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颠覆武则天:入宫后嫔妃再无生育记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4日 转载)
    
     武则天碰到太子李治,是她政治生涯的真正开始。可是这一碰,它不是一般的男女接触。这一亮相本身在历史上就是一记轰雷。
     (博讯 boxun.com)

     那个时候,武则天的身份是皇帝唐太宗的才人,就是说她是唐太宗的女人,对于李治来说,她是庶母。当时唐太宗正病得厉害,就让太子李治到床前来陪他,就在这个时候,李治与武才人一见倾心。这个出场,在历史上是很震动的一个场面。
    
     有一种观点认为,武则天是有心机的人,因为她一直在寻找机会,这个今后的皇帝太子李治是一个机会,所以她会主动暗送秋波,以一种长姐似的关怀,把年轻的太子给俘虏了。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李治因为从小就死了妈,太宗这些年来治理国家也很忙,这个年轻的庶母居然那么地温柔,使李治又有一种主动的行动。还有一点咱们也不能忽略,武则天长得还是很漂亮,是那个时代标准的美人。历史记载,她的相貌是叫“宽额广颐”。额头比较宽,下巴也稍微比较长,人比较丰满。对于性格懦弱的李治来说,吸引力还是很强的。从郭沫若到胡戟这一些人都认为,洛阳龙门石窟的卢舍那佛像就是武则天的一个写真,就是按照她的那个模样做出来的。
    
     武则天做过唐太宗的才人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后来在唐高宗立武则天做皇后的诏书中,就直面地回答这个问题:我承认这个武皇后是先帝的才人,但是,是先帝赐给我的,并不是有什么“秽乱春宫”的问题。不管怎么说吧,这两个人在唐太宗晚年的时候,就埋下了感情的种子。
    
     唐太宗去世之后,按照唐朝的规定,武则天被派到了感业寺做尼姑。对于一般的宫廷女性来说,如果到了尼姑庵里面做尼姑,有可能就是青灯梵钟,一辈子了此余生。武则天能这么甘心吗?她肯定不。那一年在佛寺当中的生活武则天是怎么度过的,我想那个煎熬是双重的:一方面自己那种政治野心,希望得到重用、希望出头露面的这个野心受挫了,同时在情感上也是被浇灭了。她知道,高宗在太宗去世满周年的时候,一定会来行香。这给了她很大的信心,才能够坚持下来。她在尼姑庵里写诗,其中有一首收录在《全唐诗》当中,名字叫做《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就是说,这一年,我天天在哭,我在想高宗,你不相信我怎么想你吗?我整个裙子是湿了又湿,湿了又湿,我都舍不得洗掉;为你流的眼泪,至今还锁在我的箱子里啊。
    
     永徽元年5月26号这一天,是唐太宗的周年忌日,按照唐朝的礼仪制度的规定,当老皇帝去世一周年的时候,新皇帝要带领群臣和后宫的嫔妃,一起去皇家的寺庙里面,给皇帝来行香祭祀。
    
     有人认为,性格决定命运,一点不假,要换其他的皇帝,一年多了,估计早就把这事儿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可是李治这个人就是那么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多情之人,所以才导致了这次见面。
    
     在贞观末年,武则天对李治的这种吸引,不是一般的吸引,否则身为帝王,后宫佳丽三千,他怎么可能想起一个关系不大的人,一年以后还想起她来呢?我想是武则天已经对他吸引得太深了。
    
     所以才会有《唐会要》上面的一段记载,说“上因忌日行香见之,武氏泣,上亦潸然”。两个人是面对面潸然泪下,那叫一个情意绵绵。对于武则天来说,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武则天采取的措施是哭,一见面不说别的,我上来先把你的心给你哭碎了。
    
     武则天太了解李治了,李治是历史上著名的会哭的皇帝。所以这一哭,就会勾起他这一年多来,压在心里的很多的情感,所以他再也逃不脱武则天布下的这种感情之网。武则天已经是二十五六的年龄,已经很成熟了,她对李治的把握是非常有信心的。
    
     经过这么一番激情的表演之后,李治没有把武则天从感业寺里给带走。
    
     在李治的心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名不正则言不顺。武则天也有担心。可是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因为很快就有人从宫中给她送来一个消息,说皇后王氏让你偷偷地把头发先蓄起来。这就奇怪了,为什么不是李治下圣旨让武则天开始蓄发,而是王皇后找人送信让她蓄发呢?高宗从感业寺回来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面,表现得闷闷不乐,整天若有所思,失魂落魄的样子,高宗在皇后的追问下就说,还记得我们去感业寺,我们在那里碰到了武才人,我心里现在惦记着她,可是很难想办法,要她回来,应该怎么办呢?可是他没有想到皇后那么痛快,皇后说这个事儿你不要担心了,我来给你办理,我肯定把她给你接回来。
    
     王皇后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把皇帝身边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所谓情人,接到自己身边来,成为将来和自己争宠的一个人?
    
