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广东版“潜伏”:革命夫妇11年 冤假错案27载(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1日 转载)
    
    来源:南方日报
     要问今年哪个词汇最流行,“潜伏”恐怕就是其中一个。电视剧《潜伏》今年热播,催生了社会各界对谍战故事关注的热潮。记者调查发现,三水就藏有一个真实版的潜伏故事:和电视剧一样,三水的这对夫妇也是组织上安排的政治婚姻,并在国民党内部潜伏过程中搜集情报、帮助革命同志化险为夷。不同的是,他们俩在国民党内部潜伏11年从未暴露,而且他们俩相濡以沫厮守了66年婚姻。
    
    但令人遗憾的是,这对夫妇在1952年被打成特务,经历了27年后才最终恢复清誉。谈及这段往事,现在86岁的妻子麦少华记忆力严重衰退,已记不得往事了,而其丈夫陈明傲则于去年故去。然而,通过查阅地方史料,并采访这对夫妇的子女,记者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版的潜伏故事。
    广东版“潜伏”:革命夫妇11年 冤假错案27载(组图)
    
    麦少华年轻时照片。三水区档案局供图
    
    出生入死的岁月
    
    1938年,武汉、广州两大城市先后沦陷。同年,18岁的陈明傲刚上初三,怀着满腔热情参加了支持抗日的国民党独立二十旅。第二年,19岁的陈明傲成为共产党的一员,并在组织的安排下,打入三水国民兵团当训政员。而麦少华也于同一时间段潜伏到国民党军统三水分站。
    
    当时,直到1939年,三水才有地下党。
    
    “我父母可以说是三水最早的一批地下党员了。”陈明傲的儿子陈作回忆说。
    
    后来,在上级指示下,陈明傲从政工干部转为军事干部,当上了国民兵团第一大队第一中队第二小队长。在随后2年时间里,陈明傲打入伪县府特务大队情报组长当过情报员。
    
    “当时地下党组织都是单线联系,所以知道父亲身份的人都很少。而且为了保密,父亲的资料都是保密的,基本上没人看得到。”陈作告诉记者,在做了3年地下工作后,1942年,在上级党组织安排下,父亲被介绍与麦少华结婚。
    
    “父亲当时是有女朋友的,而且还是自由恋爱。但后来考虑到组织和斗争需求,就和我母亲结婚了。”陈作说,他父母的婚姻是政治婚姻。不过,陈明傲在自己的回忆录里提到,对这段婚姻并无意见,主要是担心麦少华身体瘦弱经不起艰苦斗争。就这样,这对地下党夫妇从1942年开始,正式以夫妻名义互相掩护,长期潜伏。
    
    当时陈明傲的任务是打听清楚国民党武器装备,而麦少华则是军统广州站三水分站的情报抄写员。由于麦少华工作性质主要对内,再加上当时军统三水分站站长张心吾也是地下党,所以麦少华在潜伏期间身份曝光风险不大。但陈明傲经常执行外勤任务,所以几次差一点曝光身份。
    
    1941年,日军占领三水芦苞后,一中队长卑绍详投靠日军,党组织随后派陈明傲当情报员,掌握日伪军动向,但由于地下党陆怡祯来找陈明傲了解情况时,不慎引起汉奸怀疑,并被暗中监视。不过,经过一番斗智斗力后,两人最终脱险,未遭到日伪毒手。
    
    另一次比较大的身份曝光危险却是陈、麦两人共同经历的。继“皖南事变”后,1942年发生一起破坏地下党的“粤北事件”,为免身份曝光,两人接到的任务是协同亲戚一起转移到抗日大后方韶关。
    
    “但父母考虑到对三水情况比较了解,不愿意就此放弃,所以在组织安排下,我父母继续留下来斗争。”陈作透露,在潜伏期间,父母曾经营救过四会游击队长,而在解放战争时期,更是通过危险的间谍战,把粤桂湘边纵队政委兼司令员梁嘉安全送到四会。
    广东版“潜伏”:革命夫妇11年 冤假错案27载(组图)


