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台湾学者:中共派傅作义的部队到朝鲜 等于当炮灰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7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专稿
     (博讯 boxun.com)

    核心提示:尤其他们是很多是国民党的投降的部队,包括傅作义这些人啊,很多的部队,当时都整师整军的投降,当然没办法,因为当时打不过就投降,投降那当然就被中共派到战场,等于当炮灰,当炮灰当然心更不甘情不愿,所以说那时候能够来台湾,对他们来讲当然也是一种相当好的安排。
    
    凤凰卫视2012年1月3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赵少康:欢迎收看《凤凰大视野》。国民政府退守台湾后,为了搜集大陆情资,除了和美国合作组成黑蝙蝠中队,深入大陆空拍各个军事基地外,还将朝鲜战争中被俘的人民志愿军转变成“反共义士”在收编进入国府军队后,又指派他们潜回朝鲜搜集情报。这些国府军民用生命换来的情资必须和美国共享,以换取美国的军事援助,但这也等同国府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美国的监控。即使如此,情报战仍然无法扭转两岸武力消长的现实,一连串海战的失利,迫使蒋介石不得不展开金刚计划,将大陈岛上一万八千多位居民全数撤退到台湾本岛,浙江老家最后岛屿的失守,让蒋介石的反攻大陆更加遥不可及。
    
    解说:这栋位于北台湾新竹市区的建筑物是1951年美军顾问团台湾总部的旧址,当时在台的美军势力,比日军和德军渗透的更为深入。
    
    施孝玮(台湾军事专家):当时在二战结束以后,蒋介石他透过不同的途径,他有这个跟德国的这个合作,所谓的明德班,也有跟日本所谓合作所谓的白团等等,来做这种军事的这种再训练,但是这些军事再训练,大概最后几乎都被美军顾问团所全部的取代,那为什么,因为其实美军它当时要协助台湾重新建立这个武装部队的时候,它有一个程度,它是很希望能够把台湾整个建立到一个类似美式规模跟美式编制的一个军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借由深入各个部队的这个美军顾问,能够让美军的这个作战的概念跟构想等等,能够深植于国府军队之中。
    
    解说:借着强大的军援,美军势力扩散范围极为快速,几乎全盘掌控了国府军队,当时派驻在台的美军顾问团,人数达两千多人,他们负责督导国府军队改革,让部队脱胎换骨,编制、组织全部仿效美军,武器装备一律接收美援,连万一发生战争国府军队也得依照美军的规划行动。
    
    徐学海(台湾海军中将):它对于我们海军,它也有一个计划,叫做AJUNTPLAN,AJUNT是AJUNT也就是我们这个海军纳编为第七舰队的一部分,你今天出去给中共对抗,我在这里看到,如果你不行了,你离开,我来。好了,这个所以当年现在我们可以提了,当年我们有一个叫做安全航道,船上发一本安全航道,这本安全航道用石来封住的,而且它的等级叫什么,叫绝对机密。
    
    解说:在美国策划的联盟作战机制里,对国府军队利得陆军改造,投掷最多心力,培训对象更深入军校,当时在陆军军校受训的扶台兴就亲身经历了改造的过程。
    
    扶台兴(台湾陆军少将):一开始的时候,美军确实派了很多的人来,然后也给我们很多的名额,他们也有提供这个经费给我们,让我们派员到他们的军事院校去受训。基本上他把全套的,他们的这个战术的这个思想、这个训练,一般训练的做法,都教给我们。
    
    解说:同一时期就读空军官校的李贵发和美军顾问团也有直接接触。
    
    李贵发(国府空军官校学生):派了很多美军的顾问来台湾,除了给你飞机,它教你修护,教你飞行,这个甚至于教你制度,我认为当年中美之间的关系,你说如兄如弟,真的不为过。
    
    解说:另一方面,台湾也成为美国搜集大陆情报的基地。1952年国府和美军展开情报合作计划,位于台北圆山饭店不远处,是西方公司在台湾的旧址,也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搜集大陆军事情报的白手套。当时将近两百多名CIA雇员到台湾工作,活动基地则分布在大陈、金门、马祖等岛。
    
