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1957年江西农民谈统购统销:贱买贵卖 恶过土匪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6日 转载)
    
    来源:炎黄春秋 作者:王海光
    
    核心提示:临川县商业局长吴仁华反映说:“目前农民生活仍很苦,群众反映很大。有一个农民对我说:'农民一担谷仅卖得七元多,而一担谷酿成酒则要卖我们几倍的价。政府比土匪还恶,如果我们有枪杆子,一定要和政府干一场'。”他忧心忡忡地说:价格问题“如不及时研究解决,农民是会算账的,'匈牙利事件'应作为我们的教训。”
    
    1957年江西农民谈统购统销:贱买贵卖 恶过土匪


    本文节选自《1957年的民众“右派”言论》作者:王海光(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原载于:《炎黄春秋》2011年第3期
    
    在官方的历史叙述中,1957年的整风鸣放是因为资产阶级及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趁机向中国共产党发动了猖狂进攻,中共中央因此发动了反右派运动。右派分子的活动领域,主要是在民主党派内、教育界、文学艺术界、新闻界、科技界、工商界和党政机关等“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
    
    然而,在我们阅读1957年的整风鸣放言论时可以看到,像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能够对党和国家大政方针提出意见的,只是极少数具有良好文化素养的知识分子。虽然他们的意见是在报刊上作为典型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言论,组织全民进行讨伐,但大量的“右派”言论则是反映基层民众“今不如昔”的生存状况的。特别在基层的“反右”斗争中,这类言论可谓车载斗量,是各地“右派言论”的主体方面。主要反映的是对统购统销、合作化、农民生活和城乡政策等方面。言论者并不限于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社会上的三教九流,工人、农民、职员、干部和其他劳动阶层都在其中。这些关于民瘼的大量言论,反映了社会真实的生活状况和鲜活的民间舆情,是“右派言论”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它们发自于言论者亲身感受的生活现实,其意义并不亚于那些大知识分子的治国宏论。从中可以看到,广大民众对于刚刚进入的社会主义是不认同的。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反右”运动开展之后,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在8、9月间接连下达了在农村和工厂企业进行社会主义教育的指示,在工人农民中开展了一场关于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大辩论。那些散布过不满言论的干部群众都受到了严厉的批判和处理。
    
    本文选取的主要材料来源是:中共浙江省委整风办公室:《右派言论汇编》(1958年5月);中共河南省委整风领导小组编:《反动论点摘录之二》(1957年6月22日);中共安徽省委宣传部编:《右派分子的反动言论资料》;中共天津市委整风办公室编印:《本市机关、学校右派言论辑要》(1957年10月);中共大连造船厂委员会整风办公室编:《大字报汇编(摘要)》(第二辑)(1957年11月);山东省委整风办公室编辑:《右派分子言论汇集》(1957年7月8日);江西省宣传部编印:《毒草汇编》第一集、第二集等内部反右资料汇编。
    
    江西临川县地方干部的反映
    
    作为县级的材料,江西省抚州地区临川县的“右派言论”,则比较集中地反映了地方干部对统购统销的意见。
    
    (1)统购统销搞得吃不饱饭。
    
    临川县委农村工作部长傅瑞林说:“农村粮食统购统销是劳民伤财,嘉溪区因买粮有20%的社员误工,使农民吃亏5万元。”“政府购多了,我家吃了两天糠,饿死老婆倒没关系,饿死小孩更成问题。”“480~520斤的留粮标准真不够吃,现在比过去要多吃饭,没有吃饱脚是软的。”“饿得难受……这是实际问题,不解决就反映到中央去。”(中共江西省委宣传部编:《毒草汇编》第二集,第44页。)
    
    临川县粮食局干部胡亦昌说:“抚州市掌握粮食定量不够,米不够吃是普遍的,小孩大了也不增粮,大人只有吃稀饭”。(同上,第45页。)
    
    临川县粮食局干部周龙光说:“统购统销搞得不好,定量过死,搞的绝大多数农民把种子粮都吃了。……我家里就没有饭吃,仔女饿的吼吼叫”(同上)。
    
    (2)统购统销搞“左”了。
    
    临川县温圳镇人委干部徐节元说:“我村不实事求是,逼死人,全部把口粮搜去,还不相信。冷天把人搞得打赤膊,拿风车去扇,当地主看待,结果受不了,就吊死了。……我认为粮食统购统销很左,冤枉逼死了好多人,人家没有收到,硬说人家收到了。”(同上,第46页。)
    
    粮食局周龙光说:“五五年我在南昌开会,讨论粮食定量问题,省对吉安专区的定量很满意,并以吉安地委党校每人每天用粮十三两做典型。我认为是假的,左了。……是卡紧腰带做典型,那样长的人十三两怎么够呢?在工作方法上宁愿过左些,其实后来又要加,怎样黄鳅同黄鳝赛拉的呢?”
    
