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1953年某干部追护士迫其自杀 彭德怀斥“开除党籍”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17日 转载)
    
    来源:传记文学 作者:滕叙兖
    
    核心提示:张衍说:“她是我们医院的一个女护士,有个干部追求她,姑娘不愿意,可顶头上司又出面劝说,姑娘心眼小,一时想不开,就在晚上跑到江堤,投了江。”彭德怀气鼓鼓地说:“还有什么好调查的?把那几个干部都开除党籍!”
    
    1953年某干部追护士迫其自杀 彭德怀斥“开除党籍”


    本文摘自《传记文学》2007年第8期,作者:滕叙兖,原题:彭德怀三赴哈军工
    
    1953年8月初,彭德怀在《朝鲜停战协议》上签字后,离朝回国,在沈阳稍事休息并视察工农业生产,5日晚,他拨通了陈赓的电话。那时候,陈赓正在哈尔滨南岗的荒原上创办中国历史上第一所多军兵种、综合性的高级军事技术学府。
    
    6日上午,陈赓迎候在哈尔滨火车站的月台上,在昨晚的电话里,彭总讲得斩钉截铁,只要他陈赓一个人去火车站接他,不准通知省市领导,更不准搞欢迎仪式。就这样,彭德怀只带着警卫参谋景希珍,和老百姓一起,悄然走下普通旅客列车,在陈赓的陪同下,来到哈军工。
    
    彭德怀和陈赓下了吉普车,副教育长李懋之上前敬礼说:“彭总,刚才省里来了电话,他们今早接到东北人民政府的电话指示,已为彭总在市内安排好了宾馆。”
    
    彭德怀皱起眉头,摆摆手说:“不去宾馆,已经说好了嘛,我就住在你们陈院长的家里。”
    
    彭德怀跟陈赓走向两排小平房,进了陈赓的家,上下看了一阵,问道:“你就住在这儿?”
    
    陈赓说:“是啊,每间8平米,一共24平米,傅涯来了也够住啊。”
    
    彭德怀知道哈军工把最好的房子给了老教师们住,他满意地点点头,望着陈赓说:“你呀,还是老作风。”
    
    看彭德怀洗罢脸,陈赓说:“彭总啊,我们去食堂吃午饭去,我请客。”
    
    到了干部食堂,午饭已经开过了,陈赓进伙房吩咐炊事员炒一盘带辣子的肉丝,一盘青菜,也要放点辣椒,随便弄个汤,想了想,又走出食堂,急急忙忙回到小平房。
    
    “张主任!”陈赓去敲隔壁政治部副主任张衍的门,“哎呀,食堂里没什么菜,我这个客不好请喽,你们家有什么好吃的,弄点来!”
    
    张衍跟陈赓一样也是老单身,他挠挠头皮说:“好吃的?我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呀!”
    
    “不对!你老父亲前些日子来,不是带了一大包小干鱼吗?”陈赓揭了张衍家的“老底儿”,“我们湖南人叫苦鱼,我估计彭总爱吃呢!”
    
    张衍扑哧乐了,“这就叫好吃的呀?”他急忙拉开厨柜,把报纸裹着的一包小干鱼全塞给了陈赓,陈赓乐颠颠地又奔食堂去了。
    
    张衍心里挺高兴,又觉得挺新奇,看看快要上班了,就锁上门直奔食堂去,他想偷偷看看彭总喜不喜欢吃小干鱼,到了食堂门口,张衍一看,彭德怀正和陈赓聊着,一边用手抓着小干鱼往嘴里送,那盘小干鱼已经见底儿了。
    
    陈赓眼尖,他看见张衍在门口一闪,忙招手:“张衍,张主任,你过来!”
    
    张衍笑嘻嘻地走过来,叫了声:“彭总,您还没吃完饭呢?”
    
    陈赓用筷子点点小干鱼,“你这盘小干鱼最受欢迎了,彭总都动手抓了!”
    
    彭德怀憨厚地笑着,一边说:“坐坐,你的苦鱼蛮好吃的嘛!”
    