    陆以正(时任台湾涉外事务官员):我们这个所谓反共救国军游击队训练跟那个派到大陆去扰乱大陆治安的也是CIA在后面啊,CIA有明的有暗的,有做情报,有做真正的做检定,都做的它事情都做。
    
    解说:当时由蒋经国主导国府,和美国中情局的合作,1953年双方策动了迁台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东山岛之役。这场战役失败,也结束了国府的游击战略行动,从此转向情报搜集的电子侦察。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西方公司和国府在新竹空军基地成立一支低空电子侦察大陆的秘密队伍。这张新竹基地的空照图正下方的建筑西方公司,在基地的座落位置,机场上停留的飞机,是当时美国提供秘密侦察的主要机型,P2V、P3A和C123这支编号三十四中队的特种部队,因为都在夜晚出任务,因此又称为黑蝙蝠中队,他们负责的是空中电子侦察的任务。
    
    孙永庆(时任黑蝙蝠中队领航员):这时我们就开始电子侦察,我们整个飞机上、翅膀上、机身上都是一些天线接收天线,满飞机外头都是各式各样的形形色色的天线,就做这个电子方面的侦察,同时为了要掩饰我们的行动,我们带了一些传单,我们就空投传单。
    
    解说:国府派出最精良的空军,替美国搜集大陆情报,以换取美援。
    
    施孝玮:台湾方面来说,它有派了相当多的敌后工作人员,前往大陆进行渗透或说是培植游击队,那像在东南沿海,像浙江、福建等等,这些有一些岛屿上,也还有这种所谓反共救国军,那在当时那个美国,跟美国西方公司合作底下,那像国府空军的第三十四中队,也就是大家熟悉的黑蝙蝠中队,在执行那个敌后的这种穿越任务,电子侦察任务之中,有时候也会携带几名这个要预定空投的那个大陆敌后工作人员。
    
    解说:对黑蝙蝠中队的队员而言,每次大陆的秘密飞行都是和死神的近距离接触。
    
    朱震(时任黑蝙蝠中队队员):(解放军)看到了以后就很近打你,我是打你,你就很困难,你怎么转他总在后面,他速度算的跟你一样,咬着你尾巴打,这就战斗机作战咬尾巴打,你怎么转他就在后面打,那是很危险危险,打到后来已经我退到已经到地面了,没有办法,他机关枪打,打在我的,你看这个飞机有影子,照明的照一个影子,飞机子弹就打在影子上面,那简直那时已经不想,生死问题已经没有了,只晓得躲,最后给我,他想子弹也打完了,打了十三次,几百发的子弹,通通打光了,他已经没有办法了,给我躲掉了。
    
    孙永庆:我们从浦东进去,往西飞一看,四面八方都是高射机关枪的那个飞机,左弯右弯拼命往下冲,越往下冲越安全,突然探照灯一亮,从我脑袋后头射过来,影子射到仪表板上,我看见我自己头的影子了,然后前面还在打,往左转往徐家汇这边转,这样还打了六分钟,一共打了十五分钟,于是就往定海,往舟山群岛飞,飞到舟山群岛的时候,我一看清楚底下的小岛,改航台湾,这时候风平浪静,天也黑了,天色黑的,于是我不由自主,我就哼起小调来了。
    
    解说:黑蝙蝠中队每次行动,皆由国民党空军派出飞行员驾驶美国提供的B-17和P-2V飞机,进行夜间低空侦察任务,在出生入死的任务中,黑蝙蝠队员甚至还会面临大陆亲人喊话的温情攻势。戴树清,祖籍江苏,在黑蝙蝠中队时期,一共执行了78次大陆侦察任务,在一次飞往江西的秘密行动中,从机上的监听频道上,就听到了父亲的呼唤。
    
