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评李克农:如果不是他们,周恩来都不存在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8日 转载)
    来源:中新网
    
     1961年7月20日,李克农向中央建议:“拟将党中央特别委员会(特科)斗争历史,尽可能加以搜集,汇编成册,以利于中组部和军委参考,同时也可以使过去在斗争中的无名英雄死有所安,老有所归,幼有所寄,鳏寡孤独,各得其所。”从此,众多隐蔽战线上的英雄逐渐得到人们的关注,并为大家熟知。凤凰卫视《风范大国民》日前的一期节目就锁定这些曾经的“无名英雄”。 (博讯 boxun.com)

    
    以下是该期节目部分文字――
    
    李克农:在隐蔽战场上使共军化险为夷
    
    马鼎盛:1955年,解放军首次实行军衔制,李克农从来没领过兵、打过仗的神秘人物,被授予上将军衔――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李克农的作用超过10个整编师。
    
    马鼎盛:李克农的化名太多了,择田、陕公、种禾、震中、曼梓、稼轩、天痴等等,就像他的身份和经历 一样丰富多彩而神秘。在没有炮声的隐蔽战场上,他使共军以少胜多、化险为夷:他将敌军刚拟定的绝密档几乎同时送给毛泽东。他曾密见张学良,与东北军达成秘密协议,建立电台联系,在西北率先停止内战。他更开辟了“瓦窑堡――延安――甘泉――洛川――西安”的地下秘密交通线,打通了苏区与外界的联系,包括将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秘密送到共军司令部。
    
    马鼎盛:1941年4月,毛泽东对李克农的女儿李冰说:你的父亲是大特务,不过他是共产党的大特务。建国后毛泽东评价说:“李克农、钱壮飞等同志是立了大功的,如果不是他们,当时许多中央领导同志,包括周恩来这些同志,都不存在了。”
    
    马鼎盛:在中央特科、西安事变、军调处执行部、朝鲜谈判、日内瓦会议各个角色中,李克农是孤胆英雄,或是前线智囊,或是幕后策划,作用是举足轻重。
    
    解说:1929年12月。李克农经组织批准考入国民党无线电管理局。这个无线电管理局实质上是国民党中统局头子陈立夫的特务机构。任命徐恩曾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总务科主任,即调查科主任。
    
    解说:此前,中共方面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在上海组建了中央特科,内设4个科。其中的情报科科长为陈赓,行动科科长由顾顺章兼任。
    
    解说:李克农、钱壮飞、胡底遵照周恩来的命令设法打入国民党刚刚成立的中央调查科。李克农担任组长,往来宁沪之间指导工作,并负责与中央特科联系。与情报科科长陈赓单线联系。
    
    解说:特务头子徐恩曾对这一切毫不知情,还十分得意自己拥有三名干将:贴身机要秘书钱壮飞、上海无线电管理局特务股长李克农和天津长城通讯社社长胡底。
    
    赵曦(《真情见证》作者)实际上国民党所有的机要档都是共产党的人在掌握着,所有国民党内部机要档,在放在徐恩曾办公桌上的同时另一份放在陈赓的办公桌上。
    
    解说:从此他们三人南京,上海,天津遥相呼应。成为打入国民党内部的铁三角。被周恩来誉为“龙潭三杰”。
    
    赵曦:当然徐恩曾把那个密码,他留了一手,他虽然非常信任钱壮飞,也非常信任李克农但是他还是留了一手,因为它也是做特务工作的嘛,他就密码本他自己保留着没有给别人,很重要的密码他都是亲自来译电的。但是后来因为钱壮飞和李克农他们就觉得这个密码本一定要搞到手,就趁他有一次,这个徐恩曾他生活比较糜烂,经常回去寻花问柳,当他有一次去做这个事情的时候,他们就小心翼翼把密码本搞过来很快地复印下来就保留了这个密码本了,这个时起到非常至关重要的作用,后来他们在挽救周恩来挽救中央特科、挽救共产国际的时候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解说:正当李克农、钱壮飞、胡底在国民党内如鱼得水,准备大展宏图时。忽然传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解说:1931年4与月25凌晨,李克农收到了由钱壮飞派人从南京稍来的密信。当李克农得知,中央特科行动科科长顾顺章,在武汉被国民党抓捕后叛变。要到南京面见蒋介石,密报中共中央、江苏省委和共产国际在上海的机关和中央领导人的住处,并要亲领CC特务,将中央机关和在上海的中央领导人一网打尽,以作为向蒋介石投降的见面礼!
    
