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不愿外传的“家丑”究竟是何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11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作者:邸延生
    
    核心提示:夜光下,毛泽东默默地走在前面,李银桥静悄悄地跟在后边,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好长一段路,毛泽东终于说话了:“我和江青吵架的事,你莫对外人讲;‘家丑不外传’么,你在我身边,不是外人,对外要考虑影响……”
    
    毛泽东不愿外传的“家丑”究竟是何事?


    本文摘自人民网 原载于《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邸延生著, 新华出版社出版
    
    1947年9月,陕北的形势更加好转。毛泽东分出一部分精力,开始在黄河西岸搞农村调查。
    
    所到之处,毛泽东经常帮乡亲们推碾子、打场、担柴,和乡亲们一起唠家常。
    
    前两天,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让人给毛泽东送来一匹极其雄健的战马,毛泽东执意不肯留给自己骑乘,硬要叶子龙派人送到前线部队去:“这么好的马,应该让前方的同志骑;前方的同志要打仗,既辛苦、又危险性大,很需要好马哩!”
    
    叶子龙无奈,只得照毛泽东说的去办。
    
    这几天,江青在朱官寨后沟,将身上穿的一件灰布军装脱下来洗了,换了件列宁装上衣,头上盘了一个发髻,经常搬个马扎子靠在窑洞前的墙壁上坐着,有时还给身边的同志讲几段历史故事或出几个谜语,在人们眼里很像一个大姐的样子。
    
    这天,卫士张天义来找李银桥,神秘兮兮地说:“李组长,我给你说个谜语,你猜猜?”
    
    “说吧,看我能不能猜出来。”李银桥知道,这准是江青给他们出的谜,他来套谜底了。
    
    毛泽东在一旁也说:“讲出来一起猜么。”
    
    “那我可说了——”张天义先看看毛泽东,然后煞有介事地说,“日行千里不出房,有文有武有君王;亲生儿子不同姓,恩爱夫妻不同床——打一件事!”
    
    “老掉牙!”毛泽东笑道,“这是‘唱戏’嘛!”
    
    张天义先是一怔,想想之后才茅塞顿开似的笑眯眯地转身走了。
    
    这天晚上,李银桥在朱官寨后沟毛泽东住的窑洞外边,听江青正在窑洞里哭闹,还听到毛泽东对江青的大声呵斥:“对你讲过多少遍了么,你不要搞特殊……贺老总送的马,是我让送去前线的,你为啥子又要回来?你不晓得前线更需要么……我的话你也不听,岂有此理……”
    
    李银桥未敢走进去,只悄悄站远了距离,静静地守候在窑洞前;一会儿,见江青哭哭啼啼地跑了出来,朝周恩来住的窑洞方向跑去了。
    
    李银桥从日常生活的接触中了解到,每当毛泽东与江青“夫妻吵架”闹得不可开交时,江青总是去找周恩来诉“委屈”,又总是在周恩来的劝说下心绪安然地返回来向毛泽东承认“错误”。
    
    这一次,还没见江青返回来,毛泽东便走出了窑洞,看到李银桥远远地站在那里,便大声说:“银桥!走,随我到前面去!”
    
    每当毛泽东生气的时候,总爱叫上李银桥陪他到僻静的地方散散步——这次也是如此。
    
    夜光下,毛泽东默默地走在前面,李银桥静悄悄地跟在后边,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好长一段路,毛泽东终于说话了:“我和江青吵架的事,你莫对外人讲;‘家丑不外传’么,你在我身边,不是外人,对外要考虑影响……”
    
    “我知道……”李银桥小心翼翼地答应着,“小时候见我娘挨了我爹的打,我娘也嘱咐我不许对外人说……”
    
    “哦……”毛泽东一边慢慢走路,一边又自言自语道,“转烛飘蓬一梦归,欲寻陈迹怅人非,天教心愿与身违……”李银桥不懂毛泽东吟的什么诗、更不明白诗的意思,他无言以对,只静静地跟着毛泽东慢慢地走;但他心里感觉到,毛泽东也有难办的事啊!
    
    李银桥的脑子很好使,凡是毛泽东说过的话,他认为有必要的,总是先默记下来,然后再写在自己的小本子上;这次毛泽东吟的三句诗,他也记住了,回到窑洞后悄悄地默写在了周恩来送给他的那个小本子上。
    
    第二天中午,李银桥见江青又满脸悦色地来见毛泽东了。
    
    李银桥当时心想:昨天夜里刚刚吵了架,今天又没事人似的笑着来见毛泽东,准是周恩来做了她的思想工作,换了别人江青的工作还真的不好做呢!况且,毛泽东的度量大,不会同她一般见识,二人终究是夫妻,夫妻没有隔夜仇……
    
    江青一见毛泽东就很高兴地说:“老板,岸英来信了!是汪东兴派人送过来的,还有李讷从河东画来的画!”
    
    “哦,快拿来我看!”正在窑洞里写文章的毛泽东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毛笔,伸手接过江青手中的信,先看了小女儿李讷画的画,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画得不错么!真不错哩!”然后又端详了一下毛岸英写在信封上面的字“转交——爸爸——毛岸英”这才满脸堆笑地动手撕开了信封,轻轻取出里面的信纸,走出窑洞到阳光下去看信了。
    
    这时,江青在窑洞里对李银桥说:“小李,老板昨天夜里生气了吗?”
    
