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戚本禹:吴晗预知庐山会议 提前为彭德怀写翻案文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2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顾保孜
    
    核心提示:戚本禹的文章,那逻辑颇为奇妙:他引用列宁的话,“知识分子的特点就是敏感”。戚本禹认为,吴晗正是依照“自己特殊的阶级敏感性”,“预知”了庐山会议,所以“提前”写了为彭德怀“翻案”的《海瑞罢官》。
    
    戚本禹:吴晗预知庐山会议 提前为彭德怀写翻案文


    本文摘自《实话实说红舞台》,作者:顾保孜,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二月提纲”的下发并没有使事情结束,张春桥和江青坚持认为吴晗“研究海瑞,有一味药方极为重要,那就是骂皇帝的问题”。他们要从这里打开缺口。
    
    江青看到对《海瑞罢官》的批判受到北京市委的抵制,便在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林彪身上动脑筋。
    
    林彪果然全力支持江青!
    
    有了军队重要人物的撑腰,江青气壮了。1966年2月2日到20日,她在上海召开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从会后整理的纪要看,座谈会全盘否定建国以来党领导的文艺工作的巨大成就,诬蔑建国以来文艺界是被一条“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专了我们的政”,号召要“坚持进行一场文化战线上的社会主义大革命”。
    
    这个座谈会纪要经过毛泽东三次审阅修改后,由他建议以中央军委名义报送中央批准,于4月10日转发全党。这个纪要提出的严重的政治责难已经不再是针对文艺界领导人的,而且是对着一些中央领导人的,包括彭真在内的北京市委。它批判了《二月提纲》,使彭真、陆定一的倒台已成定局。
    
    有了毛泽东的批示,林彪、江青便把斗争的矛头直接对准包括吴晗在内的“三家村”,批判对象指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邓拓、统战部长廖沫沙,并且盗用工农兵的名义,声嘶力竭地叫嚷要揪“三家村”的“后台”。
    
    毛泽东又连续找康生、江青、张春桥等人谈话,严厉指责“二月提纲”混淆阶级界限,不分是非,是错误的;中宣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中宣部和北京市委包庇坏人,压制左派,不准革命;如果再包庇坏人,中宣部、北京市委和文化革命小组要解散。毛泽东说:“我历来主张,凡中央机关做坏事,我就号召地方造反,向中央进攻。”
    
    毛泽东谈话后,中央书记处于4月份停止彭真工作。自然,吴晗所受的迫害也升级了。1966年4月,关锋、戚本禹两篇被中宣部和彭真拒绝的“攻要害”文章得以见“天日”。这是比姚文元定调还要高的文章,一篇是戚本禹的《〈海瑞骂皇帝〉和〈海瑞罢官〉的反动实质》;另一篇是关锋、林杰的《〈海瑞骂皇帝〉和〈海瑞罢官〉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两株大毒草》。
    
    戚本禹的文章,那逻辑颇为奇妙:他引用列宁的话,“知识分子的特点就是敏感”。戚本禹认为,吴晗正是依照“自己特殊的阶级敏感性”,“预知”了庐山会议,所以“提前”写了为彭德怀“翻案”的《海瑞罢官》。这两篇文章比起姚文元的更明目张胆,阴险毒辣,为吴晗定下了与彭德怀罢官一样的罪。其实,揪住吴晗不放的真正意图在于,通过批判吴晗,揭出“三家村”,通过“三家村”,揭出“彭罗杨陆”,再通过“彭罗杨陆”,揭出“中共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
    
    为了达到这个阴险的目的,吴晗便平白无故地遭受打击迫害,成了“文化大革命”开场祭旗的牺牲品。
    
    5月8日,《解放军报》以显著位置刊登署名为“高炬”的《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开火》的文章,《光明日报》也在显著位置刊载了署名为“何明”即关锋的《擦亮眼睛,辨别真假》的文章。仅隔两天,姚文元在上海《解放日报》、《文汇报》上抛出《评“三家村”》等文,交织成一张猛烈的火力网,射向北京市委。与此同时,《红旗》杂志、《人民日报》联名以编辑部名义发表题为《伟大的历史文件》的社论,说“彭真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破产了,这是一个突破口”,一语道破了天机。原来江青之流在组织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时,“斗争”目标就已经定好了,吴晗只不过是一系列突破口中的第一个突破口而已。至于《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完全是由“斗争”目标需要而决定的。江青曾经兴奋地狂叫:“一个叫吴晗的挖出来,以后就是一堆啊!”林彪在中共九大报告上说:“对《海瑞罢官》等大毒草的批判,锋芒所向,直指修正主义集团的巢穴——刘少奇控制下的那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即旧北京市委。”
    