    张衍坐下来,心里一阵发热,这就是指挥百万大军与美国人浴血拼杀的志愿军统帅啊!他那一身褪了色的军装,没有任何标记和勋章,分明像个转业的团职干部。再看看桌子上,这就是陈院长接待彭老总的宴席啊。
    
    下午,彭德怀听取院党委汇报工作。四点来钟,他提出要去看看教授们,于是几辆吉普车直奔道里斜纹二道街,陪同他的只有四位党委常委,彭德怀把警卫参谋景希珍留在学院,不让他跟在身后。陈赓把刚下班的老教师们都喊出来,大家在楼下饭厅里欢迎彭德怀。
    
    彭德怀逐一与老教师们握手,不时问问何方人氏,年纪多大,最后他大声地向大家说:“朝鲜战争结束了,我们胜利了,功劳大家都有一份。为了国防现代化建设,毛主席和党中央下决心办这所大学,办学校需要你们,因为你们是专家,有知识。你们为了国防建设,从全国各地来到哈尔滨,克服许多困难,我很感谢你们!”
    
    老教师们第一次亲眼看到让全世界都震惊的彭大将军,心情都很激动,彭德怀挥手告别的时候,大家涌到车边,使劲地鼓掌。
    
    陈赓提议陪彭总到松花江边上凉快凉快再回学院,彭德怀兴致上来,也想看看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松花江。
    
    吉普车在江沿斯大林公园嘎然停下,陈赓四个人陪着彭德怀慢慢地散步。夏季的松花江水势浩大,暮色中的太阳岛笼罩着一条薄薄的水雾;夕阳熔金,晚霞满天,云阑水远,百鸟归林,不少年轻人在江堤下游泳,玩水,传来嘻嘻哈哈的打闹声。
    
    彭德怀注视着江堤下的年轻人,突然问:“江水这么急,淹死过人没有?”
    
    张衍随口回答说:“听说每年都有人淹死,我们学院最近就淹死了一个女护士。”
    
    “为什么淹死了?”彭德怀望着张衍,认起真来。
    
    张衍说:“她是我们医院的一个女护士,有个干部追求她,姑娘不愿意,可顶头上司又出面劝说,姑娘心眼小,一时想不开,就在晚上跑到江堤,投了江。”
    
    “自杀?”彭德怀的浓眉拧成疙瘩,声音也提高了,“你们怎么处理这件事?”
    
    张衍刚要回答,陈赓在后边紧拽他的衣服,张衍明白陈院长是让他少说点,于是赶快煞车:“我们正在调查处理呢!”
    
    彭德怀气鼓鼓地说:“还有什么好调查的?把那几个干部都开除党籍!”说完也不看松花江了,沉着脸转身就奔车子走去。
    
    陈赓小声埋怨张衍:“彭总是个急性子,最容不得干部违纪,欺压老百姓,你少说几句,说多了,他更得激动。”
    
    彭德怀回到小平房,情绪又好了起来,吃罢晚饭,他和陈赓两人穿着背心短裤,海阔天空地聊开了。哈尔滨的夏夜凉爽而静谧,当时在一曼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中,有谁会想到在那不起眼的小平房里,居然会住着我们共和国的一位元帅和一位大将?
    
    第二天一早,彭德怀就翻身下了床,昨夜和陈赓说了半宿的话,现在也不觉得困。陈赓也坐起来,睡眼惺松地说:“东北夏天亮天早,你再睡会儿吧!”
    
    彭德怀说:“睡个么子觉,走!到你们的建筑工地去看看!”
    
    上午的日程安排得很紧,彭德怀先同苏联顾问们见面。久仰彭德怀大名的苏联顾问们瞪大眼睛,他们怎么也无法把眼前这位敦厚的中国老兵与叱咤风云的志愿军统帅联系在一起。彭德怀再三感谢苏联顾问对军工学院的帮助,他与首席顾问奥列霍夫中将礼节性的交谈,使首席顾问深为感动,中国军队的副总司令竟如此平易近人,和莫斯科那些派头十足的将帅们完全不一样。
    
    彭德怀又去王字楼、致知楼巡视刚刚建立的十个基础课教授会,了解教员的工作情况,特别对培养助教问题作了指示。听说各个系的专科教授会正在筹办,他也要去看看。在炮兵工程系,他请教员讲解高射炮的基本理论,像一个学员似的虚心请教。
    
    午饭前,陈赓陪着彭德怀来到文庙图书馆,两人边走边谈,信步走进大殿里的书库,图书馆职员陈荣锦连忙放下手里的工作,向两位首长敬礼。陈赓知道陈荣锦来自南京的华东军区军事科学研究室,懂英、俄、日三种文字,是负责外文科技图书资料的业务骨干。
    
    陈赓看着这个精干的上海小伙子,问道:“小陈呀,现在我们有多少册外文科技图书啊?”
    