    “没有哇!”李银桥很认真地回答,“我一直跟着主席,没见主席生谁的气呀!”
    
    “没生气就好。”江青说:“老板要过问的事情太多了,想的事情也多,肩上的担子重啊!我们要尽量照顾好他的生活,照顾好他的身体;他有时发脾气也难免,如果老板生气了,你要及时告诉我。”
    
    “是!”李银桥规规矩矩地答应着。
    
    江青又说:“老板不仅是我们党的领袖,是我们军队的最高统帅,也是全国人民的领袖;我们的具体工作是为老板服务,为老板服务就是为人民服务,就是为军队、为党服务,这些道理你懂吗?”
    
    “懂!”李银桥又是认认真真地回答。
    
    本文来源:人民网 (博讯 boxun.com)
291934015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与贺子珍结婚 因不知杨开慧仍在世而内疚 (图)
·文革时复旦一大学生为表忠心 将毛泽东像别在肉上 (图)
·梁漱溟:“四人帮”实际上还是毛泽东引出来的 (图)
·遵义会后毛泽东自封“大帅” 称张闻天为“明君” (图)
·建国后张闻天为何受批判:毛泽东认为其内心不服 (图)
·毛泽东不食嗟来之食:1961年拒绝苏联粮食援助 (图)
·1975年毛泽东为何“批邓”:有人要算文革的账 (图)
·毛泽东纪念堂最初选址是香山 为何改到天安门广场 (图)
·毛泽东时代的劳动人民(多图) (图)
·1954年毛泽东评高岗:是荒淫的人 有许多女人 (图)
·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单独会见了哪两人?
·“南巡”的毛泽东在刺激林彪,也在试探周恩来 (图)
·毛泽东指定叛徒薄一波“当选”七届中央委员
·1965年秋瑾武松之墓为何遭劫 源自毛泽东批示 (图)
·诺奖得主赞毛泽东:最基本粒子应命名“毛粒子” (图)
·原上海革委会常委揭秘毛泽东真正中意的接班人 (图)
·晚年毛泽东担心文革难以为继 希望许世友支持文革 (图)
·谁是中共军史上惟一的全军总司令?并非毛泽东 (图)
·半是囚犯半是贵宾:毛泽东访苏幕后的尴尬 (图)
·湖南韶山举办成人礼 毛泽东广场现720平米团旗 (图)
·老人收藏百余枚毛泽东像章被盗后自杀 (图)
·港学者:在南海切记毛泽东“不打无把握仗”教诲 (图)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左派网站毛泽东旗帜网被关闭一个月
·清明节众多民众拜谒赵紫阳故居 凤凰网悼念历史人物排除毛泽东
·凤凰网清明节隆重悼念林彪排除毛泽东
·又一个“毛泽东”——细数博讯发表的酷似毛主席的照片 (图)
·乌有之乡的“毛泽东旗帜网”被关闭?
·毛泽东女儿李敏亮相 75岁高龄 (图)
·郑州燕庄人为毛泽东修建了雕像、纪念碑/视频 (图)
·自称毛泽东孙子陆柏权、焦东海等上海访民谈话/视频 (图)
·章含之谈毛泽东给华国锋“你办事,我放心”字条内幕
·铁流:薄熙来的问题不是贪腐,是要篡党夺权当第二个毛泽东
·"毛泽东孙子"的陆柏权:毛岸龙和毛泽东合影被警察抢走/视频 (图)
·凤凰网在周恩来忌日重提毛泽东枪杀田家英和林彪 (图)
·温家宝八访湖南 避而不拜毛泽东 (图)
·广州访民周建斌去悼毛泽东被打瘸一条腿 (图)
·反毛泽东学者去世 死也不安宁 (图)
·上海访民管君丽,吴慧群,姚亚娥为了纪念毛泽东遭拘留
·毛泽东家乡湘潭县农民七一赴京上访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否定毛泽东,凝聚中华魂/庄民
·解龙将军:毛泽东统治为什么能够祸害中国?
·571工程纪要是毛泽东找人编出来的!/令狐渊
·北京观察:中央更应反思“文革”和毛泽东的罪恶 (图)
·解龙将军:毛泽东发动文革游街示众的个人原因考
·解龙将军:毛泽东用狗链子横渡长江
·巴菲特学毛泽东死不退休/谢选骏
·从毛泽东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谈起/胡平
·效仿毛泽东拉林打陈,胡锦涛拉习炮打周、薄/昭明
·劣质谎言:《建国后毛泽东遭遇买票难..》
·毛泽东时代是五千年历史上人们精神最空虚的时代
·毛泽东和汪精卫比较论/淳于雁
·毛泽东时代对人进行控制的阴损招数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毛泽东绝对不是民族英雄
·毛泽东是潘金莲的好学生/谢选骏
·赵达功:毛泽东的“幽灵”依然在中国游荡
·有话要说:毛泽东年代没人敢惹中国吗?
·超牛文章:俺非常怀念伟人毛泽东毛主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