     王皇后有她现实的目的,当时在宫中有一个萧淑妃,明显地比皇后更得高宗的宠,更根本的一个原因,王皇后这些年以来没有为李治生下个一男半女,而萧淑妃为高宗生下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李素节。这就不一样了。素节生下来不久,高宗就立他为雍王。按照惯例雍王这个封号,一般是不封给嫔妃所生的儿子的,除了太子之外,雍王是诸王当中地位最高的。所以那个时候皇后感到自己的地位有些威胁了,正好又碰上高宗这一段时间闷闷不乐,所以皇后就想到了一招她自认为的妙棋,就是想办法让高宗把武则天接进宫来,这样就能够让高宗的心思转移到这个成天日思夜想的女人身上来,把萧淑妃忘到一边去。
    
     对李治来说当然是喜出望外,正中下怀。在王皇后的安排下,大概在永徽元年的年底,或者永徽二年年初的时候,武则天就秘密回到了宫中,而且就在前后,武则天已经为李治怀上了身孕。这一年武则天刚好28岁,她的人生被分成两个十四年,第一个十四年她终于是进到了唐太宗的后宫,后又用了十四年的时间,等待着再次回到皇宫啊。
    
     王皇后和武则天真的叫各怀心事,结果是阴差阳错,一拍即合。这样说来,王皇后也算得上武则天的恩人。
    
     武则天刚进宫的这段时间,看史书上记载,经常说她“卑辞屈体”,见到皇后一定会打招呼,一定是特别地客气,非常地恭敬。所以正是因为这样,她很快就赢得了皇后,也赢得了皇帝对她的欢心,很快武则天就有了自己的合法的身份了,被唐高宗封为昭仪。而且武则天为高宗怀了身孕,这个事情对武则天的命运来说,是更加地关键。
    
     对于高宗李治来说,那一段在太宗病榻前面的私情非常深,跟太宗给他赐的婚,娶的萧淑妃是不太一样的,更重要的,武则天的经历那是历尽沧桑,而且在尼姑庵里面呆了一年多,那也不是白呆,修炼气质,那种丰富的情感阅历会很快地战胜萧淑妃,捕捉住高宗的。
    
     这也再次证明高宗有恋母情结,武则天看来是后宫当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嫔妃,可是恰恰因为武则天成熟,萧淑妃青涩,所以萧淑妃败下阵来。萧淑妃还败在一个问题上,皇后是支持武则天的。
    
     这个时候的武则天,基本上已经傲视群芳了,在后宫当中,她是王皇后之下,所有人之上。但是对于武则天来说,我想她的目标,不仅仅是为了做高宗一般的嫔妃。而王皇后仅仅是把武则天当成她和萧淑妃之间争宠的一个棋子,可见王皇后不仅是社会阅历不够,连宫廷斗争的经验也严重不足。
    
     王皇后这个人恐怕不太聪明。但是也不能说王皇后一点没有考虑,她应该说分析过武则天的背景和可能带来的危险。但是她认为武则天不太可能。在当时那个政治环境下,能够取代皇后的这些人,都是出自贵族家庭,武则天的门第不够。再说,武则天有一个严重的问题,你曾经是先皇的才人,你有一个历史的包袱在那里,高宗能够把这个改变吗?所以王皇后不太担心武则天会继续往前走,威胁到自己。
    
     但是王皇后也不想想,武则天是在李治做太子的时候,就已经在勾引李治了,这么样一个人,她怎么就不警惕一点呢,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你如果是按照常理来替武则天安排她今后的道路,那一定是大错特错了。
    
     王皇后没有警惕,其他人也同样没有警惕吗?不,当时的辅佐班子,包括长孙无忌、褚遂良,包括皇后的舅舅柳氏,还有宰相韩瑗、来际这一批人都是站在皇后这一边的,是维护皇后所代表的关陇贵族集团利益的这么一个政权班底,这个班底当得知武则天怀有身孕的时候,这些人开始警惕起来了。永徽三年的七月份,也就是武则天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不到半年时间就要出生的时候,他们就把高宗的长子陈王李忠匆匆忙忙地立为太子,防止将来武则天或者萧淑妃争夺皇后的位置。
    
     因为外朝大臣的拦截,不可能深入到皇帝的内宫去,所以武则天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在感情上,把高宗拉得越来越近。那段时间连连地为高宗在生孩子,永徽三年的十月,武则天为高宗生下了长子李弘。实际上自从武则天入宫以后,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她为唐高宗生下四男二女,占唐高宗所有十二个子女当中的一半,而且自从武则天入宫以后,唐高宗没有再和任何嫔妃有过生育的记录,可见武则天在后宫的专宠到了垄断的地步。
    (文汇读书周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则天的生平事业 (图)
  • 武则天的“无字碑”与毛泽东的“无字遗嘱”/武振荣
  • 令人震惊!武则天时代百姓上访比现在还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