。
    
    第三,9月13日凌晨,周宇驰、于新野和李伟信在北京胁迫直升机驾驶员陈修文驾驶直升机外逃。陈拒绝并将直升机降落在北京郊区时,周宇驰将陈杀害,随后同于、李相约举枪自杀。周、于死,而李放了空枪。据说,李被捕后就嚷嚷要见汪东兴。这便成为李伟信是毛泽东在林彪身边的内线的又一论据。
    
    如果要证明李伟信是毛泽东在林彪家族的内线,就必须拿出李是何时、何地通过何人,如何同毛联系上的以及李用什么方式传递情报、传递了哪些情报的证据。现在,汪东兴和李伟信都健在,寻找这样的证据并非困难的事。
    
    中共党内有规矩:禁止在党内搞侦察。“九一三”事件前,林彪是中共中央副主席,说毛泽东在林彪处安插了“内线”,是爆了一通猛料,可谓“大胆的假设”,但这位学者的“求证”却说不上“小心”。因此,笔者以为,其所提三条只是“内线论”的论据,而非证据。下面就来分析这三条。
    
    先说第三条。李伟信被捕后求见汪东兴,出自何处,笔者不清楚。但是,据汪东兴回忆:“抓李伟信的时候,他还喊叫,说要找卫戍司令”。(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第218页)
    
    李伟信是驻上海的空四军政治部秘书处副处长。在林立果等人讨论和起草《五七一工程纪要》时,李伟信负责端茶送水,进进出出,听到了片言只语。这个《纪要》把当时中国绝大多数人心目中的伟大领袖当作敌人,实在是骇人听闻。李伟信正因为知道这个《纪要》,已经成为他的一块心病。当他被俘后,便于9月13日晚间主动向审问他的北京卫戍司令吴忠交代了这个《五七一工程纪要》。当时吴忠听不懂,拍着桌子骂李伟信:“你他妈的瞎胡说,什么工程不工程的。”此说出处是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第135—136页,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
    
    退一步说,即便真有李伟信说要见汪东兴这一回事,也不能说明他就是“内线”。因为李知道汪东兴是毛泽东身边的人,而他要交代的《五七一工程纪要》牵涉到要谋害毛泽东这一弥天大案。他要见汪以交代《五七一工程纪要》求得宽大处理,是可以理解的,这并不能成为他是毛泽东的内线的证据。
    
    再说第二条。林立果企图通过炸油库谋害毛泽东,汪东兴要在毛泽东专列附近的油库加派岗哨。正所谓己之要点,即敌之要点,这何须内线?难道在离停放毛泽东专列150米处有油库可以不加派岗哨吗?再打一个比方:某人要抢某银行,而给此银行送钞票的车有武装人员保护。难道由此可以证明是事先知道某人要抢银行,才派武装人员押送钞票的吗?
    
    最后说第一条。应该如何理解汪东兴所说“现在想来,那时的形势是极其危险的,但毛主席并没有把他知道的危急情况全部告诉我,他老人家没有作声,他沉着地待机而动”?
    
    笔者以为,毛泽东南巡时的心态类似于1966年“文革”发动前去南方时,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1966年“文革”发动前,毛泽东对当时党和国家的政治形势作出严重错误的估计,认为党内有了资产阶级司令部,可能发动政变。于是,林彪迎合毛泽东这种错误估计,作了“五五一八”讲话,大讲历史上的宫廷政变。与此同时,在北京采取了成立首都工作组,增调卫戍部队等防政变的措施。事实证明,当时毛泽东所认定的“敌人”,无论是刘少奇,还是彭真,没有一个是反毛的,更没有一个想到要搞政变。
    
    毛泽东这种对政治形势的错误估计,导致发动“文革”这一场史无前例的内乱。而在“文革”中迅速崛起的林彪家中的人际关系又十分诡异。比如母亲叶群几次三番将女儿林立衡逼入自杀的境地;再如儿子林立果偷录母亲叶群同黄永胜调情的电话,并称母亲为“婊子”等等。“文革”的大气候,加上林彪家族的小气候,使林立果的小舰队得以产生。
    
