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一位印尼归侨的样板 — 纪念“老战友”俞瑞贞大姐/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转载)
     日前和在北京的堂姐通越洋电话,她告诉我年前“青训班”的老班友们在北京聚会时,获悉俞瑞贞大姐2008年5月间在香港去世,享年农历80岁。听到这个迟来的噩耗,使我这个老学弟感到戚然哀伤。年轻时,我们曾有好几年在一起学习和工作,她一直是我们的班组长。后来虽分别不在一个单位,仍不时保持联系。她漂亮而雍容华贵的风度,随和的待人接物作风,关照年纪较小的学弟、学妹的爱心,给我留下美好的印象。
    
     说来话长,已经是六十年前的“历史”了。所谓“青训班”,就是1949年中央统战部在北京开办的“青年训练班”。说是“班”,其实规模不小,拥有学员800多人。大班分七个大队,校址设在西单前京畿道的原“空军医院”(位于今天西长安街民族饭店大楼的背后);小班约40余人,分两个大组,班址设在中南海内的“流水音”附近房舍(当时统战部尚未迁到府右街)。训练班的班主任是李维汉部长,大家习惯称他为“罗迈同志”,副主任是陈伯达和廖承志两位。小班的负责人则是部里的一位处长萧贤发。 (博讯 boxun.com)

    
     那个时候北平刚刚“和平解放”,还没有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青训班”的大班、小班,都是以“集体学习”为主,教材是“干部必读”的文章书籍,什么“社会发展史”啦、“政治经济学”啦、“唯物辩证法”啦,还有“党的建设”等,以及党报上最新的重要文章。如毛泽东当年为纪念中共建党28周年发表的《论人民民主专政》,我们就学习了好几天。记得那时“青训班”经常听大报告,来讲课的有艾思奇、杨献珍等知名的党内理论家。
    
     “青训班”大、小班的学员,大部分是招收先后由香港陆续回到北京的东南亚各国“侨生”。当年,香港有一家中共开办由民主人士出面,被称为“南中国民主的摇篮”的达德学院(校址在新界青山道蔡廷锴将军的“芳园别墅”一带;院长是旅美教育家民主人士陈其瑗)。许多印尼的“左派”进步青年学生,慕名先后前来这个学院开设的文哲系、商经系、法政系、新闻系等科班就读,志在参加建设“新中国”。在泗水(Surabaya,印尼第二大城市)的新华中学上学的俞瑞贞,就是当时跟随兄长前往香港,考入达德学院的
    
     俞大姐出生于泗水的富有华商家庭,俞家原籍福建福清,父亲也是当地有名望的华侨领袖。她虽然贵为大户小姐,却很平易近人,朴素大方。她在达德学院求学时,就表现十分活跃,时常参加组织校内学生的政治和文娱活动,所以许多同学都认识她,享有良好的声誉。可能就在那个时候,她被培养吸收加入“组织”。
    
     由于达德学院提倡自由民主的教学宗旨和进步的学风,在港澳和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很大,港英政府在1949年2月23日便采取断然措施,找借口宣布取消达德学院的注册,封闭这个“民主学府”。除了一部分学生已经辗转到广东、福建境内“打游击”或参加地下活动,留在香港的同学便由“组织上”安排,分批从海路绕道台湾海峡,由塘沽经天津回到北平。俞大姐是3月中较早回去的一批,待到后来的我们参加训练班时,他们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时,号召大家捐献购买飞机;我们这些从海外归国的华侨都热烈响应,踊跃捐献。侨生们为了应急变卖备用,回国时或多或少带回一些港币和贵重物品,尤其是女生身边都有金银珠宝首饰,这时大家纷纷献出上缴给国家。记得俞瑞贞大姐献出的最多,仅钻石首饰就有几百克拉,为此使单位捐献成绩可观,受到特别表扬。
    
     我们刚回国那几年,“革命队伍”实行的还是“军事共产主义供给制”,吃一样的“大灶”,穿一样的制服、鞋袜,集体住宿,集体洗澡,集体看电影,一应活动皆“集体化”,不用自己花钱;每月只发给够买牙膏、肥皂等日用品,或偶尔买几个烧饼的一点零用钱。过了几年以后,才开始逐步改为“包干制”、“工资制”。当时,只有俞大姐大概有一些“存款”,或海外偶有接济,所以她不时会私下塞给我们这些弟妹们几块钱花花。那个时代的钱还很大,几元人民币能买不少吃的东西。至今回忆起来,大姐虽然是共产党员,还很有人情味,令人感到亲切。
    
     从训练班结业分配工作时,俞大姐和我们一些同学还一起分到一个部门单位;过了若干年,她被调回统战部,才和我们分手。大家都恋恋不舍,足见对她的爱戴。后来,她结婚要和在福州工作的爱人团聚,又从北京调往福州,就较少联络了。巧合的是,她的夫婿江祖德兄也是中爪哇梭罗的侨生,他比我年长多岁,份属长辈学兄。他和俞瑞贞都是达德学院的同学,江兄先从香港“潜入”福建境内参加革命斗争,后留下来长期在省委工作。
    
     “文革”以后,由于不堪极“左”路线政策对海外归侨的政治歧视乃至迫害,以及其他种种原因,有数以十万计的印尼归侨先后申请出国,大部分定居其时尚属英国殖民地的香港。我们还在香港时,俞大姐一家也从福建移居那里。1985年我们移民澳洲,她特地前往启德机场送行,语多鼓励,铭感至今。
    
     俞瑞贞大姐平凡的一生,正是当初出于追求建设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的爱国热情,毅然不顾艰难困苦投入祖国的怀抱,无私无求,老老实实,兢兢业业,默默耕耘的千千万万印尼归侨,具有典型性的写照。特记下我们与她友情的片断,作为对她永久的怀念。
    
     (2010年3月13日 原载《澳洲日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和平演变”彻底平反——读辛子陵的一篇近作有感/淳于雁
  • 害怕美国变成“世界第二”?--奥巴马也有“难念的经”(续编)/淳于雁
  • 奧巴馬也有“難念的經”/ 淳于雁
  • “愤青”一词的面面观/淳于雁
  • 印尼华人何须“救星”— “大规模悼念瓦希德”的商榷/淳于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