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这是一个动人的神话:新疆的克拉玛依油田是如何发现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9日 转载)
    
    来源:中华网
     毛泽东鼓励道:美国人老讲中国地层厚,没有石油,看起来起码新疆、甘肃这些地方是有的,怎么样?石油部也给我们树立点希望!谈及克拉玛依、玉门都是戈壁荒滩,野外勘探开发工作十分艰苦时,毛泽东语重心长地说:“搞石油艰苦啦!看来发展石油工业,还得革命加拼命!” (博讯 boxun.com)

    
    
    在新疆准噶尔盆地西北边缘有一座“沥青丘”,这里常年像山泉一样流溢着黑色的油。围绕这一带有没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从20世纪初开始,科研人员就进行了长期考察和激烈争论。新中国成立后,在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等关怀和支持下,广大地质科研工作者经过曲折、艰辛的勘探过程,在这里终于发现了克拉玛依大油田,并在曾经只有一个打猎的维吾尔族老人生活的荒凉戈壁滩上,几年时间建立起一座城市,创造了一个“神话”。
    
    
    
    中苏在新疆联合组织石油公司
    
    
    
    19世纪20世纪之交,俄国著名地质学家奥布鲁切夫曾先后对中国新疆及其西部地区进行过4次考察,写下了3000多页笔记,著有《边缘准噶尔》一书,并绘制了1?50万新疆地图,描述了黑油山沥青丘和乌尔禾沥青脉,将新疆准噶尔盆地列为含油远景地区。继之,苏联地质学博士杜阿耶夫来到新疆,在今克拉玛依―乌尔禾地区做过路线调查,撰写了《准噶尔盆地地质调查报告》。他认为,该地区石油生成于中古生界的志留―泥盆系沉积,运移到上面的地层形成油藏。由于长期剥蚀作用,使含油地层出露,石油流出地面;又由于构造运动使其褶曲变形断裂,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已形成的油藏。
    
    实际上,早在1909年,新疆省商务总局就在克拉玛依南部的独山子开掘了第一口油井。此后,这种开采活动时断时续。盛世才统治时期,新疆曾利用苏联提供的各类石油专业设备和技术支持,与之合营建立了独山子炼油厂。但这种合作仅维持了几年,即因盛世才当局与苏联关系恶化而告终。至新中国成立前,独山子油矿已成为同玉门和延长齐名的国内三大油矿之一。
    
    就在以陶峙岳、包尔汉为首的国民党新疆军政当局通电宣布起义前夕,驻扎于甘肃酒泉的第一野战军一兵团王震部广大指战员加紧进行和平解放新疆的各项准备工作之际,一野司令员、政委兼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彭德怀于1949年9月20主持召开西北军政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他在会议报告中高瞻远瞩地指出:“目前,西北地区的工作任务之一,是尽快恢复新疆独山子油矿的炼油生产,并且加强生产中的组织性和计划性,努力提高成品油的产量。”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大庆油田职工家属:老无所养
  • 呼吁关注中石化中原油田的下岗人员命运(有采访电话)
  • 为油田下岗工人维权而入狱的李国宏,被国保带走后释放
  • 陝西長慶油田職工組成棒棒隊與警方衝突5小時
  • 看看地方政府的嘴脸-长庆油田“棒棒队”撂倒20余民警
  • 中国在伊拉克油田项目开工 中方投资30亿美元
  • 中国低调证实 在渤海湾发现最大的轻质油田
  • 陕北油田投资者上访要求赔偿收井
  • 陕北油田私人油井被没收后,政府管理下污染加剧
  • 陕北油田70多亿私人油井被政府没收,维权又起高潮
  • 中国与伊拉克签署油田开发合同 投资30亿美元
  • 华北油田宝力格作业区野蛮暴力勘探
  • 北京称合作开发春晓油田无关主权
  • 共同开发东海油田的协议:中方赢了面子,却输了里子
  • 震惊,割让东海大陆架油田供“共同开发”竟然得到官方确认!/卫中华
  • 北京出卖台湾?私下与日本协议开发东海油田
  • 采油与捕鱼利益冲突,南堡油田遭渔民抵抗 (图)
  • 中国冀东南堡油田:勘探储量增至11.8亿吨
  • 中国屡驱窥春晓油田日机
  • 割地献油田支撑爱国情怀,值得吗?/晓冬
  • 牟传珩 :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 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牟传珩
  • 联名问责东海油田开发,你应怎样发声?
  • 中日共同开发东海油田的背景/張藍
  • 克拉玛依油田买断职工关于欺骗买断、油田侵吞买断金、打压职工的上访信/肖懿珊
  • 發現10億噸大油田的隱憂/潘小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