    赵曦:他掌握着所有的我们共产党中央核心的机密,包括龙潭三杰的人物,他全知道,所以这个事情很恐怖 的。当时他是在武汉被捕的,武汉被捕的时候他要卖关子的,他就不给这些人说他说:“我要面见徐恩曾,我要面见蒋介石”我掌握了很多重要情报,我给你们说不 清我要到他们那去说。他当时还给那个武汉的那个人说你暂时就是先不要说我已经在你们手里了,我已经掌握这些情报了,先别说到时我会说,但是这些人怎么能够 听他的,肯定急着向蒋介石向徐恩曾来邀功嘛,就发了6份电报,当时是星期六,那么好在星期六这个徐恩曾又是出去玩去了,然后钱壮飞星期六在值班,然后他看见来了6份急电,而且都是写着徐恩曾亲译,好在他就把它拆开,他有密码本很关键的,然后他就把它译出来,当时他就给震惊了,顾顺章叛变了,顾顺章要求亲见徐恩曾,亲见蒋公,要说他掌握了很多重要的情报,然后当时钱壮飞立刻就呆了,就是他知道大祸临头了,其实就是灭顶之灾马上就要到了,好在他比较沉着,然后他就把这些电报译好了之后又原封不动地把它封好了,马上找到自己的女婿通知李克农,通知胡底出事了。
    
    李克农破获毛人凤“万能潜伏台” 毛泽东未成“张作霖第二”
    
    解说:李克农瞬间察觉情况万分危急,必须以最快速度将情报交给党中央。李克农和时任中共情报部部长的陈赓是单线联系的,而此刻不是他们定期碰面的日子。形势危急,已经不容许半点拖延!李克农灵机一动,想到了在上海的江苏省委。找到省委就可以找到陈赓,这样情报就可以送到党中央了。凌晨三点多。李克农先找到江苏省委,随之找到了陈赓,然后又和陈赓马不停梯地找到周恩来。听到这个骇然的消息后,周恩来李克召集中央有关领导。决定采采取紧急措施。
    
    赵曦:武汉那边,顾顺章就坐车来到了南京,在路上他就很得意地跟那些人说,我告诉你吧,徐恩曾的机要秘书钱壮飞是共产党的人,当时武汉的那个人就傻了他说你为什么不早说呀,他说已经发电报告诉他们了,已经晚了。
    
    赵曦:然后等着这边这些人就是徐恩曾陈立夫带着人到上海去找周恩来或者那个陈赓的地址的时候,已经都撤了,就差大概前后不到几分钟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烧的文件还在冒着青烟,旁边那个人跟徐恩曾说我看见一个老头跟着一个女的走了,后来他们传说那个女的就是周恩来,那个老头就是陈赓。就在最危险的几分钟都安全撤退了。
    
    马鼎盛:顾顺章事件之后,李克农的身份暴露,国民党特务多次密谋抓捕甚至暗杀他,都不得逞。而身体 敦实、一派书生气的李克农,还一再捉弄小特务。他明知特务化装黄包车夫来盯梢,他立马坐上车专挑难走的路,累得车夫叫苦求饶;看到有服务生一脸“特务相 ”,他就故意写几张纸条扔掉,引得特务满城乱窜。
    
    马鼎盛:1926年底,27岁的李克农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一生经历无数惊涛骇浪,虽然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在中共多次重大历史事件中,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马鼎盛:1937年淞沪大会战时,李克农及时送情报给国民党总参谋长白崇禧,让日寇杀手扑空。1946年,李克农在北平工作8个月,就发展了战区少将处长、军法处少将副处长等高官为情报人员。
    
    马鼎盛: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台湾特务头子毛人凤和美国顾问布莱德密谋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李克农破获“万能潜伏台”,将“东北技术纵队”170特务一网打尽,毛泽东安全抵达北京。
    
    解说:1941年1月,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皖南事变,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八路军在林的办事处,成为他们封锁的主要目标。从空中到地上,从桂林到重庆,国民党组织了严密的封锁线。设置了重重关卡,中共中央十分关心李克农及桂林八路军办事处的安危。周恩来连发数电,指示他在紧急疏散民族文化人士后,迅速撤回重庆。然而从桂林到重庆,国民党组织了严密的封锁线。想成功突破并不容易。
    
    解说:1941年1月21号。李克农带着一辆小汽车和一辆卡车,满载物资和人员撤出桂林。沿着山路冲出贵州到达四川境内。前面就是国民党设立的交通检察战。
    
    解说:一品场检察站是贵州到重庆的最后一道检查站。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战。这里是当时华中,华南陆路到重庆的必经关口。设立在这里的检查站,隶属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控制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把守检查站的,是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心腹爱将――韦贤。他看见李克农带有18的臂徽,误认为是陈诚的18军。
    
    赵曦:正好一个处长说我要坐他的车搭车,别人都很紧急搭什么车呢,李克农就一路跟他聊,聊得特别好一路上,就把他送到重庆去,一路上过关的时候因为国民党的上校的处长(坐在车上)就很顺利的通行了。然后处长也觉得搭了车,等于其实这个国民党的处长无形中掩护着他们到了重庆。他还是很机智的。
    
