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革初期的激烈斗争:刘少奇与康生互相拍桌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5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编写组
    
    核心提示:运动发展到7月中旬,政治局内关于工作组问题的争论,以刘少奇、邓小平等为一方,以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顾问康生为另一方,日趋剧烈、尖锐。争论的焦点是:“文化大革命”运动究竟要不要坚持党的领导。大约在7月16日晚间的政治局会上,双方都拍了桌子。
    
    文革初期的激烈斗争:刘少奇与康生互相拍桌子


    本文摘自《陈毅传》 作者:《陈毅传》编写组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1966年6月1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播放了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人点名攻击中共北大党委的一张大字报的全文,陈毅很感意外,连夜去询问周恩来。五天前,周恩来根据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决定,曾派人去北大批评了贴大字报的聂元梓等人。周恩来现在却告诉陈毅:他刚才接到康生电话,说:毛泽东主席赞成这张大字报,并亲自决定今晚由中央台播放全国。
    
    陈毅惊讶,一时语塞。似这样令人震惊的意外之举,近几个月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4月中旬,陈毅夫妇陪同刘少奇和夫人出访后回到昆明,中央发来急电:速至杭州开会。陈毅走进会场,才知是批判彭真主持制定的“二月提纲”。
    
    时隔半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二月提纲”突然定性为“反党纲领”,彭真因“反党错误”被撤职后隔离审查。
    
    5月16日,通过由毛泽东主持制定的中共中央通知(即《五一六通知》)。
    
    两天后,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简称中央文革)成立。组长陈伯达带领工作组,夺了《人民日报》社党委的领导权,为其制造舆论扫清道路。
    
    这些事,不仅是政治局委员陈毅事先毫无所知,在京主持政治局工作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有的事先也不知道。今天的事,身为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周恩来又是事后才知道的。这种完全违背集体领导原则的异常举动,怎么不令陈毅震惊和担忧!
    
    6月初,《人民日报》全文刊登了聂元梓的大字报,并发表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等社论。这一来,北京几十所大学,几百所中学都闹开了。外交部下属的外语学院等几所大学当然也不例外。上街的学生乱哄哄,阻碍正常外交活动的情况屡有发生。
    
    面对这种突如其来、“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冲击,陈毅态度鲜明:对反修防修的“文化大革命”是拥护的,积极进行的,但如此冲垮党委领导,乱揪乱斗,造成社会混乱,他有不同意见。陈毅得到了毛泽东批准派工作组的消息后,当晚召集国务院外办中共党组会议,具体商定工作组成员名单,向外交系统迅速派出八个工作组。
    
    然而,工作组进驻各外事系统不到一周,各单位造反派贴满了轰赶工作组的大字报,仿佛有人统一布置的一样。
    
    陈毅每天听取各个工作组汇报,不断提醒大家:“工作组是中央决定派的,我是投的赞成票。你们一定要挺住,坚信党中央的领导。”“中央的八条规定,一定要坚决贯彻落实!”
    
    1966年6、7月,全国大乱,中共各级党委受冲击,大半冲垮或处于瘫痪状况。外交部党委在陈毅主持下,始终行使着领导权。机关干部坚持工作岗位,业余时间搞运动,保证了国家外事活动的顺利进行。
    
    然而,在中央文革的煽动下,外事口所辖大专院校的学生冲垮校党委、哄赶工作组,并计划在北京召开的亚非作家紧急会议上“揪走资派”,以造成国际影响。
    
    对文革小组幕后挑唆学生企图制造国际事端的阴谋活动,陈毅非常恼火,在刘少奇主持的中央碰头会上,他义正词严地进行斗争:“既然中央把召集这次大会的任务交给我,我就不怕负这个责任!谁要冲击大会,就是现行反革命,我陈毅绝不会客气的!”并在周恩来的布置下,采取了有力的预防措施,保证了亚非作家紧急会议在京顺利地举行。
    
    运动发展到7月中旬,政治局内关于工作组问题的争论,以刘少奇、邓小平等为一方,以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顾问康生为另一方,日趋剧烈、尖锐。争论的焦点是:“文化大革命”运动究竟要不要坚持党的领导。
    
    大约在7月16日晚间的政治局会上,双方都拍了桌子。
    
    陈毅支持工作组,愤起辩驳。陈伯达大骂陈毅派往对外文委的工作组是全国最坏的工作组。7月24日,毛泽东召开会议,决定撤销工作组,并在第二天的政治局会议上宣布:派工作组“犯了方向路线性错误”。
    
    中央宣布撤销工作组后,外交部副部长姬鹏飞想不通,他曾询问陈毅,工作组怎么说撤就撤了?陈毅满脸不高兴地说:“哎……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说怎么样搞,就怎么样搞。现在我们是乾纲独断罗!”①
    
