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亲历者揭日开拓团真相 占中国土地后变地主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5日 转载)
    
    来源:新华社   
    
    
亲历者揭日开拓团真相 占中国土地后变地主

      左上图:亲历者刘安发。 中上图:进入“弥荣村”的日本妇女。1933年,日本武装“移民开拓团”迁入黑龙江省的永丰镇,并将其命名为“弥荣村”,当地 中国农民约500人被驱赶。 右上图:亲历者陶青山老人的左手无名指当年在“部落”时因饥饿偷食而被碾子轧断了一节。 下图:武装的日本“移民开拓团”成员正在伪满洲国北部佳木斯开垦土地。
      据新华社报道,近日,媒体曝光哈尔滨市方正县的“中日友好园林”内,一座刻有日本“开拓团”亡者名字的石碑被立于“日本人公墓”旁一事,引起社会舆论轩然大波。“开拓团”是什么?是否如当地政府辩解的那样“不是日本军队,既是侵略者,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
     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记者曾走访200位亲历抗战者,采访实录结集成《我的见证》一书,其中对日本军国主义在我国东北地区的移民侵略亦有回顾。在此,我们将这段采访重新录出,以当事人、亲历者的眼光,重现历史,揭露当年“开拓团”的真相。
      移民侵略
      半个多世纪前,日本向中国派来的,不光是血腥的侵略军。为了真正占领并成为中国的主人,它采取了一切可能想到的强暴、残忍、卑劣的手段。移民,就是其中的一项重要措施。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陆军省、拓务省以及关东军不断制定移民东北的计划,掀起了向中国东北进行移民侵略的高潮。
      1933年2月,492名日本退役军人进入吉林省桦川县永丰镇,他们组建的第一个定居点叫“弥荣村”,“弥荣”一词意思是“繁荣昌盛”。99 户、400多名中国农民全部被逐出他们世代耕种的土地,流离失所,有的人被强行迁入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的“集团部落”,不少人冻饿而死。
      1937年7月,日本制定了“二十年百万户移民计划”,并把移民定为日本的国策。当时日本拓务省曾指出:“现在满洲国的人口约有三千万人,二十年后将近五千万人,那时将占一成的五百万日本人移入满洲,成为民族协和的核心,则我对满洲的目的,自然就达到了。”
      到1945年初,日本向中国派遣的开拓团总数达到了860多个,33万多人,它们密布东北各地。这些无偿强占或以极低廉的价格强迫收购了中国人土地的日本人,由于人均占有的土地太多(20町步,近乎20垧),绝大多数都无力耕作,大部分都租给中国农民耕种,成了地主。而一些日本人对邻近的中国人肆意地强奸、殴打、偷抢,其罪行与真正的侵略军一样令人发指。
      全家五口人一个麻花被,白天穿,晚上盖
      采访地点:黑龙江省方正县珠河乡
      见证人:陶青山 男,69岁,日本移民东北时,家里耕地被占,被迁移至此。
      日本人占了我们的好地,把我们迁到从来没人住过的野山坡上,还圈起来,叫做“部落”
      我家是从伊汉通乡迁来的。那年我4岁。我们这儿一共是八个部落,我们家在二部落。
      具体情况记不清了,只记得日本人占了我们的地,我们全家五口,父母,两个姐姐和我,和老梁家一起,用一老牛车拉来了这里。
      当时这儿和现在不一样,都是山和草甸子,也没有水吃,喝的是水泡子里的水,那地方的水特别,浅红里带点锈色。当景看挺美,喝下去要命———可是这儿没有井,大家只能喝那个。我们用柳条罐打水,用不了几天,罐子就变得通红。那水喝了后,就生大骨节,很多人生病,很快就有人死了。
      原来日本人说是每户都给房子,给牛给马,结果来了之后,也没房子,我们就两家人盖了一个地窨子———就是在地下挖个坑,上面盖上树枝和草。我们家抓阄儿领了一头牛,但那是什么牛啊,又瘦又老。
      来了后,很多人家都不想住下来,但日本人在部落周围搭起了大墙、炮楼,两道门,进出都有人管,天黑后还有人敲梆子,管得很严。
      我们村又叫“挑灶沟”———很多人家那年冬天都死得绝户了
      有一年,我6岁那年,闹瘟病———后来我才知道是克山病,吐黄水,传染得厉害,村里人死老牛鼻子(意思是非常多)了。
      我父亲和大姐就死在了这次瘟疫中。那时,也没医生,日本人、“满洲国”都没人管。日本人来了,不敢靠近,挎着大刀、骑着洋马,离大老远地看。
      村里只有一个姓梁的,叫梁老二,会拔罐子,算是医生吧,整天穿着麻编衣给人看病,但他治不了病,再说哪有药呢?只要一看吐黄水,就知道完了。
      闹瘟病时,我母亲不让我出去玩。那时家家都不串门,得了病,就躺在家里等死。死了再抬出去。
      据说,邻部落的一个叫张福森的曾给老黄家送来2斤小米———那可是金贵的礼物呢。走到黄家门口,张福森看到,两个孩子直挺挺躺在院里。心里想,黄大哥也太懒,孩子死了咋不埋?进屋见两口子蜡似的躺在炕上,用手推,还活着,快没气了。张福森也没办法,2斤小米放在灶头,把炕点着悄悄走了。大年初一,乘门岗警察回家过年,他又摸进来。黄家两口子早就断气了,门外孩子的尸体已经被狗啃得七零八碎。再看那2斤小米,依旧撂在冰冷的灶头……
      那时都是这样,得了病就躺着等死。现在想想,那是什么世道啊?