    
    陈明傲年轻时照片。三水区档案局供图
    
    
    27年的冤假错案
    
    鉴于陈明傲夫妇11年潜伏生涯的重大贡献,1950年,陈明傲一家被三水县政府、中国人民解放军三水县大队授予革命之家牌匾。而在当时,三水只有2家获得这个牌匾。
    
    “我父亲有6兄妹,其中3个参加了革命。是当之无愧的革命之家。”陈作向记者透露,迄今这个保留了近60年的牌匾还保存着。
    
    事情到1952年时出现了变化。陈作推断认为,可能是在部分台湾间谍煽风点火之下,他父母被界定为特务,并于1952年被撤销了党籍、职务。
    
    
    明明是做地下工作怎么成了特务?
    
    
    “当时都是单线联系,而与父亲单线联系的袁海修也在父母冤假错案前被打倒了,所以没有人能证明父母是冤枉的。”陈作解释说,父母潜伏期间,组织上没有保存任何记录,所以能推翻父母冤案的只能依靠单线联系人了。
    
    记者查询三水地方档案发现,陈明傲潜伏期间,有过“机榕”、“东山”两个代号,一共有2个单线联系人,一个是温明,他在抗日期间就已经遇害。另一个则是袁海修,在1942―1945年期间,担任陈的联系人,迄今尚健在。
    
    在被冤枉的这段时间,陈明傲一家生活备受煎熬。尤其是在“文革”期间,斗争升级,陈、麦两人被关了起来,要求承认错误,而且不准和他们的儿女见面。
    
    “但我父亲不承认自己有错误。”陈作说,“因为在父亲看来,他杀过鬼子,跟鬼子拼过刺刀,问心无愧,完全是清白的。”
    
    
    66年的厮守
    
    自1952年被打成特务后,直至1979年,在国内一片“拨乱反正”背景下,陈明傲夫妇才彻底脱掉特务帽子,恢复了党籍、职称,重新委派了工作。
    
    “父母恢复职位后,当时我大学毕业不久,正好在三水县委宣传部工作,而父亲恢复级别后担任机关党委副书记,享受正处待遇,而且他办公地点离我很近。”回忆这段往事,陈作一脸欣慰。
    
    至于麦少华,在“拨乱反正”后,先后担任三水妇女联合会副主任、药材公司经理、饮食公司经理等职务。
    
    从1942年组织安排政治婚姻算起,陈、麦两人厮守了66年。在陈明傲与麦少华结婚的60多年时间里,伉俪情深。
    
    “父亲是去年去世的,去世时,他已经88周岁了,而母亲比父亲小三岁,还健在。”陈作说,由于父母感情深厚,所以去年父亲去世的消息一直瞒着麦少华,“我们几兄妹和亲戚说好,绝对不能告诉母亲。革命老夫妻不容易,怕母亲接受不了打击。”
    
    据陈作介绍,现在他母亲一旦问起父亲,他们兄妹和亲戚都统一口径说还在医院。“现在母亲有点白内障,眼睛看不见什么东西。我们6兄妹每个人轮流在家里照顾母亲一个星期。”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由恐怖分子绑架权利,逼迫权利强奸法律而制造的冤假错案和人道灾难
  • 十二年冤假错案浙江萧山公安是怎样制造的
  • 祝均一案很可能是冤假错案/林彤
  • 刑讯逼供冤假错案多,纪委反腐措施合法性引质疑
  • 屈打成招判死缓,四川法院制造冤假错案,草菅人命,请世人关注!
  • 孔强:双鸭山市还有多少这样的冤假错案
  • 揭开广东省高层官员串通勾结东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办理最大的冤假错案
  • 青山湖公安分局办案警察制造冤假错案、渎职侵权/申杰
  • 上海权贵们知法犯法、冤假错案不断/毕和英
  • 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怒斥冤假错案炮制者
  • 哈尔滨11年冤假错案致一死一疯?
  • 百姓感言:双鸭山市就是黑,冤假错案一大堆
  • 陈良宇案是冤假错案,早平反早主动/洪明辉
  • 老胡算错陈良宇父亲房价,形成新冤假错案/zhenzh
  • 陈良宇案是冤假错案/林彤
  • 防止冤假错案对策/施绍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