    1966年3月18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说:“去年九、十月份,我在中央工作会议结束时,专门讲了北京有人要造反,你们怎么办?也不要紧,造反就造嘛,整个解放军会跟上造反吗?”(《毛泽东传1949—1976》第1404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12月版)
    
    5年半后,1971年八九月间,毛泽东南巡时说:“我就不相信我们军队会造反。我就不相信你黄永胜能够指挥解放军造反!”(《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第247页,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1月版)
    
    毛泽东前后这两次讲话虽然隔了5年半,但含义差不多,都是在强调有解放军,不怕有人造反;但防的对象大异其趣。1966年,毛泽东防的对象是刘少奇、彭真;林彪则是他的坚定支持者。5年半后,他直指黄永胜,黄永胜后面就是林彪。林彪已经成为毛泽东防政变的主要对象。
    
    林彪在“五一八”讲话中说:“最近有许多鬼事鬼现象,要引起注意,可能发生反革命政变,要杀人,要篡夺政权,要搞资本主义复辟。”毛泽东在南巡期间,就碰到一些蹊跷的怪事,而这些怪事恰恰与作上述讲话的林彪有关。9月2日,江西革委会主任程世清向毛泽东反映:第一,庐山会议期间,吴法宪曾带程去见叶群。程发现叶群对黄、吴、李、邱搞得很紧,好像抓住了他们什么把柄。第二,1970年,林彪派专机将一辆苏制水陆两用坦克运到南昌,让江西仿制一辆,说是为他和叶群在北戴河游泳用。制成后,又来专机将原车和复制的车都运走了。第三,1971年7月,周宇驰驾驶云雀直升机到南昌,要见程世清。空八军李登云将周带到程开会处,见了一面。据后来李说,周驾机离开南昌后又飞到庐山、井冈山,再飞广东。周独自一人驾机到处飞,很不正常。第四,林豆豆曾两次到程家采访。在同程的夫人交谈时,流露了对叶群的不满,并说她家里情况很复杂,要程不要涉及她家里的事,说弄不好会杀头的。程向毛说:“我怀疑林彪可能要乘水陆两用坦克从北戴河向南朝鲜逃跑,也可能坐飞机往香港跑。”毛听后嘱咐程,这些问题只能跟周总理讲,对其他人都不能讲。9月3日,毛泽东的专列到达杭州,停放在笕桥机场附近的一条铁路支线上。据汪东兴回忆:“9月8日晚上,毛主席在杭州又得到新的信息。杭州有一位好同志派人暗示毛主席说:杭州有人在装备飞机;还有人指责毛主席的专列停在杭州笕桥机场支线‘碍事’,妨碍他们走路。这种情况过去是从来没有的。一些多次接待过毛主席的工作人员,在看望他老人家时也反映了一些可疑的情况。毛主席根据前后所了解和掌握的一些情况,感到要防止林彪一伙人的不测行为……”(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第187页)
    
    毛泽东此时在防止林彪带领黄、吴、李、邱搞政变,这就是汪东兴所说“形势是极其危险的”。而林立果、周宇驰之流在毛泽东眼里只不过是林彪的爪牙。他根本不知道还有林立果小舰队,对其活动更不可能了如指掌。
    
    后来,经过多年调查,没有发现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参与政变的任何证据。但是,有充分证据说明,为督促尽快谋害毛泽东而向小舰队抽鞭子的叶群正是林立果的后台。林彪表现尽管经常如老僧入定,却难逃叶群和林立果的干系。林彪决定出走前,听了林立果的报告,已经知道林立果企图谋害毛泽东,并在动员鲁珉、王飞、江腾蛟、关光烈等动手时遭到婉拒。此时,这几个人中只要有一个去自首就会东窗事发。到那时,说过谁反对毛主席就“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的林彪将如何面对?正是林立果的刺杀行动失败促使林彪匆忙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九一三”事件就此发生。这是出乎毛泽东、林彪预料的事件。毛泽东没有料到林彪会跑;林彪也没有料到他会摔死在温都尔汗。历史就通过这一系列离奇、诡异的偶然因素显现出必然趋势:中国即将摆脱“文革”的噩梦,走向崛起。
    
