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一声“解放”,乔冠华追求章含之(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4日 转载)
    
    来源:网易新闻中心
     毛泽东说起章含之:“今天我要批评你!你为什么不解放自己?”章含之边落泪边说:“ 主席,我一定解放自己。”外交部“通天人物”向她发出了警告,说毛主席是希望她此后能“为毛主席的外交路线”服务的,没有让她马上跳上乔老爷的船和他同他结婚。
    毛泽东一声“解放”,乔冠华追求章含之
    毛泽东一声“解放”,乔冠华追求章含之


    
    他用英文向她求婚
    
    乔冠华章含之一“吵”钟情----
    
    省长孙女、总长女儿、主席老师、外长遗孀----“红色名媛” 章含之的一生可谓传奇。两次婚姻,以及她与丈夫、前外交部长乔冠华一起在“文革”里或出于欲望,或出于自保的迷失,成为世人对她一生的争议。本书是章含之的传记,记叙了她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
    
    
    
    
     第二天早上在楼道里再见到乔冠华时,不知他是否觉得头一天对章含之太厉害了,开玩笑说:“笨猪(Bonjour,法语谐音,意为‘早上好’),还想着昨天的事啊!”
    
    章含之怨气未消:“哪敢和团长闹情绪!不过团长也不必骂人笨猪吧!”
    
    他说:“我的法文发音不好!”
    
    章含之说:“比我的英文好!”
    
    一天,联合国大会要表决二十多项提案,由符浩出席大会投票,章含之担任会场翻译。当他们译出中国代表团对这二十多项决议的表决态度之后,符浩嘱咐章含之“请示乔团长”。此时已是午餐时候,章含之怕耽误时间就问乔冠华,是否可以马上看一下投票方案。乔冠华回头冲她说:“连顿饭都不让我好好吃!有什么事情吃完饭来不及了?!”
    
    章含之说:“我到团长的会客室等吧!”
    
    等了很久,乔冠华才走进他的套房。章含之站起来说:“乔团长,可以看看这份方案吗?今天下午要表决。”
    
    乔冠华对她发脾气说:“你们还让我活不活?连一点点休息时间都不给我!”
    
    章含之一肚子委屈,把方案往他办公桌上一扔说:“团长爱看不看,反正下午表决,你让程秘书还我好了。”
    
    后来,代表团秘书长符浩知道了,对章含之说,这次要老乔来出席联大,任务艰巨。老乔夫人去世不久,他的心情也不好。符浩说老乔应该再找个伴侣,不然他的生活太苦了。听了这一番话,那些怄气的事就一风而吹了。
    
    只想送她一朵盛开的花
    
    1972年8月,联合国大会的准备工作又忙起来了。乔冠华在大会前出访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和巴基斯坦,其间回乌鲁木齐休息两天。这天,大家一起晚餐,乔冠华喝了很多茅台酒,饭后又邀众人喝茶。
    
    谈话中不记得是谁提到“文化大革命”高潮的1967年时,乔冠华被红卫兵抓去的事。乔冠华猛然转头对章含之说:“都是你们整的!你们外语学院的造反派在外交部安营扎寨,把我和老姬抓去,关在地下室,又关到你们学校!总理指示放人,要我们参加‘八一’招待会,你们硬是不放!你也是造反派,所以你老是反对我!”
    
    章含之被他这无名火弄得不知所措,她说:“乔部长,你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乱骂人!我又没造过你的反。我也挨过整,我们‘红旗大队’是保你们的,怎么乱冤枉人!”
    
    乔冠华更火了,说:“你们‘红旗大队’也是造反派!我亲眼看到外交部15号门外的斗大标语‘打倒乔冠华’是署名‘北外红旗大队’。你们和‘造反团’都是要打倒我的!”
    
    章含之试图向他解释“红旗大队”中的大多数人不赞成这种机会主义的态度。乔冠华武断地说:“我不听这些,反正你们都是造反派!”
    
    那天晚上,就这样不欢而散!
    
    代表团在巴基斯坦访问两天,第二天下午谈判结束。晚上,章含之和叶成章整理完会谈记录,叶成章要章含之拿去给乔冠华看。乔冠华住的是一个很大的套间。章含之推门进外屋时,发现他独自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显得那么疲惫、忧伤。她突然产生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忧伤。
    
    
     乔冠华慢慢地说:“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很可怜,什么部长不部长,都是空的。你不要生我的气。”他又说:“如果我得罪过谁,你都对他们说我很可怜,不要放在心上,何必呢!”说罢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上午,乔冠华提议大家在宾馆院里散步。走到一个大花坛前,乔冠华停下来,摘了几朵大理花。当时他们十多人中,一共有三位女性,他一人送了一朵,还兴致勃勃地说要照个相。他要大家把花佩在胸前同他一起照相。很久之后,她问乔冠华为什么要摘那大理花照相。他说其实他并不知道章含之当时的生活状况,只是想送她一朵鲜艳的盛开的花。
    
    一种微妙感情悄悄滋生
    
    一个多月后,在准备去纽约出席联合国27届大会时,毛泽东说起章含之濒于破裂的婚姻:“我的章老师,今天我要批评你!你没有出息!自己不解放自己!你的男人已同别人好了,你为什么不离婚?你为什么怕别人知道?你为什么不解放自己?”章含之边落泪边说:“ 主席,别说这事,好吗?我一定解放自己。”
    
    毛泽东说:“那好!办完了我祝贺你。”
    
    第二天,乔冠华和章含之就参加中国代表团赴纽约出席联大会议了,并计划在回国途中访问英、法。到达纽约之后,章含之发现乔冠华常常若有所思,对她也很客气。
    
    这天上午,他有一个会见活动,地点约在大会大厅后面的休息过道。等了十多分钟仍不见对方来,宽敞的大过道就剩下了乔、章两人。他们两人交换了几句没有什么意义的对话后都沉默了,乔冠华突然问章含之:“那天主席说的情况是确实的吗?”
    
