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蒋介石要蒋经国接班为何不立遗嘱:碍于父子关系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2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肖如平
    
    核心提示:审阅检查身体报告书,脑动脉血管有硬化之象,自觉亦有所病也。如医药与休息无效,则国家后事应预作安排。经国乃可继此复国任务,惟其为我父子关系,不愿有此遗嘱,但其能力为静波之助手,出任“行政院长”,则于公于私皆有益,望我党政军同志以助我之心助彼完成我光复大陆之共同使命也。
    
    蒋介石要蒋经国接班为何不立遗嘱:碍于父子关系


    本文摘自《蒋经国传》,作者:肖如平,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自从1958年决心放弃陈诚之后,蒋介石就开始刻意扶植蒋经国接班。而蒋经国也不负蒋介石的期望,既能低调忍耐,又能忘我工作,稳打基础。惟一令蒋介石担心的是,年已60岁的蒋经国身体也不怎么好。早在1950年代初期,蒋经国就患有糖尿病。蒋介石对儿子的健康十分担忧,时常在日记中流露出对儿子的怜惜之情。1968年2月20日,其在日记中说:
    
    本日审阅经儿去年日记至十二月完结,甚觉其知识学问与心神修养皆比前年更有进步。而所欠缺者:第一为身体不知保养,用力太过,以致多病;第二为其精神时生悲伤,忧郁过度,以致负荷沉重,不知宽缓,自得乐道顺天。其病在对事、对人皆不能放宽一步着想也。如能改此二者,则为国为家皆无所忧也。
    
    蒋介石的担忧,不无道理。9月21日,蒋经国因糖尿病与其他病并发,一度昏迷。蒋介石得报后,心急如焚,严令其入院治疗。他说:“经儿糖尿病以及其他病症有增无已,彼又不肯停止工作,休养自爱,殊为忧虑。忽闻今夜服安眠药后昏迷不知人事,甚至呼吸困难者约一小时之久。由医生诊治而渐复元。此种病象更觉可虑,非强制其速入医院作长期休养不可。严令其即时入院,不得延误。”此后接连几天,蒋介石均在日记中记述了儿子的病况,爱怜之情跃然纸上。
    
    蒋介石不仅对儿子的健康非常关心,对他的安危更是时时系念。1968年2月2日,其在日记中说:“经儿住所应即迁移,该原处易被敌人暗算也。”5月13日:“本晨闻经儿坐直升机至潮州东面高山巅视察雷达阵地,甚为悬念。正午已回台北,为慰。”可见,随着年龄的增长,蒋介石对家庭亲情有了更深的感触,上述日记恰恰体现了一个政治强人对儿子的挂念与亲情。
    
    至1969年初,蒋经国已在“国防部”历练多年,军队也已完全在其掌控之中。鉴于自己年事已高,儿子的身体也不是太好的实情,蒋介石加快了安排蒋经国“接班”的步伐。
    
    1969年3月,国民党召开“十大”,蒋介石充分利用这次会议来为蒋经国“接班”扫清障碍,铺平道路。他在大会上说:“本党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处处显示出一种衰老滞钝的现象。老大当退者不退,新生当进者仍不得进的现象。”他要求元老们能发扬风格,给新进者让道。因而在此次会议上,除83岁的蒋介石继续担任国民党总裁外,其他一些国民党元老孙科、宋美龄等153人则被推举为中央评议员,彻底为年轻一代让道。严家淦、蒋经国、张其昀、黄杰、袁守谦、李焕、邓传楷、高魁元、郑彦棻、王升、陈建中、倪文亚、谢东闵、沈昌焕、李国鼎、蒋彦士、俞国华等99人被选为新一届中央委员。在这届中央委员中,有一大批新生代干部,他们大都是蒋经国的嫡系亲信。这样,蒋经国在国民党中央就有了自己的班底,其地位进一步得到巩固。在此次会议上,还通过了《政治革新要项案》,提出要从政治风气、政治制度、人事考核、机构健全等方面力求全面革新,俾能开创新局面,迎接新形势。
    