    解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特务大会上,戴笠有着重强调要严格检查。去当八路军通过的人和车。然而他做 梦也没想到。煞费苦心要劫持的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的成员,早已经有自己的心腹爱将护送到了重庆的八路军处。当李克农绘声绘色的给他们讲述遇到的惊险场面时,大家全都笑了。周恩来说“三国时头有个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传为美谈。今天又有个李克农,也过五关斩六将,千里单骑走重庆,正是奇迹啊。”
    
    马鼎盛: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中正于14日、20日和23日连发三电,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进行“和谈”,“共商国是”。毛泽东早料到老蒋假和平、真备战的伎俩。他一面回复蒋介石:“我将考虑与你会见”,一面对中共中央社会部长李克农说:“蒋介石发电报要我去‘和谈’,并不意外。‘七大’上我就说过,谈是要谈的,但他们不会有诚意,谈拢的希望一丝一毫也没有。不过,人家已经发了邀请,我们能不去?现在,关键是要尽快搞到具体情报,摸摸蒋介石的底”。李克农从浩繁的密电中摸清老蒋的底牌――如果毛泽东不去重庆,便宣布共产党拒绝和平,将内战的责任推给共产党。万一毛泽东来了,正好通过谈判施加压力,逼共产党交出军队和解放区。同时趁机拖住毛泽东,争取时间,准备全面内战。
    
    李克农愧疚:老尼姑潜入毛泽东双清别墅放炸弹
    
    马鼎盛:在苏联的敦促下,8月25日中共中央决定:由毛泽东同周恩来、王若飞等去重庆,进行国共和谈。
    
    马鼎盛:28日重庆林园官邸的晚宴上,蒋介石频频向毛泽东敬酒,脸上略带尴尬的笑容,因为情报机构在毛泽东登机前还向他汇报:毛泽东不会来重庆。而中共的最后复电,是在飞机上发出的。
    
    马鼎盛:北平和平解放后,城里潜伏着114个国民党特务组织,指挥特务8500多人。
    
    马鼎盛:1949年2月解放军入城仪式后。按计划5月党中央就要入城。特务不清除,安全就没保证。 李克农先打心理战,争取敌特主动自首,然后顺藤摸瓜,再将暗藏的敌特一网打尽。不到两个月,自首登记的特务两千多人。北平的安全明显好转。为确保万全,李 克农建议中央暂住香山。他还到香山双清别墅,仔细检查了毛泽东住所。凌晨两点,知道毛主席快到了,李克农指挥战士进行最后一次彻查,在毛泽东的住房发现一 枚炸弹!虽然排除了险情,当时却一直没能破案。后来李克农才了解香山一个老尼姑是国民党特务,炸弹就是她搞的鬼。可是,在警戒森严的双清别墅,她怎么能潜入毛泽东住处放置炸弹?至今还是历史疑案。为此李克农愧疚了很久。
    
    解说:李克农一生只娶过一个妻子,就是赵瑛。两人相濡以沫,感情极好。赵瑛去世后,李克农保持房间陈设不变,每晚就寝前到夫人床上坐一会儿,鞠躬一次再离开。
    
    赵曦:她也是非常有文化的人受过教育的人,然后当时李克农在上海的一段时间也曾经跟赵英还有孩子生活在一起,就是在国民党无线电管理局包括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科工作的时候,其实他们还是相对来说过了一段比较团聚的日子,但是后来由于哪个中央特科顾顺章叛变了,我们上海的地下组织全都遭到了迫害,就是在撤离上海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先通知那些重要的人,就没有来记得去照顾自己的家属,所以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特务已经来了,他只好转身就走,就没有管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女,所以赵英就带着孩子就自己仓皇的撤离了上海,就流落在街头,而且晚上就住在菜市场什么的,就等于是完全音信全无,失散了再也没有联系。后来赵英就带着孩子回了安徽老家,就住在李克农家,婆婆家,照顾婆婆公公还有一家的孩子,一直苦苦支撑着这个家庭,这是个很坚强的女性,
    
    解说:1927年后,妻子和儿女就和他失去了联系。对于李克农的孩子们更是不知道父亲在外面到底干了什么,总是被人盯着,有时孩子们放学都进不了家,后来才知道是在抓父亲。孩子们不知道爸爸到底是做什么的,只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爸爸叫李克农。
    
    赵曦:我们是2002年去采访的李克农的儿子李力,他是他的长子,其实我觉得后来他对他父亲在隐蔽战线的工作经历,我想他也是过了很多年后,然后通过书上,或是什么了解到的,因为李克农隐蔽战线的工作性质是不允许他对他的孩子,甚至包括他的妻子透露半点的,所以他对他父亲的了解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解说:李力告诉我们,他们儿时的印象里“他桌上的东西,斜着眼看都不行”。恐怕全中国再也难以找出这样的家庭:属于爸爸的东西,孩子们统统不准碰,动一动就会挨一顿责骂。
    