    章含之有些慌乱:“其实我们早已分开三年了。没有办手续是有一些客观原因,那时他也处于政治压力下,我不愿增加他的困难。主席批评我,是为我好,我回去就按主席指示办。”乔冠华显得很不自然,干咳了两声说:“那好!”一种心灵的感应告诉她,乔冠华并非坐等客人无聊随口问问。
    
    那次短暂对话后一切恢复原样。然而,章含之深知一种微妙的感情正悄悄地滋生在两人之间。
    
    一个夜晚,乔冠华那层楼的服务员小朱下来叫章含之等四五个人上去,说:“乔团长今晚无事,想请大家到他房里听音乐。”
    
    那天晚上,大家沉浸在音乐的醉人氛围中。乔冠华只是在换唱片时似乎从梦中醒来,说了一句:“这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那天晚上听到十点多钟,大家站起来说:“乔部长休息吧,我们回去了。”
    
    当几个人走到房门口时,他突然叫章含之留一下。他说:“想留你再陪我听一张肖邦的钢琴。”一种磁性在吸引着两人相互靠近,但又有一种社会的无形压力在排斥他们的接近。几个月之后,乔冠华告诉章含之那天晚上她走了之后,他很久不能平静。半夜,他心绪很乱,只写了两句话:“晚风孤夜深秋院,隔江人在雨声中”。这是写给章含之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蒋介石退台:想用毛泽东的方法打败共产党
  • 毛泽东秘授林彪绝招围长春:郑洞国,人老实(图)
  • 毛泽东赢得“解放战争”的凶残绝招
  • 周恩来弑了林彪,毛泽东又弑了周恩来
  • 佩英生在被批斗现场喊出“打倒毛泽东”,结果、、、(图)
  • 《王明回忆录》矛头直指毛泽东(图)
  • 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三巨人间的生死博弈!/李扬
  • 毛泽东推崇秦始皇 写诗给郭沫若:劝少骂秦始皇(图)
  • 张玉凤眼中江青和毛泽东的关系:承认很难理解 (图)
  • 毛泽东为何点名胡适为“罪大恶极帮凶”?(图)
  • 毛泽东媳妇回忆:毛泽东与毛泽全的兄弟情 (图)
  • 10公斤TNT炸专列——毛泽东访苏前后两岸谍战纪实
  • 毛泽东最爱的红烧肉不许放酱油:那是怎么变红的呢?
  • 官方文件铁证如山:毛泽东时代千方百计减少人口
  • 毛泽东:旧中国算得上财团的,只有荣氏一家 (图)
  • 毛泽东也曾为纣王
  • 难解的历史迷团:毛泽东穿睡衣进军营究竟讲了些什么?
  • 清华副书记刘冰写信给毛泽东报告谢静宜作风问题的后果
  • 苏中“七战七捷”:毛泽东意料之外的战略初战 (图)
  • 斥资三亿,高32米——毛泽东雕像在建中(图)
  • 十四世达赖喇嘛为拥护协议事致毛泽东主席的电报(图)
  • 规模罕见:近3万人清明节赴韶山祭奠毛泽东 (图)
  • 活跃在几内亚政坛的毛泽东届校友 对华友好(图)
  • 汪洋“腾笼换鸟”和毛泽东“消灭麻雀”
  • 张清扬中国姑娘骑着毛泽东头像照相引发网络热议
  • 第十届毛泽东思想研讨会在西柏坡召开
  • 官办忽悠:乌有之乡和祖国网、“毛泽东旗帜”网一样
  • 毛泽东侄女提“不折腾”提案:建共产主义示范区(图)
  • 驻京办暴殴访民眼眶骨折,毛泽东诞辰日竟成悼民受难日(图)
  • 毛泽东纪念堂外的遭遇(图)
  • 大陆纪念毛泽东诞辰115周年活动遭警察干预(图)
  • 十万人齐聚给毛泽东过115岁生日 (图)
  • 毛泽东诞辰115周年,纪念堂外抓访民忙(图)
  • 毛泽东诞辰 韶山10万人聚庆齐唱红色经典 (图)
  • 网友纪念毛泽东诞辰因“安全隐患”受阻
  • 毛泽东最早手稿《满江红和郭沫若》被发现 (图)
  • 韶山毛泽东广场改扩建即将竣工(图)
  • 毛泽东语录在中国又不胫而走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 洪秀全及其后行者毛泽东们对外来文化的态度
  • 从毛泽东荒淫糜乱的私生活看今日官员玩弄幼女
  • 胡锦涛暗中贬损毛泽东/邵阳陆
  • 看看对毛泽东词<<沁园春﹑雪>>的新解释
  • “11.5%的家庭供奉毛泽东塑像”可信否/杨宗岳
  • 醒醒吧中国男人:一个女人眼中的毛泽东
  • 毛泽东的“文革”取法于雍正的“文字狱”/刘梦溪
  • 王亘坚: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权术
  • 没有毛泽东中国会有大米吗
  • 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汪华斌
  • 王亘坚: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权术
  • 艾风:毛泽东,中国的灾星
  • 毛泽东的俭朴生活/吴连登
  • 19岁时的毛泽东的一篇作文闪耀着睿智的光芒 
  • 从贺子珍九年怀十胎看毛泽东旺盛的性欲
  • 仇和:老将军们绝大部分对毛泽东都是感恩的
  • 吴康民﹕汪洋“腾笼换鸟”和毛泽东“消灭麻雀”
  • 活在毛泽东时代的鲁迅必然成为囚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