    为了响应蒋介石政治革新的号召,“副总统”兼“行政院长”严家淦于4月向蒋介石提议让蒋经国出任“行政院”副院长,以提高“行政院”的行政效率。严家淦的提议正合蒋介石之意。他在日记中说:“严、张等皆主张以经国为行政院副院长,如为行政革新与加强行政效率计,应加以考虑。”1969年6月,“行政院”进行改组,蒋经国正式出任“行政院”副院长,而由蒋经国的亲信黄杰出任“国防部长”,钟皎光出任“教育部长”。此次改组对于蒋经国而言至为重要,出任“行政院”副院长不仅可以尽快熟悉经济管理工作,而且为1972年的“行政院”换届时出任院长埋下了伏笔。
    
    然而,在这种周密的安排下,仍然出现了一点意外。1969年9月16日,蒋介石在回阳明山官邸的路上,“前导车”因避让前方疾驰而来的一辆军车而紧急刹车,结果蒋介石的座车却未能及时刹车而撞上了“前导车”,致使毫无防备的蒋介石夫妇都受伤。蒋介石的嘴巴、胸部、下部都受到强力冲击,而宋美龄的颈部、双腿膝盖也遭受创伤。车祸虽未造成蒋介石严重的损伤,但毕竟年岁已高,连病带惊,从此其身体健康急剧恶化,一蹶不振。蒋介石后来对前来看望他的严家淦说:“阳明山车祸,减我阳寿20年。”
    
    1970年6月,蒋介石日记中已有“病不能记事”的记载。至1971年病况加重,上半年蒋介石都是在病床上度过的,直至7月底方才有所好转。他在日记中说:
    
    此次大病之中,以元月下旬至七月上旬间最为险恶沉重,余心神沉迷昏晕毫无知觉至今。余起身解手,此身体僵硬为木棍,必须有二人护持推拉也。
    
    对蒋介石而言,1971年是多故之秋。他不仅病魔缠身,而且接连遭受各种打击,外交孤立,复国无望。精神与身体的折磨,使性格倔强的蒋介石内心极为悲凉。他说:“一年来,时局艰难而又身多疾病。至最近百感交集,百病丛生,更觉悲伤痛苦,国事待理者尤多,寂寞无聊,奈之何哉。”
    
    1971年4月22日,蒋介石在日记中说:“近来自觉体力日衰,对党国前途时起忧虑,幸于三年来建设加强,对于基本之防务已有计划,财经改革亦有基础。此时以守为攻之方略,经儿乃已了解,彼对人事选择与培植有素,后起有人,乃足自慰也。”此则日记说明,在蒋介石的安排下,蒋经国的接班已是迟早问题。然而,毕竟蒋经国此时还没有正式“接班”,而自己的身体又如此恶化,一旦自己突然去世,蒋经国的“接班”难免不会遭遇各种挑战。因此,他才会“对党国前途时起忧虑”。为此,他决定“内举不避亲”,用“遗嘱”的形式留下让蒋经国“接班”的政治交代。6月9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下这份遗嘱:
    
    审阅检查身体报告书,脑动脉血管有硬化之象,自觉亦有所病也。如医药与休息无效,则国家后事应预作安排。经国乃可继此复国任务,惟其为我父子关系,不愿有此遗嘱,但其能力为静波之助手,出任“行政院长”,则于公于私皆有益,望我党政军同志以助我之心助彼完成我光复大陆之共同使命也。
    
    12月23日,蒋介石再次在日记中写道:
    
    今后政府组织:一、以家淦继任“总统”。二、以经国任“行政院长”兼三军总指挥。三、党务应集体领导。
    
    在6月的遗嘱中,他只要求蒋经国任“行政院长”,而此时他还要让蒋经国“兼三军总指挥”,执掌军政实权。可见,蒋介石对蒋经国的“接班”安排不仅非常周密,而且是迫不及待了。
    