    本文来源:学习时报 (博讯 boxun.com)
321919820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1950年毛泽东:怎么能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呢? (图)
·文革期间毛泽东最忌讳什么话:天下不是他的了 (图)
·1949年张治中建议中国中立 毛泽东称要与其辩论百年 (图)
·毛泽东决策对印自卫反击战:开头我是死也不要打的 (图)
·毛泽东入住中南海后拒睡弹簧床 木匠连夜赶做木板床 (图)
·揭秘文革爆发后毛泽东搬离菊香书屋的真实原因
·毛泽东奉劝赫鲁晓夫:你脾气大说话伤人 这很不好 (图)
·陕北农民遭雷劈死 其妻怨毛泽东领导不好获死刑 (图)
·毛泽东怒撕张闻天阻婚信:我明天就结谁管得着 (图)
·红军叛将龚楚污蔑毛泽东:工于心计 独裁作风充分表露 (图)
·毛泽东身边的苏联谍报员
·《解放日报》报道原子弹炸日本 毛泽东为何发怒 (图)
·姚文元如何成反右英雄?只因揣摩透毛泽东一句话 (图)
·1961年毛泽东自陈:这几年掠夺农民比国民党厉害 (图)
·毛泽东与斯大林的历史性会晤
·1949年什么事比毛泽东建国更令蒋介石深受打击? (图)
·毛泽东认为平型关之战是“惨胜”不划算 (图)
·1964年华国锋调动湖南一切力量为毛泽东修陈列馆 (图)
·“七千人大会”毛泽东为何要把全国县委书记都请来 (图)
·中国选举观察(2012)之五十——毛泽东老家的选举委员会主持非法的县“议员”选举
·西哈努克亲王在京逝世 毛泽东曾邀其3登天安门 (图)
·毛泽东外孙女孔东梅携富豪丈夫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图)
·铁流:毛泽东的“恶攻罪”,杀害了多少中华民族精英?--读难友黄宝松大作《泪祭雄杰赵前生》有感
·毛泽东外孙女也搭小三专列 苦恋15年修成正果嫁富豪
·毛泽东统治时期五年(1958-1962年)饿死六千多万人
·谢长廷参观798艺术区:毛泽东思想不能抹煞
·谢长廷:毛泽东思想不能抹煞 我们面对它超越它
·昆明35位历史老人支持成渝两地难友要求清算毛泽东反人类罪行的正义呼声
·薄熙来倒了湖南毛左势力依然嚣张拟投入150亿建毛泽东纪念馆
·毛泽东幽灵是埋在土里的地雷 必須全民排除 (图)
·辛子陵:毛泽东传位心路追踪——打开文化大革命黑匣子的密码(一)
·湘潭将投资155亿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揭露“文革”真相,定谳“文革”元凶--成渝两地四十六位历史老人向中共强烈呼吁:必须清算毛泽东反人类罪行!
·湖南湘潭投资155亿元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延安突然瞻仰毛泽东 汪洋近期言行耐人寻味
·湖南湘潭市投资155亿元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尹卫和许光利案今开庭 被控要炸毛泽东故居
·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答毛派狂热份子的反扑与暴力威胁
·上海访民管君丽,吴慧群,姚亚娥为了纪念毛泽东遭拘留
·毛泽东家乡湘潭县农民七一赴京上访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千古第一罪魁毛泽东
·毛泽东思想和航母/片岩作瓦
·毛泽东功在哪里?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正确届定毛泽东同志,迎来科学发展的春天/袁剑
·毛泽东“将革命进行到底”/武振荣
·谢选骏:毛泽东为什么不敢收复失地?
·谢选骏:枪杆子里面出银行——从毛泽东到周克华
·解龙将军:毛泽东汉奸考
·听“毛泽东是最爱民的”有感/王华刚
·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陈正中 (图)
·毛泽东纪念堂申请文化世界遗址对抗民主女神
·重读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说一点毛泽东和波尔布特/淳于雁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百姓/茅于轼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巩胜利
·一个精神科医生的闲话:毛泽东、李纳曾有精神病
·驳马保奉《毛泽东的礼宾风格》
·否定毛泽东,凝聚中华魂/庄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