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鲁讯:中国人的“要面子”和“不要脸”混在一起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9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鲁迅
     (博讯 boxun.com)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四年十月上海《漫画生活》月刊第二期。原题:《说“面子”》
    
    “面子”,是我们在谈话里常常听到的,因为好像一听就懂,所以细想的人大约不很多。
    
    但近来从外国人的嘴里,有时也听到这两个音,他们似乎在研究。他们以为这一件事情,很不容易懂,然而是中国精神的纲领,只要抓住这个,就像二十四年前的拔住了辫子一样,全身都跟着走动了。相传前清时候,洋人到总理衙门去要求利益,一通威吓,吓得大官们满口答应,但临走时,却被从边门送出去。不给他走正门,就是他没有面子;他既然没有了面子,自然就是中国有了面子,也就是占了上风了。这是不是事实,我断不定,但这故事,“中外人士”中是颇有些人知道的。
    
    因此,我颇疑心他们想专将“面子”给我们。
    
    但“面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不想还好,一想可就觉得胡涂。它像是很有好几种的,每一种身价,就有一种“面子”,也就是所谓“脸”。这“脸”有一条界线,如果落到这线的下面去了,即失了面子,也叫作“丢脸”。不怕“丢脸”,便是“不要脸”。但倘使做了超出这线以上的事,就“有面子”,或曰“露脸”。而“丢脸”之道,则因人而不同,例如车夫坐在路边赤膊捉虱子,并不算什么,富家姑爷坐在路边赤膊捉虱子,才成为“丢脸”。但车夫也并非没有“脸”,不过这时不算“丢”,要给老婆踢了一脚,就躺倒哭起来,这才成为他的“丢脸”。这一条“丢脸”律,是也适用于上等人的。这样看来,“丢脸”的机会,似乎上等人比较的多,但也不一定,例如车夫偷一个钱袋,被人发见,是失了面子的,而上等人大捞一批金珠珍玩,却仿佛也不见得怎样“丢脸”,况且还有“出洋考察”〔2〕,是改头换面的良方。
    
    谁都要“面子”,当然也可以说是好事情,但“面子”这东西,却实在有些怪。九月三十日的《申报》就告诉我们一条新闻:沪西有业木匠大包作头之罗立鸿,为其母出殡,邀开“贳器店之王树宝夫妇帮忙,因来宾众多,所备白衣,不敷分配,其时适有名王道才,绰号三喜子,亦到来送殡,争穿白衣不遂,以为有失体面,心中怀恨,……邀集徒党数十人,各执铁棍,据说尚有持手枪者多人,将王树宝家人乱打,一时双方有剧烈之战争,头破血流,多人受有重伤。……”白衣是亲族有服者所穿的,现在必须“争穿”而又“不遂”,足见并非亲族,但竟以为“有失体面”,演成这样的大战了。这时候,好像只要和普通有些不同便是“有面子”,而自己成了什么,却可以完全不管。这类脾气,是“绅商”也不免发露的:袁世凯〔3〕将要称帝的时候,有人以列名于劝进表中为“有面子”;有一国从青岛撤兵〔4〕的时候,有人以列名于万民伞上为“有面子”。
    
    所以,要“面子”也可以说并不一定是好事情——但我并非说,人应该“不要脸”。现在说话难,如果主张“非孝”,就有人会说你在煽动打父母,主张男女平等,就有人会说你在提倡乱交——这声明是万不可少的。
    
    况且,“要面子”和“不要脸”实在也可以有很难分辨的时候。不是有一个笑话么?一个绅士有钱有势,我假定他叫四大人罢,人们都以能够和他扳谈为荣。有一个专爱夸耀的小瘪三,一天高兴的告诉别人道:“四大人和我讲过话了!”人问他“说什么呢?”答道:“我站在他门口,四大人出来了,对我说:滚开去!”当然,这是笑话,是形容这人的“不要脸”,但在他本人,是以为“有面子”的,如此的人一多,也就真成为“有面子”了。别的许多人,不是四大人连“滚开去”也不对他说么?
    
    在上海,“吃外国火腿”〔5〕虽然还不是“有面子”,却也不算怎么“丢脸”了,然而比起被一个本国的下等人所踢来,又仿佛近于“有面子”。
    
    中国人要“面子”,是好的,可惜的是这“面子”是“圆机活法”〔6〕,善于变化,于是就和“不要脸”混起来了。长谷川如是闲说“盗泉”〔7〕云:“古之君子,恶其名而不饮,今之君子,改其名而饮之。”也说穿了“今之君子”的“面子”的秘密。
    
