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共也拿活人做非法医学实验/王澄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6日 来稿)
    (编者按:现在60-70岁的人,有些医学界的,应该有人参观过活着剥皮的标本。曾有人说,那人的皮都剥了,眼睛还能动。被剥皮做参观标本的,是“反革命”分子。这些历史,或许不久会曝光天下。)
     最近,美国奥巴马总统就1946年至1948年间,美国医生约翰•卡特勒在危地马拉的监狱里展开了一项秘密的有关性病的人体试验,向危地马拉总统阿尔瓦罗•科洛姆表达歉意。接着,2010年10月15日健康报发表了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张大庆和王一方的文章《别让医学背上罪恶的枷锁》。[1]
     (博讯 boxun.com)

    文章中王一方说,“以科学的名义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在20世纪的医学史上并不鲜见。通过这一事件,人们很自然地联想起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医生,日本731医生在集中营里实施的强迫性人体试验。挂着‘科学探索’的名头,研究的目的却是杀戮,甚至是种族灭绝,而且手段极端残忍,包括活体解剖,超高温、超低温、高气压、低气压等极端环境的对抗性生存,烈性传染病病菌与虫媒的接触感染等。值得注意的是,那些事件毕竟是在国家、民族冲突非常激烈的战争状态,战争罪与反人类罪交织,理应受到国际战争法庭的严厉审判。”
    
    张大庆和王一方说得很对。但是,我要在这里加上一条,前苏联共产党和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也应当受到国际法庭的严厉审判,因为这两个共产党也拿活人做非法医学实验。
    
一. 前苏联共产党

    2008年,由Edvins Snore编辑出版了纪录影片The Soviet story(苏联共产党大规模屠杀/饿死/害死人民纪实。英文原文),罕见地用30种文字作字幕,其中包括大陆简体字和台湾繁体字。[2] 这部1小时25分钟的片子一经出版,就获得了五项荣誉:Mass impact award in Boston film festival,2008; Official selection in Politics on film in Washington, DC, 2009; Official selection in Sedon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2009; Official selection in Baltic film festival in Berlin, 2008; Official selection in Black nights film festival in Tallinn,2008.
    
    在这部影片中,学者们除了查实苏联共产党自1917年执政以来,大规模屠杀/饿死/害死各个加盟共和国人民约2000多万人之外,还专门提到:
    
    打败了德国法西斯,二战结束后,苏联接管了德国的集中营,把它变成了自己的集中营。之后,苏联的集中营遍布欧洲和苏联境内。在那里,囚犯们被用来进行各种耸人听闻的医学(科学)实验。在玛格丹的布图吉札格集中营,克格勃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那里的犯人。并用人脑作实验,许多人被实验的时候还是活生生的人。
    
    (有一天我们也会看到“中国共产党大规模屠杀/饿死/害死人民纪实”的有30种文字的纪录片。)
    
二.中国共产党

    1970年代,后来成为中国中西医结合会会长的陈可冀卖身投靠毛泽东四人帮中共邪恶势力,向其献媚,发明了中药注射剂的“重要用途”。[3] 以前人们都说,中药发挥作用慢。陈可冀想到,如果把中药煮了,再把煮草水注射到人体中,那么不就作用快了吗。中药注射剂就是煮草水,陈可冀发明了煮草水可以“治疗”重大疾病。从此,各式各样的中药注射剂在全国被广泛“发明”并生产,大量使用。截至到2009年,大约累计使用了64亿支,相当于今天中国人口数的5倍。因为煮草水中植物蛋白引起过敏性休克,溶血,大量有害有毒物质毒害肾脏导致肾衰竭,等等,中药注射剂致残致死很多中国平民。[4,5]
    
    真实的情况是,没有一支中药注射剂有治疗作用,所有的中药注射剂都是假药,毫无科学根据。中国以外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医生,当他/她听说中国人用中药注射剂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政府为什么不把他(医生)抓起来?”
    
    幸亏现任卫生部长陈竺知道中药注射剂是假药,在任期间全力消灭中药注射剂。并把陈可冀的简历也改了,把陈最主要的“贡献”发明中药注射剂的历史一笔抹去,好像在陈的身上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中药注射剂这种事。
    
    还有一个专门残害中国癌症病人的人叫李大鹏,他“发明”了康莱特抗癌注射液假药,也是一种中药注射剂,卖给了20万(人次)癌症病人,骗钱骗命。[6] 一经我们揭发,立马把网上的康莱特宣传文字抹得干干净净。
    
    最让人心寒的是,陈可冀和李大鹏这两个不懂英文的“科学家”,原本应当作为罪犯被绑送到国际法庭。因为他们拿中国人民作毫无科学根据的“医学实验”,40年中,致残致死很多中国人。可是他们两人居然都是“院士”,大家看看共产党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最近闹得很热闹的肖传国的那个假“弧”,根本就没有科学根据。这种没有谱的事在美国就是永远的动物实验。在中国,卫生部的专家们看不出来假象,居然能让“肖氏手术”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批准大规模临床应用,惨害病人。
    
    自2006年1月开始,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中心应用肖传国发明的“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技术,治疗脊柱裂,脊髓脊膜膨出所致的神经原性膀胱患者117例。[7]
    
    著名中国神经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韩济生院士、鞠躬院士、陈宜张院士,著名外科学专家王正国院士、刘允怡院士、顾玉东院士、金锡御教授、裘法祖院士参加了鉴定。
    
    把肖传国假“弧”硬说成是真的,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中国科学家只有猪的水平,要么中国病人只有猪的命。
    
结束语

    美国医生,德国医生,日本侵略者,苏联共产党都拿活人做惨无人道的非法医学实验,应当受到国际法庭的严厉审判。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中国共产党用活人做医学实验是“现在式,现在进行式”。而且,“这些事件毕竟不是在国家,民族冲突非常激烈的战争状态(下发生的)”。
    
    想不出来共产党还有没做过的坏事,特别是中国共产党。
    
    
    参考阅读
    [1] 张大庆,王一方:别让医学背上罪恶的枷锁。健康报2010年10月15日
    [2] Edvins Snore:The Soviet story苏联共产党大规模屠杀/饿死/害死人民纪实。2008
    [3] 赵含森,游捷,张红:《中西医结合发展历程》。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北京,2005年
    [4] 王澄:中药注射剂全国累计使用的(人次)数字是怎样算出来的。医学评论网yxpl.net 2009年4月4日
    [5] 王澄: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新语丝2006年7月23日
    [6] 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的康莱特抗癌注射液为什么2002年在美国自费试了
    16个病人就试不下去了?新语丝2007年7月28日
    [7] 羽矢:肖氏手术的“成功”,“治愈”,“有效”。新语丝2010年10月14日 _(博讯记者:王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阜宁医院竟将活人当死人送殡仪馆冷冻(图)
  • “731”活人细菌实验3000余受害者名单确认
  • 四川内江活人送殡仪馆案:抢尸背后的维稳逻辑 (图)
  • 数百老人户口神秘注销 活人被报死亡
  • 海南活人墓“墓主”露面 称修墓时怕人有意见 (图)
  • 福州墓地价格炒至房价3倍 违规修建活人墓
  • 湖北省监利县公安局一派出所铐进去活人 运回来是尸体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武警医院盗卖活人器官、被害者有冤无处伸
  • 刘逸明: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 刘梦溪:活人祭祀使我想起了中共的“革命”
  • 王东镇:活人颂--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风采
  • 震撼:山西黑窑厂烧活人??
  • 阿衍:摘取活人器官这个生意我们也想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