      死人都扔在东边的烂尸岗子。一般都没人埋,都怕传染,找人给抬出去都难,谁还敢给埋?村外野狼多,吃得眼睛都红了,见了活人也想拦。
      那次闹瘟疫,一个冬,200人一连气死掉108,有10户“挑灶”。所以我们这地方,当年有个名字叫挑灶沟,这是我们当地的土话,意思是满门死绝。
      因为偷吃黄豆,我被碾子轧坏了手指头。今天,我们家的牲口,也比我那会儿生活得好十倍
      部落的生活,到今天我都不愿意回忆,太苦了,太惨了,每想一次,都难受几天。
      苦到什么地步?全家五口人一个麻花被,白天穿,晚上盖。当然不顶暖,那时冬天冷得要命,就烤着火睡。白天,往身上一披,就是衣服,全家就这一件,谁出去干活谁穿———那时,活得那么难,谁还顾得上羞耻啊!
      我现在还记得,冬天出去干一趟活,回来筋骨上都是霜。
      那时,大小伙、大姑娘光腚的多的是,没办法,有的人家连像我们家这么一床被子都没有。老周家就是,炕上铺的是木板,盖的是用草编的被子,睡一晚上,第二天身上都是刺。没有鞋,就在木板上穿绳子当鞋穿。他们家17岁的姑娘,烤火把腿上的肉都烤化了。
      还有的人家实在没办法,出门就在屁股上盖个簸箕。
      我是一直到光复以后,13岁时才穿上衣服的。在部落时,一直都是光腚。我父亲死的那年冬天,母亲生了个弟弟。只活了一宿就死了,是冻死的。墙是木杆和泥,里外透霜,又没东西盖,没奶吃,刚生下的孩子哪能受得了?
      最难受的是饿。地里产不出东西,母亲就到山上拔点野菜给我们吃。有一次,母亲不知从哪得了一把黄豆,不舍得一顿吃掉,想把它轧成大酱,蘸着吃,可以吃得久一些。她轧碾子时,我馋得受不了,就在后面伸指头蘸着吃,没想到牛一退,就碾着了我的手指头。碾掉了一截,母亲急得直哭。
      那一次,我差点没死了。手指头后来受风了,整个人抽风,侥幸活了下来。
      我们部落的人饿得像狼一样,偷东西都出名了,人家都不敢拦
      地要自己开,因为是生地,地里一般草比粮高,所以收成很薄,开始时,日本人还给集中发点苞米,但发得很少,后来还没有了。没办法,只好出去偷。
      有点胆量的村里人常常天一黑就出去,到邻近———一般是去爱邻屯,在珠河的西半拉,去偷东西,就是偷地里的东西,早上回来,就带些土豆、茄子、豆角等吃的回来。
      那会儿我们部落的人偷东西有名,被偷的人家知道了也不敢拦。都饿得像狼一样,看着都害怕,谁还敢拦!
      直到光复后,有了区政府,开始斗恶霸,斗地主,我才第一次穿上了衣服,是更生布做的,也有了糊涂(玉米粥)喝。
      我是在建国后20岁结的婚,现在有6个孩子,只有一个在村里生活。我今年69岁了,现在还在种地。虽然生活一般,但自己觉得挺好。
      部落的那些旧事,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不知道了。我也不想说,但是,那都是日本人做的坏事,应该记下来———他们造了多大的孽啊!
