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朝战中松骨峰战斗牺牲烈士近一半是“湘西土匪”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09日 转载)
    
    来源:成功 作者:刘建勇
    
    核心提示:在著名作家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中写到的十分惨烈的松骨峰战斗牺牲的烈士中,就有近一半是湘西去的“土匪”。原47军139师政委晏福生曾说过:这 些湘西“土匪”特别能打仗,在部队减员较大的情况下,还专门到湘西招了一批“上过山”的“土匪”入朝补充到正规部队中去,使这些人的长处得以充分发挥。
    
    朝战中松骨峰战斗牺牲烈士近一半是“湘西土匪”


    本文摘自《成功》2008年第10期,作者:刘建勇,原题:《“抗美援朝”中的另类英雄》
    
    2006年11月27日至28日。沅陵。“湘西匪事”的另类口述。1938年。1951年。本报记者聆听了一段岁月流逝中几近湮没的往事——湘西“土匪”向政府缴枪投诚。很多这样的“土匪”走上了上世纪50年代初的朝鲜战场。
    
    1949年到1951年,沅陵、会同、永顺3个专区共关押土匪3.58万余人进行教育改造。其中1950年12月到1951年1月,在镇反运动中处决2万余人,其余1万多人随47军赴朝作战,有100多人立功受奖……(以上数据来源于湘西剿匪胜利纪念馆)
    
    在著名作家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中写到的十分惨烈的松骨峰战斗牺牲的烈士中,就有近一半是湘西去的“土匪”。原47军139师政委晏福生曾说过:这些湘西“土匪”特别能打仗,在部队减员较大的情况下,还专门到湘西招了一批“上过山”的“土匪”入朝补充到正规部队中去,使这些人的长处得以充分发挥。
    
    而此前的1938年,在浙江嘉善也曾出现过一支改编自湘西土匪的著名抗日军队……

我选送“土匪”上朝鲜战场

口述:杨先树(76岁) 地点:沅陵县史志办 时间:2006年11月28日上午11点
    
    “因为把他们送上了战场,很多‘土匪’把我当作恩人。”76岁的杨先树说。
    
    “你帮我选批土匪充军去”1950年4月,经过在湘西军政干部学校7个月的学习后(在学校里,我学过侦察、预审等),我被抽调到地方公安,任沅陵二区(乌宿区)人民政府公安特派员兼武装部副部长。
    
    1950年底剿匪基本结束。1951年三四月份,我调回公安局,上级让我到沙树流分管监狱。当时监狱里关了1047个土匪,该处决的处决后,还剩1000个左右。不记得具体是1951年哪月哪天,沅陵公安局局长刘松林找到我,给我交代任务:你帮我找批身体健康、罪恶不大的,准备充军去(开始是喊充军,后来改了,也喊参军)。
    
    我第一批选了百多个,送到火神庙(现在的沅陵拘留所)学习了3个月后,把他们送到驿码头。这一批送走后,又要选。后面又选了两批。经我手选了370多个。最后那批70多个送到北京后没继续入朝了——朝鲜战争已经结束。这70多人最后送到了北京清河农场。
    
    我选的人要符合这几个要求:罪恶小,没什么民愤,身体好,打仗方面有一技之长。

“未必会投降美国人,估计他民族感还是有的”
    
    选送的人中,有个叫向明清的,我对他印象很深。向明清是张平手下的一个机枪手、中队长,有7条人命(死在他手里),本来是要杀的。他个子高大,身体好。特别是,之前我和他有过“接触”。他是我和战友一起抓的,我晓得他是个很好的机枪手,人才难得。思来想去,始终觉得杀他不如把他送到朝鲜战场去。
    
    我跟局长讲:这个人民愤大是大,但到朝鲜去,未必会投降美国人,估计他民族感还是有的。局长考虑了几天,同意对他网开一面,让他去朝鲜戴罪立功。
    
    向明清也确实是个角色,到朝鲜战场作战非常勇敢,立了战功,取得了军籍。他后来是作为军人复员回来的。
    
    向明清复员回到县城后不敢回家,到公安局找我,说他手里以前有血债,怕回去有人找他报仇。我抽时间找了两个同事把他送回乌宿区灰溪乡(现二酉乡)田坳。专门召开群众大会,给群众做思想工作。后来人们原谅了他。

顶替土匪弟弟上朝鲜,当上了营长
    
    1950年冬天,有个二十五六岁的人来自首,说他是治平乡(以前属沅陵,现在属张家界永定区)的土匪某某某(我模模糊糊记得他姓张,具体什么名字我忘了)。这个人后来被送到了沙树流监狱。
    