    十月四日。
    
    CC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四年十月上海《漫画生活》月刊第二期。
    
    〔2〕“出洋考察”旧时的军阀、政客在失势或失意时,常以“出洋考察”作为暂时隐退、伺机再起的手段。其中也有并不真正“出洋”,只用这句话来保全面子的。
    
    〔3〕袁世凯(1859—1916)字慰亭,河南项城人。原是清朝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内阁总理大臣。辛亥革命后,窃取中华民国大总统职位。一九一六年一月复辟帝制,自称“洪宪皇帝”;同年三月,在全国人民声讨中被迫取消帝制,六月病死。
    
    〔4〕有一国从青岛撤兵指一九二二年十二月日本撤走侵占青岛的军队。
    
    〔5〕“吃外国火腿”旧时上海俗语,意指被外国人所踢。〔6〕“圆机活法”随机应变的方法。“圆机”,语见《庄子·盗跖》:“若是若非,执而圆机。”据唐代成玄英注:“圆机,犹环中也;执环中之道,以应是非。”
    
    〔7〕长谷川如是闲(1875—1969)日本评论家。著有《现代社会批判》、《日本的性格》等。不饮盗泉,原是中国的故事,见《尸子》(清代章宗源辑本)卷下:“孔子……过于盗泉,渴矣而不饮,恶其名也。”据《水经注》:盗泉出卞城(今山东泗水县东)东北卞山之阴。
    
    本文来源:凤凰网 (博讯 boxun.com)
1619823204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日本学者揭露:鲁迅《藤野先生》手稿原题目被涂改
·老照片:鲁迅不为人知的做官史 (图)
·鲁迅手稿引发解放军地震:原代总长一夜间倒台
·周恩来鲜为人知的家族背景:鲁迅的本家(图)
·苏雪林致蔡元培论鲁迅
·鲁迅有生之年为何从未点名批评过蒋介石?
·鲁迅深刻吗/邵建
·[转]鲁迅欺骗了整个中国
·鲁迅也被蒙了,阮玲玉自杀岂是因“人言可畏!”(图)
·解密:钱钟书为什么一生从不提鲁迅?
·鲁迅9年收入相当于今人民币226万元(图)
·毛泽东至死都崇拜鲁迅 鲁迅曾评毛诗词“山大王”气(图)
·“四人帮”为何处心积虑盗走鲁迅信件原本?
·毛泽东谈“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吓怕旁听者
·槟郎: 鲁迅与日本自由主义者鹤见祐辅
·张耀杰:戏剧史上的胡适与鲁迅
·鲁迅月均收入到底有多少
·毛泽东三谈“鲁迅活着会怎样?” (图)
·鲁迅“抄袭”公案真相
·鲁迅长孙:周海婴的镜匣人生 (图)
·中学生眼中的鲁迅调查:年年语文书里都有的作者
·上海“赖园者”每晚翻围栏进出鲁迅公园 (图)
·教育部回应中学教材撤鲁迅文章 称仅是微调
·南京百年"鲁迅楼"起火 只剩残垣断壁 (图)
·南京百年"鲁迅楼"起火 只剩残垣断壁(图) (图)
·南京百年鲁迅楼昨被烧成“重伤” 夜间复燃 (图)
·鲁迅独子周海婴今天凌晨在北京逝世 (图)
·鲁迅之子周海婴遗体告别仪式4月11日举行
·鲁迅之子周海婴今天凌晨在北京逝世 (图)
·鲁迅文学评选首设监察组监督贿选泄密
·洪深:大陆暴发围攻鲁迅文学奖热潮
·“人教版”主编解释高中新教材为何调整鲁迅作品
·各地语文课本内容改变 鲁迅作品几近消失(图)
·作协与鲁迅文学院爆丑闻:年轻女子入作协,先让领导入身体/博讯独家
·人教版语文教材减少收录鲁迅作品引争议
·梁实秋文章首次入选语文教材 鲁迅作品明显减少(图)
·且看“鲁迅文学院”不负责行经/曹喜蛙
·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鲁迅诞辰130周年 “批判时代”精神已过时?/张中江
·江棋生: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苑柍:小沈阳的时代,鲁迅请走开
·茱莉亚·洛弗尔:中国需要鲁迅这一剂猛药
·韩寒能和鲁迅比吗?
·鲁迅一生不差钱,曾经投资房地产
·鲁迅为什么喜欢骂人?
·革命愤青的鲁迅批判和鲁迅的左转/李劼
·“孩子”的巨款缘何宁捐耶鲁不捐鲁迅/侯宁
·那个叫鲁迅的家伙终于从教材里滚蛋了
·德国汉学家:鲁迅是全世界的,金庸是落后的
·辛辣网文赏析:那个叫鲁迅的终于从教科书里滚蛋了!
·刘逸明: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程广林:看民国时期如何评价鲁迅其人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王朔:鲁迅不是一个正经作家
·王朔:鲁迅不是一个正经作家
·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