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解放前毛泽东是如何处理5件腐败大案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9日 转载)
    
    来源:网易历史
     战争时期,毛泽东就对反腐败工作倾注了极大的精力与心血。特别是他对谢步升案、左祥云案、瑞金贪污腐败窝案、黄克功案及肖玉壁案等五大腐败案的亲自过问与关注,就足以证明我党惩治腐败执政为民的坚定决心。 (博讯 boxun.com)

    
    一、谢步升案 共产党反腐败历史上枪毙的第一个“贪官”。
    
    1932年5月9日下午3时,经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最高法庭二审终判决,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在江西瑞金伏法。
    
    谢步升,瑞金九区叶坪乡人,共产党员,原任叶坪村苏维埃主席。谢步升家境贫穷,1929年参加工农武装暴动,任云集暴动队队长。1930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并任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虽然这个官职不大,但随着苏维埃临时政府的建立,他的声望陡然增高,思想作风逐渐变质。他利用职权贪污打土豪所得财物,偷盖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管理科公章,伪造通行证私自贩运物资到白区出售,谋取私利。他为了谋妇夺妻掠取钱财,秘密杀害干部和红军军医。
    
    他生活腐化堕落,诱逼奸淫妇女。事发后,查办案件遇到一定阻力。毛泽东知道这件事后指示说:“腐败不清除,苏维埃旗帜就打不下去,共产党就会失去威望和民心!与贪污腐化作斗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天职,谁也阻挡不了!”1932年5月5日,瑞金县苏维埃裁判部对谢步生进行公审判决,判处谢步升死刑。谢步升不服,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最高法庭提出上诉。
    
    1932年5月9日,以梁柏台为主审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最高法庭二审开庭,经审理,否绝了谢步升的上诉,维持原判,判决:“把谢步升处以枪决,在3点钟的时间内执行,并没收谢步升个人的一切财产”。当日下午,红都瑞金响起了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第一声惩治腐败分子的枪声。
    
    二、左祥云案
    
    这是共产党历史上对因贪污等腐败问题而判处死刑执行枪决的较高级别的干部。
    
    中央苏区时期,为筹建中央政府大礼堂和修建红军烈士纪念塔、红军检阅台、博生堡、公略厅等纪念物设立了“全苏大会工程处”。中央政府总务厅任命左祥云为主任。这在当时是重大工程。中央政府为解决经费、材料等问题,采取发动群众购买公债、鼓励捐献、厉行节约、支援建设等一切措施,集中了10万元的资金和物资。整个工程于1933年8月动工。11月就有人举报左祥云与总务厅事务股长管永才联手贪污工程款,经常大吃大喝,还强迫群众拆房,随意砍伐群众树木。中央人民委员会即令中央工农检察部、中央总务厅抓紧审查,结果发现左祥云在任职期间有勾结反动分子,贪污公款246.7元,并盗窃公章,企图逃跑等行为,犯有严重罪行。
    
    据此,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亲自下令总务厅扣押左祥云听候处理。然而,总务厅管理处长徐毅却私自放走了左犯。事情发生后,毛泽东责令中央工农检察委员会一定要将民愤极大的左祥云一案查个水落石出。左祥云被捉回,中央总务厅的腐败问题暴露无疑。
    
    1933年12月28日,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人民委员会会议,讨论了左祥云及总务厅腐败案件。1934年1月4日中央人民委员会公布了对“中央总务厅长赵宝成撤职,管理处长徐毅拘押讯办”的决定。1934年2月13日,最高法院在中央大礼堂开庭公开审判左祥云及有关人员。审判历时近五个小时。法庭认定:“左祥云贪污公款大洋246元7角。勾结徐毅打介绍信到下肖区,准备有计划的逃跑,勾结反动分子刘良芹、刘良棉买卖路条(刘良芹卖给左犯路条一张花10元,刘良棉送左犯逃跑至江口给了5元)。盗窃我们的军事秘密图去献给白军,并企图逃到湖南组织蒋介石的游击队来进攻苏维埃,又私偷公章和介绍信到雩都参加主席团会议,企图做反革命的活动”。
    
    判决左祥云死刑,执行枪决。同时,对其他有关人员做了相应判决。1934年2月18日,对左祥云执行了枪决。
     三、瑞金贪污腐败窝案
    
    这一窝案的查处,在当时引起很大轰动,推动了在苏区开展的反腐败斗争的深入。
    
    1933年夏的一天,中央工农检察部收到一封匿名举报。部长何叔衡同志认为,举报信没有署名盖章,更说明里面问题的复杂性的严重性,更应该引起重视:我们强调举报信要签名盖章,主要是为方便调查核实,不能因此随便轻易处理群众来信。并当即部署力量进行调查。先后派出两个调查组进行调查。在进展不大的情况下,又派员到群众家里住下,进行明查暗访,初步查实瑞金县苏维埃浪费现象异常严重,可能还隐藏更多更为严重的问题。
    