    戴树清(时任黑蝙蝠中队队员):我一听,我飞得好好的就愣了。我父亲讲,树清,我是你父铭忠,你的妈妈身体很好,你哥哥在这里也很好,听说你常常到这里来,这多危险啊,以后不要来了。我一听乖乖,它是个录音,然后忽然之间,下面的人讲话了,他说P2V飞行员,你现在对向多少度,前面跑道灯已经给你开开了,你落地之后,论功行赏。
    
    解说:一场场谍对谍的战役,不断在生死的天际线上激烈搏斗,这群跟着时代命运起伏的黑蝙蝠队员,每次大陆的秘密飞行,几乎都和死神擦身而过。
    
    张淑雅(专研美台关系学者):对美国的利益来讲,我给你一点机器,给你一点训练,你人去替我死,很好啊,划得来。黑蝙蝠是要放一些这个敌后工作人员,所以其实说,比较不好听一点,真的是替美国人死,不过当然也是替我们自己的反攻大陆搜集资料。
    
    解说:美台合作,表面上是联手对付大陆,但骨子里美国始终坚守保台阻反攻的大原则。
    
    解说:1954年1月23号凌晨,载着大批战俘的军舰从韩国仁川出发,两天后,14715名被俘的人民志愿军抵达北台湾基隆港。
    
    陈一新(专研美台关系学者):我想很多他们被派去战场上,是不心甘情愿的,尤其他们是很多是国民党的投降的部队,包括傅作义这些人啊,很多的部队,当时都整师整军的投降,当然没办法,因为当时打不过就投降,投降那当然就被中共派到战场,等于当炮灰,当炮灰当然心更不甘情不愿,所以说那时候能够来台湾,对他们来讲当然也是一种相当好的安排。那么做一些宣传,来这个做宣传也好心战也好,都有它的一定的作用。
    
    解说:从战俘的身份,转变成为“反共义士”,这群志愿军恍若从地狱到了天堂。
    
    许景春(朝鲜战争去台志愿军):那时候都是高兴的,我们分好几个地方,一个梯次是5条船,5条中子号,我们那条中子号是装了800多人。
    
    解说:当时也是返台志愿军的许景春内心充满新生的希望,但他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蒋介石精心安排的一出戏。
    
    1953年7月27号,历时3年又22天的朝鲜战争,暂告停火,朝鲜和韩国,以北纬三十八度线,作为军事分界线,但战俘问题仍悬而未决,朝鲜战争结束后,上万名中国战俘被联军俘虏,这些战俘背景复杂,其中有部分曾是国民政府的士兵,他们被解放军征召上战场后,却在朝鲜战争的战场上遭到俘虏,这种身份的矛盾,让蒋介石有了着力点,他派人前往韩国,策动战俘投向台湾。
    
    程福喜(朝鲜战争去台志愿军):有人去慰劳过我们,慰劳我们说,台湾怎么好,台湾欢迎我们。蒋“总统”每天早上都有这个广播,就是蒋“总统”每天早上广播,欢迎你们回来台湾。
    
    解说:来自山西的程福喜,十六岁加入共产党,是抗美援朝的志愿军。那段在战俘营的日子,是他一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
    
    程福喜:在俘虏营里面讲起来是美国人当然偏心国民党这边,共产党在里面就是受人家的,想回共产党你也不敢讲,讲了就把你杀掉。
    
    解说:美国和蒋介石势力联手让战俘营里亲共和反共的势力很快有了消长。
    
    宁宝德(朝鲜战争去台志愿军):我记得有一天一个人,喊毛泽东万岁,有一个小伙子,一棒就把他打死了。
    
    解说:战俘程福喜、宁宝德、许景春最后都选择了蒋介石的一方,但是就算他们愿意前往台湾,每个人的身上还是必须刺上昭示决心的字迹。
    
    宁宝德:不刺也不行,那是强迫的。哭啊,痛啊,那不痛吗?我跟你说,我这背上有杀朱拔毛,反共抗俄,灭共复“国”,现在背后还有灭共复“国”。
    
    解说:其实蒋介石也明白,并非所有的人都心甘情愿的到台湾。因此这批“反共义士”在接受台湾民众的欢迎后,半年内就被编进了国府军队里,生活起居和言行都受到严密的监控。至于一些被评估为忠诚度较高的志愿军就被分配到台湾的心战单位,利用他们曾在共产党生活的经验,作为反共的素材。不只如此,他们还有更艰辛的任务。程福喜离开朝鲜战场半年后又衔命潜回朝鲜,为蒋介石搜集情报。
    