    “报告院长,我们的外文科技图书实在太少,最近我到哈工大抄了一点书目,还不知道怎么购买。”
    
    陈赓转向彭德怀,小声说:“彭总啊,我们办学,外文科技图书资料可是万万少不得的,我想通过外交部,从国外购买一批,军委要支持啊。”
    
    彭德怀点点头说:“可以嘛,你决定就是啦。”
    
    陈赓拍着陈荣锦的肩头,下达命令似地吩咐道:“小陈,你要给图书馆买30万册外文科技图书,只要是科研工作需要的就买,实报实销。”
    
    彭德怀正在听陈赓说话,突然发现一个小女孩儿站在身旁,小家伙穿着连衣裙,模样俊俏,歪着头,好奇地盯着两位陌生人。
    
    “小姑娘,你来图书馆干什么呀?”彭德怀俯下身来,笑眉笑眼地和小女孩儿对话。
    
    “我来找妈妈,你是谁呀?”
    
    “我嘛,我是一个老兵呀,小姑娘,你姓什么呀?”
    
    “我姓马。”
    
    彭德怀笑出了声,一把抱起小女孩儿,大声说:“原来你和马克思是一家人啊!”
    
    陈赓也拉拉女孩儿的小手,喜欢地说:“好乖的孩子,是谁家的呀?”
    
    正说着,空气动力学专家马明德教授的夫人蒋祖绮红着脸,站在书库门口喊道:“哆哆,快下来,别累着爷爷!”
    
    “哦,原来是马教授的千金。”陈赓从彭德怀怀里接过小姑娘,抱着她,乐呵呵地走出书库。图书馆的工作人员都涌上来,鼓掌欢迎彭总和陈院长,彭德怀高兴地和大家握手,他又走到正在借书的孙本旺教授面前,亲切地交谈一会儿,大殿里欢声笑语,喜气洋洋。
    
    下午,在王字楼小礼堂,彭德怀同团以上干部见了面,陈赓说:“很多同志没有见过彭总,都想看看彭总。”彭德怀说:“我这个人有什么好看的?”陈赓说:“大家想听听最近的消息。”彭德怀说:“我要讲的主要是军队的现代化建设。”
    
    在干部们热烈的掌声中,彭德怀说:“志愿军在朝鲜作战,基本上还是小米加步枪,以这样劣势的装备,同最现代化的美国军队作战,是很困难的,我们付出了血的代价。所以我们必须办学校,培养技术人才,光喊‘万岁’是不行的。毛主席派陈赓同志来哈尔滨创办军工学院,这是我军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你们现在能在军工学院工作,应感到光荣。老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积累办学校的经验,才能完成党和人民赋予你们的光荣任务。”
    
    8月8日一早,彭德怀在火车站与陈赓握别,从容稳健地登车回北京去了。
    
    本文来源:传记文学 (博讯 boxun.com)
281916220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谁批准了永远开除彭德怀党籍?并非毛泽东 (图)
·1999年彭德怀遗骨迁出八宝山 安葬于湖南老家 (图)
·彭德怀留给侄女的遗言:要记住 我是被特务害死的 (图)
·戚本禹:吴晗预知庐山会议 提前为彭德怀写翻案文 (图)
·彭德怀另一面:骂哭刘伯承 庐山谩骂毛泽东 (图)
·彭德怀批粟裕“里通外国” 1年后因相同罪名倒台 (图)
·与林彪彭德怀并驾齐驱的将军:没他长征难言胜利 (图)
·毛岸英生前在作战会上叫板彭德怀:我看应该进攻 (图)
·彭德怀被打倒真实原因:暗指毛泽东犯路线错误 (图)
·1967年彭德怀哀求:希望主席权当不认识我
·彭德怀:有件事24年主席讲了4次 庐山被算总账 (图)
·七千人大会林彪大骂彭德怀:不把毛主席放在眼里
·彭德怀质疑金日成:朝鲜战争究竟是谁发动的?
·1951年彭德怀狠抽金日成两耳光:这算客气 (图)
·“九一三事件”后彭德怀为何认为林彪已被关押? (图)
·彭德怀被打骨折前致信周恩来:红卫兵有3个好得很 (图)
·1970年彭德怀在狱中如何交代“百团大战罪行”? (图)
·洪深:凤凰网揭秘毛泽东纵子骂彭德怀他妈的致毛岸英被炸死 (图)
·揭秘:彭德怀被秘密绑架回北京经过 (图)
·历史上的今天:毛泽东批示彭德怀下放劳动的要求
·彭德怀打了金日成几耳光?
·二死其身的忠臣彭德怀/梁衡
·从陈水扁、刘少奇、彭德怀、几张照片想到的/李悔之
·“诗人”彭德怀/陈道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