    (3)统购统销的价格不合理
    
    临川县报社的伍攀增说:“粮食供应价格不合理。购粮按质论价是合理的,地区差价是必要的。为什么粮站供应群众的稻谷不按质论价呢?买、卖一担谷子相差五角钱,群众说是剥削,我对这个问题思想上也闹不通。”
    
    省供销社临川转运站的陈清泉也有类似的意见,他说:“秋后把口粮都卖得去,以后又买回来,一反一复,非但耽误了生产,影响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在价格上也多少有些差价,相差五毛钱一担,这使得农民对我们国家、党有不好的印象。建议政府应除下口粮来买余粮,不应把人家口粮买得去,以挽回农民对我们党的印象”。
    
    临川县温圳粮食公司的喻瑞波说:“可能带普遍性都是这样:报喜不报忧,违背了粮食统购统销政策。本来购余粮不购口粮,周转粮还要批准。农民说:'明明我是够吃户,硬要卖粮,上半年又要买回去。卖6.25元,买6.75元,这不是国家硬要我们吃点亏!'就拿白城乡一户农民卖粮来说,我问'为什么要卖?'他说:'干部要我卖啊!'而今年买进口粮,这是劳民伤财,耽误农民生产”。
    
    临川县供销社干部沈中基的话,更是一针见血:“统购是层层扩大数字,统销是层层留指标,弄得农民吃不上饭”。(同上,第47页。)
    
    临川县商业局长吴仁华反映说:“目前农民生活仍很苦,群众反映很大。有一个农民对我说:'农民一担谷仅卖得七元多,而一担谷酿成酒则要卖我们几倍的价。政府比土匪还恶,如果我们有枪杆子,一定要和政府干一场'。”他忧心忡忡地说:价格问题“如不及时研究解决,农民是会算账的,'匈牙利事件'应作为我们的教训。”
    
    本文来源:炎黄春秋 (博讯 boxun.com)
301981501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1957年农民谈粮食统购统销:国家硬要我们吃点亏 (图)
·严家伟:统购统销----毛泽东砍向农民的第一刀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戚本禹披露:鄧小平罔顧人倫誘姦父妾
  •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 羊比狼更凶残
  •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 『基因』的稀释和『心因』的扩散
  •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 王蒙斥自命魯迅的人畫虎類犬,裝腔作勢
  • “九命七羊”的王蒙
  • 不好全怪习大大
  •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太監王國:自我閹割的大陸人
  • 胡志伟葉子龍盜賣禮品楊尚昆挾嫌報仇
  • 少不丁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 胡志伟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 廖祖笙廖祖笙:兽治社会的“依法治国”
  • 胡志伟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 台湾小小妮唯一支持⬇架蔡英文
  • 陈泱潮9.9.執政的共產黨迫切需要從極其殘酷險惡的内部權力鬥爭中
  • 谢选骏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高级修炼
  • 谢选骏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一——导论一 科学帮助我们知道耶稣是独一上帝
  • 谢选骏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 少不丁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 曾节明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 滕彪中国打组合拳反制美国美国NGO躺枪
  • 苏明张健评论共匪虐待人权使习蠢货走投无路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起步 公交全面瘫痪
  • 港警奉旨“止暴制乱”半年抓了5856“暴徒”四成是学生
  • 法新社:女友要香港警察男友辞职否则就分手
  • 意国会不满陆阻黄之锋作证通过调查港警暴决议
  • 港泛民25名立法会议员动议弹劾特首林郑月娥
  • 大选临近的台湾 民主风景这边独好
  • 德国有可能法律禁止华为参与5G
  • 肯尼亚中资铁路 进口商被迫使用反提升运输成本
  • 大罢工登场 法国国铁:90%高铁列车将停驶
  • 全法大罢工前两天 游客请不要前往凡尔赛宫
  • 法国将迎来黑色星期四 巴黎出动6000名警力
  • 当心!政府推广“清洁煤” 河北多人中毒死亡
  • 美专家:王立强非共谍却让外界窥见中共情报系统运作
  • 瘫痪全国大罢工在即 数百万法国人坚决反改革 政府坚决不退
  • 法国的学校是一如既往的非常不平等
  • 捷克裔法国作家昆德拉被恢复国籍
  • 蓝营追查杨蕙如收买网军资金疑来自政府机关和国营事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