    程福喜:在那边,去了就是先刮字,去的时候就是先把字刮了,刮了以后血流得是慌慌的,痛得真是想死,真是拔皮真是痛啊,美国人这么心坏,把我刮成这样子,没什么办法,刮了字以后,不到这个不到两三个月之后,这就出任务。这时候我就是到共产党地区去侦察,侦察这个共产党的这个部队,她的调动的情形,她的多寡,她的这个住在什么地方,哪个地方是主力部队,哪里是次要的部队,这就是军事的情报啊。
    
    解说:冒着生命危险搜集的情报,还需要经过严格过滤,被监视的恐惧,更是如影随形。
    
    程福喜:跟踪恐怖都有,在这几十年当中,国民党是把我当成“匪”谍,用对“匪”谍的手段对待,很残忍。
    
    解说:朝鲜战争,改变了这群战俘的人生,也对当时的美俄势力造成冲击,更影响到国府的存在价值。
    
    亓乐义(台湾军事专家):当时“韩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一个战略的一个格局的演变,就是冷战时期的到来。那刚好因为是“韩战”所以就使得这个中共当时准备1950年要发动对台作战,当时的总指挥叫粟裕,三野的这个指挥官,他有个攻台计划,50万人的攻台计划,因为“韩战”的爆发,使得攻台计划延后,但是延后到多久,大家心里也没底,你也不知道“韩战”会打多久。事实上“韩战”打了3年,从1950年一直打到1953年,这3年来对台湾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等于是台湾起死回生,最重要的一个国际战略的一个形式,就是冷战的格局基本形成,台湾就被并入东西冷战阵营中间,以美国为主导的围堵政策中间的一个环节,一个重要环节。然后台湾刚好也扮演这个整个反共前沿的一个前哨站对吧,所以当时美国有提出台湾是不沉的航空母舰,有这样的一个说法,也是在那个时候说出的,所以“韩战”等于是救了台湾。
    
    解说:蒋介石政权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但在朝鲜战争中,让美国吃足苦头的中共,已进一步扩展军备,一场解放台湾的军事行动,即将展开。
    
    解说:1954年9月3号下午,数千枚炮弹突然从天而降,巨大的爆炸声震撼了金门岛。解放军在福建沿海一带集结,瞬间向金门发射数千枚炮弹,爆发第一次台海危机。当时在金门担任政战任务的女青年工作队员李沛,回忆起当时危急的状况,仍然心有余悸。
    
    李沛(时任台湾女青年大队队员):分到金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九三炮战,相当紧张,因为那个炮,一直射一直射,那个民房倒了哦,我们的房子,我觉得会不会马上子弹穿过来,诸如此类的。
    
    解说:两岸局势急转直下,解放军的火力并没有就此停歇。
    
    郑继文(台湾军事专家):其实1954年的第一次台海危机,当时是时势对国军相对比较严峻,其实那个时候国军的武器装备,虽然美军已经有提供一些新的东西,像是1953年美国开始提供F-84这个喷射战斗机,次年,1954年开始,开始提供这个F-86比较新一代,就是著名的军刀机。可是那时候的共军,其实他已经通过“韩战”的历练,可以说兵强马壮,她的空军全面使用像米格15这种喷射机,那根据我们现代研究“韩战”的历史,其实米格15它的局部的这个空战性能是优于军刀机的,所以也就是它在武器装备,其实当时共军享有部分的优势。
    
    解说:1954年12月2号,蒋介石和美国签署共同防御条约,要求美国大规模提供台湾军事、经济以及涉外事务的支援。
    
    张淑雅:共同防御条约里面就是保台湾,但是不支持反攻大陆,那它不是这样说的啦,它只是写说,如果你出兵出到,超过这个就是说会影响台湾防卫程度的时候,美国必须要被谘商,那这个问题是,条文下来了以后,它就变成是一个约束。
    