    1972年1月24日至2月13日,蒋介石审阅了蒋经国1971年的日记。在看蒋经国的日记时,蒋介石也在自己的日记中写下了大量的感想,他说:“日间看经儿去年日记,精神为之一振。此儿可继我事业,完成革命也。”2月13日,他又说:“经国日记今日全部阅毕,悲喜交集。悲者,悲其多忧多愁,有损其身体;喜者,喜其智能充裕,志气坚强,足以继承我事业也。”他甚至称赞蒋经国说:“经儿对政治与时局早已成熟,其有时还高于我,为慰。”能让一向自视甚高的蒋介石自叹不如者,世间稀有,蒋经国为其一也。
    
    1972年3月21日,86岁高龄的蒋介石再次连任“总统”,严家淦也继续当选为“副总统”。由于蒋介石早已决定让蒋经国出任“行政院长”,聪明的严家淦立即主动坚辞“行政院长”兼职,并推荐蒋经国继任。与此同时,张知本、王云五等“国大代表”也联名上书蒋介石,称蒋经国“志行高洁,器识宏通,气魄雄浑,襟怀谦冲实乃当前主持行政院之惟一最佳人选”。
    
    5月17日,国民党中常会举行会议,讨论蒋介石交议的严家淦“内阁”总辞职案,并讨论新的“行政院”院长人选问题。会议决议:“信如严家淦同志之推举,蒋经国同志确为今日主持国家行政最理想之人选,中央常委会谨一致吁请总裁不以内举之微嫌,废国家兴复之至计,允即征召蒋经国同志出任行政院院长”。
    
    5月20日,蒋介石正式提名蒋经国出任“行政院长”。“立法院”于5月26日举行投票表决。408名立法委员到会,蒋经国以381票当选为“行政院长”。蒋介石在日记中说:“经儿已任行政院长,必使先慈在天之灵得到安慰。”6月1日,蒋经国正式就任“行政院长”,这标志着蒋介石传子部署基本完成。
    
    本文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101919920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蒋介石救蒋经国离苏联有条件:须认我妻美龄为母 (图)
·蒋经国赞李登辉“表现非常好” 因其驳“台湾独立” (图)
·蒋经国严惩麻将赌博 手下红人太太也被罚跪三天 (图)
·揭秘:蒋经国如何通过女青年掌控军队
·蒋经国家族的那些寡妇:低调生活 远离公众视野 (图)
·蒋经国最后十年 党外势力开始如野火般延烧
·邓小平在莫斯科与蒋经国同窗 初识第一位妻子
·揭秘:1970年蒋经国在华盛顿遭台独份子刺杀始末
·揭1970年蒋经国在华盛顿遭台独份子刺杀始末 (图)
·蒋介石生前知道蒋经国秘密情人章亚若之事吗?
·CIA的卧底逃跑 令蒋经国心脏病突发身亡
·老照片:蒋经国“升堂平冤”--有冤伸冤有屈叫屈 (图)
·那个曾经让蒋经国苦追不到的女人 就是她 (图)
·蒋经国在台湾对毛人凤的最后一击
·蒋介石离大陆时派蒋经国运走多少黄金?
·回看百年蒋经国:留学苏联12年做苦力挨皮鞭(图)
·走出一个时代——回顾蒋经国
·蒋经国与江南案
·蒋经国秘密情人猝死之谜:究竟是谁谋杀了章亚若?(图)
·透过李光耀 邓小平曾想见蒋经国遭拒绝
·蒋经国儿媳寄望后代:以中国人为傲
·蒋经国是从独夫民贼变成世纪伟人的吗?/刘自立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解龙将军:蒋经国够不上历史终结者
·蒋经国的“民主化”和“本土化”/淳于雁
·中共已把中华引至亡国的边缘,出现“蒋经国”非天方夜谈/刘诚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姜维平(图)
·蒋经国突亡改变了国民党命运/王丰文
·蒋经国夫人苦守空闺 抑郁难忍 (图)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铁流:历史伟人蒋经国-写在蒋经国逝世二十周年
·紀念 蒋经国先生逝世20年(图)
·解龙将军:毛泽东与蒋经国是表兄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