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革命老人谈上山下乡:应永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8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梁晓声
    
    核心提示:许多一向心肠宽厚的知识分子和德高望重的革命老人,憾然而耿耿于怀地说过类似的话:“你们这一代应该被永远牢牢钉在中国历史的耻辱柱上!”
    
    革命老人谈上山下乡:应永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本文摘自《似梦人生》,作者:梁晓声,出版:中国文联出版社
    
    “文革”是知青的“受孕”时辰。
    
    “广阔天地”是孕育知青的“子宫”。
    
    红卫兵是知青的“胎记”。这胎记曾便知青们被上几代人和下几代人中的相当一部分视为共和国母亲教育彻底失败的“逆子”。又好比《水浒传》中林冲们杨志们被发配前烙在脸颊上的“火印”。那是秩序社会的“反叛分子”们永远抹不去的标志。是哪怕改过自新了也还将永远昭告于脸的污点。中国民间有句俗话——“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秩序社会的“火印”烙在“反叛分子”们的脸上,是比发配本身还严厉的惩办。比“黑名单”高明。所以,在古代,一个人脸上被烙了“火印”,那么就被公认为是社会异类了。连牛二式的泼皮们,也是可以瞪起眼斥之曰“贼配军”的。然古代的“火印”,并不往任何女犯的脸上烙。以此体现着对女性的—点儿宽大。但是中国当代的知青们,由于经历了“文革”;由于在“文革”中十之八九都曾是红卫兵;由于红卫兵当年的种种恶劣行径和后来的声名狼藉,知青们不分男女,凡曾戴过红卫兵袖标的,便似乎都与“十年浩劫”难逃干系,便似乎都应承担着几分历史罪责了。当代的“火印”,虽非烙在他们或她们脸上,只不过烙在他们和她们自己没法跨越的经历中,却和烙在脸上是差不多的。一看年龄,再了解出身,便可断定他们和她们当年准是红卫兵。于是便使许多中国人不禁地回忆起,自己当年曾如何如何怎样怎样地被红卫兵冷酷无情地迫害过。
    
    所以,知青返城初期,尽管命运悲凉,境况艰难,但城市对他们和她们的态度,是同情与歧视参半的。
    
    “活该!自作自受!”
    
    “没有理由抱怨,只有理由忏悔!”
    
    “大多数应该永远驱逐,不得返城!”
    
    “变相垮掉的一代!”
    
    “狼孩儿!整代都是狼孩儿!”
    
    “中国只能将希望的目光从这报废一代的身上超越过去,直接投注于下一代身上!”
    
    当年我听许多上一代人,包括许多一向心肠宽厚的知识分子和德高望重的革命老人,憾然而耿耿于怀地说过类似的话。
    
    “当年你们为什么要那么凶恶?”
    
    “政治热忱和凶恶行径怎能混为一谈?”
    
    “你们这一代应该被永远牢牢钉在中国历史的耻辱柱上!”
    
    “你们当年的‘革命’方式令人发指!”
    
    当年,我曾听许多上一代人说过类似的话。质问中,谴责与困惑参半。
    
    所以,当年有一首唱出返城知青心理自白的歌——《我是一匹来自荒原的狼》。
    
    歌曰:
    
    我是一匹来自荒原的狼,
    
    城市曾是我家,
    
    我的前身是被逐的青年。
    
    我日夜思念我的亲娘,
    
    只有娘对我们怀着温良……
    
    如今,知青与城市,知青与上几代人与下几代人的柢牾,似乎早已被后来的岁月消除。隔阂似乎早已拆通。政治色彩的代沟似乎早已填平。但是,将绝大多数知青与令人谈虎色变的红卫兵剥离开来,仍是有必要进行的一件事。此事虽然已不再影响知青们的现在,但是对于尽量恢复历史的真实还是应该的。
    
    在1994和1996年,我曾两次接受德国两家电视台采访。后一次的摄像,还是名片《紫色》的一位摄影。地点都在“黑土地”餐厅。采访内容都是关于知青和红卫兵。
    
    第一次,矮而且胖的,几乎秃顶,圆头圆脑的德国人自以为是地,言之凿凿地质问:“你们红卫兵当年杀害了自己的同胞,这是人类近代史上最可耻的一页,而你们从来也没忏悔过,请问你对此……”
    
    在摄像机镜头前,被—个分明怀着政治挑衅心理的德国男人面对面地凝视着,听他以国际法官似的口吻提出审讯般的问题,使我觉得情形不但十分严肃,并且严肃得引起我强烈的反感。尤其是,一想到他来自于一个法西斯主义主宰过的国家,一想到那个自认为世界上最优等的民族,在二战时期对犹太人灭绝人性的屠杀,更觉得严肃中包含着荒唐。
    
    所以我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实际上是打断了替他充当翻译的中国同胞的话。他看去是我的同代人),我说:“先生,请你不要一再用‘你们红卫兵’这样的指谓对我提问题!我这个红卫兵当年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恰恰相反,我曾尽量以我能做到的方式同情过被伤害的人!我负责任地告诉你——不是所有的红卫兵当年都如你所想象的那样是法西斯分子和盖世太保!绝大多数红卫兵,其实没打过人,没直接凌辱或迫害过人,没抄过家,更不一律是杀人凶手!要说可耻,我们两国历史上都有类似的污点!而你们的污点更大。如果说我们的污点中有大量墨的成分(我认为更多的红卫兵是通过‘大字报’的方式伤害了别人),那么你们的污点百分之百是鲜血凝成的!至于谈到忏悔,你怎么知道当年的红卫兵现在不忏悔?我了解的中国红卫兵,其实几乎百分之百地忏悔过!‘文革’中红卫兵并没伤害到外国去,所以只对中国忏悔,没必要对全世界下跪!尤其不必对你们德国人表示忏悔!……”
    
    本文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131919719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潘鸣啸:上山下乡运动是毛泽东搅动社会的手段 (图)
·梁晓声看知青:上山下乡不过是学生失学下岗 (图)
·张铁生交“白卷”为返城找捷径源于上山下乡破产 (图)
·习近平:我的上山下乡经历2012年 (图)
·缅共生涯(一):上山下乡运动(图)
·官多为患:新一代公务员大规模“上山下乡”
·习近平文章忆往事 称上山下乡影响深远
·“上山下乡”运动再现北京 大学生兴奋
·政协委员、央视主持崔永元:大学生应该上山下乡(图)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与大学生就业难/张凯臣
·毛泽东发起的上山下乡运动包藏着镇压的杀机/潘鸣啸
·再次上山下乡,中国将出现第三次逆城市化/卢麒元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谁在激情燃烧/李建华
·大学生村官——新时代的“上山下乡”/文建平
·詹国枢:代表建议重启大学生“上山下乡”行不行?
·吴道平:上山下乡到农村插的没有自愿的
·上山下乡运动四十周年祭/乔海燕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胡志伟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生命禅院我与魔王的又一次对话/雪峰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潘一丁香港法治已大乱高院勿做保护伞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胡志伟《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生命禅院爱含量与生命的层次\沁心草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