    解说:当时的洛阳舰和汉阳舰,是国府拥有的第一批美式驱逐舰,由于航速可达31节的高速,因此还多次担任蒋介石座舰,出巡金门马祖等离岛。
    
    兰宁利(昔台湾海军中将):(美国)国务院它一直要求两边,海峡两边尽量军事平衡,那军事平衡在它(美国)知道,在数量上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们(解放军)国力太强大了,所以它(美国)就要求在品质上我们要超过她们(解放军)。1954年,1954年10月,那个苏联援助中共两条驱逐舰(鞍山舰、抚顺舰)美国人一看,你援助她(解放军)两条对不对,我(美国)也援助台湾两条,它(美国)就用这种方法,保持这个保持双方的平衡,就是说不要哪一方面超过它,它(美国)是这样。
    
    解说:两个月后,金门北方海域,再度燃起战火,驻守浙江大陈岛的太平舰,遭到解放军鱼雷快艇击沉,国府在大陈地区战力迅速萎缩。1955年1月18号,解放军展开陆海空三面夹击,目标锁定大陈岛的屏障一江山。
    
    亓乐义:1955年一江山战役是中国认为这是第一次三军联合作战,算是有两栖登陆,也有一点点登陆,但是当时中国并没有陆战队,但是是三军联合,有海军有空军也有陆军,这个我相信是1949年,那次(古宁头)失败后的一个深刻反省。因为要打一江山了,那个差不多都跟金门的距离,也不会相差太远,所以我相信1955年,这一次三军联合作战,是1949年失败之后的一个反省,深刻反省的一种调整。
    
    施孝玮:对,虽然说我们在一江山战役中,第一次看到大陆两栖部队登陆成功,成功进行作战,他们在大陆的战机,还有岸炮等等的掩护之下,成功的发动了两栖登陆作战,并且将驻守岛上的国府军全部歼灭。
    
    解说:由于台湾到大陈岛隔着海峡,物资补给与战力维持相对不易,加上国府的战斗机航程不足,因此解放军的米格15,逐步取得大陈周边的制空权。
    
    原本被派往大陈岛安抚民心士气的女青年工作大队,担负起前线医疗人员的工作。
    
    张瑞卿(时任大陈岛女青队副队长):我们那时候工作都在大陈岛,因为有很多小岛,我们都是分小组,到各小岛去工作,大陈岛有上大陈、下大陈,一般我们的工作大部分住在上大陈,工作大部分都在下大陈,那时候一江山(岛)那个问题有问题的时候,我们也在那边,那个太平舰被打沉的时候,我们也在那边,他们那个对方的那个鱼雷艇,攻击我们的那个太平舰,死了很多人,我们都担任了临时的救护了。
    
    解说:而在失去一江山后,大陈岛的防守更加困难,加上两军悬殊的战力,迫使蒋介石认清残酷的现实。
    
    郑继文:苏联对于这个中国(大陆)就是当时的解放军,它的援助也是其实规模是更大,我们知道中国幅员那么大,军队那么多,三、四百万,甚至五百万,最多的时候,其实苏联当时的确就是可以说毫无保留,供应很多新的武器装备,我们知道它坦克的话,就是它当时最先进的坦克,像T-54等等,把这个设计图样,都供应给这个解放军,然后进行在大陆的生产研制,那米格15后来的米格17,甚至一些潜舰、驱逐舰等等,设计图纸或成品,大量提供给解放军使用,其实对于解放军当时的武器现代化也产生了一个很大的促进作用。
    
    解说:反观国府军力,虽然美国愿意协防台湾,但区域只限台澎,且武器以防守为主,无法和攻击火力强大的解放军相比,于是蒋介石决定撤守大陈岛。1955年2月8号,大陈岛上空,战机密布,当时正在捕鱼的颜金彩英以为是解放军来了。
    