      中国人吃大米就是经济犯
      采访地点:黑龙江省方正县吉利村
      见证人:刘安发 男,81岁,日本开拓团历史的亲历者,曾为日本移民做工。1947年参加解放军,后参加了解放战争和广西剿匪。1953年因病复员回家。
      方正县是我们寻找开拓团见证者的最后一站。我们到方正后,与县史志办、县政协文史委的人联络,对方说,这样的健在者,早就没有了。
      我们抱着一丝侥幸,一个村一个村地打听。我们的苦心有了好报,中午12时30分,好消息传来,找到了一位,而且刚刚打完针,精神尚好。顾不上吃饭,我们一溜烟跑了去。
      本来是我们的地,日本人来了就占了。我们反而要给他们为户
      我们这个屯是老屯,日本人来前,“满洲国”政府叫我们把地照都交了。先是说收了重分,后来说是一垧地给100块钱,实际上,能闹10块8块钱就不错了。
      康德8年(1940年),日本人就来了。在吉兴南屯盖起了红部,就是他们开拓团的团部,他们叫“红部”,我们就跟着叫红部。
      那是个用红砖打了地基的草房,周围拉着刺槐。开拓团的团长就在那,他有只狼狗,平时出来,就给他叼着公文包。
      他们占了我们的地,连山林都分了,不让我们上山伐木头,谁敢伐木头,道口被截着,要挨打的。
      日本人是按班分的,现在我还记得,一班、三班都在梨树园那儿,桥西是二班,河南头是四班、五班,东半拉建个七班、九班。
      被收了地的中国人家,多半被迁走了,迁到专门的部落里去了。我们这两个屯没迁,留下给日本人为户———日本人不会种旱田。他们种燕麦、大麦,用来喂马。
      他们种的地是我们弄好的地,有垄,他们就顺着垄撒籽,然后耙平,就等它自己长大,之后再雇人割。
      直到光复后,日本人也没学会种旱田———他们说来开拓,实际上连我们的好地都不会种。他们吃的 粮食 是领的大米,高粱米他们不吃,穿的是国家发的黄衣裳,跟日本兵一样。
      这些日本人,每天早上都训练,扛着木头枪,戴个鬼脸,嗷嗷地叫,练刺杀。不大点小孩都集中起来练。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89165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5汉怒砸亲日开拓团碑 每人获奖2000元 (图)
·黑龙江方正称建日开拓团公墓为警示后人遭质疑
·中国官方立“日本开拓团”纪念碑遭民间人士砸毁
·5名男子砸毁日本开拓团纪念碑续:称不拆还砸 (图)
·5男子砸“日本开拓团”碑 泼红油漆表抗议 (图)
·5男子赴黑砸“日本开拓团”碑被警方带走 (图)
·5男子赴黑砸“日本开拓团”碑被警方带走 (图)
·保钓联合会五壮士因在开拓团纪念碑泼洒油漆被方正公安局抓捕
·黑龙江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立碑不是“卖国求荣”
·人大学者:为日本开拓团立纪念碑不妥
·中国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引发争议 (图)
·黑龙江方正为日本开拓团立碑 被指是中国式碑剧 (图)
·保钓人士怒砸日本开拓团纪念碑 (图)
·兵团、汉人移民——中共在东土耳其斯坦的的‘开拓团’/伊利夏提
·哈尔滨某国家一类革命老区为侵华日本开拓团逝者立碑
·某国家一类革命老区为侵华日本开拓团逝者立碑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 斯大林向毛澤
  •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21.抗拒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敵基督法西斯邪惡帝國-國賊集
  • 潘一丁爆竹声里除暴乱,东方之珠迎新春
  •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隐瞒武汉肺炎疫情致封城数十万人逃涌北上广深求医
  • 张杰博闻野蛮封城民怨沸腾武汉肺炎病毒戳破习近平治国谎言
  • 康正果打油詩一組二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一)——社会的文明结构(1)/乾坤草
  • 谢选骏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 少不丁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 谢选骏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 严家祺连载《人生列车》7《学问高过金岳霖的沈有鼎》
  • 谢选骏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 李芳敏144000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
  • 少不丁“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 陈泱潮20.習近平當前面臨兩條道路、兩個前途、上天入地、天壤之
  • 台湾小小妮北大專家王廣發:我沒帶護目鏡、、.
  • 谢选骏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 台湾小小妮共匪一慣阻撓我進WHO……
    论坛最新文章:
  • 管轶:武汉肺炎病者至少是非典的10倍 武汉医生料感染人数
  • 中国死于武汉肺炎人数增至26人 混入法国武汉女正接受检测
  • 美国医学专家认为武汉肺炎全球传播速度比预料快 感染人数
  • 法美达成协议 经合发牵头的数码税谈判下周重启
  • 武汉封城首日 有人逃亡有人恐慌
  • 武汉飞巴黎的法国旅客描述:武汉物价飞涨 “前脚上飞机 军
  • 美中达成的贸易协议将转移欧洲出口商业务
  • 野味致武汉肺炎泛滥 病毒中间宿主可能是蛇
  • 诺曼底大桥--二十世纪世界最美桥梁之一
  • 加拿大检方:向银行欺诈是孟晚舟案的核心
  • 湖北组织感冒演员演出 省委书记省到场观看
  • 英机场对武汉旅客隔离检查 英媒估计数千人感染
  • 武汉封城 疫情或已失控 焦虑增高
  • 欧盟或按最新5G政策对供应商设限 华为疑中枪
  • 武汉肺炎井喷 蔓延逾七成省市 澳门病例增
  • 肺炎肆虐致口罩涨价1至10倍 配给、限价、立案查处作应对
  • 吃药混过检测入境?驻法使馆找到武汉发热女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