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汪精卫刺杀摄政王始末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0日 转载)
    
      准备
     (博讯 boxun.com)

      上世纪20世纪初,处在风雨飘摇中的清政府,内外交困。软弱无能的光绪皇帝和垂帘听政40余年的慈禧太后于1908年先后撒手奔黄泉而去。3岁的溥仪即位,其父载沣以摄政王监国。换汤不换药的皇朝尽管完成了政权转移,但丝毫没改变它行将灭亡的命运。
    
      哪里有专制哪里就有义举。暗杀是义举的一种辅助手段,这也是孙中山所领导的推翻清朝统治的革命中的一种手段。从1904年起至武昌起义爆发前后,共发生10次革命党人起义,其间,有6次暗杀活动也在悄悄地进行。
    
      1908年年底,面对武装起义屡遭失败,同盟会内部以汪精卫为首提出了“中央革命”的主张。他们计划到北京对权贵进行谋杀,以此打击清政府,推进革命的成功。
    
      翌年年初,汪精卫秘密离开新加坡赴香港,实行暗杀计划。孙中山知道后,与刚到新加坡的黄兴联系劝阻,并致电香港冯自由,告知汪已乘法轮来港,令冯堵截,并阻其暗杀计划。冯即于码头守候,将汪接到住处。汪见为同志所知,暂停进行暗杀活动。但血气方刚的汪,暗杀之心不死,后到了东京,仍筹划此事。
    
      在东京,汪又与黄复生、黎仲实、喻培伦、曾醒、方君瑛、陈璧君等组成一个暗杀团体,共7人。黄复生、喻培伦专制炸药,因在日本试验不方便,汪乃与黎、陈、黄、方等又回香港,设秘密机关于黄泥甬道。经李纪堂介绍,于邓三伯农场进行诸种发火试验,如电气发火法、化学法、钟表法等。汪忽闻得清大吏端方将于京汉路南下,黄复生、喻培伦等便到汉口守候,欲于车站狙击之,但因错过机会,即将炸弹壳和炸药留于同志孙武处保存。
    
      汪精卫又从日本到香港购置炸药,正在香港的黄兴极力劝阻,但汪无论如何听不进去。汪临行前,于1910年1月11日留书中山先生,说明暗杀的目的与意义。
    
      汪精卫于1910年1月11日留书中山先生后,即行返国。1月13日左右先抵奉天(现沈阳)。陈璧君来奉接头。次日晚,转抵山海关,汪于旅店料理发辫。第三天,乘汽车赴北京。到北京时,已是晚上7时许。车站略作检查,因炸药均装于身上未被查出。在北京,为遮人耳目,汪、陈两人扮成夫妇,从事谋刺的准备工作。他们在和平门外琉璃厂东门内火神庙西夹道(即太平桥)开设守真照相馆作掩护,又在东北园租赁一间房子作为活动场所。这些青年革命党人热情有余,似乎忘了这是清政府统治中心地———北京。他们在装束上也未改变,几个没辫发的青年在这里出入,有时还聚会畅饮,“欢声且达户外”,引起了当地巡警和居民的注意。因没有事发,未予追究。
    
     行刺
    
      汪等人在北京住10余天,到1月30日,汪、陈即至车站守候,欲以手榴弹实行暗杀。但因车站戴红顶花翎者遍地皆是,无从下手,二人怅然而归。又待10余日,查清摄政王状貌和上朝必由之路,并迁居东北园。 1910年2月28日,汪、陈二人又至地安门守候,欲待摄政王上朝时以手榴弹炸之,但候至10时许,仍未见人,汪、陈重返寓所。后知摄政王所经之路,均有警察、禁卫军布满大街两旁,到时各店均要关门,行人尽驱之于小胡同之中,不准出来,且每店门外均有一人把守。某日,才觅得一处可埋地雷,又因恰逢修路,摄政王又改道而行,此计又落空。
    
      3月30日,黄复生寻得一石桥、一古渠,离摄政王府很近。桥为什刹海侧之银锭桥,为摄政王必经之路,桥下无水,汪和黄即于石桥下掘坑。当下埋好地雷,但引火电线不够长,遂于4月2日又购电线再到桥下掩埋,并准备当晚隐匿于桥畔古渠内,待次晨摄政王上朝时引爆。
    
      汪自告奋勇引爆。因是烈性炸弹,威力颇巨,一旦爆炸,汪定无生还的可能,实在是一个同归于尽的谋刺。一切就绪,只待天明。
    
      此时,浓云重重,狂风怒号。汪与同伙正暗自叫好:老天助我成功。忽然有一男子行至桥边,而且四处寻觅,寻到桥下发现了电线等物,旋即报告了警察。警察从桥下查获了炸弹,此事遂告败露。
    
      原来,那男子是个车夫。其妻颇不安分,离家已3日未归。车夫当夜查访发现桥下有人影,以为抓住了奸夫淫妇,结果却使汪精卫的搏浪一击付之东流了。
    
     被捕
    
      此时,原同盟会外务干事、后变节卖身投靠肃亲王善耆的程家,曾到守真照相馆劝黄逃走,黄则矢口否认与此事有关,也不逃走。清吏从地雷铁壳上发现为北京骡马市大街鸿泰永所制,即拘讯场主事人,因而审出系守真照相馆所定制。4月16日,汪精卫和黄复生、罗世勋(守真照相馆司事)均遭逮捕。当时,按律当斩,但因清廷已非昔日之强大,慑于革命党人之声威,未敢论律处刑。
    
      汪深知此罪必死无疑,但被捕之时颇为从容、凛然,且口占一绝:“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被人传诵一时。
    
      当临近斩首的时候,程家受中山先生指示,出来为汪、黄说情。“他们昔日都是我的同志,就留他们一条命吧。”内务部尚书、肃亲王善耆亲自审讯时,对汪、黄说:“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就全写出来吧。”在生死关头,汪精卫面不改色,要来笔墨疾书《供词》一份。在这篇数千言的文字中,汪精卫畅谈革命,宣传三民主义,慷慨陈词,气势磅礴。不仅革命党人看了叫好,就连清廷一些人也不无钦佩。不久,肃亲王上请摄政王,对汪等从宽判处,遂改死刑为永远监禁。这不能说不与这篇《供词》有关。
    
    (摘自《石嘴山日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珍贵老照片:汪精卫的戎装照 (图)
  • 女儿女婿讲述汪精卫3次遭刺杀内幕 曾替蒋挨3枪(图)
  • 因二奶,汪精卫魂断上海滩
  • 汪精卫死因3大版本(图)
  • 汪精卫曲线救国的成就
  • 清政府为什么没杀汪精卫(图)
  • 肃亲王与狱中汪精卫的对话
  • 蒋介石追杀汪精卫内幕
  • 我要替汪精卫平反昭雪
  • 东海一枭:我要替汪精卫平反昭雪!
  • 顾晓军:鲁迅与汪精卫没有什么区别
  • 杨佳杀警堪比青年汪精卫,令胡温头疼
  •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汪精卫?真假孙悟空?/貌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