    批判“三家村”的同时,吴晗和他的家人也被推到了生死的边缘。他们几乎是在转眼的工夫,生杀大权已操于人手了。他们面对的是众目睽睽的鄙视,到处是如雷贯耳的声讨。整个院子里贴满了“绞死”、“砸烂”的大标语。吴晗三天两头被拉出去批斗,原来演讲的会堂成为批斗他的地方,那些洗耳恭听的学子变成了拳打脚踢的“武夫”,无情惨烈的批斗并没有换来家人的安全。
    
    吴晗的家被清洗过好多次。他从青年时期节衣缩食积攒收藏了一生的珍本古书全部被抄走了;记录着吴晗、袁震夫妇一辈子点点滴滴血汗的劳动的卡片也抄走了;他们辛勤劳动的成果——全部手稿,其中有发表过的,也有未发表的,也一页不剩地抄走了;珍藏的文物字画抄走了;毛主席、周恩来、郭沫若等人和吴晗书信往来的手迹也抄走了;外国友人送给吴晗的礼品被当做“四旧”砸烂了;电视机也不能幸免;就连女儿三岁起画的图画,也在那些人“这是什么玩意”的斥骂声里付之一炬。
    
    批斗最后升级为入狱。吴晗被捕入狱的第二个月,妻子袁震又遭到江青一伙的迫害。她因为替吴晗说了几句公道话,就被打成“右派”,送进了“劳改队”。袁震本来就是个体弱多病、一直病休在家的人,过去热天还穿棉袍子,现在却住进了又潮又湿的旧浴池,在熬过一个潮湿的夏天和一个寒冷的冬天之后,双腿瘫痪了。可没有大夫敢为她治病。1969年春天,女儿小彦和儿子吴彰高兴地把母亲接回家,以为母子以后可以团聚了,谁知这竟是他们母子团聚的最后一个夜晚。当天夜里,袁震的病情加重。送到医院后,医生听说是吴晗的妻子,怕划不清政治界线,不敢进行抢救。袁震含恨而去,永远离开了这个曾经寄托希望却饱受屈辱的土地。
    
    袁震的惨死,对吴晗打击很大,他的处境也更加艰难。坚持气节的吴晗不愿苟且偷生,在妻子离世半年后,于1969年10月11日含冤去世。
    
    留下两个失去父母的孩子相依为命,姐姐小彦原来天性活泼开朗,由于父母惨死的过度刺激和对父母强烈的思念,精神再也支撑不住,崩溃了、失常了,被送进精神病院。1976年9月23日,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刚满22岁的小彦用自己的死向万恶的“四人帮”提出最强烈的抗议。一个原本幸福的家,破了,三条人命,亡了。
    
    吴晗无过,吴晗含冤,因为一个历史剧,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如果回顾十年“文革”岁月,吴晗的悲惨命运只是一个缩影,全中国人民付出的沉重代价,恐怕几个十年都难以偿还和消除。
    
    本文来源:凤凰网 (博讯 boxun.com)
261934600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彭德怀另一面:骂哭刘伯承 庐山谩骂毛泽东 (图)
·彭德怀批粟裕“里通外国” 1年后因相同罪名倒台 (图)
·与林彪彭德怀并驾齐驱的将军:没他长征难言胜利 (图)
·毛岸英生前在作战会上叫板彭德怀:我看应该进攻 (图)
·彭德怀被打倒真实原因:暗指毛泽东犯路线错误 (图)
·1967年彭德怀哀求:希望主席权当不认识我
·彭德怀:有件事24年主席讲了4次 庐山被算总账 (图)
·七千人大会林彪大骂彭德怀:不把毛主席放在眼里
·彭德怀质疑金日成:朝鲜战争究竟是谁发动的?
·1951年彭德怀狠抽金日成两耳光:这算客气 (图)
·“九一三事件”后彭德怀为何认为林彪已被关押? (图)
·彭德怀被打骨折前致信周恩来:红卫兵有3个好得很 (图)
·1970年彭德怀在狱中如何交代“百团大战罪行”? (图)
·洪深:凤凰网揭秘毛泽东纵子骂彭德怀他妈的致毛岸英被炸死 (图)
·揭秘:彭德怀被秘密绑架回北京经过 (图)
·下庐山被软禁的彭德怀:当地百姓对其永世不忘 (图)
·毛泽东“金刚怒目”一面:庐山会议与彭德怀对骂 (图)
·抗战初期朱德彭德怀曾通电“拥戴蒋委员长”
·彭德怀为何1962年上八万言书:七千人大会未平反 (图)
·历史上的今天:毛泽东批示彭德怀下放劳动的要求
·彭德怀打了金日成几耳光?
·二死其身的忠臣彭德怀/梁衡
·从陈水扁、刘少奇、彭德怀、几张照片想到的/李悔之
·“诗人”彭德怀/陈道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