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揭开邓小平刻骨铭心的三个女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4日 转载)
    
    来源:搜狐社区
     在邓小平不平凡的一生中,有三个女人先后见证了他传奇的革命经历。如同邓小平的政治生涯一样,他在爱情婚姻的问题上也经历了一段曲折坎坷的道路。三个女人,他都倾注了一往深情。 (博讯 boxun.com)

    
    邓小平的第一位妻子张锡瑗。邓小平在晚年在回答晚辈的好奇时,他不无深情地说:“她那是少有的漂亮!”
    
    邓小平的第二位妻子金维映,在1933年,邓小平被划为“毛派分子”后,受“左”倾领导者逼迫两人分手。对这段爱情,邓小平一生保持了“如金”一样的沉默。
    
    卓林是邓小平生的第三任妻子,伴随着他走完生命中最辉煌的一程,用他的话讲,是相伴了半个世纪的“拐杖”
    
    失去第一位爱妻是由于天灾所致。
    
    邓小平与张锡瑗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时既是同学,又是战友。漂亮、温柔、开朗、热情的张锡瑗,朋友很多,追求者也不少,所有见过她的人都称赞过她的美丽。可她最终选择了邓小平。1928年初,两人结为夫妻。多年之后,健在的老人谈起邓小平与张锡瑗的婚礼时,都还记得那场婚礼和那个女孩儿般的新娘子:“她个子不高,讲话轻声轻气,白净的脸,秀气温柔,和邓小平感情很好,有说有笑。”“她穿一身旗袍,短头发,高跟鞋,人漂亮,性格很好,很活泼.很爽快,对人很好……” 印证了邓小平晚年谈起张锡瑗时,对晚辈说过的那句话:她是少有的漂亮!
    
    邓小平与张锡瑗志同道合,情趣相投,互敬互爱。他俩在春天结为夫妻,很快便有了爱情的果实。但谁也没有料到,1930年1月,张锡瑗在生下孩子后得了产褥热,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有限,她就在丈夫怀中死去,只留下那张20岁时的照片,在所有后来人的心中,保持着那份永远的美丽。张锡瑗的不幸去世,使邓小平失去了一位好妻子、好同志。多年来,邓小平一直将对张锡瑗的怀念深深地埋在心底。解放后,邓小平与卓琳一起去上海寻找张锡瑗的坟墓,并取出被水淹的遗骨,安葬在上海龙华革命公墓。
    
    如今,那张照片端端正正地镶嵌在上海龙华公墓张锡瑗烈士墓上。她的美在新世纪的春天仍然绽放。
    
    失去第二位妻子是“人祸”所为。
    
    1931 年7月,邓小平经中央批准从上海赴江西中央苏区工作。和他同行的,有一位和他同岁的女同志,名叫金维映,人们都称她阿金。后来两人结为夫妻。1933年,邓小平被划为“毛派分子”,遭到“左”倾领导者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当他被关进“审讯室”的时候,金维映被迫把离婚书送到了他面前。为了不使妻子受株连,邓小平狠狠地一咬牙,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邓小平气度很大,对在挫折期间离己而去的金维映并无怨言。
    
    金维映同邓小平分离后,曾担任过中央组织部的科长,次年又担任了中央武装动员部副部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依然是一个坚强的战士和革命领导干部。在红军长征中,阿金被调到休养连担任党支部书记。同许多年弱多病的老战士一样,她走过了雪山、草地和无人区。在延安,她又回到中央组织部。抗日军政大学成立后,她入校学习,并担任女生区队长、陕北公学生活指导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尽管她坚强地战胜了一切困难,但她的身体在战争年代受到损伤。1938年,组织上安排她去苏联治病,不料却赶上苏德战争爆发,因为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不幸在战乱中死去,时年37岁……
    
    邓小平得知阿金去世的消息时已另有家室,听说阿金走了,他好像没有留下什么话语。这大概就是那种“沉默如金”的无言结局。
     第三位妻子是倍伴邓小平走完生命辉煌历程的“拐杖”。
    
    卓琳出身名门。卓琳本姓浦,云南宣威人。父亲是著名实业家,曾是追随孙中山革命的北伐军少将。卓琳从小耳濡目染父辈的革命精神,十几岁就离家追求新的生活。
    
    大约就在邓小平与阿金结伴赶往苏区期间,云南省参加全国运动会的代表团正赶往北平。在这个代表团中,有一个年约15岁的大眼睛女孩,个头不高,但结实利索,脸上两个酒窝,非常惹人喜爱。她就是代表团中的省短跑名将浦琼英,也就是后来的卓琳。
    
    “他从前方回来,经常到公安部里来玩,有时我们也到他们驻地去玩。他大概那个时候对我有意了,但我不知道,他就找跟我一块到延安的女朋友跟我谈,说他想跟我结婚……后来,他两次主动找上门。听他讲完有关情况和理想后,觉得他也是个知识分子。我想,反正早晚都得结婚……”多年后,卓琳平实而又深情的回忆,记述了战争岁月那段浪漫的爱情。
    