    对此,以工农检察部的名义报告中央政府,并于1933年12月11日在《红色中华》报上予以公布。苏维埃中央政府指令加紧调查对瑞金县苏维埃的检举。因此,工农检察部与苏区工会、少共中央取得联系,从中抽调力量组成“轻骑队”,在何叔衡部长的亲自领导下开展了调查。 “轻骑队”从12月15日开始工作,侦查工作步履维艰,经过轻骑队员的努力,县苏维埃贪污浪费的事实大部分被检查出来。取得结果后,中央工农检察部在瑞金县城召开苏维埃工作人员大会,通报工作经过和检查结果,并以《轻骑队通讯》为题在1933年12月26日《红色中华》报第138期予以公布。
    
    1933年12月28日,毛泽东同志主持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会议,听取中央工农检察部关于瑞金县苏贪污案的汇报。会议决定,瑞金县财政部长蓝文勋撤职查办,会计科长唐达仁交法庭处以极刑,并给予县苏主席杨世珠以警告处分。
    
    1934年1月4日《红色中华》报140期公布了这一处分决定。称唐达仁吞蚀各军政机关交来的余款,群众退回公债、谷票等款,变卖公家物件和谷子,及隐瞒地主罚款等共34项,合计大洋2000余元,决定将唐仁达交法庭处以极刑,并没收其本人的财产;蓝文勋对于瑞金财政的收支全未理会,唐的贪污他是知道的,但不检举,直至中央工农检察部审查时,才说出曾查出唐贪污土豪刘绳仪罚款20余元。蓝文勋隐瞒唐的贪污案件,有放纵犯罪的重大嫌疑,予以撤职查办。
    
    四、黄克功案
    
    1937年10月,老红军担任旅长(红军时期的团长)的黄克功对陕北公学一女学生刘茜逼婚未遂开枪将她打死在延河边。 有人提出国难当头,人才难得,可让他戴罪杀敌。经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审判,黄克功被处以死刑。黄克功给党中央、中央军委写信,要求从轻处理,戴罪立功。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毛泽东接信后给边区法院院长雷经天写信,支持法院判决,并要求在公审大会上,当着群众和黄克功的面公布这封信的内容。全文是:
    
    雷经天同志:
    
    黄克功过去斗争是光荣的。今天处以极刑,我及党中央的同志是为之惋惜的。但他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以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残忍的,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革命立场的、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如为赦免,便无以教育做一个普通人,因此,中央与军委便不得不根据他的罪恶行为,根据党和红军的纪律,处他以极刑。正因为黄克功不同于一个普通人,正因为他是一个多年的共产党员,是一个多年的红军,所以,不能不这样办。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和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较一般平民更加严厉的纪律。如此国家危急、革命紧张之时,黄克功卑鄙无耻残忍自私至如此程度,他之处死,是他自己的行为决定的。一切共产党员,一切红军指导员,一切革命分子都要以黄克功为前车之鉴。
    
    在公审会上被宣判了死刑的黄克功心服口服。临服刑前,当黄克功听说中央已安排对他的家人进行安抚时,霎时痛哭流涕:“我对不起党,对不起红军……我给党和红军的脸抹了黑……我死有余辜……来生之世,我一定要将功补过,重塑红军形象。”
     五、肖玉壁案
    
    1940年,是陕甘宁边区经济最困难的年头,连毛主席都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十分消瘦,广大战士普遍生活很苦。秋初的一天,毛主席去医院看望住院的干部和战士,当他看见老战士肖玉壁病得皮包骨头,很是心痛。便问医生,肖玉壁究竟患了什么病?医生告诉毛主席:“外表看,肖玉壁百病缠身,其实非常好治,只要给他吃一个月饱饭就行了!”毛主席听了心情很沉重。便当场决定把中央特批给他的每天半斤牛奶的取奶证送给肖玉壁,还嘱咐医生每天清早到中央机关管理处取奶,这样一来,肖玉壁很快恢复了健康。
    
    肖玉壁出院以后,上级安排他到清涧县张家畔税务所当主任。肖玉壁打过多次仗,仅身上留下的伤疤就有90多处,可谓战功赫赫。他认为,当个小小的主任是大材小用,便找毛主席解开衣扣对毛主席说:“你数数我身上有多少伤疤!”毛主席一听就火了,厉声对他说:“我不识数!”
    