    颜金彩英(大陈岛居民):早上好多船来,好多人就跑出来说,“共匪”来了,“共匪”来了,好怕,怕的要死,“共匪”来了,后来他们才说不是,他们是来接我们的,是来接我们的。
    
    解说:蒋经国亲自坐镇大陈岛,并在美国第七舰队护航与协助下,展开金刚计划撤退行动。
    
    王珂(时任大陈岛女青队队):我应该调回本岛,因为其他的对没接班,可是我们打电报到总政治部,总政治部派不出人来,因为大陈已经给包围了,派不出人来,就把我们丢在那里,还好蒋经国先生到了,他倒是很好,他每次到前方去都要看我们。
    
    解说:一年前国府于美国签订的共同防御条约,此时成救命符,在美军第七舰队援助下,大陈岛上的1万8千多位居民,从2月8号开始,4天之内,全数撤退到台湾本岛。
    
    赖岳谦(台湾军事专家):其实本来那个地方是要留做反攻的一个基地,原来是也有考虑,因为蒋介石来台湾以后,他一心一意只想反攻大陆,一心一意,那所以那个岛的人,是最后一批,应该是在浙江吧,我记得好像是在浙江,然后那个岛,等于是变成最后一批的,那守不住以后就要撤,因为他们怕被,那个时候怕被血洗,因为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我们的悲剧,我觉得所以这些人来到台湾以后,就住在桃园那个地方,我们叫大陈义胞。原本那个地方在舟山群岛附近等等,那个原来那边也有要设反共的。
    
    解说:撤退当日,怀孕的颜金彩英,带着四个子女,仓皇踏上离乡之路。浙江老家,最后岛屿的失守,成了蒋介石心中的最痛。
    
    本文来源:凤凰网 (博讯 boxun.com)
471939903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放战争时期因为何事使得傅作义浑身筛糠? (图)
·荒唐的历史,傅作义起义后出谋劝蒋介石轰炸供电设备
·著名爱国将领傅作义将军的女儿傅冬死因不明家属要求调查/傅希秋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 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 八秩感懷
  •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 喻智官《殉葬者》尾声归宿
  • 曾节明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
  • 谢选骏“中国”的地缘价值
  • 李芳敏14400020耶和華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容折斷。
  • 谢选骏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 独往独来女侠爆料,五毛都听傻了,灭港抢钱,出兵伊朗祁战死。
  • 金剑平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2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九)
  • 胡志伟李光耀怎樣領導新加坡脫離馬來亞
  • 金剑平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2
  • 徐永海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论述科学与信仰(一)
  • 谢选骏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 陈泱潮12.不容忽視的為中國萬世開太平的【聖君立憲-光榮革命】倡
  • 曾节明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 谢选骏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 滕彪懼於中國「粉紅軍團」威脅抗議哥倫比亞大學取消講座
    论坛最新文章:
  • 港警2000精锐为何铁通围攻理工大?
  • 蔡英文今登记选总统 指中港压力下求连任
  • 货柜39尸惨案 越南爹妈变卖家产也要运回孤魂还乡
  • 旅德中国作家周勍谈柏林墙倒塌30周年
  • 惊闻香港泛民大老支联会主席何俊仁遇袭受伤
  • 《新苏黎世报》:殴打或焚烧公民是不可接受的
  • 港高法以出国潜逃风险大为由拒黄之锋出国演讲与领奖
  • 中美贸易虽好消息不多 股市却信自嗨
  • 雅虎与“连我”合伙 欲摆脱中美IT霸位
  • 港理工大抵抗尾声? 拘捕及犯罪嫌疑登记1100学生
  • 香港理大“围城”第三日 仍有约百人据守抵抗
  • 中国人大批港高院: 或拉响港法姓党的警钟
  • 惊传又提六四黄雀行动 此次却是要台人救港生
  • 青年画家路航成长之路
  • 中国人大发言人严批港高院 禁蒙面法判裁前途不卜
  • 香港警察逮捕日本人 留学生纷纷回国
  • 约100“死硬派”坚持留守理大与警方抗争到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