    1939 年9月的一天傍晚,延安杨家岭灯火通明。在毛泽东的窑洞前,几位中央领导人为两对新婚夫妇庆贺婚礼,其中一对就是邓小平和卓琳。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生活追求洋溢在他们的笑靥里,邓小平以延河水当酒,陶醉如斯。几天后,卓琳就随新婚的丈夫一起,奔赴前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邓小平都重新获得了一份真爱。那一年,邓小平35岁,卓琳才23岁。
    
    卓琳是1952年带着全家从重庆随邓小平来到北京的。当时,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的邓小平对妻子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不要到外面去工作,言行要谨慎。多年的共同生活,使卓琳十分了解邓小平爽直、真诚的内心世界。因而,无论政治风云怎样变幻,始终也挡不住她对邓小平的一片深情,丝毫动摇不了他们夫妻间多年建立起来的信任。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邓小平遭到诬陷、迫害的时候,她始终以善良、贤惠的心去安抚丈夫。邓小平之所以能为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做出杰出贡献,与他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有一位温柔、善良,不断给自己支持与帮助的妻子是分不开的。邓小平与卓琳的结合则可称得上是生死不渝、相濡以沫。
    
    邓小平不平凡一生中,也伴随着三段坎坷曲折的爱情经历。在伟人的情怀里,亦体现着“真情男人!”的豪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是刘少奇之后“第二号”/邓小平
  • 《华国锋同志生平》颠覆了邓小平/高瑜
  • 邓小平晚年反思:贫富悬殊发展下去会出问题
  • 邓小平的女人们(图)
  • 国宴60年:毛主席宴请外宾都吃什么?邓小平吃进口牛排
  • 揭秘:邓小平一生都没有辞去的职务(图)
  • 邓小平把邓力群找去:你是想把文件往“左”的方面拉
  • 江棋生:邓小平这个人六四还杀人,不怎么样
  • 邓小平问布什:是不是每天都监视我?
  • “四人帮”横行之时,邓小平派廖汉生往华东:你是有角的(图)
  • 邓小平当年辞去中共军委主席
  • 六四前夕陈云力挺邓小平为屠城首席刽子手
  • 邓林关于邓小平晚年的回忆
  • 4大窑洞婚礼:陈云彭德怀邓小平王稼祥 王吸鸦片上瘾
  • 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三巨人间的生死博弈!/李扬
  • 邓小平的官运和爱情从何而来?卓琳原是安保
  • 老同学蒋经国与邓小平“和解”失之交臂(图)
  • 授予邓小平元帅军衔是明确的,缘何最后擦肩而过?
  • 揭秘邓小平不为人知的三段婚姻经历
  • 邓小平夫妇的大庄园 宝贝后代(图)
  • 薄一波儿子薄熙来如此评价邓小平的老婆卓琳
  • 邓小平遗孀卓琳设灵 拒公众吊唁
  • 邓小平夫人卓琳在京逝世 一生充满曲折(图)
  • 邓小平的夫人,中央军委办公厅原顾问卓琳去世
  • 邓小平身后的“血红大姐”卓琳(图)
  • 反思邓小平愚蠢的民族政策
  • “绿坝”威猛,胡锦涛邓小平照片成不良资讯
  • 令计划心腹长期霸占邓小平公务员之妻成为官场谈资
  • 达赖喇嘛的二哥:79年,邓小平先生派人找我,非要见我
  • 邓力群自述:1986年9月18日和邓小平谈话
  • 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严家祺回顾六四:邓小平是共产主义的掘墓人 (图)
  • 赵紫阳对陈云,对邓小平都是非常尊敬的
  • 8964大阴谋这样构陷 邓小平受骗上当(图)
  • 赵紫阳录音爆内幕:邓小平拍板,李鹏命陈希同格杀勿论
  • 赵紫阳秘密录音:邓小平的民主不过是空话 (图)
  • 揭秘:邓小平去世前的最后一句话 (图)
  • 曾钰成主席作证说“六四是邓小平下令开枪杀人的”
  •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 陈国军死 邓小平理论死
  • 从邓小平曾说“美国实际上有三个政府”谈起
  • 中国革命必须抛弃邓小平理论/白雪强
  • 邓小平与邓垦谈话/宋福范
  • 吴敬琏和邓小平一个水平/沈水根
  • 伊朗神权敢学邓小平六四血腥镇压吗/宋鲁郑
  • “六四”惨案,邓小平有过,赵紫阳有错
  • 天安门惨案:邓小平真是最后一个皇帝吗?
  • 直言: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邓贵大与邓小平?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邓小平是“人民的儿子”,还是“朝拜的神像”?
  • 令人震惊的邓小平纪念馆留言
  • 如果平反六四,邓小平将如何定位?
  • 邓小平是民主与法制的天敌
  • 邓小平的两幅嘴脸/龙胜熊
  • 牟传珩:破解邓小平镇压“民主墙运动”密码
  • 邓小平与赵紫阳矛盾的焦点/龙胜熊
  • 大卫.古德曼《邓小平政治评传》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
  • 邓小平"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思想遗害无穷/李悔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