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苏军飞行员目睹320名纳粹女军官醉酒后自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8日 转载)
    
    来源:中华网
     (博讯 boxun.com)

    苏联卫国战争期间最著名的王牌飞行员阿尔谢尼-沃罗热伊金,创造了击落6架日军飞机46架德军飞机自己未被击落一次的纪录,两次被授予“苏联英雄” 称号,参加了朱可夫元帅指挥的攻克柏林的战役,并在解放柏林后有幸第一时间来到帝国大厦希特勒的地下掩体察看,现场目睹了一些令人吃惊的惨状:大量纳粹男女军官在得知失败命运及希特勒自杀身亡的消息后,酗酒狂欢,随后服毒自尽。
    
    1945年5月2日15点前,攻占德国首都的最后一次战斗结束,沃罗热伊金少校在市内遇见了一位老战友,后者向团长请了几个小时的假逛逛柏林,建议沃罗热伊金少校同他一起到刚刚解放的帝国大厦去,现场观看希特勒及其侍从藏身的地下掩体。
    
    沃罗热伊金及其老战友绕过从大厦楼顶掉下来的两米长的纳粹铜鹰标志,带着1名特意挑选的工兵、3名冲锋枪手,一行6人顺着较宽的花岗石楼梯来到了法西斯的地下堡垒。地下掩体入口处的哨兵介绍说,在他们6人之前,只有一支突击队到过这个地下掩体,他们所带的工兵曾经仔细搜索过地下第一层,不过,并没有再往下走,卫兵也不知道地下掩体到底有多少层(共有3层)。沃罗热伊金少校6人开始进入地下室,工兵在前,搜索危险的爆炸装置,随后是两名军官,最后面是端着冲锋枪的士兵。
    
    不过,他们不知道,仅仅一个多小时前,朱可夫元帅和刚刚被任命的柏林警备部队司令别尔扎林上将、陆军军事委员会委员博科夫上将一行刚离开这里,他们来确认希特勒是否真的自杀。不过,元帅和将军们都没到地下室去,只是听取了汇报,而且,在他们到来之前,在戈贝斯所在的地下掩体内,刚刚发现了根据父母的命令毒死的6个孩子的尸体。朱可夫元帅后来说:“我承认,我没有勇气下去看那些被父母毒死的孩子们。”
    
    地下掩体的一层,显然是工作区,有各种办公室,沃罗热伊金少校没有发现任何特别有意思的东西,最后,在走廊最尽头的一个掩体里,发现了一些发出亮光的物体,不知是上面有把手的镀锌铁皮箱还是什么类似的旅行箱,走近后,小心翼翼地打开其中的一个,看到里面有一把手枪、厚厚的一沓美元、一身新缝制的灰黑色西装。非常明显,这一切都是为企图逃跑的人准备的。
    
    他们从走廊尽头,顺着另外一个楼梯,小心谨慎地下到地下二层,微弱的马灯光线最多只能照亮10米,不过,他们还是发现了第一个掩体稍微开启的门,打开门,一行6人走了进去。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浑浊、呛人的气味,混合着酒精和其他物体的味道,马灯光线随即照亮了室内恐怖的场景:几个盖世太保军官,基本上全是上校和将军衣衫不整,制服扣子全部解开,一些军官只穿着裤头、背心,喝得烂醉如泥,有的坐在背靠桌子的椅子上,有的坐在沙发上,几名年轻的姑娘穿着党卫军制服,同样地衣衫不整,一动不动地躺在他们中间,他们全死了。经过仔细察看,沃罗热伊金少校发现,大部分纳粹军官是开枪自杀的,其他的人则是喝了大量的白兰地,许多瓶子就胡乱地放在身边,烂醉后服氰化钾而死。地下二层其他所有掩体内,都是这种场景,几百名纳粹德国高级官员在酗酒狂欢之后,或开枪或服毒,自愿身亡,仅穿黑色制服的党卫军女军官就有300多人(最后统计是320人)。
    
    沃罗热伊金少校一行6人见到这种惨状,没有兴趣继续察看,随后默默地离开。此时,柏林市内到处弥漫着汽油味、火药味,不时听见冲锋枪和步枪声,什么地方偶尔有一枚火箭炮升空,苏军官兵们正用欢乐的胜利迎接新的一天。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纳粹“红楼报告”曝光 揭秘著名德企二战敛财史(图)
  • 朱德女儿朱敏逝世享年83岁 曾被关入纳粹集中营(图)
  • 德老牌企业爆丑闻 曾用犹太人毛发生产纳粹军毯(图)
  • “琥珀屋”——揭开纳粹德国的惊世藏宝之谜
  • 解密:克格勃残杀两万波兰军 罪名推给德国纳粹
  • 希特勒为什么用“卐”作为纳粹标志?(图)
  • 二战最高机密:史上最盛大魔术表演”逐退纳粹
  • 中国传奇医生在纳粹德国救助犹太人 (图)
  • 万人大海难 三枚鱼雷击沉纳粹运输船(图)
  • 回忆录披露纳粹荒淫史 姐妹花轮流伺候墨索里尼 (图)
  • 中共窃国六十年 胡锦涛的新纳粹运动/魏京生
  • 美国教授将9-11遇难者比作纳粹战犯被解雇
  • 央视卷入“纳粹门”成央视新“门”(图)
  • 北京丰台金家村强拆视频:保安制服越来越像纳粹(图)
  • 假如欧洲某个遭受纳粹德国蹂躏的国家有人设计出“纳粹标志服装”
  • 胡锦涛的纳粹式的“2009公民权利年”/骆春秀(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 李蕊蕊案:看守就是纳粹兵,上访户就是犹太人,简易房就是集中营/余楚媛
  • 纳粹和共产党——余杰新书序/曹长青
  • 纳粹极权主义与中共独裁政权的共同持征
  • 中共政权是从塔利班到纳粹的过程/宋军
  • 纳粹如何引导德国走向疯狂/王纪潮
  • 《浪潮》:纳粹离我们有多远/西风独自凉
  • 中国大陆一个历史学家的纳粹言论集
  • 阎崇年——被大陆官方捧红的一个现代纳粹分子
  • 回顾历史:纳粹德国成功举办奥运会的背后
  • 今日中国与昔日纳粹德国的共同点
  • 中共与纳粹
  • 纳粹都不如:一个耄耋老人对震灾中大量学校倒塌的感慨/茅于轼
  • 汪一华:中共与纳粹党  
  • 中共与纳粹党/ 汪一华
  • 廖祖笙:纳粹中国裹起“和谐”盛装
  • 林泉: 荣耀纳粹的带血奥运金牌
  • 执法者焚烧民房的火烧出了纳粹的幽灵(图)
  • 警惕!中国“文革”的新纳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