    李克农说:“我是毛驴子,驮惯了东西”
    
    李力(李克农之子):我们在延安的时候就养成这个规矩,他工作上的事情一点不给我们讲,你问他也不说。
    
    赵曦:对,这个就是长期从事隐蔽战线养成了一种职业习惯,或者就已经深入骨髓的一种习惯了。
    
    赵曦:1950年李克农的,那个最小的儿子李伦结婚的时候可能现在父亲要致词要说话,然后李克农他是一个很理性的人,而且位置也很高,其实不应该是那种感情冲动型的,但是在讲话的时候就感觉是失声痛哭,就说我对不起赵英同志我所有的孩子都是她一手抚养大 的,我对不起她。当时有很多客人都已经失声痛哭了。所以当时赵英早他去世的时候,李克农就写了四个字送给赵英,“母仪典范”。
    
    马鼎盛:1950年底,李克农奉命去朝鲜出任谈判代表团党委书记。1951年关于机场和交换战俘的 谈判触礁,双方都不肯退让半步。中方代表焦急地请示李克农,他拿出锦囊妙计三个字――“坐下去”。因为毛主席早有明确指示:“不要怕拖,不性急,敌无所施 其技。”在板门店李克农很注意安抚大家的情绪,经常嘱咐代表要冷静,不要“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能年轻气盛,经不起挑衅而冲动。他观察到对方的谈判代表 脸带笑意,但始终方寸不乱、寸土必争。李克农让大家学习对方长处,为己所用。朝鲜停战谈判历时两年零十几天,其间两易会场,5次中断,开了58次双方代表 团大会,最艰难的一次谈判竟然僵持了132分钟。在整个谈判期间,李克农一直备受哮喘病折磨,夜间要靠打吗啡才能入睡。毛泽东、周恩来劝他回国休息、治 疗。李克农坚持说:“临阵不换将!”
    
    马鼎盛:直到1953年7月27日谈判结束,李克农才功成身退。回国后他还是尽己所能带病工作。李克农说:“我是毛驴子,驮惯了东西,不驮还不舒服,能驮多少就驮多少。”
    
    解说:1961年,病中的李克农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搜集资料,总结上海特科的经验,以鉴后人。访问烈 士家属,查阅历史档案,同时调查了解曾在隐蔽战线上做出成就的老同志的生活和工作现状,并给予妥善的处理、安排。他在写给邓小平、杨尚昆等中央领导同志的 信中提出:“使过去在战争中的无名英雄死有所安,老有所归,幼有所扶,鳏寡孤独,各得其所。”
    
    赵曦:其实可能我们都不知道,可能至今很多人的家属,仍然背负着反革命家属,或者说一些什么的罪名,有 一些东西是不能说的,连我们党内自己的人,自己的同志都不知道,他是在为我们工作的,所以某种程度上,家属承受了很多屈辱,背负着很多屈辱在生活,所以这 是他心中的一个,很难释怀的一个情结,所以后来李克农晚年的时候,身体都不行了,但是他给党中央最后说,我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因为他太了解,就是这 些隐蔽战线的同志,为国家付出了多少,忍辱负重,包括他们的孩子,他们的亲属,然后背负了多少很屈辱的,李克农最后的情结就是一定要在他有生之年,把这些 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忍辱负重的这些,他所了解的这些人,给他一个合适的安置,他最后才能瞑目。
    
    马鼎盛: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向苏联一边倒,情报合作更一贯“以俄为师”。克格勃专家来华介绍经验,认为用金钱、美色才能获得有价值的情报。李克农气愤地反驳:“我们过去没有这样干,今后也不会这样干!”更有些苏联专家指手画脚,不但瞧不起中国的情报工作,而且提出许多无理要求。毛泽东专门找李克农谈话,希望从大局出发,无保留地向对方交底,说哪怕脱了裤子,也要让人家看够。李克农仍然坚持情报工作的保密原则,他对主席说:“裤子、背心都可以脱,可总还要留条裤衩吧,不然太难看了。”苏联人怀恨在心。1954年日内瓦会议结束后,李克农取道苏联回国,途经伊尔库茨克时,苏方不顾外交礼仪,只派个小职员接待,而且不准打电话,不准越过旅馆5米远的栏杆,伙食也很低劣。李克农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周总理对李克农顾全大局的精神十分称赞。1962年,外交部副部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李克农上将病逝,美国和台湾庆幸少了个劲敌。在北京由周恩来主祭,是极尽哀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内幕:西安事变前 张学良与李克农秘密谈判
  • 中共龙潭三杰:特务情报员钱壮飞、李克农、胡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