    肖玉壁不得已上任后,仍以功臣自居。不久,就贪污受贿,同时利用职权,私人做生意,甚至把根据地奇缺的食油、面粉卖给国民党破坏队,影响极坏。案发后,边区政府依法判处他死刑。他不服,向毛主席求情。
    
    毛主席问:“肖玉壁贪污了多少钱?”林伯渠答:“3000元。他给您写了一封信,要求看在他过去作战有功的情分上,让他上前线,战死在战场上。”毛主席没有看信,沉思了一阵,他想起了黄克功案件。毛主席对林伯渠说:“你还记得我怎样对待黄克功吧?”林伯渠说:“忘不了!”毛主席接着说:“那么,这次和那次一样,我完全拥护法院判决。”就这样,贪污犯肖玉壁被依法执行枪决。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元璋20万腐败、怯懦的后代/阎崇年
  • 82岁老翁:腐败见闻毛时代
  • 82岁老人告诉你毛泽东时代的腐败/82岁萧一湘
  • 政治腐败最典型的杰作----陈永贵发迹史(图)
  • 在反腐败问题上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分歧及决裂
  • 贪污赌博权钱交易-列宁时期令人惊异的腐败现象
  • 列宁时期的苏联,腐败现象令人惊异
  • 列宁时期的苏联,腐败现象令人惊异
  • 改革帮了腐败的忙导致宋朝灭亡
  • “天国”一场腐败的乌托邦试验
  • 中国大陆越演越烈的腐败现象 一顿饭60万
  • 秦光荣腐败“事迹”又添力作——昆明新机场
  • 华为年销售额超300亿美元 警惕公司内部腐败(图)
  • 2009年中国腐败的新趋势
  • 对上海市长宁区中心医院的腐败模式的解剖
  • 中央党校教授:2009年腐败的新特点
  • 2009年中国十大司法腐败事件
  • 今年15名省部级官员落马土地行业成腐败重灾区
  • 中国调查: 腐败问题突破民众承受底线 (图)
  • 挑战一:腐败问题突破民众承受底线
  • 官媒调查未来10年10大挑战 腐败问题居首(图)
  • 海南推行公务卡预防公费腐败遭冷落
  • 因举报腐败被打击的女警察现被关北京黑监狱
  • 浙江维权人士请求政府彻查慈溪市土地腐败群案
  • 女警察举报腐败却遭受多年打压,有家不敢归(图)
  • 中国腐败涉案人级别升高 向基层渗透
  • 杭州700户村民举报前村长贪污腐败敛财过亿(图)
  • 江西访民到杭州街头“反腐败”见闻(图)
  • 北京上访冤民公园聚会,高呼口号打倒腐败(视频)(图)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与房地产商李辙的腐败问题
  • 法院腐败:喝酒撞死大学毕业生的肇事司机逍遥法外(图)
  • 司法腐败,妇女的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上海冤民杨玉新
  • 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的腐败/楊建中.、关桂英
  • 辽宁省阜新县组织部长洪毅贪污腐败抱养二奶
  • 乡亲澳洲旅游揭露家乡村官腐败邪恶透顶
  • 茶香阁:地方封闭信访路是腐败的根源,驻京办收买是腐败的必然
  • 因司法腐败导致无家可归,郑州台属向政府申请乞讨证(图)
  • 辽宁吴新因举报腐败遭非人迫害十余年
  •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法院腐败
  • 反贪污\反腐败斗争----十三年没有赔偿的冤案控告书/王付明
  • 中国共产党内长期腐败,创立了新三座大山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河南内乡县公安局长“崔阎王”的腐败生活(图)
  • 铲除腐败 还我民权 / 毕和英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反腐败要行胜于言!民主是基础!法制是保证
  • 徐州腐败暗无天、制造冤案罪滔天
  • 请关注沧州一件腐败案中的黑恶势力
  • 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最“腐败”乡长、书记
  • 杭州市委恶意陷害举报人 官场有四类人不愿反腐败
  • 恐怖的郑州市中原区司法腐败,逼得国民没有容身之地.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控告:一起特大典型的司法腐败,合伙职务犯罪,渎职侵权案!(图)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吃吃喝喝”算不算腐败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西宁民选村委主任难敌腐败团伙 竟被诬陷入狱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 给老外送礼的“潜规则”——从《反海外腐败法》说起
  • 腐败官僚和奸商把张艺谋小沈阳孙红雷串成一串/章长节
  • 从中国官员的自私和腐败看中国文化的腐败
  • 腐败很流行/谢堂昆
  • 干脆设计一套“全民腐败”的制度
  • 特权与腐败关系探析/朱德龙
  • 胡星斗:国家之痛-腐败与公款浪费
  • 《蜗居》的官场、性和腐败
  • 不能使政府采购成为腐败的温床
  • 茶香阁:腐败是当前中国的中心问题
  • 反腐败止于“人人喊反”/王希忠
  • 腐败是当前中国的中心问题
  • 上海香山中医院院长康正祥,腐败并快乐着
  • 重庆要及时追挖腐败/姜泓冰
  • 李成言:一党执政必然腐败?
  • 用网络打击腐败
  • 政治腐败者 实制造革命党之主品也/邵建
  • 中国的民间腐败现象的探讨
  • 查土地腐败的关键是敢不敢趟“深水”/施根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