    “乾纲独断”,这就是陈毅1966年8月对中共全党政治形势的见解。
    
    8月5日,毛泽东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按照政治局规定,只传达到参加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的省委第一书记和大军区司令员、政委。然而,中央文革却把大字报内容很快泄露给造反派,并开始对刘少奇、邓小平发起进攻。
    
    汇集到北京参加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的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特别是各省、市、自治区的主要负责人,个个忧心忡忡,满面愁云,谈起各地运动情况,没有不摇头的。
    
    他们这次来,是向中央告急的,都关切地询问“文化大革命”结束的日期,因为按中央原先布置:“文化大革命”只开展三个月。
    
    不料,得到的答案是异常严酷:
    
    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大字报在全会发表后,大家感到吃惊、不解。紧接着是政治局改选,副主席只保留林彪一人;在世界各国共产党的党史上绝无先例地增加了一个“最亲密战友”的特殊称谓。看来运动不但不会结束,还会更猛烈、更疯狂地开展下去。
    
    陈毅感到中国革命的航船已偏入危险航道,他个人无力纠正航向。但是,他要坚守自己的指挥岗位,保持外事口的稳定。他在外交部全体工作人员大会上,旗帜鲜明地说过:“只要中央一天不撤我外交部长的职务,我就要顽强地表现自己,并企图影响这个运动!”
    
    外事口各单位批斗工作组,陈毅总要为工作组承担责任,讲公道话。鉴于每次讲话后,造反派攻击陈毅的声势越轰越大,许多人劝陈毅不要出面讲话。方毅专门请秘书转告:“陈总不要再多讲话了!”“陈总不能倒,陈总一倒,外事口就会像快刀割韭菜,一倒一茬。”陈毅的回答是:“人家劝我少讲点话,他们都是好心。可是我压不住,还是要讲。见到问题不讲,这不是共产党员的态度。”
    
    本文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411934614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刘少奇:为什么有不同意见就把人抓起来? (图)
·王光美劝刘少奇:这个国家主席辞了算了 我养活你 (图)
·刘少奇死后被半夜火化 专案组办酒宴庆祝完成任务 (图)
·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觉察大跃进错误为何不能反对
·刘少奇下台序幕:毛泽东指责其“在北京专政” (图)
·1968年黄永胜恐吓朱德:不服气就看刘少奇的下场 (图)
·1967年刘少奇与毛泽东最后的诀别:蕴藏大苦衷 (图)
·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在秦城监狱12年遭遇 (图)
·高岗被打倒背景:不仅扳倒刘少奇 还要扳倒周恩来 (图)
·刘少奇之死:白发一尺多长 嘴和鼻子严重变形
·刘少奇之女谈父亲:政治取向和他不同也不会限制
·刘少奇为何批示“康生神经不正常 别理他”? (图)
·毛泽东与刘少奇产生分歧的苗头究竟始于何时?
·刘少奇女儿:这就是共产党的下场
·刘少奇之子:父亲一生中最大的错误有两件
·刘少奇身边工作人员:他的私生活令人心酸(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谈毛泽东、刘少奇之间的分歧(图)
·解密:1966年刘少奇究竟因何失去毛泽东的信任
·当年刘少奇说彭德怀的错误不只是写了那封信
·刘少奇之子刘源:党内民主和团结是党的生命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出手 解放军中将涉贪被免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誓言铲除解放军腐败
·刘少奇之子刘源:从公社第十七把手到上将 (图)
·刘少奇长女冒雨回乡祭拜 潸然泪下 (图)
·刘少奇之子刘源调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 (图)
·为18大铺路 刘少奇子之子刘源要入中央军委?
·为十八大铺路 刘少奇之子刘源升官
·毛新宇携全家祭奠刘少奇:献给敬爱的刘少奇爷爷!(图)
·毛新宇携全家祭奠刘少奇 (图)
·刘少奇对三年自然灾害中的一段讲话
·刘少奇的九个子女:有将军有老板
·刘少奇女儿刘亭回忆老爸(图)
·刘少奇女儿刘亭亭回忆爸爸
·刘少奇的女儿刘亭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么泪/姜维平
·刘少奇冲毛泽东嚷:饿死这么多人历史写上你我
·毛新宇拜祭刘少奇是行为艺术/张可夫
·谎言破产: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
·为陈水扁说几句公道话--他像极了文革时的刘少奇
·叶铭葆:刘少奇对“闹事”问题上几种错误观点的批判
·倪洋军:刘少奇,为什么高干子弟就不能当工人?
·石天河:纪念刘少奇诞辰110周年有感
·从陈水扁、刘少奇、彭德怀、几张照片想到的/李悔之
·日本博客:七七事变是刘少奇一手导演!
·王宁:六四=法轮功=达赖喇嘛=刘少奇=地主
·也谈谈不为人知的刘少奇与王光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