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不敢忘却的记忆,我所经历的89六四/沈子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全国各地都在悼念胡耀邦。各高校都出现了悼念的文章和挽联,我所在的兰州也不例外,铁道学院,西北师大等临街的学生宿舍都挂出了挽联。随着学潮的发展,学生们提出了很多要求。喊出了打倒“官倒”铲除腐败的口号。由于很多要求符合实际,切中要害,得到了广大人民特别是知识分子的支持。
    
     五一在亲戚家看电视直播袁木等人与学生的对话,当时感觉很气愤,对话没有一点诚意,完全是敷衍。5月4号,我没有上课,独自去市区,在省政府门前兰大的学生在静坐,后来又游行去了工大。我们学校第一次游行是5月9号,去的人不多。后来北京绝食,媒体报道的多了,各行各业都支持学生,5月17日,记得是兰州学生游行规模最大的一次,各个高校在兰州游行,得到了市民的支持,很多人都捐款支持。游行完后在兰州东方红广场举行誓师大会,宣布罢课,支持北京的学生运动。会上还宣布各高校选5名代表赴北京声援。我做为我们学校的代表到兰大领了500元的路费,和其他院校的学生一起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博讯 boxun.com)
    
     我们是19号早晨到的北京,出站后,我们协商决定先到商店购买红布制作旗子,我们到了商店(我记不清是哪个商店了)买了红布,商店的营业员帮我们在红布上写了兰州高校,后面写了各高校的名字:西北师大,甘肃工大,甘肃农大,兰州铁院,西北民院,兰州电大。由于兰大等学校的人没在,就没有写名字。
    
    我们打着兰州高校的旗子进入了天安门广场。(此旗子在以后的多次游行中都在使用)。当天晚上传说军队要进城,形势很紧张,很多学生都写了遗嘱,我也写了,交同学转交家里。20日我们去堵军车,当我们到达时军车早已让市民堵在了郊外,市民门在给军人讲道理,送食品。在和军人的交谈中我们得知,他们已经被隔绝,不让看报纸,不让听广播。对北京发生的事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在广大市民的劝说下,军人们一再说他们绝不会向学生开枪。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发现作为首都的北京人素质很高,都很关心政治,不断的给学生送食品等。很多北京的单位包括新闻机构等都游行支持学生。每天都有市民给广场送吃的,我在北京就是吃北京市民送的食品,住在广场的帐篷里。有次我去邮局给学校发电报,没带笔,旁边一位女士看到我是外地的大学生,就把自己的钢笔送给了我,我很是感动。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就在广场附近抄贴在墙上的文章,诗篇。参加了几次游行。
    
     6月2号,我的学校来人找我们回去,由于当时形势比较稳定,大家都在等人大会议召开。所以我们就留了一个人在广场留守,我和另一位同学和两个老师回去了(如果知道发生六四流血,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回去的)。我们坐火车到了定西,火车不通了,改乘汽车到了兰州。4日傍晚到兰州火车站。得知北京发生流血镇压,火车站广场群情激奋,我流着泪回到了学校。想不到几天前和我一起游行的学生和市民,就这样无端在北京喋血。学校里到处是愤怒的学生,谁也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很多人来到我宿舍,大家商量决定次日开始游行示威抗议暴行。5日我们组织学生走出校门并发动工人游行抗议,有人拿来了黑袖标,我发给游行的学生。在此后的三天里。我们每天都游行抗议8号开始我们实行空校政策,由于连日的游行,身心都很疲惫。回家前我们几位朋友到了一个同学的家里,他给我们做了一脸盆的吃的,感觉很饿。吃了很多。
    
     我是和另一位同学一起回到我们家的,回家才知道家里人为我担心,由于我在北京时写信告知家里,我去了北京,家人从电视里看了镇压的消息后,开始为我担心,以为我在北京出事(幸亏当时写的遗嘱同学没有交到家里)。我父亲显得很憔悴。当时家里准备修房子,由于我没有回来,我父亲不修房子了。着实让家里为我担了不少心啊。
    
     在家里没待多少日子,便接到学校的电报,让到学校接受审查,全国各地充斥着红色恐怖。秋后算帐开始了。兰州的各大院校都住进了专案组,对学生进行审查。我对北京的镇压很愤怒,态度也不好,所以没过多少时间,8月9号,我和另一位同学(他主要是从北京回来晚了,一个多月后就放了)被收容审查,关进了监狱。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已经关押了很多学生,有一个院子是专门关押学生的(也有几个参加游行的市民)。大部分高校都有学生被抓(就兰州铁道学院没抓人)。兰大最多。后来军队的人来兰大做报告,有个宿舍的学生写了“狼来了”的大字报。一个宿舍的都被抓进来了。在这里陆续被关押的有大概近百人。我收容审查后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被逮捕。后和刑事犯关押在一起,其中还有一个兰大的和一个西北师大的。其他的学生关在别的院子里,不能见面。由于大家对此事都心知肚明。监狱的管教对我们都很关照。记得有天晚上兰大的学生和一个刑事犯打架,被管教发现了。他没问原因,只问案由,当听说一个是学生,另一个是小偷后,便对小偷扇了两个耳光。
    
     由于行政干预司法的原因,我们的案子拖了很久,我是被关押两年多后才接到开庭的通知,开庭只是个形势,一切都已经内定好了,开完庭就释放了,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各判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一年半,但我已经关押了两年多。终于走出了监狱的大门。
    
     我回到学校办手续,学校为了给自己留后路,开除学籍的文件上只写了根据法院判决开除学籍。其他都没写。由于是开除,什么学籍证明都没有。从此我回家做了农民。现外出打工。在敏感时期,都会有当地派出所“关心”。
    
     鲁迅说过“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住血写的历史”,枪弹打碎的是人的头颅,即便“炸子”也打不倒人的思想,打不穿人的良心;坦克轧碎的是人的躯体,即便轧成肉泥也轧不倒正义;勇敢的北京人民在六四中冒险抢救伤员,救死扶伤便是明证。
    
     六四过去20年了,谎言依旧在弥漫。英勇的天安门母亲一直在为追求正义而斗争,惟愿有一天她们的诉求能实现,惟愿有一天能在天安门广场为六四死难的英灵献上一束鲜花并我的敬意 。
    
    h 莫为浮云遮望眼,历史终究要还原为事实。邓小平曾说过“杀二十万大学生保二十年稳定”。如今二十年过去了,以后会怎样?我们拭目以待。
    
     有的人在刻意掩盖历史,有的人在无意中忘记历史,在这种刻意掩盖和无意忘记下使后来的很多青年人不知道六四是什么,这是青年一代的悲哀,更是民族和国家的悲哀。
    
     2009年5月23日
    
     (个人简历:沈子俊,男,65年生,89年甘肃农业大学农业机械化系大三学生。89年5月17号赴京声援,6月4号回到兰州。组织本校学生及市民游行抗议北京的镇压,8月9日被抓,两年后释放。被学校开除。后因积极参加社会民主党被判管制两年。现打工为生。联系方式:13958687376 QQ:759048420 邮箱[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5/24)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呼图壁民警郭振茂罪行(2):我所经历的包庇罪犯,打击上访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武汉读者孔灵犀投稿:我所经历的颠覆罪
  • 我所经历的银滩无核
  • 六四之夜我所经历的一个片断:装甲车开过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