    我看这个人样子蛮老实,不像他自首时说的那么坏,提审他,问他有没有血债。他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以前在哪里杀了哪个。我问他想不想去朝鲜打美国鬼子。他说想。我就把他也列入了名单。
    
    这个人后来是到朝鲜开生活会时才老实说清了他的真实身份:他不是土匪,他是顶替他的弟弟投诚的。原来,这人的确不是土匪。他母亲见他年纪大了,脸上又有麻子,没找到老婆,而他的土匪弟弟生得乖(漂亮),老婆孩子都有了,便让他顶替他弟弟向政府投诚。
    
    这个人1954年当了营长。回乡探亲时,他专门跑到沅陵公安局来感谢我。讲起过去的事情,他又是哭,又是笑,说他因祸得福。

我在朝鲜给志愿军搞饭菜 口述:孙家怀(96岁) 地点:沅陵县光荣院 时间:2006年11月27日12点
    
    96岁的孙家怀是沅陵县光荣院的重点保护对象。

杀了大队长去投诚
    
    刚解放的时候,我是张平部的副大队长兼中队长,我那个大队的大队长是张逊玉,整个大队有五六十个人。
    
    47军来剿匪,打我们。我们奉张平的命去打47军的一个连部,在一个山上碰到了。我看到他们一个炮一个炮地轰过来,不像国民党的部队只是打打做个样子,心想这样打下去死定了,就跟大队长讲:这样硬碰硬打下去,我们很快就会成为炮灰,我们要灵活点。大队长讲:你熟悉这边的地形,你讲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就撤了。
    
    回到小寨桐油坡,我跟大队长讲:看形势,我们一时逃不脱,不如装作投降,把烂枪缴上去,好枪埋在屋檐下,以后有机会再挖出来。大队长听我讲得有道理,就把大家喊到一起,把我的意思跟大家讲了一遍。然后就开始收枪。好枪全在我手里了,我就不怕了。我跟张逊玉讲:我要真的投降,你呢?张逊玉不肯真投降,我就把他和他的崽杀了。他崽也是土匪,两个人经常在一起。

怕被枪毙,主动要求去朝鲜
    
    投诚后,我被送到火神庙接受改造。这和我一开始想的不一样,我以为投诚就跟以前国民党招安一样,马上就会安排个职务。
    
    在火神庙,天天听政策,听受害老百姓的控诉。我以为要枪毙我。火神庙的领导安慰我:你放心,没你的事,你是带了五六十条枪过来的,是功臣。但我还是不放心。
    
    后来领导有一天集合我们,问:现在朝鲜打仗了,你们愿不愿意到朝鲜去?我第一个报了名。领导问我有什么特长,我说我会搞饭菜。领导说那你现在就搞一个看看,搞得好的话就去。我就到厨房炒了几个菜。领导吃了后,说:好!你就去朝鲜给志愿军搞饭菜吧。

看日头影子做饭
    
    我是第一批去朝鲜的“土匪”,记得在武汉的时候,林彪接见了我们,在动员大会上讲了话。我们第一批去的,都没有拿枪。有和我一样搞饭菜的,有抬担架的,等等。我们是随军服役。
    
    我先是在工程团,到朝鲜后编到24团1营。营长拿了个钟给我,问我认不认得钟。我是个文盲,认不得钟。我哄他:认得。营长就讲:认得钟就好,以后你就看钟做饭。我们这个营做饭的连我一起有12个,他们也是文盲,不认得钟。
    
    我以前做土匪的时候,做饭是我看日头影子安排的,弄惯了。日头到了哪里,我就晓得该要做饭了,到了哪里,我就知道要做菜了。
    
    日头影子不是蛮准,搞了几天,营长问我到底认不认得钟,我承认不认得,我是看到日头做饭的。营长说:狗日的,你还可以啊,晓得看日头,阴天呢?我说阴天也有一点点影子,我看得到。营长就放心了。
    
    本文来源:成功 (博讯 boxun.com)
231919317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胡志伟《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生命禅院爱含量与生命的层次\沁心草
  • 陈泱潮11.11.國運逆轉的教訓必須牢牢記取!否則,中共國滅亡在即
  • 谢选骏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谢选骏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张杰博闻三股反对力量的集结正在拉开中共大败局的序幕
  • 胡志伟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谢选骏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 滕彪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