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冯云山的真面与假面/陶短房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6日 转载)
    
    ......
     (博讯 boxun.com)

    
    
    冯云山如果不死,能不能如某些传统推断所言,压抑杨秀清的野心?
    
    恐怕不能。
    
    前面已经提到,杨秀清、萧朝贵借代天父天兄传话夺取大权,洪秀全是支持的,而他们获得大权后很快扶植起自己的嫡系,而将冯云山的势力排挤出去。根据记载,冯云山是孤身一人追随洪秀全起义,并无一个亲属在军中。他在紫荆山最初依赖的是曾家、卢家、王家(洪秀全表哥),其中曾家被排挤出太平军,除个别人外未参加金田起义,无一人的官职被正式记载;卢家据说只有卢六一人,且早已死在狱中;王家被杨秀清、萧朝贵百般打压,最终被边缘化,只是因为和洪秀全沾亲,才没有被完全排挤,1854年在天京,王家官做到最大的王维正(当时已经改姓黄,洪秀全的表侄),不过是殿前丞相、副理机匠,“殿前丞相”听着不错,其实是虚衔,普通士兵立了功也能得到,据说当时太平军中有这头衔的不下数千人;“副理机匠”就是管理织布工人的二把手,要知道王维正加入拜上帝教比杨秀清、萧朝贵都早得多,洪秀全第一次入广西,跟冯云山分手后特意留下来救的就是他,第二次入广西,砸第一座神庙——六窠庙(刘三姐庙)时,洪秀全在墙上题诗一首,给他捧砚台的也是他,他不过是这样的芝麻官,其它王姓就不用提了。也就是说,到了金田起义前夕,冯云山不但地位是杨、萧的副手,实力更远不如杨、萧,有一次萧朝贵因为芝麻绿豆大小事,要打一个叫谢享才的两千棍,冯云山看不过讲情,竟要跪在天兄附体的“六妹夫”萧朝贵脚前苦苦哀求,最后“天兄”才开金口:这次给你面子,下次再讲情,连你一块儿打——就这样的权威、这样的实力、这样的表现,他就算到了天京,也只能跟韦昌辉、石达开那样,“在东王面前不敢多言”,杨秀清不压抑他就算给他面子,他如何去压抑杨秀清的野心?
    
    那么,他能不能如某些人所期望的,让洪秀全少搞些神权政治?
    
    恐怕更不能。
    
    洪秀全被杨秀清、萧朝贵的神权把戏折腾惨了,却也体会到这一套的威力,等杨、萧一死,就照方抓药甚至变本加厉,他并没有别的特长,神权是他最得力的工具,为了捍卫神权,他不惜逼走石达开,气得陈玉成宁可自取灭亡也不回天京,把李秀成差点噎死;同样为了捍卫神权,他在天京事变后3年给杨秀清、萧朝贵平反,并把幼东王(不到10岁的洪秀全亲儿子洪天佑)和幼西王(10多岁的洪秀全外甥萧有和)提拔到昔日杨秀清、萧朝贵的地位,给曾欺压过、甚至可能试图加害过自己的杨秀清加上长达47个字的超级头衔,而对于死去多年,既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老朋友冯云山,不过维持以往的封号。道理很简单,以神权立国的太平天国,不能没有“天父天兄”的地位,否则洪秀全这个“天父次子、天兄亲弟、天父天兄所派下凡之天王真圣主”权威何在?为获得此权威,早在广西起义前,洪秀全就牺牲过冯云山一次;为保住此权威,即使冯健在,他也只能被再牺牲一次。
    
    不仅如此,零星史料表明,冯的思想未必和洪有本质差别。
    
    在广西,冯“侮弄神像”、“撕毁书籍”,做法和后来洪秀全一样,而此时洪还没打算造反,正忙着考清朝的秀才;在坐牢期间,冯搞出了一个“太平天国天历”,这本闭门造车的立法既没有闰年,也没有闰月,大月31天,小月30天,40年“一加”,加年每月都是33天,这样的历法“均匀圆满”,看上去很完美,符合洪秀全的口味,却很不符合科学——该立法推行6、7年后,太平天国的“中秋节”月亮却仍是个月牙儿,莫名其妙以至于恼羞成怒的太平军将士据说有的迁怒于月亮,竟用弓箭射、火枪轰,以泄“不圆”之忿;各方史料都记载,太平天国早期的典章制度都是冯云山制订,这样一个光丞相就有二十四名、军中到处都是大员,且洪秀全、杨秀清、萧朝贵、冯云山、韦昌辉和石达开等人的姓名(甚至曾用名)都要避讳的制度,是后来洪秀全更苛刻、更可笑制度的萌芽,而这样的一个制度,就出自冯云山之手,指望他匡正洪秀全,难矣。
    
    即便冯云山真如有些人所期望的,是个抱持温和改良立场的政治家,又能改造洪秀全么?被称为“志同南王”的洪仁王干,主张改革上帝教中“天妈天嫂”之类荒诞神话,实行资本主义改良,取消诸如避讳、肉刑等不合理制度,但他抵达天京、担任洪秀全首辅后没多久,就开始主动配合、甚至迎合洪秀全的自我神圣运动,将他反对避讳等合理主张抛在脑后,反倒以自己名义主持出版了专门介绍如何避讳“违禁文字”的《钦定敬避字样》。洪仁王干是在香港多年、受基督教正式洗礼的“新人类”,又是洪秀全的族弟、和冯云山几乎同时入教的“老革命”,他的结局是被洪秀全改造,而非改造洪秀全,关系比他更疏远的冯云山,又如何可以例外?由此可见,“冯云山不死天国必不如此”,无非是人们出于一己愿望,所描绘出的又一“假面”而已。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